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十七节 抓人

孔二狗2017年09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推柱子哥那修修吧,这车可是王宇的命根子”沈公子扶起摩托,摩托车前车圈都被轧栊了。

20几分钟后,赵红兵和沈公子会合了。

“没事吧!”看着沈公子和张岳没什么大事,赵红兵多少放了点心。

“没事,开了几枪”张岳说的轻松。

“打死人了没?”赵红兵知道,只要不打死人,赵山河就不会报案。

“肯定没有,但估计打伤了几个”沈公子说

“没打到赵山河,继续找他!”张岳说。

“找!抓!”赵红兵说。

赵红兵一向秉承一个原则,那就是要么不打,要么就彻底打服对方,既然这次赵红兵破例出手帮助张岳收拾赵山河,那么不把赵山河弄服,赵红兵也绝不肯罢休。赵红兵这样的混子在当今社会中已经很少见,当今社会中的混子打架多数浅尝辄止,没打怎么样就已经服软了,而胜利的一方也是乐于保持胜利的果实,不会赶尽杀绝,这样的结果就是谁也不服谁,两个团伙间斗殴持续不断。

“二叔,当时赵山河已经被你们打的很惨了,为什么还要全市找他,继续收拾他?”二狗曾这样问过赵红兵

“二狗,如果你生了病住进了医院,医生让你输三天的液,结果你输了第一天就觉得好得差不多了,你第二天、第三天是不是就不会继续输液了?”赵红兵问

“当然不会,我要根治我的病,一定要继续输液,巩固一下疗效”

“对,是这样,赵山河这小子当时有点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对付他,就要根治。一定要让他彻底服帖为止。”

赵红兵,就是要根治赵山河。

赵红兵和张岳、李四不同,张岳和李四手下都有如王宇、富贵这样核心的兄弟,同时还有外围的兄弟,都是十足的流氓团伙。而赵红兵则没有实际意义上的小弟,可能赵红兵也认为实在没必要有小弟。总之,在这次抓赵山河的行动中,赵红兵并没有招来帮忙的人手,但是大家还都认为他作用极大。二狗认为主要原因是:虽然这是赵红兵出狱一年后第一次参与群殴,但是经历了八十年代一系列的恶仗,大家都对赵红兵心理存在一定的依赖,有赵红兵在,大家心里就格外的有底。

江湖中名气最响的,可能并不是手头最硬的。就好象是比尔盖茨的计算机技术放在美国一抓一大把,但是美国造就的IT第一成功人士毫无疑问是比尔盖茨。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比尔盖茨具备当年其它IT人士所不具备商业意识。

论身手,手有残疾的赵红兵可能不如李四。论勇猛,赵红兵可能不如费四。论机灵,赵红兵可能不如沈公子。论口才,赵红兵肯定不如孙大伟。论手黑,赵红兵肯定不如张岳。但是论沉稳,27年中,二狗从来就没见过有人能超越赵红兵。沉稳,应该就是赵红兵能领导群雄的最大原因。

人如果想成功,一定要具备一些常人所不具备特质。

废话不多说。

就这样,全市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抓人行动”轰轰烈烈的开始了,在枪战之前,到处找人的还是王宇、马三这样的小兄弟,在枪战之后,赵红兵、张岳等人也亲自加入了抓人的战团,上街了。

张岳与赵山河的枪战当时市民了解的倒是不多,而且也无人报案,公安局也并没有过问,这个事迹是在发生后的一两年内才在市民间慢慢传开的。但是赵红兵,张岳等江湖大哥一起要抓赵山河,那几天几乎全市的混子都知道,甚至,连普通市民都知道。

当年赵红兵、张岳、李四等人是如何抓人的呢?二狗可以简单的介绍一下:

他们抓人的手段有两种,第一种较为常规,就是让小兄弟去找赵山河的熟人打听,这样抓人方式虽然比较有效,但是很难真正对赵山河形成心理上的威慑。赵红兵他们当时真正吓到了赵山河而且使他们在全市名声更震的方式是第二种:浩浩荡荡的车队,见到餐饮或者娱乐场所就停车,通常是由李四或者张岳带着个小弟下车。

他们下车后径直走进店面,夹着包先环视一下,然后发话:

“老板,赵山河在吗?”李四长着东北江湖大哥最典型的一张脸,理着东北江湖大哥最常见的发型,举手投足间又绝对是个东北社会大哥风范。就算是不认识李四的人,一见到他,肯定知道他是个社会上混的。

“不在,四哥,有事吗?”

