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节 孙大伟嫖娼奇遇记

孔二狗2017年09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识字不多,一读书就头疼。但每个女人都是一本书,我喜欢读她们,读懂了她们,胜过读一万本书”孙大伟经常这样微笑着、故作矜持状对二狗这样说,他说话的时候的表情,总能让二狗联想起央视百家讲坛的各位老师。

擅长装逼的人就是不一样,嫖娼就嫖娼呗,还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

如果说真的每个女人都是一本书的话,那么孙大伟早已学富五车了,据说我市当年上千号妓女,不认识孙大伟的没几个。

1997年初夏的某夜,孙大伟一夜之间读了两本书。读第一本书,孙大伟哭了,读第二本书,孙大伟把书撕了。

孙大伟每天都读书,但是那夜的两次奇遇,他永生难忘。

孙大伟总爱“醉读女人心“,也就是说,总爱酒后去嫖娼。

那夜,孙大伟嫖的第一场在一个洗头房。

“孙哥,来啦?”

“呵呵,有新来的小妹没?”

“有啊,孙哥来了怎么能没有呢?”

不一会,一个长相大概可以打80分的25、6的女孩子走了进来。

“孙哥,我给你洗头行不?”

“行!”孙大伟看着这个小姐,挺满意,微笑着点了点头。

洗头时,孙大伟发现,这个小姐手法非常生疏,肯定是刚入行的。

“出来做多久了?”

“今天刚来”这女孩子挺羞涩。

“出台吗?”

“……恩”镜子里面,这女孩子脸红了。

我市洗头非常便宜,10块钱洗60分钟,洗头根本不赚钱,必须要靠小姐出台才能赚钱。

洗了没几分钟,根本就不是来洗头的孙大伟给了老板50块钱,把这小姐就带走了,带出台了,到外面开房去了。

“妹子,怎么着,不开心?”孙大伟看这女孩子挺矜持,所以想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没,没,大哥我没。”

“呵呵,那就开始吧”孙大伟开始脱这女孩子衣服了。

这女孩子虽然很害羞,但还是被孙大伟给脱光了。

色迷迷的孙大伟发现这女孩子胸·部发育的很不错,他动手去捏去了,捏的还挺用力。

这一捏可好,奶水从这女孩子的乳头里流了出来。

嫖了十来年的孙大伟,还真是第一次嫖到在哺乳期的小姐。孙大伟着着实实吓了一跳。

“你……这是咋回事儿?”

“我……刚生完孩子,俩月。”

“……那咋还刚生完孩子俩月就出来干这个啊?”孙大伟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大哥,你是不是嫌弃我啊。”这女人怕孙大伟不嫖她了。

“不是,不是,妹子,你咋还刚生完孩子就出来干这个啊?”

“我家是矿上的,我是外地的,我老公是本地的,他家庭条件本来就不好,没爹没妈。但是他以前在矿上有工作,我跟他结婚以后,我也在矿上有了工作。但是去年,我和我老公都下岗了,矿上说现在不需要这么多人了,我们俩就都没工作了。那时候我还怀孕了,没法和我老公一起出去打工,我老公自己去珠海打工了,赚钱,养我,我老公对我可好了,每个月他都省吃俭用,给我邮回500块钱。前两个月,我生了。孩子刚生下来,我老公说好了要回来看儿子,但是在回来的路上,我老公被抓起来了,被铁路公安抓的,据说是他在火车上偷了钱。我老公人可好了,怎么会去偷人家钱呢?他肯定是把钱全邮给我了,自己没钱回来了。”

“那你也不应该干这个啊?”孙大伟听到以后,心里特难过。

“我和儿子活不下去了,一分钱都没有了,为了儿子,我干了……等我老公出来,我干过什么我一定跟我老公说……他应该能原谅我,我这是为了我们的儿子”

“……”孙大伟落泪了。

“大哥,你不是嫌弃我了吧?”这女人还是怕孙大伟不嫖她了

🍇 落`霞`小`说w w w . l uo x i a . c o m .

“不是”

孙大伟扔下了200块钱,什么都没干,自己穿上衣服走了。

二狗曾经看过一篇分析美国经济和南美经济异同的文章,内容是分析:为什么移民国家美国成了世界头号强国,而同为移民国家的南美洲却始终都是发展中国家。

该文的主要论点是:

假如美国有个金矿,金矿的矿主赚100元,给手下工人开工资90元,然后自己只剩10块钱。100年后,金矿枯竭,但是工人手头都有了点积蓄,有足够的能力购买商品,所以经济十分活跃,这个曾经的金矿,又变成了一个繁荣的工业化城市。

假如南美国家有个金矿,金矿的矿主赚了100元,给手下工人开工资30元,仅让工人勉强生活,自己剩70元钱。100年后,金矿枯竭,矿主成了亿万富翁,扔下了一座毫无生气的城市和一群生活没有着落的工人和工人的后代。

