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十四节 上兵伐谋

孔二狗2017年09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接到传呼后,赵红兵和张岳赶到了巴黎夜总会。

赵红兵和张岳到巴黎夜总会的时候,是北京时间晚上10:30,这是平时巴黎夜总会最热闹的时候。他俩一进这夜总会的门,就知道,今天这事儿大了。

因为平时的夜总会到了这个时候,早已是人声鼎沸,而现在,他们一句话也听不见,一点音乐也听不见。

偌大的巴黎夜总会里,只剩下几个服务生在默默的打扫着满地的碎酒瓶子,桌椅板凳东倒西歪,一片狼籍。霓虹灯早已关掉,开的全都是日光灯。

“富贵呢?”

“去医院了,刚走”服务生回答。

“怎么了?”

“被捅了6、7刀”

赵红兵和张岳随后去了医院。

手术室外,赵红兵和张岳看到了虽然看起来比较紧张但是还是显得很优雅的小梅。

“富贵被谁捅的?”

“赵山河”

“医生怎么说?”

“医生没说,现在抢救呢”

从小梅的口中,赵红兵和张岳了解到了事情的经过。

赵山河是在富贵回到巴黎夜总会后大概一个小时到的。

赵山河先叫了10个人堵在门口,任何人都不让进,更不让出。另外足足有50多人,全进了夜总会。领头的赵山河,手持开山大砍刀,身后的人有人拿斧子,有人拿锤子。见人就拿刀背抡,见桌子就用锤子砸。

可怜的巴黎夜总会,几个月内连续被砸两次。这次赵山河砸场子距离上次王宇砸场子还不到4个月。

两分钟后,夜总会的客人全被赶到了二楼。

“告诉你们,我是赵山河。今天我不砍你们,从今以后,谁来这里玩,我卸谁一条胳膊”海归混子赵山河普通话不错,喊得声音洪亮。

落*霞*小*说* 🐱 w ww … l U o x i a … c om

“富贵呢?”赵山河继续喊

赵山河没听见回音,但他看见了一双冰冷的眼睛,这双冰冷的眼睛正离他越来越近。

“富贵,你还认识我吗?”

“X你妈”随着富贵这声怒吼,富贵连人带刀都冲了过去。

看到用自己右手换来的夜总会被砸,富贵不要命了。

富贵出手极快,即使是只有左手,依然势如闪电。赵山河没想到富贵说动手就动手,猝不及防,只能用手臂挡住了已经刺到眼前的卡簧。赵山河手臂中刀。

同时,赵山河抡起开山刀朝富贵的头上也是一刀。

“X你妈,老实点,把刀放下”赵山河身后的两个兄弟都举起了枪。“蹲下”赵山河的兄弟继续喊,还学起了公安。

富贵扔了刀站住不动了,但也没蹲下。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此事的富贵,就是鱼肉。再动,肯定是死。不动,或许还有可能活下去。

富贵毕竟不是张岳也不是赵红兵,如果是张岳或者赵红兵遇到这样的情况,肯定殊死一博。

“攮他!”赵山河捂着胳膊朝身后的一个兄弟说。

“朝他肝上扎”捂着胳膊的赵山河连扎富贵的具体部位都指导。

“操,你扎错了,那不是肝!”赵山河不断纠正扎的部位。

“把刀给我!”赵山河看见连扎五刀都没扎准,怒了,劈手抢了过来。

抢过了卡簧的赵山河只一刀,就扎在了富贵的肝上。

“看见没?这里才是肝!”赵山河不无得意的说。

富贵捂着肚子蜷曲着倒在了地上,血从指缝中流出。富贵,真是个苦命的人。

“你要是不死,你就告诉张岳,下一个就是他”赵山河说完扬长而去,几十人,浩浩荡荡。

据说,救护车来的时候,富贵已经休克。

“赵山河,你就折腾吧!”听完小梅的话,张岳咬着牙说了一句。

“一会把四儿也叫来吧!”赵红兵又想组织会议了。

当天晚上,张岳被医生告知:富贵的肝要被切下去一小块。

深夜,赵红兵、李四、小北京、张岳等四人开了一个小规模的会,会议的具体内容二狗不得而知,但根据后来事态的发展,二狗可以判断,会议的核心内容应有如下几点:

1,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人数上,一定要比赵山河多。这事由王宇、王亮、马三、范进等人负责,多找一些外围的兄弟。

