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十节 沈公子,有钱!款式!

孔二狗2017年09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电话给你,你现在就给你表哥打电话,让他过来!”张岳说。

“你打他传呼吧!告诉他,张岳在这里等着他。”马三捡起了刚被小北京扔出去的大哥大,细心的吹了吹,对菜刀队的人说。

“打就打”菜刀队的人拿起了电话,给赵山河打了个传呼。

“你这破枪,我没收了”小北京对袁老三说。袁老三两次栽在了小北京手里,完全没脾气。

“范进,拿去玩儿去,打野兔子去”小北京顺手把枪给了范进。

“这东西得有枪证吧!”范进对小北京说

“让你拿去玩你就拿去玩”费四笑着说

“你们都上来!”富贵指了指菜刀队和丁小虎他们。

富贵带着他们上了楼上的大包房。富贵等人前脚刚上楼,楼下没到一分钟就又歌舞升平了。

赵红兵团伙的人那天出奇的齐整,不但兄弟几个都在,而且张岳的兄弟和李四的兄弟都在,十几条好汉汇集一堂,除了孙大伟以外,其它各个都是江湖中拿得出手的大混子。赵红兵兄弟几个关系虽然有远有近、有亲有疏,但总体而言始终保持着较好的关系,基本相互间都没真红过脸。二狗认为,他们始终保持着较好的原因有如下几点:1,该团伙中的五人都曾经是经历过战争的战友,上过战场的男人多数都是真正的男人,不会因为小事儿唧唧歪歪。2,相互之间没什么经济纠葛。二狗认为在他们现在这个年纪钱对于他们而言很重要,但是他们都是各干各的,经济上没什么太大的往来,偶尔有人一时倒不开了借点钱也是有借有还。唯一有经济往来的就是赵红兵和小北京,但是他俩人直到现在钱也没分开过,除了老婆不共享其它一切资源都共享。3,赵红兵虽然不是他们实际意义上的大哥,但是有相当的凝聚力,在大家都有家有业的情况下,由于赵红兵的存在,还能隔三差五的聚在一起大醉一场,来往十分密切。4,团伙中有两个贫嘴小北京和小纪,再加一个受气包孙大伟,聚在一起不愁没乐子,当时他们也都28、9岁了,但是聚在一起还是像22、3岁时那样没心没肺的嘻嘻哈哈。

“申爷,两万块钱的大哥大当砖头子用!”小纪进了二楼的包间对小北京感慨了一句。

“不能再叫申爷了,得叫沈公子了”正在看《家有仙妻》的孙大伟说

“沈公子,你真有钱!款式!”小纪说“大伟,快给沈公子叫来咱们这里最当红的姑娘。”小纪细着嗓子喊。

“哎,来啦!”孙大伟随声附和着。

小北京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眨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笑嘻嘻的看着小纪一言不发,小北京手里摆弄着大哥大的姿势还真有点解放前满清落魄贵族玩鸟笼子的范儿。

