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十九节 有赵山河没我,有我没赵山河

孔二狗2017年09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张岳和赵红兵等人说着话,看得却是清楚,丁小虎等4,5个人明显占据了上风,双方的战斗力根本就不是一个层级的,两分钟后对方开始溃败,一个接一个的逃出了夜总会。

“你家有的是钱,让你在外面这样打,是吗?”打架结束后,小梅莺莺燕燕的走了过来。

“是他们先惹我的,是我弄坏的东西,我赔你不就结了?”丁小虎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告诉小梅,让那孩子快走,赔钱什么的明天再说。他留在这里一会非再打起来不可”张岳对富贵说。张岳是老江湖,凭着嗅觉就知道这事肯定没完。

据说此战中,丁小虎鼻子被钢管砸破,虽然伤得不怎么重,但是鲜血横流,很是狼狈。大家都认为他鼻梁被砸了一钢管却没砸断简直就是个奇迹。

“你快走吧,这里的帐,明天再算”小梅说。

“我说了弄坏东西我赔,你凭什么让我走?”丁小虎说。丁小虎从没在女人面前跌过份。

“过一会他们找人来了,你想跑都跑不了”

“你问问去,我怕过谁?”丁小虎说完就去了洗手间洗脸上的血。

丁小虎小时候住在西郊,14岁的时候才搬进市区。他小时候所在的西郊,绝对是我市的流氓高产地,盛产流氓。不但高产,而且质量过硬,堪称我市黑社会成员的摇篮。李老棍子,张浩然,老五,黄老邪等老混子均来自于西郊,张岳小时候也住在西郊。就算到了今天,如果说我市最有名的黑社会头子有十个人的话,那么来自于西郊那个黑社会摇篮的流氓起码有四个。荷兰有球星加工厂阿贾克斯,我市有流氓加工厂西郊。从西郊走出来的混子各个心黑手毒,在人数相近的前提下,市区里的混子通常不是西郊流氓的对手。大家都说,“城西黄老邪”就是因为比别人早一步来了市区而且跟了李老棍子才有的相当的名气,如果黄老邪不进市区而是留在西郊,早就被西郊的流氓打得后半生不能自理了。日后由于丁小虎的关系,二狗认识了很多来自于河西的流氓。二狗对大家对黄老邪的评价很是认同。

写到这里,二狗想起了分析不同人群相似性和差异性的一种基本分析方法,先验分类。所谓先验分类就是根据收入,职业,年龄,所在区域等人口统计特征进行分析,从而判断某一群体所表现出来的一些共性,为了能更好的阐述我市混子的构成情况及特征,二狗认为以区域判断最为合理。根据区域,二狗把我市的混子分为四类。

西郊流氓:西郊是农业区,家中大多从事第一产业,混子们多数无正当职业,民风最是彪悍,全市超过一半由斗殴引起的命案都是西郊流氓干的。90年代市区的流氓都已不偷不摸不抢了,但是他们却还在干,不够与时俱进。他们来市区需要乘公交车,从市区开往西郊的那路公交车我市的市民只要是脑子没被驴踢过就绝对不会上,上了车什么事都有可能出。他们来市区通常是从小就在一起玩的3-5个人,但却普遍敢和市区内10来个人的流氓团伙火拼,而且胜出的多数都是西郊的流氓。代表人物是李老棍子。这个流氓生产线生产出来的最新一代优质产品就是丁小虎。

回民区流氓:其实回民区流氓人数并不多,而且可以说至今也没有黑社会组织,多数回民区的人都很与人为善。但是每当回民区的人和外人发生了冲突,回民区连老人和小孩都会抄家伙出来帮忙,所以虽然回民区流氓不多,但是外人仍然不敢轻易去惹。这么多年来,全市所谓“斗殴大场面”基本全由回民区制造。代表人物是东波,东波可以说是回民区的败类,黑社会他肯定算不上,他只能算是流氓。即使他是败类,如果他被欺负了,回民区的人也会一拥而上帮忙的。

东郊和城北的流氓:这两个区域以国营大中型工厂为主,属于第二产业。他们通常是以某个工厂宿舍集中区为单位,每个工厂宿舍都会有一个比较有向心力的流氓团伙,人数或多或少。九十年代,这个区域的待业青年最多,终日无事可做,折腾的最欢,全市在九十年代险些让他们闹翻了天。代表人物就是二虎和陈卫东,他们俩是我市两家最大的国营工厂宿舍区的头目,他们在本厂的混子中说一不二,是绝对的领袖,吼一嗓子至少能叫出来50个小兄弟,但是他们在市区就未必能呼风唤雨了。

铁南的流氓:这个区域的流氓始终不成气候,打架最衰。二狗认为他们之所以打架衰是因为他们的生活普遍富足,就算是90年代全东北的青年都在待业,作为铁路职工家属的铁南子弟们多数也有工作,即使没工作,家里的父母也有相对较高的收入。生活富足的人打架通常要衰一些。通常情况下,他们不大敢来市区折腾。当年被张岳一记刮刀破了相的路伟是其代表人物,碰上不要命的撒丫子就跑。

