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四十五节 鲤鱼打挺

孔二狗2017年09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手里拿着粉红色灯谜纸的赵红兵和费四拦了辆车到了事发点,红旗小区门口,发现已有几部警车赶到,并且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赵红兵第一眼看到趴在地上范进时,不由得一机灵。

能把见过无数死人的赵红兵看得一哆嗦,可见范进死的有多惨。

赵红兵后来曾不止一次在酒后说:“见过死的惨的,没见过像范进死得这么惨的,范进这人那段时间是得瑟了点,但是其实人还是不错,对我忠心耿耿。他死之后,我好几天没吃下饭,心里特别不舒服。”二狗认为,赵红兵不但是心里不舒服,而且胃肯定也不舒服。

范进浑身上下只有一处伤,就伤在后脑。他的后脑盖被掀开了,耷拉在了另一侧,脑浆流了出来,湿乎乎的,黏糊糊的,沿着脖子淌了下来,流在了衣领上,混着脑里的血,衣领上又沾有地上的尘土,混合在一起……

人死有很多种方式,死的地方更是有很多可能,死在病床上、死在自己家里……但二狗认为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横尸街头。死人没有一个好看的,但是横尸街头后还要被展览起码半小时,任路人围观、参观、评论。

范进就这样趴着,毫无生气,脸紧紧的贴在冰冷的小区门口水泥地上,碎掉的眼镜就掉在离他不到一米处。就在昨天,他还是活生生的,生龙活虎的,还在和赵红兵、费四等人喝酒,喝得大醉,骑着踏板摩托到处得瑟。今天,他死了。

人脑本来就是人身体上最坚硬的部位,范进的脑袋又是格外的硬,就在几个月前头顶被砍了三刀,医药费只花了四块多钱,而如今,脑袋却被开了瓢,这是上帝跟范进玩儿的黑色幽默吗?也或许,脑袋最硬的范进脑袋开了瓢,就像是人总是栽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上一样,这是宿命,谁也没办法。

“赵红兵,过来下。”官阶极低但恰好管这片的市区刑警队支队长严春秋看见了赵红兵。

“恩,他是怎么死的?”赵红兵语气还算平静。

“认识他吗?”

“认识,他叫范进,他是怎么死的?”

“被人砍死的?”

“谁?”

“志刚,已经抓住了。”

“被砍死的?”

“恩,被砍死的,就一刀”

“……”赵红兵无语了。居然范进被一刀砍死了,我市混子斗殴,每天砍刀菜刀都朝对方脑袋招呼,但还真没听说谁脑袋只被砍了一刀,就被砍死了。范进,不是一般的点背。

赵红兵一回头,费四落泪了。费四知道,范进死的这地方,就是他地下赌场所在小区的门口,范进一定是为了他的赌场出的事儿。

当天晚上,赵红兵就知道了范进死的全过程。

由于正月十五费四和老婆去赵红兵的饭店喝酒,所以他的地下赌场里只留下了范进和两个小兄弟看场子。来费四这里赌钱的,有不少江湖中人,那天,李老棍子手下的战将志刚也在这里赌钱,那天志刚挺背,玩的诈金花,一下午,输了八万五。

“范进,给我拿一万块钱。”志刚对范进说。志刚经常来这里赌钱,所以和范进认识,他的大哥李老棍子和范进的大哥赵红兵也算是认识,都是江湖中人,输红了眼的志刚想跟范进借一万块钱翻本。

“志刚,我们这不抬钱,你也不是不知道。”抬钱的意思就是借高利贷。

“没要跟你抬钱,就是跟四哥借点,明天我就还,这点小钱算什么。”

“那我说的可做不了主,四哥去和红兵大哥他们喝酒去了,等他回来吧”范进说的还算客气。

“四哥什么时候回来?”

“那就没准了”

“范进,那我跟你个人借一万块钱行不行?今天你这水抽了起码有了三四万吧,一万块现金总该有吧”

“志刚啊,你看看你,就剩下一个眼睛了,眼神还不好使,别几吧赌了,快回家吧。”

最近过于嚣张的范进说的话又不上道了。其实他是不想借给志刚钱,但他却拿志刚被勾疯子打瞎了一只眼睛说事。范进这不是得瑟吗?志刚是好惹的吗?