东北的情况可能和以上两者都不同:富饶的东北曾有令全世界都垂涎的资源,过去的几十年中,一火车皮又一火车皮的煤、铁等资源运向南方,运离了白山黑水,运出了山海关,这是国家调配的,任何人都无权干涉。

到了九十年代末期,这里留下了接近枯竭的矿和一群欲哭无泪的下岗工人。长叹息以掩泣兮,哀民生之多艰。

听到刚才的洗头女的讲述后,孙大伟胸中有说不出的烦闷,虽然孙大伟不是屈原,也不离骚,但是他很风骚,很骚。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他叹息一声,就又去了一家桑拿,洗浴中心,继续去嫖。

孙大伟去的这家洗浴中心当时刚刚开业,并不认识我市著名嫖客孙大伟。

具体是怎么个过程二狗也不清楚,总之,这个洗浴中心比较正规,并没有色情服务。

最后,由一个瘦小枯干的女人给孙大伟按摩。当然服务仅仅是按摩而已。孙大伟无奈,只能接受。

孙大伟当天酒喝的有点多,按着按着就睡着了。

“哎呀妈呀,你掐死我了”孙大伟像是杀猪似的喊了一嗓子。该按摩女手劲忒大,孙大伟肉又太松,居然该按摩女把孙大伟给掐醒了。

“大哥,我没用啥劲啊!”按摩女被孙大伟喊了这一嗓子,挺不乐意。

“你这力气也太大了,你是真想把我往死里掐啊?”

“我说了,我没用啥劲”该按摩女很犟,边说边继续按。

“你他妈的会按摩吗?停!停!快停!”孙大伟被这按摩女弄得浑身骨头都要散了架。

“你说话干净点!”看来这按摩女不但手劲大,脾气也不小。

“你他妈的不会按摩就别按!操”孙大伟这一晚上不是一般的憋屈。

“你再说一句?!”

“你他妈的不会按摩就别按!”

……“啪……”按摩女重重抽了孙大伟一个耳光。

“你打我?!”孙大伟一时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双手抓住了按摩女的胳膊。

号称我市97年三大奇案排名第二位的“孙大伟大战按摩女”的血战开始了。

孙大伟至少有200斤,身高约183cm,该按摩女大概80斤左右,身高约1米6,孙大伟穿着洗浴中心的绿色大半袖和大短裤,该按摩女穿着旗袍。

据说当孙大伟抓住按摩女的胳膊时,按摩女手臂一翻,就抓住了孙大伟的胳膊,顺势下地,奋力一抡,就像是扔个包一样把孙大伟扔了出去,孙大伟硕大的身躯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后,一声巨响掉在了地上。

旋即,该按摩女骑到了孙大伟肥硕的身躯上,俩人厮打了起来。一通撕把,场面据说十分惨烈。

此案之所以称之为我市97年三大奇案之一,重要的一点奇就奇在孙大伟和这个按摩女在按摩包房里打翻了天,别人根本都不知道,没人拉架,任这两人翻滚厮打。

当双方交手约20余合时,孙大伟自知不敌,奋力把骑在他身上的按摩女推倒,自己一轱辘,滚到了按摩床下。

“你出来!”按摩女颇有几分当年张岳的风范,有点不打出人命不罢休的意思。

“你进来!”看了没,都被打成这样了,孙大伟还装呢。

“好,你不出来是吧!?”

“我就不出来!”

“好!”

按摩女自己钻到了床下,拽住了孙大伟的左脚脚腕子,使劲往外拽。

孙大伟一惊之下死命的抓住了按摩床的床腿,右脚玩命的乱蹬。他知道,自己被拖出去肯定还得挨削。

按摩女站了起来,双手抓住了孙大伟的脚腕子,闪转腾挪避开孙大伟乱蹬的右腿。

“哗啦”一声巨响,按摩床被孙大伟给拽塌了。

床都塌了,都打的狼哭鬼嚎了,外面还没人来拉架呢。

孙大伟趁乱站了起来,拉开了门夺路狂奔。

“经理,经理,救命啊,她要杀我!”孙大伟边呼哧呼哧的跑边喊。

孙大伟终于喊来了经理。

“别跑了,她又没追你”经理看见孙大伟鼻青脸肿的样子,乐了。

孙大伟一回头,按摩烈女果然没有追来。

事后,据医生诊断,孙大伟身上的伤势远比按摩女重十倍!显然,孙大伟吃了大亏,但是孙大伟爱装逼,不承认。

“大伟,你也忒惨了”沈公子看见孙大伟的惨样,自己直咧嘴。

“我轻敌了,唉……”孙大伟叹息一声,摇摇头。

“求你了,别吹了行吗?被一个小姑娘打成这样你真是啥也不用说了”小纪也是直咧嘴。

“我真的是轻敌了,而且,我看她是个小姑娘,没忍心下死手”孙大伟轻声说。

“哈哈,啥叫死手?你还会下死手呢?”沈公子实在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我能跟一个姑娘下死手吗?”孙大伟忿忿不平的看着沈公子。

