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四十九节 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孔二狗2017年09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天晚上,王宇跑路。王宇再回到我市已是七年以后,那时候大家早就把这事搞定了。

王宇跑路的时候,具体做的是什么,到现在还是个谜,反正是很长的一段时间,连李四都找不到他。

王宇自己说:开始时自己在深圳的夜总会做驻唱歌手,后来又去了成都做歌手,风靡万千少女,现在带回的成都老婆就是他的粉丝。

但是根据有些也在广东跑路的混子说:王宇在深圳根本就不是做歌手,而是做鸭子,是卖的。风靡万千少女估计是假的,风靡万千富婆倒还差不多。

更有些人说:王宇根本就没在深圳,而是和李四一样一直在广州,只是李四一直没有见到他而已。有人称亲眼见到王宇在广州的“鱼吧”里做男公关,出台只要300块。行话来说就是干男活儿的,根本就不是干女活儿的。鱼吧据说是九十年代广州著名的同性恋酒吧,二狗工作以后曾多次出差去广州,但是一直不知道传说中的鱼吧在哪里,当然,二狗对这样的酒吧也不感兴趣。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

王宇每当听见别人这样说时,总是一笑了之。二狗曾向他求证,已年过而立的王宇说:“男活儿我肯定没干过,或许我跟几个香港有钱的女人睡过吧,但我没收过钱。呵呵”

“那别人乱说的时候你怎么不削他?”二狗问

“嘴长在人家身上,爱怎么说怎么说去吧。话说回来,我是没被逼到份儿上,如果真到了穷得吃不上饭的地步,我或许真有可能去做鸭子去。”王宇说完,笑了笑。

“……”二狗无语。

和众说纷纭的王宇相比,几乎和王宇同时跑路的李四则透明多了,那是因为,李四在广州混得忒好了,忒牛逼了,忒尿兴了。无数在我市犯了事儿的混子,纷纷南下投奔他。

据说李四的成名之作是在广州的一个小型工厂的仓库里以一敌四十,当然,这是我市江湖中人的传说。

李四去广州时最早找的是他的一个战友,在一个小工厂里当保安,李四当时走的时候带了点钱,并不是太缺钱,所以在广州也没找赚钱的路子,经常在他的那个战友那里下下象棋什么的。结果,他的那个战友工厂的老板得罪了广州当地的黑社会。

晚上八点多,四十多人,手持钢管、砍刀等到了李四战友的工厂,李四的战友不在,但李四睡在这个工厂仓库里。据说人来的时候,刚点着了一根烟在躺着看书的李四连烟都没掐,从枕头底下抽出一把枪刺就拉开了仓库的门。

“你们来干啥,有事好好说”李四在我市嚣张习惯了,一向就这么说话,一副老大的派头,改不掉,没办法。

“砸你们工厂,闪开,否则连你一起剁了。”来砸场子的人看着面前这个睡眼惺忪微驼着背的人,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谁砸我捅了谁”李四把烟嘴咬在了嘴上,有点含糊不清的说。

四十人对一人,绝对优势,领头的人冷哼了一声就带人冲到了仓库里。

李四咬着烟卷根本没费话,提起枪刺迎面冲了上去。

两分钟后,厂子院里只剩下了李四一人,手提着一把滴着血的枪刺。

“真他吗的怂”传说中,李四从嘴上拿下了还没熄灭的香烟,抽了一口,摸了摸短得只剩下青茬的头发,优哉游哉的说。

二狗也曾求证过:“四叔,打成那样你还叼着烟卷跟人家干?”

“我当时叼着烟卷了吗?我忘了,要是叼了,那也是没时间拿下来了,呵呵”

“听说你一个人两分钟捅了四十个?”

“扯淡,就算是给我四十只小鸡崽子,我两分钟也杀不完啊!”