“不借就不借,墨迹那么多干啥?操!”志刚不高兴了。

“你别在这得瑟,你知道这是啥地方吗?”范进牛着呢

“不就是费四开的场子吗?你吓唬谁呢?你动我下试试?”

刚刚输了钱的志刚又被范进挖苦了眼睛的残疾,火气上来了,带着一股火朝范进走了过去。俩人越离越近。

“削他!”范进掏出了把抢,朝身后的两个兄弟说了一声。那几年我市总有些流窜犯爱持枪去抢赌局,所以我市的地下赌场看场子的都带着枪。

范进身后的兄弟冲上去就是两耳光。

“别在我们这装逼,爱他吗的玩不玩,再装崩了你”范进挺得意,自从加入了赵红兵这一帮之后,范进算是鸡犬升天了。

落|霞|小|说|ww w | l u ox i a | co M|

志刚没说话,转头就出了门。志刚是个什么人?十几岁就敢在街头杀人!李四或者张岳这样的人或许能对付他,但他范进肯定不是志刚的对手。

志刚回去找了李老棍子。

“大哥,这事你管不管?”

“算了吧,都是朋友,这些都是误会,我和红兵现在关系不错。明天我给红兵打个电话,让那个看场子的给你道个谦,摆几桌酒,这点面子红兵还是会给我的。我看,这事就这么算了。”李老棍子才不愿意再因为这些手下的小摩擦再跟赵红兵发生冲突呢。

“大哥你不管可以,借我把枪”

“不借”李老棍子也是为志刚好。

“那我自己解决”志刚说着就走了出去。

“你回来!”李老棍子喊了一嗓子,但志刚没听,走了。

志刚回家拿了把开山刀回到了红旗小区,他没贸然进赌场找范进算账,而是守在了红旗小区的门口,躲在了门楼后的阴影里。这是范进出来的必经之路,他就在这里等着范进出来。志刚这阴损忍耐的劲儿颇有几分李四的意思。

该范进倒霉,据说志刚刚到了不到五分钟,范进就出来了,自己一个人,他是下楼买烟来了,不但没带枪,连把刀都没带。

手里掐着大哥大走路风尘吸张的范进走到小区门口时根本就没注意到小区的门楼阴影处有个独眼龙正在死死的盯着他。

当范进刚走出小区门口时,志刚从他身后拼尽全力抡了一刀。

这一刀,掀开了范进的后脑盖。

刀太快,志刚的力气也太足,就一下。

范进当场倒地。

据说,倒地后,范进居然没死。翻了下身,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手里还攥着大哥大。鲤鱼打挺是范进跟沈公子学了半年武功唯一练成的一招。

范进鲤鱼打挺起身后,没去转身看究竟是谁袭击他,却拨了俩电话。

第一个电话是拨给他妈妈的,“妈,我死了,我对不起你”说完,挂了电话。

第二个电话是拨给赵红兵的,“红兵……”说到一半,扑倒在地,死了。

抡完一刀的志刚看着脑浆混着血的向下淌的范进在打电话的背影,傻眼了。

脑袋被开瓢了,按理已经死了。居然还能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而且还连打了两个电话。这死法,忒悲惨了点。如果没有父母,没有赵红兵,或许范进直接就倒地不起,死了。但是他心中还有父母,还有红兵,临走之前,他要打个招呼。

范进得瑟是得瑟了点,但他无愧江湖中人的称号,为母尽孝,为大哥尽忠,到了临死的时候,还记得和扶持他保护他让他赚了钱的大哥赵红兵道个别。只可惜,话没说完。

赵红兵是帮了范进还是害了范进?没人能说清楚。

吓傻了眼的志刚沿着马路夺路狂奔,没跑多远,迎面过来的巡逻警车将仓皇失措的志刚当场按住,九十年代初期,年年的灯会之类的节日,我市流氓的斗殴都会死几个人,所以每当这时候,几乎所有的警车都出动,满大街巡逻,随时待命,志刚选了个好日子,否则也不会这么快被逮到。