市区的流氓:市区的流氓最大的特点就是敢惹事,穿的好,敢泡妞,爱凑热闹。但如果说打起架来可能和西郊的流氓有一定差距。在外面敢惹事的通常家境都不错,要么是某局局长的儿子,要么是大款的儿子。菜刀队就是市区流氓的代表,敢惹事但是还挺怕事。所以说,市区出了几个像赵红兵,张岳,李四这样敢惹事又不怕事的混子,显得格外与众不同,很快就成名了。

那天,和丁小虎在一起的,就是几个和他从小一起玩到大的西郊流氓。别看人少,战斗力可真是一点不差。

-落-霞-小-说w ww ^ lU oX i a^ c o m.

丁小虎从洗手间洗完脸回来以后,夜总会里又歌舞升平了,好像刚才的斗殴根本没发生过。

在此,二狗感慨一下我市人民的胆量。

“现在的人还真是不怕崩一身血”赵红兵看着一楼那些又开始群魔乱舞的人说。

“呵呵,我就说吧!”张岳说

正在这时,“吭!”一声闷响。

“我操!”已经喝得迷迷糊糊的赵红兵等人都吓了一大跳,齐声喊出了“我操!”,都习惯性的踹翻了椅子,蹲在了地上。最敏感的张岳还从包里掏出了枪。

这些老江湖都听出来了,刚才那动静是枪响。

蹲在了地上了赵红兵等人向楼下枪响的地方望去,他们看见了袁老三,菜刀队的袁老三。

赵红兵和小北京俩人一看是菜刀队都乐了:敢情着菜刀队不玩菜刀了,改玩枪了,菜刀队变洋枪队了。

赵红兵等人赶紧站起,拖过了刚被踢倒椅子坐了上去,确定没危险了。江湖大哥,总要注重一下形象。毕竟这是和平年代,听见一声枪响忒不容易了,在舞池里群魔乱舞的青年男女们大多没听过枪响,普遍不怎么怕,没什么反应。倒是吓到了赵红兵、小纪这样的老江湖。他们都以为是张岳或者李四的哪个仇家来搞暗杀来了呢。

“张岳,你把你那东西收起来,吓人不”赵红兵说。

“打死人了吗?”张岳边收枪边向下望去。

“没死,那一枪打顶棚上了,估计是想鸣枪示警”小北京笑嘻嘻的说。

据说,菜刀队的人自从被小北京狠狠的收拾了一顿以后十分郁闷,他们开始觉得如果拼冷兵器拼拳脚,他们差的实在太远,得动点真家伙了。菜刀队这些小子家里都有点来头,袁老三居然弄到个合法持有猎枪的枪证,拿着把双管猎枪“持证上岗”了。

而且还听说,袁老三等人还咨询过很多人赵红兵、张岳、李四等三人是怎么成名的。

“赵红兵怎么成名的?”

“崩了二虎又扎了李老棍子,你说他能不出名?人家现在开饭店,有钱,朋友多。”

“张岳怎么出名的?”

“杀了张浩然又差点捅死勾疯子,当然就成名了。再说,人家天天包里装把枪,手下猛将如云,纯土匪。”

“李四怎么成名的?”

“废了二虎,崩了老五后来又拿烟灰缸砸烂了老五的嘴,出名了。现在开游戏厅,你看谁敢去他那闹事,这人竟玩阴的”

菜刀队的人听到了以上答案,很满意。他们分析以后认为,想成名必须要像赵红兵等人一样开两枪再干点大事。

据说那天,菜刀队的几个人显然都喝了点酒,是在酒桌上被人叫来找丁小虎寻仇的,但是即使是他们喝了酒,也没拿枪直接对着人轰的胆子。居然第一枪是朝天上开了一枪,估计是警匪片看多了,把自己当警察了,还鸣枪示警。

“你不是挺牛逼吗?你再牛逼啊!”袁老三把枪顶对准了丁小虎的头。

“操,我牛逼习惯了,来,你崩啊,朝这里崩”丁小虎不愧是西郊混子生产线上最新下线的优质产品,根本就不怕袁老三咋呼,反而把头顶在了枪管上。

“大哥,要么你也崩我一枪呗?”丁小虎身后的几个西郊混子,各个也不是善茬,都在激袁老三。

没人再蹦迪了,都远远的站着看热闹,都希望这一枪快点打响,看热闹的人就怕不热闹。

“别TMD以为我不敢,你知道我妈是谁吗?我整死你也不用偿命,你知道不?”袁老三说的还挺牛逼,把他在法院当副院长的妈妈都说出来了。

二狗经验之谈,每次打架时先提人的就是典型的胆怯表现,这样的人无论认识谁都没用,肯定混不出去。

“别扯淡,你妈爱是谁就是谁,你妈是江则民又能怎么样?”丁小虎更是瞧不起一打架就提人的。

据说,此前一直沉寂的孙大伟听到丁小虎这句话以后,问了张岳一句最经典并且被赵红兵和小北京嘲笑至今的一句话:

“江则民是男的吧?”醉熏熏的孙大伟拉着张岳的胳膊问,眼睛里充满了问号。

“恩……”正在看热闹的张岳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那小子为什么说他妈妈是江则民他也不怕呢?为什么说是他妈妈呢?为什么不说是他爸爸呢?”孙大伟满脸都是困惑,满脸都是天真,看起来求知欲特强。

“操!”张岳忍无可忍了,哭笑不得。

小纪等人早已乐不可支了。

“笑啥!江则民就是男的呀!那小子肯定说错了!”孙大伟指着丁小虎大声说,吐沫星子崩了小纪一脸,眼神很坚定。

“恩,大伟,整个迪厅这几百号人,就数你最明白最有文化了,别人谁都没听出来有什么问题”小北京冲着孙大伟竖起了大拇指。

“那你们笑啥?!”孙大伟很是不理解。

半文盲孙大伟,那天终于在众人面前明白了一把。

这时,一楼战局风云突变,原因是小梅加入了。

“别打了,走吧”小梅拉了拉袁老三的胳膊。小梅看这局面实在是太尴尬,想把双方拉开,毕竟小梅不愿意有人在她这里开枪,如果真的伤了人,明天她还要再被刑警带去问话。

“滚!”醉酒的袁老三看都没看他是谁,一抬胳膊就把娇弱的小梅推到在地。

丁小虎趁袁老三分神的一刹那,抓起双管猎枪的枪管向上一抬,一脚踹在了袁老三的小肚子。

丁小虎这一下想夺枪,却没想到袁老三根本不撒手。西郊混子们旋即和菜刀队混战在了一起。

丁小虎后来对二狗说:他夺枪这一下琢磨着无论如何,袁老三也该把枪搂响了,但是实在没想到即使是这样,袁老三还是不开枪。

看来赵红兵在“红兵黑社会矩阵”中将菜刀队列在左下方的判断完全正确,他们是忒不成气候了,混战在了一起居然还不开枪。的确如丁小虎所说:“就算你妈是江则民又怎么样?”,二狗认为就算是给他们每人发个洲际导弹也没用,反正他们一样不敢用。

小梅倒地后双方即混战在了一起,可怜小梅一个女子竟然在这群酣斗中的混子中间,再也站不起来。

小北京见状,率先从二楼直接跳到了一楼的沙发上,几步就加入了战团。小北京最见不得女人受欺负,尤其是小梅还得算是张岳的朋友。借着点酒劲,小北京打架的瘾又上来了。

小北京当时手里抓着一个他三天前刚买的大哥大,据说他这部是全市第十台。当时的大哥大那是相当贵重。为什么说是贵重呢?因为它又贵又重,贵就不用说了,重也是相当的重。赵红兵当时拿过这个大哥大一掂量,第一反应就是:“这玩意和板砖一样重,打架肯定正好”,小北京听到以后马上对赵红兵投以赞赏的目光。小北京买的时候说是赵红兵手有残疾打电话不方便,专为赵红兵买的,但是买了以后倒是一直自己用,反正赵红兵和小北京每天都在一起,究竟是谁拿着倒无所谓。

冲入战圈的小北京拿着这个和板砖一样重的大哥大手机第一下就砸在了袁老三的后脑上,随手小北京拉起了一直躺在地上的小梅。

小北京虽然24岁以后已经很少打架,但是身手依旧出色,这一砸就把袁老三砸倒,根本没用第二下。

“我X你妈!”刚刚小肚子被丁小虎踢了好几脚的袁老三倒地后半躺着抱着双管猎枪朝小北京怒吼。

剧痛中袁老三双眼喷火,看样子马上就要扣动扳机。

看到袁老三这个样子,小北京心里也有点没底,摸不准袁老三究竟敢不敢真的把枪搂响,毕竟他和袁老三的距离不到两米,这么近距离开火被打中肯定非死即残。

情急智生,小北京总能想到别人想不到的武器。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小北京使用出了他人生中最贵重的武器:大哥大。

小北京居然把手中的大哥大朝袁老三甩砸了过去

随着飞出去的大哥大,小北京也扑向了半躺在地袁老三,一只手按低了袁老三的枪管,另一只受按住了他袁老三住枪的手。几乎是同时,又多出了一只手掰过了袁老三的胳膊,左手,赵红兵的。

小北京跳下楼后,赵红兵也跟着跳了下来,只比小北京慢了一两秒。

“都TMD别动了”喊话的是张岳,手里拿着一支仿六四,指着西郊的混子们和菜刀队说。

“我表哥回来了,你知道我表哥是谁吗?”菜刀队中又有人提人了。

“恩,你表哥是谁呀?”张岳之所以问这一句是因为他在江湖上认识人很多,如果是他朋友的表弟,那张岳怎么也得放他一马。

“我表哥,赵山河”

“有赵山河没我,有我没赵山河”张岳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