“那他最近几天过来了吗?”通常,李四都不会理会老板的问题

“没有,四哥,什么事儿呀?”

“他得罪我们了。见到他,给我打电话。”李四通常这样简单的回答一句,转头就走。

李四和他的小弟上车以后,老板往外一看:霍,10来辆车,车窗都开着,可以看见车里坐着赵红兵、张岳……

“赵红兵、张岳他们开着十几辆车,提着枪到处找赵山河”类似这样的话,一传十,十传百……

赵山河的确是被这阵势吓到了,以前我市混子斗殴从来都没这阵势。

彻底白热化了。

事实证明,上街抓人还是有效果的。起码人们都知道,赵红兵等人在抓赵山河,平时和赵红兵关系不错的人有了消息或许会通知赵红兵。但也有人即使知道赵山河的行踪也不敢透露给赵红兵,因为大家都知道,赵红兵等人说不定干出多大的事来。

在枪战过后的第四天,赵红兵终于得到了赵山河的消息,又是马三打听出来的。

“赵山河今天聚了一群人,在钢窗厂厂部四楼,现在还在!”

“叫人,走!”赵红兵一声令下,车队浩浩荡荡的杀向了钢窗厂。

那天去的人基本集中了赵红兵团伙的骨干力量,赵红兵、张岳、李四、王宇、王亮、范进、蒋门神、马三,再加上一些其它的外围兄弟,大概有五十人左右,声势较为浩大。

那天最立功心切的当属范进,据说范进自从和赵红兵等人混在一起以后,深感自己身手不行,比较自卑。所以他拜小北京为师,想学个三拳两脚,可是沈公子这人一向很懒,不愿意去教范进。每当范进说想学两下子的时候,沈公子就让他去练基本功,比如“金鸡独立”、“鲤鱼打挺”、“鹞子翻身”等基本招式。可范进这人比较笨,八年考不上大学绝不是偶然,虽然“金鸡独立”一下就练成了,但是光一个“鲤鱼打挺”就练了足足两个月,还需要至少打三次挺才能站起来,更不要说“鹞子翻身”这样的进阶动作了。沈公子曾评价范进的“鲤鱼打挺”是“死鱼翻白”,可见范进的“武功”有多差。尽管范进身手依然不行,但是他的确是想报答赵红兵借给他医药费和收留他的恩情。所以那天范进听到已经找到了赵山河的这个消息十分兴奋,抄起一把开山刀就上了沈公子的车。

而王宇和王亮兄弟是我市年轻一代混子中的佼佼者,更是李四手下的金牌打手,这样的场面,他俩必须要参与。而且,在这次去找赵山河的50余人中,至少有30人是王宇和王亮带来的兄弟,所以他俩坐的是头车,在与赵山河等人正面交锋时,他俩也必须冲在最前面。

落 + 霞 + 小 + 說 + lu Ox i a ~ co m-

据说,当天,和赵山河在一起的,起码也有40多人,他们那天是集中在钢窗厂厂部四楼的会议室里,准备对赵红兵、张岳等人复仇。

我市钢窗厂在我市北郊,80-90年代我市流行家家安装钢窗,所以这个厂家生意一直不错,有大约500-800名员工,厂区面积不小,一进大门就是一大块约2000平米左右的大空地,这块空地后面就是厂部的办公楼,共四层。

这就是93年的秋天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日子,在钢窗厂的这片空地和办公楼里,血战开始了。

那天是周日,偌大的厂子里,空空荡荡。

据说,赵红兵等人的车开到门卫处时,还曾被门卫拦了一下。钢窗厂虽然规模尚可,但还没有警卫室,只有两个门卫。周日,大门关着,但是大铁门边上还有个小门,在开着。就从这小门里,赵红兵、张岳等人鱼贯而入,