范进自己为自己报了仇,如果他不是流着脑浆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打了两个电话,志刚也不会吓得居然沿着马路狂奔,或许早就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

当天晚上,费四被拘留。

“费四这回是扔进去了,一时半会出不来了”李四说。

“事儿弄的忒大了,估计费四弄不好得定罪,组织经营赌局弄出了人命,四儿你快想办法找人把费四捞出来啊。”孙大伟说

“费四的事儿以后再说,他没啥大罪,无非就是组织赌博,最多也就是判几年,捞费四的事儿过几天再说,现在找人也没用。”张岳不愧是大哥,遇事不慌,分得清主次。

“现在要找的人是,李老棍子和范进的父母”一直沉默的赵红兵说。

“走吧!”李四说。他的很多想法和赵红兵完全一样。

“大家一起去!”孙大伟说。

“不用了,四儿和张岳我们三个去,又不是要去打架,去那么多人干嘛。”说完,赵红兵起身走了,张岳和李四跟了出去。

赵红兵就有这魅力,遇上大事,他说出的话,并不是以命令的语气,但是却没有兄弟反驳,习惯性的听他的话。

深夜,赵红兵、张岳、李四等三人去了李老棍子的别墅,李老棍子安排三人坐下,沏茶倒水,挺客气。

“老李,志刚砍死了范进。”沉默了一会,赵红兵说。

“我没拦住他,我更没想到事儿惹了这么大。”李老棍子为自己开脱。

“恩,我知道这事和你无关。但是,范进是我的兄弟,他被你的兄弟砍死了,将来他父母跟我来要儿子,我怎么办?”赵红兵说。

“……要么这样,我拿点钱出来吧。”这事本来和李老棍子无关,李老棍子之所以拿钱出来,是因为他忒怕赵红兵,当年拿着五六枪刺把他吓得跳了楼,他记忆犹新。

“我也是这意思,这钱是给范进父母的,老李,你想拿多少?”

“红兵,五万行吗?”李老棍子问赵红兵。

“不行。老李,来之前我想好了,你拿15万,我们哥儿几个拿25万,凑40万给范进的父母,养老。”

“……”李老棍子抽了几口烟,没说话。

“明天一早,我叫我儿子把钱给你送去”沉默了半晌的李老棍子说。

“老李,那谢谢你了”

“红兵,求你件事儿”

“说吧,现在这时候了,你就别说求了。”

“听说,志刚是一刀把范进砍死的,并不一定是奔着要范进的命去的。我学过法律,我知道这样的情况,可能会判死刑,也有可能会判死缓……红兵,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明白。但志刚,必须崩。我得给范进一个交代,也是给所有兄弟一个交代。”

“如果志刚不死,我再出10万,凑齐50万给范进的父母,行吗?”

“不行,这事和钱没关系,你出15万就行了”赵红兵说完,站了起来。

“……”李老棍子没说话

“老李,我们走了,明天早上几点侄子送钱过来?”

“……九点吧。”李老棍子躺在沙发上,一声叹息。

这可能是赵红兵唯一的一次欺负人,也可能是李老棍子这一辈子唯一的一次挨欺负。赵红兵这次去李老棍子家要钱,完全属于硬讹,李老棍子是老江湖,看到赵红兵带着张岳和李四来就明白了。李老棍子在我市叱诧风云二十几年,如果说他真的怕一个人的话,那他就怕赵红兵,如果没有赵红兵的话,全市的混子都会被李老棍子全部归拢。赵红兵不是一个人,身后还站着张岳、李四、暂时入狱的费四,这些人,随便拿出来一个,都有实力和李老棍子火拼一把,李老棍子再牛总不能把这些人全杀光了。李老棍子出来混是求财的,不是和张岳这样的全市闻名的亡命徒拼命的。

李老棍子知道,赵红兵这次是红眼了。赵红兵红眼的后果,李老棍子很清楚,他尝试过。

赵红兵这次讹钱,可以说不得不讹,必须讹。目的有二。其一:必须给死去范进一个交代,给范进的父母弄点养老钱。杀人的志刚进去了找不到,那该李老棍子倒霉,就得去找他了。其二,如果他不从李老棍子这里把钱拿到,或许社会上的人就会说:“红兵其实没李老棍子厉害,李老棍子手下的志刚砍死了范进,红兵也不敢说什么”。这舆论,就足以让一向爱面子的赵红兵受不了。

