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四十四节 咱们结婚吧

孔二狗2017年09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时,兰兰已经不再在当模特走台,而是在一个美容院学美容,当年疯狂追求赵红兵的小静开的美容院,沈公子介绍她去的。

当时,美容行业在我市刚刚兴起,小静开了第一家,生意不错,兰兰在这里边打工边学习美容经验。那时候我市的美容院,据说也承接纹身业务。

沈公子去小静的美容院找兰兰的时候,兰兰正在学习如何纹身。

“呦,什么风把沈大公子给吹来了”兰兰一直比较喜欢沈公子,一见到沈公子就眉开眼笑。

“你怎么说话跟个老·鸨子似的?”沈公子虽然心情十分不好,但是贫嘴本性不改。

“这不是看见你来了高兴嘛”

“呵呵”沈公子勉强笑笑

“怎么了?心情不好?”兰兰问。熟悉沈公子的人都习惯了沈公子趾高气昂的样子,忽然看到沈公子有点垂头丧气,都知道他肯定是有什么心事。

“……恩”沈公子勉强回答了一句。

“为什么心情不好啊?!”兰兰想问清楚了,乘虚而入。

“……我不想说”沈公子难得吭吭哧哧一次。

“恩,那我不问了。”兰兰其实心里很高兴,觉得机会来了,她早就知道沈公子对她若即若离,一定是喜欢别的什么人,虽然具体喜欢的是什么人兰兰并不知道,但她看来今天沈公子这个样子,也猜到了十之八九。

“……”沈公子沉默了,不再说话。

“你在做什么?”沉默了半晌,沈公子问了一句。

“在学纹身”

“恩,纹的怎么样?”

“还可以”

“给我纹一个,燕子”

“真纹啊?!”

“真纹!”

“好啊,脱衣服!说,纹哪里?”

“小姑娘家家的,上来就让男人脱衣服,你还真放的开。”

“你不脱衣服我怎么纹?”

“我纹脸上”

“………………”兰兰睁大了眼睛,她纹过也不下几十个了,但还真没见过谁要纹到脸上的。

“……真纹?”兰兰不相信。

“真的,你纹吧。我考虑好了,我做事从不后悔。”沈公子一改往日的玩世不恭的表情。

“纹了就破相了,沈公子”

“我当然知道”

“……”兰兰还是不相信。“你喝酒了吧?”

“一点都没喝,让你纹你就纹!”沈公子以命令的口吻说。

“……可以,但是,你必须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纹。说清楚了,我会给你纹!”

🍇 落`霞`小`说w w w . l uo x i a . c o m .

“……我想忘掉一个女人”

“忘掉就忘掉,为什么要纹在脸上,纹了不是更忘不掉了?”

“纹在脸上,心就不会痛了”

“你这是什么逻辑?!”

“我没逻辑”

“没逻辑我就不纹!”

“其实,我是想为我过去七年的单恋划个句号,留念。”

“有你这么留念的吗?你怎么能做出这么极端的事儿?”

“不极端就不是我了”

“……”

“纹吧!”沈公子抓住了兰兰的手,手指坚定而有力。

“……好,纹就纹,不许后悔!”

沈公子没说话,笑了,沈公子做事从没后悔过。用脸上的伤痛去减小滴血的心的痛楚,这样极端的方式,只有沈公子想得出,并且,他做的到。

当天晚上,沈公子的脸上多了只翩翩的燕子,脸上火辣辣的。

“完喽,沈公子破相喽,找不到老婆喽”兰兰惋惜的看这沈公子说。

兰兰,沈公子命中真正的老婆,亲手为沈公子刻下了结束长达七年暗恋的记号。

“该找得到就是找得到,该找不到就是找不到。我之前脸好好的,不也找不到老婆吗?”沈公子说得轻轻松松。

“以前都找不到,现在你就更找不到了”兰兰说。

“……或许吧!”

“或许有人不在乎你脸上是否有纹身呢”兰兰说

“谁?”

“我”兰兰小声说。沈公子这样的男人,又有几个女人可以抗拒?

“…………”

沈公子认真的看了看兰兰。兰兰和三姐不是一样的美,三姐是有着成熟丰韵的那种勾魂的美,像是李嘉欣,兰兰是充满青春活力的那种美,像是全智贤。沈公子自从陪范进去兰兰那里道歉那天,就有点喜欢兰兰,但是,他那时自己也发现,他心中始终有个三姐难以释怀,很难真正喜欢上兰兰。

但今天,不一样了,随着脸上多了个燕子,沈公子真的忘掉了三姐。重新来过。沈公子绝对是个男人,下了决心不再想,就真的不会在想。

“都几点了?你还不快回家!”兰兰看这沈公子那直勾勾的眼神,有点不好意思,赶紧转移话题。

“不能回去了,红兵看见我这样,肯定会骂我”

“我得关门了,你爱去哪去哪,总不能就赖我们美容院吧”

“我跟你回家吧!”沈公子很认真的说。

“别不要脸!”兰兰俊脸通红。

“我就给你赖上了,反正你去哪我就去哪”

“你怎么就这么不要脸,这么赖皮?”兰兰笑骂沈公子。

“我就是这么不要脸,我就是这么赖皮”沈公子像是个赖皮的孩子抓住妈妈的衣角一样,死死的拉住兰兰的毛衣。

“滚……”

“我不滚……”

“滚远点”

“我满地打滚,成不?”

