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十六节 追杀

孔二狗2017年09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其实赵红兵、沈公子等人根本就不怕猪肉炖粉条手中那把仿制六四式手枪,他们都觉得猪肉炖粉条没有拿枪就敢开的胆子。毕竟,不是人人都像张岳、费四,眼睛一红什么都干得出来。但他们还是选择了沉默,原因是,这把枪的枪口对准的是王宇。

赵红兵、李四都有拿自己的命去冒险的勇气,但却没拿王宇这样好兄弟的命去冒险的勇气。

或许,他们这样的性格也是他们之所以成为大哥的原因,爱兄弟更胜过爱自己。这件事以后,江湖中人没一个人说赵红兵等人懦弱、见枪就怕。而是说:红兵大哥这人真讲究。

遇上大事,赵红兵和李四从来都是“兄弟们,跟着我冲!”,而不是“兄弟们,给我冲!”

“听了没,让你们走!”沈公子脆声喊。

被王宇等人砍得一片狼藉的赵山河兄弟扶起赵山河,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赵山河的兄弟虽然被砍得十分狼狈几乎各个都浑身是血,但是却没有人被砍死或者重伤。看来,开山刀看起来再漂亮再吓人,实际的杀伤力也远远不如不起眼的三棱刮刀。

这也是古典流氓和拜金流氓的区别,古典流氓爱用三棱刮刀和枪刺,目的就是想置人于死地。而拜金流氓则更喜欢用砍刀或者卡簧,目的就是想吓唬人或者扬名立万。

噤若寒蝉的赵山河的兄弟从赵红兵等人身前鱼贯而过。后来小北京说:当时两个人架着赵山河,但是赵山河右腿根本就不敢着地,估计是被沈公子跺的太狠了。但后来得知,赵山河的抗击打能力和黄老邪有一拼,虽然被赵红兵等人当时踢了个半死,但是愣是连根肋条都没断,真是人类医学史上的奇迹,他身上主要的伤,就是被赵红兵砸的那一扎啤杯了。

据说,已经被踢的半死的赵山河在被架出去的时候还回过头来恶狠狠的看了赵红兵和沈公子一眼。

“谁再回头,我崩了谁”李四还是手插在夹包里,慢慢腾腾的说了这么一句。

再没一个人敢回头,包括赵山河。这仗,显然是赵山河等人完败。只不过,由于他们有把枪,没有败得一塌涂地。

这,只是这场连环恶战的揭幕战,远远还不是决战。

据说赵红兵、沈公子等人走出饭店时,居然还和饭店里看起来眼熟的人微笑着热情的打着招呼,他俩开饭店,认识的人多,没办法。

惊涛骇浪刚刚结束,他们就已经闲庭信步了。

他俩打招呼时多数人还没从刚才那场恶战中缓过味来,表情僵硬的朝他们笑着打了个招呼,极不自然,可能他们都在想:亚运饭店这俩老板平时一个看起来和和气气,另一个总是一脸坏笑,怎么看也不像是打架如此凶悍且身手如此出众的人啊!他们以前只是听说赵红兵在五年前打架最凶,凶过李老棍子,但是有机会见到赵红兵打架的人还是太少,毕竟,这是赵红兵出狱一年内第二次动手打架。他们中多数人印象中的赵红兵都是一个动辄就说:“兄弟几个,今天的帐不用算了,算我请”的豪爽大方的醉猫般的饭店老板。

今天他们知道了,赵红兵凶悍绝不是传说,那是事实。

毫发无损的赵红兵、王宇等人当时没走,而是留在了饭店门口,他们想等一会张岳。

五分钟后,张岳带着马三和其它10几个兄弟到了,开了三部车。张岳先下了车。

“走,进去!今天非作了赵山河!”张岳下车后风风火火就往饭店里冲。

“呵呵,你来晚了!架都打完了!”小北京笑着说

“打完了?!”张岳停下了脚步

“恩,完了,砍了赵山河他们一顿”

“砍完一顿就这么放他走了?”张岳可不想这么简单就结束。

“…………”没人回话。

半晌,李四说:“他们有把枪,我怕他们搂不住火,伤了咱们的人”

“有枪多个几吧毛?”看样子,张岳绝不肯善罢甘休。

“呵呵,那咱们就继续收拾他呗!”赵红兵说。

“恩,他们去哪了?”张岳转身问骑在本田400上的王宇。

“不知道,不过我看见他们开着个白色面包车朝北边去了”王宇回答。

“你下来!沈公子,你骑这摩托!咱们追他们去!”张岳知道沈公子开车车速最快,本田400又是所有车中速度最快的车型。在九十年代中期,本田400堪称东北城市中所有机动车里的速度之王。

“好嘞!”刚才跺人还没跺过瘾的小北京推开王宇,上了摩托车。“张岳,抱紧我!”

