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六节 1994年原浆白酒

孔二狗2017年09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丁晓虎在请赵红兵喝酒是有原因的。因为,赵红兵曾经请他喝过两口酒。

丁晓虎和赵红兵的交情始自号子里,他俩关在一起。那年,丁晓虎在斗殴中手持枪刺扎翻了两个人,入狱。

春节,赵红兵弄到了满满一大茶缸白酒,原浆,70多度。在监狱里能喝上这么一大茶缸白酒,忒不容易了。沈公子究竟花了多少钱让赵红兵在号子里面喝上酒,这个二狗也不清楚。但是二狗多年以前在天涯看那个著名的“周公子大战易烨卿”贴中看到周公子提到价值1万3千美元的拉菲受到易烨卿的质疑时,周公子说:我说的是价值,不是价格,这个酒是不卖的。二狗笑了,二狗想起了赵红兵那年春节在号子里喝的那一缸白酒。就是号子里的这一缸70多度的散白酒,可能价格和价值都超过周公子过年喝的那瓶拉菲。同样,这个酒在号子里也是不卖的。

尽管这个酒只是我市1994年出品的价格7毛多一斤的原浆白酒,不是法国1986年的拉菲。

谁过年不喝两口酒?

赵红兵盘腿坐在铺上身体倚着墙,怀里抱着这个大茶缸,微笑着。赵红兵爱喝酒,除了老婆他就对酒最亲了。

“过年了,兄弟们,每人来一口!”赵红兵对号子里的几个兄弟说。虽然平时赵红兵偶尔也能喝上酒,但赵红兵多数都是自己喝,很少给别人喝。这天是春节,赵红兵想让号子里的每个兄弟都能喝上一口酒。

如果是在外面,赵红兵绝对不和别人用同一个杯子。

监舍里的每个兄弟都喝了一口,满眼都是感激。

丁晓虎是最后一个。

“红兵大哥,我能在监狱里喝上一口酒,这是我的荣幸,能认识你,更是我的荣幸!”丁晓虎喝了一大口,对赵红兵说。

赵红兵始终觉得丁晓虎这孩子比较可爱,看着丁晓虎冒充成人说这些话,赵红兵觉得挺有趣。

“晓虎,没喝够吧!没喝够就再多喝一口”赵红兵笑着看着丁晓虎说。

“谢谢红兵大哥,今天我喝你一口酒,等我出去天天请你喝酒!”丁晓虎比赵红兵还好酒。

“哈哈!”赵红兵觉得太有趣了。赵红兵在外面什么时候缺过酒喝?

“出去以后,我跟你混吧,红兵大哥!”丁晓虎端着杯子,说的一本正经。

“混啥混,跟我有啥混的,你快喝吧!”

“反正我以后就跟你混了!”

“行啊,你快喝吧!”

“那我干了!”丁晓虎一口把一大茶缸原浆全喝了。

包括赵红兵在内的监舍的人全看傻眼了:我操!这酒赵红兵还一口没喝呢就被你丁晓虎喝光了!

丁晓虎一口把这酒喝光了,自己也觉得不妥:对不起,红兵大哥,忘了给你留了。

赵红兵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据赵红兵日后对丁晓虎说:如果不是看丁晓虎这孩子当时太小,早一脚把他踹飞了。

其实二狗知道,赵红兵还是比较欣赏丁晓虎,所以没真踹他。

“红兵大哥……等咱们都出去,我请你喝酒”

“……”倚在墙上的赵红兵看着那个被丁晓虎喝的一滴不剩的茶缸,一肚子火,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不起啊……”

“没事儿!”赵红兵气得说不出话,倒头蒙上被子睡了。

后来,在赵红兵和丁晓虎在号子相处的日子里,俩人关系相当好。

只要赵红兵对别的犯人说一声:“你别得瑟!”。丁晓虎肯定冲上去就是一通组合拳。

“操,我没让你打他啊,我只是让他别得瑟!”

🍀 落*霞*小*说* W ww … l U o x ia … c om

“他在你面前得瑟那他就是找打呢!”