“……”

沈公子在兰兰家一赖就是十天。沈公子在斩掉了胸中那缠绕了七年的结后,终于发现了原来人生可以如此精彩,爱情可以如此甜蜜。真爱,原来就在身边。三姐,只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当梦想熄灭之后,开始的,才是真正的人生,真正的生活。

“我们结婚吧?”正月十五那天下午,还赖在床上的沈公子对兰兰说。

“这么快?”沉浸在爱情的甜蜜中的兰兰万万没想到沈公子如此快的提出结婚。

“麻溜儿的吧,趁着我现在喜欢你”沈公子一脸坏笑说

“切,你会变心是吗?”

“保不齐”

“那咱们是不是太快了点?”

“不快,咱们认识大半年了”

“可是咱们在一起才几天”

“时间无所谓,你爱我,我爱你,这就够了”

“那我得跟我爸妈打个招呼,你也得去我家。哎,你脸上有个燕子,我爸不同意怎么办?”

“那咱俩就私奔,学红兵”

“你怎么不和他学点好”

“你就跟你爸说,你拿我的脸练活儿来着,我多有奉献精神啊”

“呸,你总这么不要脸”

“得回去看看红兵了,这小子肯定找我找疯了”沈公子说着开了大哥大。

沈公子电话刚一开机,赵红兵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你现在就回去啊?”兰兰听了沈公子和赵红兵的通话,有点恋恋不舍。

“是啊,总躲着红兵也不是回事,他早晚能看见我脸上这燕子”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兰兰挺粘人。

“不回来了”

“啊?!你……”兰兰吓了一跳。

“你已经是我老婆了,你就要跟我回家了,我还回你这里干嘛?”

“你吓死我了”兰兰险些被沈公子吓哭了。

“别抻着了,走吧!跟我喝酒去!”

兰兰欢天喜地的跟着沈公子去沈公子的饭店喝了酒。

有如此专一且绝顶聪明的男人可以依靠,应该是每个女人的梦想。挽着沈公子的胳膊,兰兰幸福极了。

酒桌上,赵红兵拉着兰兰的一只手不停的说话,引起了沈公子极大的不满。

“红兵,你撒开,这是我老婆”沈公子装作发怒。

“我跟弟妹说几句话,有什么不妥吗?”

“说话就说话,你总抓我老婆手干嘛?”沈公子看样子醋意甚浓,拉开了赵红兵的胳膊。

“你使这么大劲干啥?掐死我了!”沈公子险些捏断了赵红兵的胳膊。

“嘿嘿,你去抓你自己老婆手去!”沈公子乐了。

“……我没老婆”赵红兵说。

赵红兵说完,大家都不做声了。这兄弟七人,恋爱最早的就是赵红兵,但直到现在唯一没老婆的居然还是赵红兵。以前沈公子也没老婆,和赵红兵还有个伴,现在赵红兵连个伴都没了。

“走吧,别喝了,看灯去!再喝一会看不成了。”张岳说。

“你们去吧,我不去了,我一会找柱子哥,你们走了我继续和他喝酒”看见人家都是双双对对,赵红兵不愿意参与。

“红兵,走吧,别喝了,你不去,我们都觉得没意思”一向话不多的李四拉起了赵红兵。

就这样,这群社会大哥,带着自己的老婆,浩浩荡荡的开向了灯会。今天,属于家庭聚会,没那么多小弟参与,就是这哥儿几个。

一路上,和他们打招呼的人还真不少。

“你们怎么就认识那么多人呢?开名车的你们认识,国家干部你们认识,蹬三轮的你们认识,修鞋的你们认识,混子你们认识,连高中生你们也认识。真他妈的不懂!你们在哪儿认识那么多人。”当时并不是江湖中人的小纪看到赵红兵、张岳、李四、费四等人频频和路上的行人打招呼,颇为不解。

“不懂了吧,大哥就是这样,认识人多那是必须的,三教九流,必须都认识点人,好办事”张岳笑着说。

“大哥?你是地痞才对吧?”李洋捂着嘴笑着嘲笑张岳。

“李洋,你说的忒好,地痞就得突出个“地”字,张岳就是大地痞,大流氓。离了你们市,他根本耍不出去。你看看我,打架水平远比张岳强,这个大家都公认。我虽然没上过大学,但文化水平也不比他张岳差。为啥我就不是大哥呢?因为我是北京人,外地人。外地人永远也成不了你们这里的大哥,这是定律。所以,张岳是地痞。”沈公子心情不错,开始贫了。

“恩,我也觉得你比我家张岳强多了”李洋被沈公子逗乐了。

“别介,别这么夸我,我怕张岳揍我”

“我不揍你”张岳也乐了。

“那我家兰兰也会挠你”沈公子坏笑着对李洋说。

赵红兵、李四等人都饶有兴味的边走边听沈公子和李洋耍贫嘴。

很快,他们走到了灯会。

当赵红兵等人刚开始猜灯谜时,大哥大响了。赵红兵直到今天都记得,他那时候拿了个灯谜题目,“中国最长的小说是什么”。赵红兵知道答案,昨天他和高欢幽会时高欢刚告诉他的,答案是《榴花梦》,在赵红兵找笔的填答案的时候,大哥大响的。

“红兵……”电话那边只传来这两个字。

“范进,怎么了?”赵红兵听出了是范进。

电话那边一片嘈杂声,什么都听不见。

赵红兵不耐烦的挂了电话。

“范进又喝多了吧”沈公子在旁边说。

“不知道,找笔去”赵红兵说。

十分钟后,当赵红兵刚刚挤在前面拿着答案兑换奖品时,大哥大又响了。

“你是谁?”电话那边不再是范进,声音很是威严。

“赵红兵”。

“恩,过来认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