“大家都这么说”

“我一共捅了四个,我第一下就捅了领头的那个,随手又扎了他身后那个,这时候,他们的人开始逃跑,我追上了两个,各来了一下,我再追的时候,工厂的院里已经没人了,连被扎的都跑了。”

所以,二狗说:江湖传言,信三成即可。

李四这个“东北仔”一战成名,很快被一位有香港黑社会组织背景的老大纳入麾下,极短的时间内,李四又成了这个团伙里的金牌打手,到回到我市时,已经是该团伙的二号头目。

九十年代的广州,毕竟是个大都市,有着海纳百川的气魄,能让李四这样的外地人,有一席之地。但我市,就算是到今天,依然没有任何一位来自外地的社会大哥。

话说回来,无论王宇和李四在广东混得是好还是差,和本文都无关了,他们都消失在了故事之外。我市的江湖中,再也听不见了他俩的名字。再次听到他俩的名字时,已经是六年之后。

李四和王宇分头跑路的当天晚上,赵红兵在饭店内被捕。被捕时,赵红兵、高欢、小纪、孙大伟等人正在一起吃饭。

赵红兵被捕时就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性,因为刑警队是把他铐走的。

“照顾好你们嫂子,陪她吃好喝好。”赵红兵只说了这一句,对小纪和孙大伟说的。说完,被警察戴上手铐,走了。这个世界,最值得赵红兵牵挂的,就是高欢了。和上次不同,这次,赵红兵是在高欢面前被铐走的。

🌹 落+霞-小+说+ ww w + l u ox i a - C o m +

这天,距离赵红兵和高欢重逢,正好半年。

以严春秋为首的刑警队的一批人,都从心里恨赵红兵,早就下了决心:只要找到机会,一定判了赵红兵。

有赵红兵这样的人在社会上存在,对于他们警察的权威,是极大的挑战。

还好,94年我国法律还没有黑社会犯罪一说,赵红兵最终被定了指使他人故意伤害罪,而且定的是故意伤害致残,理由是东波被砍以后左手活动不怎么利索了。东波没死,是赵红兵的万幸。

刑警队找不到王宇,找不到李四,却抓住了赵红兵交差。

有期徒刑四年,尽管判得有些勉强,但最终只判四年还是沈公子等人拼命活动的后果。

赵红兵虽然说过不要毁在鼠辈手里,这次,虽然他没彻底“毁”在鼠辈手里,他还是“栽”在了鼠辈东波手里。虽然他没去自己和东波这个“瓷器”去碰,但是最后却把他给牵扯了进来。

赵红兵当时心里肯定在苦笑:跟赵山河打翻了天都没人去管,这次仅仅过问了一下黑东波的事儿,就被判了四年,去哪说理去?

但是没办法,谁让他赵红兵是有前科的人呢?谁让他赵红兵是全市男女老少都知道的江湖大哥呢?谁让刑警队的人恨他恨得牙痒痒呢?据说当时刑警队已经不是严春秋一个人恨他,而是全刑警队都恨他,这是由于,社会上的混子打架把事儿弄大了,都不愿意去找警察,都去找赵红兵等人解决,赵红兵、张岳等人在社会上比警察说话管用得多,哪个警察接受得了?这下,可算有机会判赵红兵了。

当然,这次入狱对于赵红兵来说,可能并不算是坏事。他起码从这次入狱明白了俩道理。

1,在中国,社会上混得再好,如果不和政府和司法单位打好交道,早晚有一天得扔进去。

2,不涉及自己和自己兄弟利益的江湖恩怨,能不参与就不参与,说不定再有个芝麻大的小事儿,就又把自己毁了。

中国人讲究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但是二狗认为,成大事者通常都毁在了小节上。通过这次,赵红兵应该是明白了。李四肯定不是第一次找人背地里黑别人,但是就是这次就犯事儿了。可能有人会说:“李四找的人也太不专业了,这算什么社会大哥啊!就找这哥俩儿,都是废物。”

可能是各位香港电影看得太多了,一想到打手杀手就想起一身黑衣黑裤戴个墨镜手里掐着一把AK47一通乱突突,干完以后从上百层的高楼跐溜一下就没影了。张家兄弟的形象和这相差也太远了,穿着五块钱的脏兮兮的T桖衫,坐着两块钱的三轮车流着大鼻涕去埋伏,去砍人,砍完还喝9毛钱一斤的原浆散白酒。这是不是有点太衰了?