“我们都知道你武功比那姑娘高多了,你星宿老仙,法力无边……”沈公子觉得孙大伟太丢人了,忍不住骂了起来。

由于当时赵红兵、张岳都在监狱里,李四在跑路,李武在外地做生意,费四又嫌孙大伟这事儿太丢人,没人愿意去帮他谈判。最后,无奈,小纪自己一个人,去找洗浴中心的老板要钱去了。

谈判的地点,在一间茶坊。对方出席两人,分别是洗浴中心老板和按摩烈女,已方只出席一人,就是小纪。

社会在进步,谈判的地点也在不断的升级。八十年代,孙大伟和黄老邪谈判在破旧的饺子馆。九十年代,混子们谈判都在茶坊。2000年后,黑社会谈判都在上岛咖啡或者迪欧咖啡开个包房进行谈判。

“纪老板,你看这事应该怎么解决?”

“大伟是我的兄弟,张岳、红兵我们这些人在一起玩儿了十几年了”小纪当时不算是江湖中人,自己没什么名气,一谈判就得拿尚在狱中的赵红兵和张岳吓唬人。

“……这个我知道”洗浴中心老板肯定听过张岳和赵红兵的名字。

“恩,呵呵”小纪笑了,他虽然没说什么,但是笑的潜台词就是“知道就好,快给钱吧!”

“我们这按摩技师刚刚上班,也没几个钱。要么这样,这钱我出,我出两万块,行不?”洗浴中心老板可怕得罪了张岳这样的人。

“没钱还把人打成那样?”小纪看着眼前这个瘦小枯干的按摩烈女,打死他都不信她一个人就把身高体胖的孙大伟打成那熊样。

“人是我打的!你们不就是黑社会吗?黑社会牛逼啥,你打我试试?!”按摩烈女火气忒足,又朝小纪开炮了。

“……行了,你先出去吧。”洗浴中心的老板看这架势,说不定一会又得打起来,把按摩烈女撵了出去。

“她是谁啊,怎么这么牛逼?黑社会家属啊?”小纪半天才缓过神来问老板。的确,虽然那时候小纪已经不混了,但是凭着和赵红兵、张岳等江湖大哥铁打的关系,已经起码十年没人跟他这样说过话了。

“她以前是练柔道的,咱们省队的,现在咱们这经济也不好,她已经一年半没拿到工资了,挺苦。除了柔道她啥也不会,你说她能干啥?没办法,回来在我们这里当了按摩技师,她是我一个亲戚的小姨子,出了这事,我也没办法。”

“练柔道的啊?难怪这么厉害。”

“她从小脾气就暴,纪老板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其实这事儿是你那兄弟骂人在先,她才动的手。她说了:我按摩是我靠自己的力气赚钱,但是谁也不能伤害我的尊严,按摩女也是人,谁不把我当人看我就削谁”

“那她这脾气还不得天天打架啊?”

“来了一个多礼拜,算你那兄弟,跟人打了两次了。这几天我就把她辞退了。没办法,亲戚也没办法。”

“……那这事,就按你说的办了吧!”

“谢谢纪老板了”

事后孙大伟问小纪。

“给两万块钱你就把事儿给结了?”

“那你还想怎么办?”

“我住院就花了快一万了!”

“那你啥意思?让我带人去跟人家拼一把啊?告诉你啊,人家是练柔道的,省队的,我去,说不定也得挨削。沈公子或许还能和她比划比划。”

“那你让沈公子和你一起去啊!”

“你以为谁都像我脸皮这么厚呢?沈公子可跟你丢不起那人。跟老娘们儿干仗,本来已经很可耻了,你他吗的还打输了,被打成这样!太他吗的可耻了。”

“那她打我就这么拉倒了?”

“当然就这么拉倒了!谁让你先骂人家了?人家说了:按摩女也是有尊严的。人家把这话一说,我能说啥啊?”小纪越说嗓门越大,气不打一处来。

“……拉倒就拉倒呗,我听你的,小纪,你这么激动干啥?!”

“太丢人了,儿白,我走了,以后你跟谁都别说认识我。”

孙大伟那夜读的第二本书为其日后的装逼行为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他日后每次装逼的时候又多了句格言。

“二狗,记住,人都是有尊严的。就算是按摩女、蹬三轮的也不例外。”孙大伟经常微笑着,摇摇手指,这样对二狗说。

不是江湖中人的小纪去简单的谈了几句,对方就乖乖的给了两万块钱,虽然不是很多,但也足以说明:赵红兵和张岳虽然进去了,但是名头还是很管用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