“沈公子,恩,沈公子,沈公子”赵红兵看着小北京连连点头。认识了10年,赵红兵终于找到了一个最适合小北京的绰号。

自那一个月以后,全市认识小北京的人全部适应并习惯了小北京的新绰号。“小北京”“小申”“申爷”“申哥”再也没人叫了,全部统一口径,沈公子。

“表哥有事,不来了”菜刀队的人传呼响了。

“他回来了,是吧!”张岳面无表情。

“恩”张岳没再说什么。

“今天你们这么闹,还开了枪,你们自己说说怎么办吧”切到正题了。马三扯着娘娘腔对菜刀队的人说。

🐼 落·霞+小·说 w ww - l uox i a - c oM-

“弄坏了东西,赔钱呗”袁老三看大家都没有要继续打他的意思,胆气壮了不少。

“这是谁的地方你知道吗?还敢在这里开枪?我看我得报案了。”马三虽然娘娘腔,但是吓唬人很在行,居然还要报案。

“报案还是别了,赔多少钱,你们说吧!”袁老三说

“三万!”马三使了个大劲,说了个三万。

“行啊,两天内给你攒齐。”菜刀队的人居然没怎么含糊就答应了下来。

“操!”张岳斜了一眼马三,转身出去了。张岳觉得今天他们在这里开了枪,跟他们要多少钱他们也得给,马三这个不争气的家伙居然一张口才三万。

“恩,行啊。”马三说。“你呢?你的确是挺牛逼啊?!”马三又朝丁小虎说。

“呵呵”丁小虎看了看马三,没说话。据丁小虎后来说,他第一眼看到马三就觉得冷,马三和他说了一句话,他鸡皮疙瘩就掉了一地,早就忘了该如何回话,彻底被雷了。

“问你话呢,你也得赔钱,知道不?”马三跃跃欲试要上去抽丁小虎耳光。

“马三!”一直没说话的赵红兵喝住了马三。

“你就是丁小虎?你认识赵晓波吗?”赵红兵问。

“不算认识,打过架”丁小虎终于不用和马三说话了。只要是个人就会觉得和赵红兵说话远比和马三说话舒服得多。

“恩,他是我侄子”赵红兵说得和和气气。他不可能为难一个和他侄子年龄相当的孩子,只是想和丁小虎聊聊。

“哦,那你是赵红兵了?”丁小虎打量了赵红兵两眼,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全市的混子直呼赵红兵名字的还真没几个,就连曾和赵红兵结仇的李老棍子见到赵红兵也会说一句:“红兵,吃了吗?”省去赵字以表亲切。

“恩,我就是,你挺能打架啊,呵呵!”

“嘿嘿,还行吧!”天不怕地不怕的丁小虎觉得和赵红兵说话挺舒服,也不再表现出不服的样子,笑得挺憨厚。

“以后别在这里再惹事儿了啊!”赵红兵说。虽然丁小虎和赵晓波打过架,但是赵红兵挺喜欢这孩子,他觉得丁小虎很像年轻时的费四,但还比费四多股机灵劲。

“恩”

“别跟这孩子要钱了”赵红兵对马三说。

赵红兵说完也转身走了出去,他去找张岳了,既然赵山河回来了,他就得和张岳聊聊该怎么办。

“咱们出去聊聊吧!这里太吵”赵红兵说。

“走吧!”张岳说完和赵红兵走了出去。

这两个年近30岁的男人,市民眼中市区的两位江湖大哥,在这个普通的夏日的夜里,居然像情侣一样去轧马路了。

他俩已经相识了近20年,在这20年中,至少有10几年都是无话不谈的挚友。

二狗之所以知道那天张岳和赵红兵这俩大男人居然整整在马路上聊了一夜,是因为那时候二狗正值暑假,天还没亮就跑出去打篮球,正好在马路上看见依然聊得兴致勃勃的他俩。

二狗清楚的记得,那天早上张岳穿了件白衬衣,黑色的西裤,皮鞋钲亮,胳膊下夹着个黑色的皮包,头发剃了个紧贴着头皮的那种圆寸,像是刚从里面放出来的。虽然他和赵红兵已经在外面游荡了一夜但毫无倦色。张岳的那身行头绝对是超前的,而且不是一般超前。90年代初我市的混子,就没有一个像张岳每天都穿着干干净净烫得板板正正的西裤衬衣的。直到90年代后期我市的混子们终于有一部分演变成了实际意义上的黑社会,才有江湖大哥开始这么穿,而且完全是当年张岳的样子。当时张岳每天穿成这样,我市的混子都特不解,经常背后评论:“你看看那张岳,有钱了这通得瑟,每天比市长穿的还正式,比市长穿的还好,就怕别人不知道他是社会大哥”。张岳听到类似的评价后颇不以为然:“我从小就爱干净,我这衣服又不贵”。的确,张岳是出了名的爱干净。当年社会上的混子们最崇尚的装束是李四的装束,张岳有点超前,但李四是当年引导潮流的。一条休闲裤、一双皮鞋、一件300-400元的T恤衫,同样夹个黑皮夹包头发剃个圆寸。至于赵红兵当年的装束,二狗不想过多评价,可以透露的是:当年赵红兵经常穿着一条绿色的军裤,并且当他穿这条绿色的军裤时,沈公子肯定穿别的裤子,当沈公子穿这条绿色的军裤时,赵红兵肯定穿别的裤子,他俩必然有一人穿着这条绿色军裤。所以当时社会上很多人都怀疑是不是他俩共同穿这一条裤子。二狗非常清楚,赵红兵从来就没洗过衣服,也没有老婆女朋友或者老婆帮他洗,那时候也没洗衣店,所有的衣服都是沈公子洗的,赵红兵自从出狱后天天穿沈公子洗干净的衣服,自己根本就没衣服。至于说那条军裤究竟是谁的,二狗也不清楚。但二狗猜测,那条军裤是沈公子的可能性大。