“哎,哎,哎,站住!”两个门卫都走了出来,指着已经走了进来的赵红兵、张岳等人喊。

门卫也注意到了,还不断的有车开来,人不断的下,开始是十来辆黑色轿车和面包车,后来又跟过来几个红色出租车,下了车的人各个气势汹汹,快步向院内走去。

只要是个人就能感觉到杀气。两个门卫一老一少,老的大概60多岁,年轻的大概20多岁。二狗后来从其它途径听到过那个老门卫对那天赵红兵等人的评价,他是这样说的:“伪满时期,我还在农村老家,那时候在我的农村老家经常可以看见狼群,我就看到过两次,两次看到时,虽然我都是站在村子的炮楼上,比较安全,但是我还是觉得冷,从心里发毛。解放后,我再也见不到狼群了,也,再没那样的感觉了。但,那天,进我们厂部的那几十人,我又有了小时候看见狼群时那浑身冷,打哆嗦,心里发毛的感觉。他们就时狼,一群狼。”

那天张岳的眼神应该是像狼一样,狼要吃人,张岳要杀人。狼的眼睛是绿的,张岳的眼睛是黑的,但是冒出的寒光都是一样的,否则也不会让那个已年近古稀的老人有那种冷澈刺骨的战栗。

“你们是干什么的,站住!”年轻的门卫不知深浅的指着张岳说,并且快步走到张岳跟前。

张岳居然真的顿住了脚步。张岳停下后,侧过头去用他那双特有的阴森的眼睛直直的看了那个门卫2、3秒。

“蒋门神,把他指着我那根手指头给我掰断了”张岳声音不大,说完,转过头继续向前走,面无表情。

张岳的身后,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嘶号,年轻门卫发出的。

赵红兵看了看张岳,没说话

50多人全进了院子,直奔厂部大楼。门口,只留下跌坐在地上捂着手的年轻的门卫、同样默默无言跌坐在地上抱着年轻门卫的老门卫、拿着一把枪刺盯着这俩门卫别去报案的马三。

铁蹄过后,剩下的人只有两类,要么是伤者,要么是胜利者。

当赵红兵等人从厂门口走到厂部大楼的门口,再也没有受到任何阻拦。但赵红兵等人进院这个过程,却被赵山河等人在四楼看的清清楚楚。当时是初秋,窗子还都打开着,门卫那撕心裂肺的嚎叫,赵山河等人听不到才怪。

我市的混子向来对自己的地盘极其看重,张岳、李四虽然名头极响,但也多是在市区一带横行,在北郊,依然是陈卫东和赵山河的领地,在这片工厂区里,他们依然说一不二。而且,在那天很多和赵山河在一起的混子中,很多就是钢窗厂的子弟,甚至就是钢窗厂的职工。

张岳等人这样肆无忌惮的杀进了钢窗厂,北郊的混子们都眼红了,他们要捍卫自己的领地,捍卫北郊混子的尊严。

据二狗考证,在93年以前,无论是我市流氓的编年体通史还是纪传体通史,都没有文献记载曾经有其它地区的大批混子在北郊这个工厂聚集区里惹事生非。因为这个地区的流氓虽然单个拿出去未必是好手,但是在北郊的这几个工厂中的人互相都认识,有人挨了欺负喊一声真能叫出几百号人来。即使是武艺超群足智多谋的沈公子,当年和赵山河单挑时也是踹了一脚占了便宜骑摩托就跑,不敢久留。

所以,那天,在钢窗厂四楼的北郊的混子们,集体上了火,根本就没用赵山河动员。

赵山河并不是最先冲下楼的,在赵山河之前,已经有20几个混子冲下了楼,各个手持钢管、角钢和管制道具。

无论平时北郊的混子们到了市区再怎么不济,但那天,北郊的混子的确各个是下山猛虎。

这个工厂的厂部是老式的机关建筑,半楼一个长排的楼梯,从半楼上到一楼则是需转弯从左侧或者右侧的两侧楼梯上,然后从一楼再上一楼半的时候又是一个长排的楼梯,然后再从一楼半上到二楼又需要走两侧的楼梯,以此类推。

冲下楼梯的下山猛虎和冲上楼梯的一群恶狼在二楼半遭遇。

这里,是当天血战的第一个主战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