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四十二节 大盈若冲,其用无穷

孔二狗2017年09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赵红兵和高欢开始地下情之后,开始很少和大家混在一起了,也不酗酒了,每天独来独往,神神秘秘。

“红兵,你丫成天在干什么?神神叨叨的,人影都见不到”沈公子一见到赵红兵就气不打一处来。

“反正你的大哥大费用每个月都是我去交,下次我就去邮电局拉账单,看看你成天跟谁打电话”沈公子斜着眼睛看赵红兵,似笑非笑。

“下个月我自己去交”赵红兵还真有点怕了。

“那我想查也能查的到”沈公子太了解赵红兵了,几句话就知道赵红兵肯定有什么**。

“你要是敢去查,咱俩就绝交!”赵红兵赶紧转移话题。

“绝交就绝交!”沈公子和赵红兵成天这样开玩笑。

“啥意思?拼一把呗!?”赵红兵伸手去掐沈公子的脖子。

“你是对手吗?……”

赵红兵和沈公子近身肉搏了起来。

这两个已经28、9岁了的男人,在别人眼中,总是成熟稳重的形象。但在私下,他俩和七八岁的顽童无异,动辄就近身肉搏一次,类似于柔道,但又没柔道那么多的限制,每次都是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再也撕不动了为止。他俩身手差不多,赵红兵吃亏在一只手少了手指,不能擒拿。据二狗所知,他俩肉搏不但是健身运动,而且还创造了很多擒拿的招式。经常是赵红兵发明一招能把沈公子按在地上的招式,然后沈公子再苦思冥想几天去破解。

这俩人成天闹的还挺有劲。

“住手,你丫把我新买的西装的扣子都撕掉了”处于下风被按在沙发上的沈公子忿忿不平的喊停。

“你说你服了我就住手,服不服,说!”赵红兵可不管那些。

“我不服!”沈公子喊,左手又出了阴招。

“……服不服”

“不服”

再次和高欢走到一起,赵红兵一点都不怕社会上人的目光,但是他好像是挺怕像是沈公子这样的好兄弟反对,一直没想好怎么和沈公子等人开口说这事。

在赵山河等北郊混子被灭之后,赵红兵、张岳等人在社会上的声望都达到了顶点。社会上的混子这下都知道了得罪赵红兵、张岳、李四这样的人是什么后果。虽然在赵红兵出狱前,张岳团伙和李四团伙在社会上已经很有名气了,但是也都是以狠闻名,始终不成大的气候。赵红兵出狱后,这个团伙的凝聚力更强,也有了主心骨,在93-94年,纵横我市,无人敢惹。

1993年农历腊月二十三,祭灶王爷,东北把这天叫小年。二狗不知道其它地区的混子团伙都是哪天聚集,但二狗知道我市的这些混子团伙总是在农历腊月二十三啸聚一堂,大宴一场,各个都是不醉不归,而且还会合影留念。

在93年之前,赵红兵等人虽然经常合影,但是始终不怎么正规,而且在赵红兵入狱的日子里,有时过年连合影都不留了。自93年这次起,赵红兵团伙留下了合影的习惯,即使赵红兵入狱,那么也会把最中间的那把椅子空着,其它人每年腊月二十三一样会留张影。

赵红兵等人八十年代的合影,基本都是无心之作,几个人醉得糊里糊涂,面红耳赤的乱坐一气随便拍上一张,总是兄弟七八个人,偶尔多个刘海柱。而93年以后的合影则完全不同,每个人都有自己固定的位置,谁站着谁坐着,谁站在中间谁站在两侧,都井然有序,尊卑分明。

八十年代的合影是赵红兵等志趣相投的八兄弟,九三年以后的合影是以这几兄弟为首的以经济利益为基础的有组织的团伙。这个团伙的初衷可能并不是危害社会,但他们从事的行业多数都需要武力来保驾护航,比如李四的游戏厅、张岳的夜总会、费四的赌场,甚至赵红兵的饭店、小纪的文物生意。

虽然赵红兵的团伙已经由毫无经济利益的兄弟结盟变成了有经济利益的有组织团伙,但二狗认为,这还远远不是黑社会。不和党政及司法的**官员勾结,那不叫黑社会。

二狗小时候不明白,为什么当时大侠刘海柱每年都参加腊月二十三的聚会,但却从来不进入合影。直到最近几年,二狗才明白。

93年的那张合影上,赵红兵理着很精神的板村,穿着一套十分像周星驰在《龙过鸡年》里白色中山装,坐在椅子的正中间,翘着二郎腿,自信的微笑着,手里还掐着个陶瓷的烟嘴。现在看起来,那套白色中山装真是要多土有多土,但在当年,那套白色中山装绝对前卫到了一定程度。赵红兵人长的比较精神,其实一向很注重自己的形象,爱打扮,但是自从酗酒以后不修边幅,总是穿条黄军裤。现在又和高欢重逢,又开始注意自己的形象了,而且有点矫枉过正,他那套白色中山装,全市就那么一套,但赵红兵,就是敢穿。