2,制造舆论,大张旗鼓的找,让全市的混子都知道,就是要动赵山河。

3,任何人都不许独自上街,如果出门至少要带5人。

4,有了赵山河的消息,任何人都不许擅自行动,必须通知其它兄弟。

5,巴黎夜总会,继续营业,以后每天晚上,大家就在巴黎夜总会集合,看看赵山河敢不敢来第二次。如果来了,那最好,往死里干。

这件事赵红兵并没有找费四和小纪,因为九十年代的小纪,基本属于洗心革面了。干的是正经生意,虽然倒腾文物也属于违法行为,但是那时候的小纪极少参与混子间的争斗,一心赚钱。而费四虽然依然称得上是江湖中人,但是被二虎挑了手筋和脚筋以后,自己已经不便出手斗殴,也属于半隐退的状态。

当时赵红兵兄弟几人中,实力最强的当属李四和张岳,他们二人也是当时全市最有名的江湖大哥,手下都有些得力的兄弟,一吹哨子,叫来几十个兄弟不是问题。当时全市的小混子,都以认识张岳、李四为荣。毫不夸张的说,当时在我市,如果有小混子说曾经跟着张岳办过事或者是跟李四喝过酒,就好像是祖宗坟上冒了青烟似的,甭提多荣耀了。所以说,张岳和李四想找点混子帮忙打架,忒容易了。名头更响的赵红兵如果想找些兄弟帮忙,可能更加容易,但是赵红兵不大愿意去找人助拳,一直都是。

八十年代的赵红兵、小纪、李四等人都以上战场和敌人血战为荣,复员以后几乎从不显示自己身上的伤疤以表现自己的勇猛。

九十年代的小混子们都以能跟随张岳、李四等人在街头打架斗殴为荣,闲着没事就撩起衬衫让别人看看自己斗殴留下的刀疤以显示自己的沧桑。

只差十年,年轻人的世界观却已大大的不同。

总之,这次事件,赵红兵团伙中的几位江湖大哥,一齐吹了哨子,这么多年来,这是第一次。他们几人再次走到一起与陈卫东、赵山河一战不仅仅是由于兄弟义气,而且也和利益有关。因为,虽然他们都是自己在做自己的生意,表面上互不相干,但是他们红火的生意都和他们在社会上的知名度有关,社会上的人都知道他们几人的关系。他们几个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赵山河这小子还真是有面子,一下惹火了这么多江湖大哥”。江湖中人都说。“估计这下赵山河非死即残了”。

二狗认为:一向低调的赵红兵这次大张旗鼓的要收拾赵山河,原因有二。第一:打击赵山河的信心。赵山河初次袭击富贵,得手后肯定气焰嚣张。大张旗鼓的满市找赵山河,就是要告诉赵山河:甭管你多少人,我们肯定不怕你,而且我们就是要抓到你。第二:赵山河这次砸了巴黎夜总会,张岳这人丢大了,现在绝对有必要让社会上的混子都知道:张岳就是张岳,绝对不是好惹的。

赵红兵等四人开会后的第二天,以王宇、范进、蒋门神为首的几个小团伙就都上街了,到处寻觅赵山河的行踪。

二狗对那几天的王宇印象深刻,黑色牛仔裤、铮亮的黑皮鞋、梳着当时流行的张学友式板寸、一尘不染的白色衬衣塞进了腰里,本田400的摩托车后座带着一个兄弟,这个兄弟手里拿着用报纸包着的两把开山刀。他的本田400后面,还总跟着5、6部其它型号的摩托车,每部摩托车上都有俩人,后座的人同样拿着用报纸包好的刀。

那几天,这个摩托车队整日在市区里呼啸而过。只要是个人就能看出来,他们这是要砍人去。

和王宇的招摇相比,蒋门神低调了许多,据说他那些天带着十几个人,开着三部车,见到混子就打听赵山河。

两三天,全市的混子都知道了,张岳要弄死赵山河。

而那两三天,赵山河也仿佛的确是人间蒸发了,谁都不知道他的行踪。后来才知道,赵山河那几天消失并不是因为对张岳的恐慌,而是因为他担心富贵被他捅死,所以躲了起来。

当几天后,赵山河得到消息确定富贵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后,终于又浮出了水面。

一个黄昏,王宇在一家叫“透明食府”的饭店,看见了赵山河。赵山河当时正在和十几个人在一起喝酒。

这个饭店之所以叫做“透明食府”,是因为,整个饭店的外立面都是玻璃的,全透明,从外面过的人就可以看到里面吃饭的人。当时,这个饭店也是我市最高档的几家饭店之一。

王宇办事老练,没有贸然动手,给张岳、李四、蒋门神等人都打了传呼。

“赵山河在透明食府”,王宇在传呼中这样留言。

自这个传呼,开始了我市九十年代最经典且场面最恢宏的连环械斗,血流成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