落霞小说

第十五节 小鹿乱撞

孔二狗2017年09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曾经有人批评二狗,你这帖子里全是一群傻老爷们儿火磕,咋没女人呢?前前后后写了几十万字女人加在一起连十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而且,仅有的一次性描写还是描写的男同。这帖子太暴力,不黄。不行,你孔二狗必须得多写点女人。

二狗跟那些江湖中人的女人都不是很熟,所以很难写出什么火花。但二狗对一对姐妹印象却是极其深刻,在接下来的故事中,这对姐妹花也是重要人物,这节就写写。

九哥请李武、张岳、赵红兵、马三吃饭以后,这几个人都有很大的感触,都觉得,自己混了这十来年,真是白混了。将来,必须,要像九哥那样战斗。

但光这样想不行啊,赵红兵那工程快该交工了,可是如期交工现在看已经基本不可能了。别琢磨怎么混社会了,还是先把手头的活儿干好吧。赵红兵挺愁,他一时半会又找不到别的建筑队帮忙干完剩下的活,只能让胡队长继续带着人干,只能拖延了,没别的办法了。

且说在这工程未交工的前几天,沈公子到我市的一家比较高档的饭店吃饭,吃完后沈公子在买单时赫然发现了九宝莲灯正在和两个女孩子在那吃饭聊天呢。

九宝莲灯在崩老古的时候从马三那拿了三万块钱,手头有点钱,正请他从上初中时就喜欢的一个女孩子吃饭呢。这俩女孩子是姐倆,表姐表妹,九宝莲灯喜欢的是表妹,这天请吃饭,九宝莲灯把她表姐也请来了。

据说九宝莲灯喜欢这女孩子根本就不喜欢九宝莲灯,主要原因就是九宝莲灯脸上有疤瘌而且家里太穷。嫌贫爱富这习惯人人都有,这妞也不例外。即使最近这段时间九宝莲灯拿自己的命换来了点钱,这妞对九宝莲灯也是带搭不理。但这天碍于面子,还是来和九宝莲灯一起出来吃饭了。

沈公子和九宝莲灯谈不上什么交情,仅仅几面之缘。偶尔沈公子开车从马三的游戏厅前路过,会停下来跟马三聊上几句,就这样,沈公子和九宝莲灯勉强算认识。

沈公子买完单,走到九宝莲灯旁边,从后面拍了九宝莲灯一下。

“丫干嘛呢?泡妞呢?”沈公子脸上总是习惯性的坏笑。

沈公子本来想打个招呼就走,可是九宝莲灯一看见沈公子主动来跟他说话特别激动,他这人本来就特爱激动。

“申哥,坐下,坐下吃!”在九宝莲灯心中,沈公子是神仙一样的人物。马三是九宝莲灯的大哥,马三的大哥张岳和沈公子是铁哥们儿。九宝莲灯虽然只比沈公子小10来岁,但是要比沈公子低两辈。

“刚吃完,不耽误你泡妞了”沈公子脸上纹燕子以后有个习惯,每当坏笑的时候总是下意识的去摸摸脸上的燕子。

“不行,今天你必须坐下吃”九宝莲灯连拉带拽,把沈公子按在了椅子上。

沈公子无奈,只好坐下来吃了。两男两女坐在那聊了起来。

沈公子本来就刚吃完,一点都不饿。坐在那端着一听雪碧就开始贫。沈公子这贫嘴功夫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丝毫弱化,反倒有日渐增强的趋势。据他老婆兰兰当时反映,沈公子那时候每天回家后都对着他肚子里的孩子说上一个小时,一句词都不重复,还总能把兰兰说得忍俊不止,沈公子把这美其名曰胎教。但兰兰说:要是个儿子还成,要是个姑娘学成他那嘴,那还能嫁的出去吗?