坐在赵红兵左手边的是小纪,在当天合影的四十多人中,最不像“社会人”的就是小纪,小纪穿了件深蓝色鸡心领羊毛衫,还戴了个眼镜,一副学者风范,其实他一点都不近视,戴的眼镜就是平光镜,没度数。但他搞文物必须要装文化人,必须要戴眼镜。

坐在赵红兵右手边的是张岳,当时的张岳依然身材消瘦,面色惨白,咬着嘴唇,胡子刮得干干净净,没什么表情,穿了件熨得板板正正的黑色西服,里面一件白衬衣,没系领带。他的头发比费四和李四的接近光头的发型都要略长,但也长不到哪去。整个人感觉斯斯文文,在这相片里面,除了赵红兵就是他帅了。

坐在小纪左手边上的是费四,当时的费四形象放在今天,还是典型的东北社会大哥形象。那时费四开赌场虽然时间不长,但是钱着实赚了不少。他和李四关系最好,用同一个理发师,头发是仅比光头长一点的圆寸,留了点胡渣子,费四身上最耀眼的,就是脖子上栓着的一根巨粗无比的金链子,忒沉。

坐在张岳右手边的是孙大伟,胖乎乎的他脖子上也挂着一根金链子,只不过比费四那根细多了,一双小眼倒是目光炯炯,眉开眼笑,挺富态,挺喜气。

坐在费四左手边上的是沈公子,沈公子和赵红兵同一个发型,穿着件白色羊毛衫,腰杆笔直,目光炯炯,以纯粹的五官来说,沈公子不能算是个帅哥,但是把五官综合在一起再加上他那副天下老子最大的骄傲表情,沈公子足可吸引80%的青年女性。当然了,前提是他不能张嘴说话,他一张嘴,女人全跑了,一半是被他吓跑,一半是被他气跑。或许也能剩下一两个,那是聋子。

坐在孙大伟右手边的是李四,朦胧着睡眼,总是没睡醒的样子,病恹恹,拍照时居然还打了半个哈欠。其实李四从不吸毒,但是社会上的人总是以为他在吸毒,因为他平时迷糊着眼睛还有点驼背,瘦小枯干,那时他才27、8来倒像是37、8岁,在相片中,最不起眼的就是他了。像是很多武侠小说一样,武功最高的,下手最狠的,往往都是些看起来不起眼的角色。

站在赵红兵等七人身后的,是王宇、王亮、范进、富贵、蒋门神、马三等该团伙的核心兄弟,他们在社会上都有一定的名气,在团伙中,地位仅次于赵红兵等兄弟几人。在相片中,他们能露出个半身。

站在这些核心兄弟身后的,是20几个外围的兄弟,他们多数都是王宇、范进等人的小弟,在相片中,他们只能露出个脑袋。

究竟是以这张照片宣告了以赵红兵、张岳、李四、费四为首的团伙正式成立还是这张照片仅仅记载了赵红兵团伙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瞬间,二狗也没法界定。用二狗的朋友Helyanwe的话说:“我们在上学时学历史,每当有了历史事件时,总让我们背诵这件历史事件的历史意义,而且还拿这个历史意义来考我们。可是,这历史意义在任何人眼中都是不同的,又有谁能说的明白,而且,是否会有那么多的历史意义?所以,我不愿意学历史。”

赵红兵从不得瑟,由于其出身高干家庭,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感觉。对于他来说,有钱没钱日子他都一样过,有名还是没名他该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沈公子一向都很得瑟,很摇摆,一直是全市最招风的年轻人之一,但他始终是很适度的得瑟,从不出格。

有些人,是天生赚大钱干大事的料,有了一百万他能赚一千万,有了一千万他能赚一亿,比如沈公子和赵红兵。

而有些人,天生就是贫贱的骨子,有了一百万,他无福消受,开始得瑟,直至把这一百万弄光,最后赔钱,甚至赔命,比如范进。

范进像是一个装水的袋子,水装多了,袋子就会破裂,炸了。钱和名气对于他来说,还是越少越好,多了以后对他来说绝对不是个好事。

与其相比,赵红兵则像是大海,即使不是大海,也是洞庭湖、太湖这样的大湖,水越积越多。钱和名气对于他来说,多多益善。

🐨 落#霞#小#说# w ww # l uo x i a # co m

范进在跟着费四开赌场赚了十几万块钱以后开始穷得瑟那劲头,二狗记忆犹新。

当然了,这也不能完全怪范进,毕竟他憋屈了太久了。高考八年不中,受尽了人们的白眼与冷遇。后来去混社会,又只是个看场子的打手,没什么*山,混得着实不怎么样。现在范进腰板直了,他身后不但站着费四,还站着赵红兵,口袋里又有了几个钱,他怎能不长舒胸中的一口恶气。