张岳翻身上车,还没等坐稳,摩托车已似离弦之箭窜了出去。

+落-霞+小-说 👗 w ww· l uoX i a· c om ·

20秒后,赵红兵等人已经只能听见本田400轰隆隆的马达声,再也看不见了摩托车。

“怎么办?”李四问赵红兵

“咱们也开车追他俩呗!”

赵红兵倒是不怕张岳和小北京出什么事,他知道,凭借小北京的身手加上张岳的胆量,赵山河他们未必是他俩的对手。赵红兵怕的是张岳盛怒之下失手杀人。

循着摩托车的马达声,赵红兵他们的七部轿车,也追赶了过去。

浩浩荡荡,不是一般的壮观。

沈公子和张岳驾驶“九十年代东北城市竞速之王”本田400追杀赵山河这一事件,至今,仍被我市市民津津乐道,仍被认为是我市九十

年代乱世江湖中的经典代表作。在我市市民心中,其经典程度足可与当年长坂坡前杀了个七进七出的常山赵子龙相比。

人都是有克星的。刘海柱克黄老邪,赵山河克富贵,赵红兵克李老棍子,李老棍子克勾疯子,这些人都是江湖中的成名人物,但落败的一

方总是不止一次败在对方手下,而且每次都是败的一败涂地。这次追杀结束后,大家发现,最能克赵山河的,显然是沈公子。但是此战成名的

不是沈公子,是张岳。那是因为,沈公子自始至终就不混黑道,他打架完全是因为热爱打架这项运动,为张岳友情出场。

二狗闲着没事总抱着本《三国演义》看,昨天晚上电脑中病毒了没法更新,二狗又看三国时,再次心生疑窦,难以理解关羽本来是个卖枣

的小贩,如果活到今天本来应该是城管专政的对象,为啥一结义就有了绝世武功?思索良久,二狗有了自己的答案。1,关羽一定卖大枣时是与东汉末年的城管无数次街头斗殴时练就的一身本领。2,人中吕布,马中赤兔,自从关羽有了赤兔马,武功更上一层楼。

沈公子和张岳当天骑的本田400,就是我市九十年代的赤兔马。

据说,仅用了10几秒就消失在了大家视野之外的沈公子和张岳直接向城北杀去,城北是陈卫东、赵山河的传统领地,当年全市五绝中“

北卫东”的绰号可不是白来的,在这片大工厂的集中区里,小路比较多,比较窄,纵横阡陌,想找个白色面包车可真不容易。但据沈公子说,

他潜意识里,直接向以前陈卫东经营的青原鹿方向开,总是没错的。

这次,该赵山河等人倒霉,真被沈公子懵对了。

在轰隆隆的马达声中,在飞驰的本田400激起的尘土里,朦胧的月色下,高速行驶的沈公子和张岳同时看见了这部在城北的小路上缓慢行驶的白色面包车。

“沈公子,慢点,是这部吗?”

“就是它!”沈公子说。张岳不认识这部车,但沈公子可认识,他是亲眼看见赵山河等人上的这部车。

沈公子话音未落,就听见“砰”的一声闷响,张岳开枪了。

枪林弹雨中活下来的沈公子都被张岳这一枪吓了一机灵,他完全没料到张岳说开枪就开枪,他后来曾对张岳这一行为做过评价:土匪就是土匪,一点战术都不讲,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倒是下手比谁都狠,距离10几米就开枪,而且还是在高速移动的摩托车上射击移动的面包车,也不知道张岳是自以为是王义夫还是许海峰。

玩过枪的都知道,手枪这东西精确度极差,最大的威力也就是在10米之内,超过20米想要伤人,就算是神枪手也没把握,电视上看的那些离了20、30米还能一枪击中的情况,全是扯淡。

张岳这第一枪究竟打到哪儿去了谁都不知道,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枪肯定没打到白色面包车上。