二狗想说,其实,这才是打手或者杀手的真实形象。最起码,是东北打手或者杀手的真实形象。张家哥俩满足作为作为打手或者杀手的最基本的四个条件,1,缺钱。2,手黑。3,生面孔。4,不是我市的江湖中人。

赵红兵再次进去,倒是没受什么罪,首先是沈公子的钱花到位了,第二是这次再进去对其它犯人根本连归拢都不用归拢了。

这时赵红兵的江湖地位,和88年那次入狱已是大大的不同了。

赵红兵再次入狱,倒是真把高欢给坑了。高欢这边离了婚,那边赵红兵却又进了笆篱子,孩子没过哺乳期,高欢不是一般的苦。

“要么,你再复婚吧,你孤零零的一个女人,怎么过啊”别人都这么劝高欢。高欢的老公很爱高欢,如果高欢回来,她的老公一定不会拒绝。

“不可能,我现在终于想明白了,我宁可一个人过,也不会和一个我自己不爱的人过。对我前夫,我只能说句对不起了。”

高欢的主意特正,八匹马也拉不回来了。

“你别再上班了,每个月工资连1000块都没有,又当班主任,又带着孩子,太苦了,你要是实在闲着没事,来饭店当会计吧,这饭店是我和红兵的,当然也是你的。”沈公子劝高欢别再上班了,的确,饭店每天的营业额就要上万,高欢那点工资和饭店的利润比起来,九牛一毛。

“当老师,总归是有点正事,日子一忙碌,时间过得就快了,不就是四年吗?没多久。等他出狱了,我就不上班了”高欢微笑着说。

高欢希望用日子的忙碌来打发时间,等赵红兵出狱。

“你一个女人自己住不安全,干脆住在我家吧,我家有空的房间,人多点,热闹。”李洋让高欢住她家。

“好吧”高欢也没客气,直接就住进了张岳家。

赵红兵和张岳过命的交情,李洋和高欢是最好的朋友,高欢真就住在了张岳家。

日后,曾有江湖中人有时候开玩笑说,“张岳,你真行啊,家里养着俩老婆,长得都那么漂亮,而且俩老婆关系还特好”

“别你吗的扯淡,高欢是我嫂子!”张岳每次听到这样的玩笑就上火、骂人。

张岳就是这样,严格恪守着中国江湖的传统。高欢是赵红兵的老婆,张岳绝不多看一眼。

一年多以后,张岳家里就剩下高欢和李洋了。张岳又进去了,两年劳教。如果说赵红兵进去还有点原因的话,那张岳被判劳教可能连原因都没有。张岳这次被劳教二狗到现在也不知道张岳被定的是什么罪,或许根本就没什么罪,就因为他是社会大哥,组织流氓团伙,曾指使或参与过流氓斗殴。

据小道消息说,当时香港快回归了,像是张岳这样的人必须得进去,否则影响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等香港回归以后再把他放出来。二狗对公安部门此举颇为不解:张岳的确是混子,但是谁说了混子就不爱国啊?香港回归张岳高兴还来不及呢,他还能干出什么出格的事儿不成?

当然,也有可能,张岳的确是在那时候干了点坏事才被抓起来的,但可以肯定,他肯定没干什么太大的坏事,否则也不可能是“两年劳教”。

95、96年,张岳、赵红兵、表哥、费四四个人都在服刑,但服刑的地点颇有不同。张岳和费四是在劳教所,赵红兵是在本市的监狱,表哥是在本省的重刑犯监狱。

赵红兵在看守所还没被宣判时,李武已经出狱。

正所谓:五百年自有王者兴。

没了赵红兵、张岳、李四、费四的江湖,群龙无首,一样的热闹,一样会有新的江湖大哥出现。

但是没了赵红兵、张岳、李四、费四这样豪气千云义薄云天的江湖大哥的江湖,总是让人觉得少了点什么。

挺落寞。

二狗想起了《红楼梦》里的那句:好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最起码在二狗心中:从94-97年的江湖,有如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二狗未曾关心过。

所以,第三部还是要从赵红兵出狱写起。

故事已经完了,但是第二部还没有完。

那是因为,二狗每天的工作就是写研究报告,研究报告不能把事儿说完了就算完了,还必须要写Conclusion&Recommendation,不写的话客户马上一个电话打过来张口开骂。在这个帖子里,Recommendation是不用写了,但是Conclusion还是必须要写,必须要为拜金流氓做个总结,必须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