30岁出头的沈公子显然比20多岁时更具魅力,一副满清落魄贵族的派、略显倨傲的表情、腰杆笔直、再加上他那油嘴滑舌,实在是忒受女人欢迎了。虽然他长相不如赵红兵甚至不如张岳而且脸上还破了相,但是即使是赵红兵、张岳、沈公子他们三个和一群女孩子吃饭,这一群女孩子的眼睛肯定全朝着沈公子一个人瞄。

沈公子贫归贫,但从来不和任何除兰兰以外的女人过多接触,挺专一。

🐆 落l霞x小x说s = w w w * l u o x ia * co m

这不,九宝莲灯把沈公子留下来吃饭实在是忒失策了。沈公子往那一坐,这俩姑娘全盯着沈公子看,听沈公子说话,时不时的被沈公子逗得大笑。根本就没人看九宝莲灯了。

这一顿饭吃完,就听沈公子一个人在那说了。沈公子就有这本事,就算十个八个的30多岁老爷们儿,沈公子也能一个人也能把一桌人给聊晕了,更何况他面前是俩涉世未深的20岁刚出头的姑娘。据说这一顿饭吃完,沈公子那一听雪碧还没喝完呢,嘴光顾着说了,没空喝。

这姐俩中的表姐对沈公子一见倾心,临走时,要了沈公子的电话。沈公子碍于面子给她留了电话。

从此,沈公子几乎每天都会接到一个电话:“申哥,什么时候请我吃饭啊?”

“啊,过两天吧!我老婆要生了,工地这边事也多”喜欢沈公子的姑娘不少,沈公子早就学会了这一套含糊其辞的推脱方式。再过一段时间沈公子该说了:我孩子刚生下来,我得伺候我老婆孩子。反正沈公子想躲谁肯定有借口。

在吃那顿饭大概5天以后,沈公子领着丁晓虎和大耳朵正在工地上催工,又接到了她的电话。

“申哥,你媳妇儿还没生呢?”

“是啊,说不定哪天!就最近了。”

“你是不是不想请我吃饭啊?!”

“啊……这不是最近没空嘛,等我空出来,我马上请!”沈公子总是给女孩子留几分面子。

“我就不信你真连吃顿饭的功夫都没有!”

“真没有……”

这时,沈公子瞄了一眼身边的丁晓虎,忽然灵机一动。

“哎,这样吧,我最近的确是没空。我让我兄弟代表我请你吃饭,好不?”

“你兄弟谁啊?!”

“丁晓虎,认识不?帅哥,你不信打听打听去,我兄弟那长相,绝对帅哥!”丁晓虎鼻直口方大眼睛,一米八几的大个儿,长的确实挺精神。

“我又不认识他!”

“谁和谁从一开始就认识啊?他管我叫哥,是我兄弟,没事儿,他先代表我请你吃,等以后我忙好以后再请你吃!”

“说话算话啊!”

“放心吧!明天就先叫丁晓虎和你吃饭去”

沈公子放下电话,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晓虎啊,你申哥我知道你没女朋友,你看,我给你介绍一个!”沈公子说得很认真

“真的呀,太谢谢申哥了!”丁晓虎打了好几年架,一直没女朋友呢,一听到沈公子给他介绍女朋友,忒激动。

“恩!你明天去,好好和人家聊,挺好的姑娘,我见过”

“你见过,长的咋样?!”丁晓虎急切的问。

“……这样说吧,那姑娘长的跟歌星似的!”

“真像歌星啊?”丁晓虎口水都快留下来了。

“恩,不但她像,她妹妹也像,有个什么组合来着?现在挺火的,我一时想不起来了”

“什么组合?”

“想不起来了,但真像”

“儿虎呀?!”

“真的!你到时候给她打电话约地方的时候,你让她把她妹妹也带上,你看中哪个就要哪个”

“申哥……”丁晓虎激动死了

“拿着,这是2000块钱,请她俩吃饭,吃完饭你直接把她俩带去开房吧,双飞!那俩妞我看都挺爱玩儿,开放着呢!”