张岳胆子比谁都大,但是枪法实在是不敢恭维。

张岳用的手枪是九十年代中期我市江湖中流行的“化隆造”仿六四,六发子弹,六枪打完了就是废铁一块,想装子弹也装不进去。当时张岳把这枪称之为“六响”。

“操,你丫等会再打!”被张岳这一枪吓了一大跳的沈公子骂了张岳一句,沈公子车开的太快了,灌了一嘴风,话都说不清楚了。

沈公子和赵红兵这样的参加过实战的退伍兵,即使是平时打架斗殴,也十分讲究战前布置的战术,并且会在斗殴中严格遵守战术纪律。但张岳不同,火一上来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看到张岳有组织无纪律,沈公子着实恼火。沈公子虽然只是友情客串黑社会,但是他始终希望把事情做的完美。

摩托车终于靠近了面包车,平行了,面包车内人对刚才张岳放这一枪浑然不觉。沈公子把摩托车和赵山河的面包车保持同一速度。

“打!”沈公子喊

“砰!”左手搂着沈公子腰的张岳右手持枪朝着距离他大约2-3米的面包车又开了一枪。

又什么也没打到。

如果说张岳那第一枪打不到是情理之中,那张岳第二枪还是打不中就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了。用沈公子的话来说就是:不可原谅。(原话)

多年以后,某场甲A联赛,国脚李铁把一个射不进去肯定比射进去要难很多倍的球一脚踢到看台上时,正好路过正好看见这镜头的沈公子说:“张岳的弟弟!这小子肯定是张岳的弟弟!”

“儿白,肯定地”赵红兵接过话茬。

张岳开的这两枪,实在是忒糙了点,比糙哥李铁还糙哥,和他的江湖地位严重不成正比,可以说,如果后来不是有神枪手沈公子出场解围,张岳人丢大了。

当沈公子还在看张岳第二枪究竟打到了什么的时候,张岳的第三枪又响了。

这次,伴随着“砰”的一声,还有“哗啦”一声脆响。张岳的第三枪,终于打中了面包车的玻璃。两三米的距离,射击面包车那样的庞然大物,两枪都打不中概率忒低了点。

“操!”据说面包车里的人一起惊呼了一声。

同时,面包车也加快了速度。

但面包车的速度肯定没本田400快,如果说本田400的速度是赤兔马,那个破白面包车的速度也只能算是一个小毛驴驹子。沈公子一搂油门,就冲到了面包车前面,很快,超出面包车大约20几米。这时,“滋噶”摩托车一个急停,后轮甩尾,横在了马路中间,险些没把坐在后面的张岳甩了出去。

“枪给我!快”沈公子快速接过了张岳手中的枪。他对张岳的枪法彻底失去了信心,这枪一共才六响,张岳一个人没打到,就已经放了三枪了。必须要沈公子动手了。

此时的面包车已经看见沈公子和张岳的摩托车停在了他们前面,但是他们的面包车开的也不慢,停下来肯定不可取,掉头更不可能,只能硬冲了!面包车向沈公子和张岳的方面直接撞了过来。

此时,猪肉炖粉条从被张岳打碎的车窗中伸出了握着枪的手,还有半个脑袋。

“砰!”沈公子的枪率先打响。

车窗里伸出的手,垂了下去。然后,缩了回去。

沈公子和张岳的毫发无损。

后来知道,沈公子只一枪就打到了猪肉炖粉条的手腕,神枪!

“其实,我还是擅长用步枪,手枪这东西我用着也没什么准。”日后,每当兄弟们称赞沈公子神枪时他总这么罕见的谦虚一下。当然,这也可能是沈公子已经达到了吹牛的更高一层境界,谦虚。

说时迟,那时快,面包车已经冲到了沈公子和张岳面前,距离仅5、6米。

沈公子紧接着第一枪把第二枪打响。

这一枪,打在了面包车司机的左臂上。沈公子可不想杀人。

沈公子根本就没瞄,也没时间瞄,完全凭手感。

沈公子打完第二枪,和张岳一起把摩托车摔倒在地,俩人本能的躲过呼啸而过的面包车。

面包车轧着本田400的前车轮胎冲过了沈公子和张岳的阻截。

面包车呼啸而过后,沈公子又开了第三枪。这一枪,打在了面包车的后轮胎上。

张岳的三枪,什么都没打到。沈公子的三枪,枪枪命中目标。

“追吧!”张岳扶起摩托车还要追。

“追什么啊,你就这么空手就去追了?!”沈公子说

这几枪打完,沈公子舒了口恶气,富贵之事由他而起,今天,他终于解恨了。

“不废了赵山河我不姓张!”张岳又咬了咬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