第二天,李老棍子的儿子把钱送到,加上沈公子从银行取出来的钱,一共四十万。

早上十点,赵红兵和李四去了范进的家,赵红兵之所以带李四去,是因为李四是费四的亲妹夫。

范进家的大门开着,赵红兵和李四径直走了进去。

范进的家很破败,在94年,我市多少有点钱的人都住了楼房。范进他家,却还是两间尖脊大瓦房。据说,刚刚赚了钱的范进已经为他父母订了一套100多平的楼房,但是还没交房,范进的父母在春节这些天每天都在欢天喜地的联系装修公司。

赵红兵进去时,范进的父母正端坐在两个扶手已经磨破的破旧的沙发上。

“爸,妈,以后我就是你们儿子”赵红兵一进门就跪在了地上,磕了个头。

李四跟着跪下,也磕了个头。

范进的爸爸目无表情的看着赵红兵和范进,目光呆滞,没有说话,没有动作,像是个木雕。眼泪,在昨天的一夜里应该已经流尽。

范进的妈妈白发苍苍,看着跪在地上的赵红兵和李四干哭着,只流泪,却没哭出声,泪水沿着苍老的脸颊向下流着,流到了脖子上,嗓子里发出“嘶嘶”的声音。看来,嗓子早已在昨天的一夜里哭破。

“爸,妈,兄弟几个给你们凑了四十万块钱,你们先拿着”赵红兵跪着走向前去,双手举起了报纸包着的重重的一个大包。

范进的爸爸还是像木雕一样坐在那里没有表情。

范进的妈妈也没有接钱,任凭赵红兵双手举着。

半晌,范进的妈妈“欧……欧……”的哭出了声,这是发自喉管的声音,嘶哑着:“儿子都死了,我们要钱干啥呀?”

赵红兵和李四跪在地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儿子都死了,我们要钱干啥呀?!”“儿子都死了,我们要钱干啥呀?!”

“儿子都死了,我们要钱干啥呀?!”…………

范进的妈妈只在嘶哑的重复这一句话,一句比一句凄厉。

一向以心狠手辣闻名的李四落下了泪,抽泣了起来。

跪了10几分钟,赵红兵放下了钱。

“爸,妈,我走了,放心吧,范进的仇一定要报,无论我们花多少钱,一定要崩了志刚”

说完,起身,拉起了李四,两人默默的走了出去。

走到范进家的大门口,赵红兵这个坚强无比的男人,也落泪了。他可能想起了他自己的爸爸。还好,赵红兵挺幸运,还活着。

三天后,范进的爸爸去世,脑血栓。

十个月后,志刚被枪决。

半年后,范进家的大门外多了个整日絮絮叨叨的白发苍苍的眼睛已经快哭瞎了的老太太,每天坐在家门口的一块大石头上对路边的行人和邻居讲他的儿子。

“我儿子,学习成绩一直挺好,第一年高考只差了一分”

“我儿子如果不是考试时抽了疯,现在大学已经快毕业了,马上就要上班了”

“我儿子虽然没上大学,但是钱赚的比谁都多,还给我们买了房子”

“我儿子孝顺啊,临死之前还给我打了电话…………”

没有一个人听到这些不落泪。

范进给他父母买的楼房,至今空着,没人去住。

每当逢年过节,总有三个人拎着大包小包去这个老太太家去看望。这三个人中,有一个少了好几根手指头,还有一个是瘸子,还有一个总像是没睡醒的大烟鬼。这三个人总是隔段时间就莫名其妙的少1,2个人。到了最近两年,只剩下了两个人,只剩下了少手指头的和瘸子,那个看着像大烟鬼的人,也死了。

“看了没,那三个人就是老太太的干儿子,都不是什么好人,黑社会”邻居总是这样品头论足。

“老太太的儿子就是黑社会,死了,黑社会就是这下场,知道不?”邻居总是拿范进当反面教材教育那些7,8岁并不认识范进的孩子。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