93年那年快到春节的时候,范进的高中同学和历届补习班的同学在外地或者读书或者工作大都回到了我市过春节。范进,每天在赵红兵的饭店里宴请他以前的这些同学。

范进基本在临近春节的几天,每天都是大醉。他宴请同学的目的有二,第一:让他的同学都知道他现在有钱了。第二,让他的同学都知道知道,他现在在跟谁混。

二狗曾在赵红兵的饭店里听到过范进在酒后和同学一起上厕所回包房时说的那些醉话。

“我知道你们都瞧不起我,我没考上大学,没出息”范进搂着同学的肩膀晃晃当当的说。

“没人瞧不起你,你现在不也混得挺好嘛”范进的同学碍于情面,还恭维了范进几句。

“那倒是,你一个月工资多少钱啊?你拼死拼活能赚几个钱啊?”范进的话开始不上路了,开始显摆自己了。

“八百多块钱吧,呵呵”范进的同学挺实在,扶着范进。在93年,800多块钱的工资已经相当不低了。

“操,就这点钱你干着有啥意思?好汉不挣有数的钱,你看看我,每天啥也不干,往那一坐,一个月,至少两万块钱。”范进吹嘘上了,一副瞧不起同学的架势。

“我哪有你那本事“范进的同学虽然实在,但是听见范进这么说话,也有点不高兴了。

“你知道咱们今天晚上这一顿饭得多少钱吗?你那一个月的工资够吗?……”酒醉的范进说话越来越不好听。

“…………”范进的同学没答话。但看得出,很不耐烦。

这时,赵红兵和沈公子从另一个包房走了出来,迎面碰上了范进和他的同学。

“来,来,帮你引荐一下,你知道这是谁吗?”范进一副得意的表情对他的同学说。

“呵呵,我不认识,请问,这是……”范进的同学怎么可能认识这些江湖中人。

“你好,我是…………”赵红兵笑着伸出了手刚要与范进的同学握手,就被范进打断了。

“这就是红兵大哥,我大哥,你知道不?红兵大哥!”范进很是激动,唾沫横飞,还伸手揽过了赵红兵的脖子。

“红兵大哥,久仰了”范进的同学虽然不认识赵红兵,但是肯定听过赵红兵的名字,不卑不亢的和赵红兵握了握手。

“呵呵,好好照顾一下范进,我看他今天又喝多了”赵红兵微笑着对范进的同学说。

“红兵大哥吩咐了,那兄弟只能照办了”范进的同学说,看得出,有点无奈。

“兄弟你客气了,我有事先走了”赵红兵说着抬起范进搂着他脖子的胳膊,想走。

“红兵大哥,你不许走,你进去,和我的同学喝一杯……”醉得一塌糊涂的范进死死的搂着赵红兵的脖子。

“我有事儿呢……”赵红兵这人就这样,即使他很烦一个人,肯定也得在面子上过得去,不大会跟熟人翻脸。

“不许走……”范进搂着赵红兵就往他的包房里走。

“……”赵红兵很无奈。

“范进,我们有事呢!你把红兵放开,你不放开我踢你了啊!”沈公子吓唬范进,沈公子可不像赵红兵,给谁都留个面子。

“……”范进看看沈公子,没敢说话。他挨过沈公子的胖揍,他可知道,沈公子虽然不混社会,但是下手可比谁都狠,说打可真打。

“放开,回去喝你的酒。”沈公子推开范进,把赵红兵拽走了。

“……”范进悻悻的和他的同学走进了包房。

在范进的这番闹剧过后,二狗曾亲耳听到过赵红兵和沈公子的对话。

“这小子,现在有点忒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沈公子对赵红兵说。

“做人呐!大盈若冲,其用无穷”赵红兵感叹了一句

“这话是什么意思?”沈公子问

“冲就是空虚的样子,整句话的意思就是,里面再充盈,也应该表现出空虚的样子,这样,才能其用无穷,《道德经》上的说的”

“恩,有道理,你应该在范进没醉的时候多说说他”沈公子说

“没用,他自己在外面混,吃点苦头自己就知道了”赵红兵点上了根烟,抽了一口,边走边说。赵红兵教育张岳未果,失去了教育别人的兴趣与耐心。

赵红兵没想到,范进在不远的将来,因为太得瑟,吃的苦头忒大了,已经没了机会再听赵红兵的教诲。

二狗记得,当时范进还花了两万七买了一个无极变速的踏板摩托,音箱特别好,雅马哈的,每当范进骑上它时,总是把音量开到最大,飞扬跋扈,看见他的行人,无人不暗骂一句:“得瑟”。范进此举极像当年骑着个二八大链盒挂着双卡录音机招摇过市的孙大伟,只不过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现在范进的踏板摩托比孙大伟的二八大卡速度更快,雅马哈的音箱也比孙大伟的双卡录音机音质和音量都高出许多。

显然,范进比当年的孙大伟还得瑟。

得瑟的不仅仅是范进,还有和范进同时长舒了一口恶气的范进的妈妈。

“我儿子读书是不行,但是能读书那些孩子现在谁比我家范进赚钱多?书读多了人就傻了,根本就不行。我儿子那些考上大学的同学,谁拿两万块钱的一个大哥大了?那么多孩子,也就是我儿子现在在用大哥大。我儿子一个月赚的钱,够他那些同学赚两年的。”范进的妈妈逢人就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