总之,那天早上二狗看见的,就是穿得比市长还正式的张岳和穿着一条肥肥大大的军裤的赵红兵在兴高采烈的聊着天。

“二叔,张叔,这么早就起来锻炼身体了?”二狗问

“没睡呢,呵呵。你快去玩球吧”

当天他俩究竟在聊什么二狗不知道,但是根据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以及二狗对他们二人的了解二狗完全可以猜到当晚他俩究竟聊了些什么。

“高欢生了,昨天,儿子”

“恩,是吗?”

“红兵,你别装做无动于衷的样子,你想什么,我都知道”

“我想什么?”

“懒的说你”

“呵呵,咱们俩有啥不能说的”

“你对高欢怎么就没你当年打架时那股狠劲?你眼睁睁的看着她结婚,看着她怀孕,看着她生孩子。和你认识十几年,真不知道你怎么什么事儿都敢干,但是一碰见高欢的事儿,怎么就这么怂”

“………………”

“结婚的事,不是两个人的事。张岳,我们能不说这些吗?”

的确,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儿,至少,是两个家庭的事儿。

“张岳,你现在挺爱讹钱啊?呵呵,你现在应该不缺那几个钱了吧”

“怎么不缺?我缺。不讹钱不要帐,钱从哪来?老婆和兄弟靠什么养活?”

“现在你不是有夜总会么”

“夜总会是富贵的,我没多少股份。今天我让马三跟菜刀队那几个小子要钱,也是帮富贵要的,他是残疾,没办法,以后总得有个生活,我不罩着他,他怎么活。”

“跟那几个孩子要钱,有点过了吧”

“菜刀队那几个小子,就是癞蛤蟆上脚面子,不咬人但是它烦人”

菜刀队的那些人,有点像那谁谁谁谁。虽然他们不能对张岳、富贵等人造成实质的伤害,但是的确是招人烦。就好象是在paris抢torch的那位,他明知道抢不走,但是他就是故意恶心你,你有辙么?对付这样的人,必须得收拾,必须得削,必须地。

“菜刀队的人说赵山河回来了?”

“肯定回来了”

“你打算怎么办?”

“就算不弄死他,也让他下半生不能自理”

“呵呵,他的确该被收拾,这事其实还是沈公子那天惹起来的,沈公子总觉得欠富贵个情。如果需要收拾赵山河,算上沈公子一个。有沈公子,当然就有我。而且刘海柱刘哥也说了,收拾赵山河也算他一个”

“别扯了,收拾那小崽子用你们出手吗?”

“收拾他的时候,你不找我,我和你急”

“根本就不用你”

沈公子就没欠过别人的人情,富贵这算第一次。这人情,沈公子不还不塌实。

“张岳,你现在和别人打架多数都是因为钱的事儿吧!”

“这社会你看没钱行吗?”

“不行”

“红兵你就是命好,从来没穷过,你不知道穷的时候是什么滋味”

“你说说”

“从我们上中学时认识到你高中毕业以后当兵走,你见过我穿过一件新衣服吗?”

“……没有”

“恩,我穿的衣服都是我哥穿剩下的。我大学毕业上班才穿了人生中第一件新衣服”

“呵呵,你现在不是穿得很好吗?”

“红兵,那你是没去过南方,你知道现在的南方是什么样吗?你没去过深圳。你去深圳,就知道外面的世界多精彩了”

“有多精彩我不知道,反正我入狱到出狱,这么多年,我没发现咱们这里有什么变化。你看看,这些厂房,这些烟囱,不还是十年前咱们上高中时的那些吗?”

“咱们这里是没变化,但是人家南方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改革开放后,由于国家政策的原因,东北的经济发展停滞甚至倒退,而南方尤其是特区的经济蓬勃发展。东北正在由当年的全中国最富庶之地沦为平庸。

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当年几乎所有东北人,竟然还都抱着所谓的铁饭碗、金饭碗浑然不觉。

赵红兵,又不懂张岳究竟在说什么了。

混子,对政治和政策的嗅觉总会比普通市民灵敏一些。“春江水暖鸭先知”。二狗模仿造句:“政策一变混子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