“操!你快歇会儿吧!”看着丁晓虎,赵红兵头疼死了。

赵红兵算是明白了,又一个小号的张岳出现了,纯粹浑人,浑不吝。虽然是对赵红兵绝对的赤胆忠心,但是犯了浑,赵红兵也劝不住。

几年后,赵红兵和丁晓虎先后出狱,丁晓虎早出来几个月。

丁晓虎始终记得那两句话:“今天我在监狱里能喝上酒,那是我的荣幸,能认识你,更是我的荣幸,等出去以后,我请你喝酒。”,“红兵大哥,出去以后我跟你混了。”

虽然赵红兵和丁晓虎的交情已经很厚了,早就不需要喝几顿酒来加深感情了。但是丁晓虎还是要履行诺言。

“红兵大哥,还记得那年过年,我一口把你一茶缸白酒喝了吗?”

“操,我当时气得差点没踹你,你还好意思提?”赵红兵也没忘这事儿呢。

“那时我就说了,等你出来我要请你喝酒。结果,你一出来我还没等见到你,你就去北京了,我才找到你。咱们今天一定得多喝点”

“少喝点吧,我老婆回来了,我喝多了回家肯定要被她归拢。”

“谁敢归拢你我削死谁!”丁晓虎没听清楚赵红兵说要被谁归拢,瞪着眼睛敲着酒杯咬着牙说。

“我老婆要归拢我!”

“……哦,那……”

“咱们都少喝点吧!”赵红兵总是这样,在没喝酒之前总是挺矜持,推说不能喝或者是建议少喝。但是二两酒下肚以后,谁不让他喝他跟谁急。

“红兵大哥,给你介绍我的两个朋友,从小跟我一起玩儿到大的,这是先儿哥,这是大耳朵。都是我们西郊的。”西郊混子的质量全市闻名,丁晓虎和他的这两个朋友更是西郊混子中的极品。

“红兵大哥,你不认识我们,但是我们认识你,我们兄弟俩敬你一杯!”先儿哥和大耳朵站了起来。

“呵呵,坐下吧!别那么拘束,肩膀齐为兄弟,别那么客气!”赵红兵说。

“好,肩膀齐为兄弟,听你的!”这俩小子一口干了3两3的白酒。

“……”赵红兵一咬牙,也把酒干了。

“你出来以后,我们就跟着你混了”

“跟我混啥?有啥混的?要么你们去跟张岳玩儿去吧,我给你们介绍,张岳在社会上比我玩儿的好,真的,你看他的那几个兄弟,各个开着车挂着粗金链子,要么跟费四玩儿去,他混的也不错,你们跟我玩儿也玩儿不出来什么。”

“张岳混的是好,费四也挺有名,但是社会上谁不知道,他们都是你的兄弟。”

“不算是我兄弟,我们都是朋友。”

“反正不管怎么说,我就跟你混了!我绝对不去做别人的小弟,就给你当小弟心甘情愿”

“…………”

“红兵大哥,出来以后,想做什么生意?”

“没谱呢,沈公子说包个小区防水防漏的工程,我也不认识做这个东西的……”

“先儿哥的表哥就是做这个的,正好啊!”

“是吗?有时间介绍出来认识认识,吃顿饭。”

“好!”

就这样,赵红兵混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了小弟,三个小弟,被逼无奈收的。士为知己者死。士为知己者死中的“死”未必是悲剧,而是“士”的理想。知遇之恩,就是以死相报的。

二狗清楚,丁晓虎愿为赵红兵去死,只愿意为赵红兵一个人去死。

前几天,二狗曾看到一句话:“崖山之后,已无中国”。崖山,是值得中国人牢记的一个地方,在这里,中华第一次彻底的沦陷。陆秀夫困守崖山,无路可遁,怀抱南宋少帝跳海后,十万南宋军民跟随陆秀夫壮烈蹈海泰然赴死,中华亡,亡于蒙古。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有骨气有节气的中国人都已经跟随宋帝蹈海了,剩下的,都是亡国奴。亡国奴的后代,不要妄谈中华文明,更不要妄谈道德与节气。二狗不这样认为。二狗认为:一个文明如果有持久的生命力,绝不会仅仅依靠DNA来延续和传递,而且DNA也无法完成延续和传递。杨康的儿子可以是杨过,宋远桥的儿子可以是宋青书。宋亡不足百年以后有明,明亡二百多年后有中华民国。中华文明,总有那种让人留恋且震人心魄的力量,绵绵不绝。“士”的精神更是中华文明中一颗璀璨的明珠。

什么是“士”?什么是“士”的精神?