沈公子说完转头一脸坏笑拉开车门上车了。

丁晓虎手里握着2000块钱,略带颤抖的以憧憬的眼神遥望远方,似乎已经看到了他和那姐俩双飞的场景……

丁晓虎胸口小鹿乱撞,“通”“通”“通”的乱撞:我丁晓虎活了20年没碰过女人,今天,哥们儿我发达了,一下搞了个大的,俩长的歌星似的美女任我挑,弄不好还双飞!

丁晓虎就差没朝天空高喊一声:哈,哈,哈,老天,你真是开眼啊!

谁说只有少女才善于怀春?丁晓虎怀起春来更猛!在请那姐俩儿吃饭前,丁晓虎不但去理了个发买了套新衣服,还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身边所有的朋友,把大耳朵等人弄的特眼馋。

“你整完了以后把她电话号也告诉我昂?!”大耳朵说。

“不给,不给”丁晓虎洋洋得意。丁晓虎又想起件事儿,回头去药房买了盒避孕套。

“够用吗?”大耳朵问

“难说,难说”

当晚,心潮澎湃跌宕起伏的丁晓虎成功的约到了姐妹二人吃饭……

丁晓虎一见这姐俩呆了,楞了。

不是因为这姐俩太好看了,是这姐俩长的实在忒可趁了。

这姐俩好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鹰钩鼻、薄嘴唇、小眼睛、细眉毛、又黑又瘦。

丁晓虎胸中那“通”“通”乱撞的小鹿,消停了,彻底消停了。

期望越高,失望越大。

6:00吃饭,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程略去不谈。丁晓虎咬着牙陪着笑把这顿饭吃完。

晚上10:00整,丁晓虎终于在沈公子家小区门口等到了沈公子。丁晓虎要跟沈公子拼了。

“申哥,下车!”

“呀,晓虎啊,这么快双飞就结束了?你也不行吗?”沈公子摇开车窗

“……”站在车外的丁晓虎怒视沈公子不语。

“是不是那俩姑娘都没看中你啊?”

“……”丁晓虎继续不语。

“你一个也没办?”

“……申哥,你不是说那俩姑娘长的像歌星吗?”丁晓虎咬牙切齿问了这一句。

“是啊,不像吗?”

“有她俩那长相的歌星吗?!”

“有啊,不是有个什么组合吗?一模一样,我能逗你吗?”

“你告诉我,是啥组合!”

“哎呀,我现在才想起来那组合叫啥!昨天真没想起来。”

“叫啥!”

“动力火车,对,就是动力火车。你看那大辫子,那长相,多像!”

“……”

“晓虎啊,我又没跟你说长的像女歌星,你看你可真是的,瞎想什么啊。再说你这品味不行,人家那是台湾原住民风情,高山族的,懂不?在你们东北去哪儿找去?……”

“我操……”丁晓虎作势要打。

“如果你没勇气陪我到,明天的明天的明天,倒不如就忘了就算了……”沈公子一加油门,坏笑着高声唱,绝尘而去,留下了小区门口胸中小鹿已经一点都不撞了的丁晓虎。

丁晓虎从裤袋中掏出那盒没开封的安全套,远远的朝沈公子的车抛去。

沈公子就这样,三十啷当岁了,还成天跟丁晓虎这样二十出头的孩子混在一起打成一片,而且乐此不疲。

第二天,沈公子又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对沈公子来说是好消息,对丁晓虎来说是坏消息。电话内容是:“申哥,你不用请我吃饭了,你那个兄弟丁晓虎有女朋友了没?”。

在下文中,二狗把姐妹花中的表姐称之为动力大火车,把表妹称之为动力小火车。打电话的,这就是动力大火车。

沈公子刚刚开始想要想馊主意,又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赵红兵打来的:“来工地吧,事儿麻烦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