是田横墓前自刎的五百条汉子。

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诸葛亮。

是把大腿肉送给重耳的介子推。

还是把自己项上人头当礼物的樊于期。

甚至是孟尝君门下的鸡鸣狗盗之徒。

“士”分很多类:谋士、辩士、勇士……虽然类别很多,但他们具备同一种高贵的品格:忠诚。忠诚于自己的主公,主公以国士待之,士即以国士报之。所以二狗认为:判断一个人是否是“士”,最重要的并不是能力,而是品格。

中华文化数千年不亡,“士”和“士的精神”仍然在我们普通人的身边。并非“士”都高居庙堂,更多的“士”就在市井之中。

在以后的十年里,丁晓虎对赵红兵,就充分诠释了“士”的精髓。毕竟丁晓虎是个江湖中人,不像二狗一样靠忽悠吃饭。如果当时把丁晓虎换成二狗,二狗一定跟赵红兵拽上几句,必须拽,必须的:

“弟,丁晓虎,塞外布衣。生于改革开放之盛世,却放迹于草莽之中。”注意语句抑扬顿挫。

“虎本聪颖,文采斐然,洋文术数无所不通,初有志于学,欲考取功名以兼济天下。然天不从人愿,西元一九九三年,虎年方十五,忿师极尽偏袒之能事,乃辍学,入江湖。”悲恸些,再悲恸些,略带忏悔,对,就是这样。

“虎虽弃圣贤之书于学堂,束诗词歌赋于高阁,但仍不敢忘《春秋》大义也!”慷慨激愤些。

“虎年十六,已名动江湖,怀七寸之利器、凭满腔之热血,快意恩仇,快哉!”目光炯炯忆往昔。

“然善恶终有报,西元一九九五年,虎锒铛入狱。古人有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虎南冠之日,幸逢红兵大哥谆谆教诲虎处事之道,消虎一身之戾气,虎甚为感激,遂有心愿:红兵大哥出狱之日,虎必当以美酒相待,虎必当效犬马之劳。”

“江湖中人何止千万?红兵大哥可用之人何止万千?虎今效三千宾客中毛遂一荐,偕先儿哥、大耳朵兄弟二人,愿追随红兵大哥赴汤蹈火,肝胆涂地在所不辞!”

“愿红兵大哥不弃!”热泪盈眶,掷地有声。

呐喊声在哪里?!

天涯的兄弟们,来点掌声!!!欢呼声!!呐喊声!!!!!

可猫!!二楼的朋友们!!!你们的呐喊声我听不到!!!!

谁没鼓掌打麻将把把点炮!!!!

好了,不扯了,转回正文,且说丁晓虎请赵红兵喝了这一顿酒以后,还真的和先儿哥一起帮赵红兵去联系做防水防漏的小建筑队去了。

赵红兵当时关于承包工程的事儿也就这么一说,自己倒没太当回事儿,看见丁晓虎忙活的这么热闹,赵红兵也开始着急了。

“沈公子,你上次说的那个工程的事儿,现在还有没有信儿啊!”

“有啊!今天早上还打电话了呢。”

“怎么说?”

“我跟他说了咱们想把这个工程揽下来的事儿,他好像没什么意见。说是要和咱们好好谈谈。他挺信任我的。”

“那就谈呗!”

“只是……”

“沈公子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说话吭吭吃吃了?有啥话快说!”

“最近我听说这个老板社会关系挺复杂的,省城的那些黑社会,他认识不少。”

“认识黑社会又怎么了?咱们干好咱们的活儿不就得了?”

“恩,是这样”

“再说,他认识再多的省城黑社会有什么用,别忘了,他这工程是在咱们这里,不是在省城。”

“那我就约他了”

“约吧,没事儿。现在做生意的谁跟社会人没点关系?”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2. 匿名说道:

    明亡之后还有清吧?然后是中华民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