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十七节 赌场

孔二狗2017年09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呵呵,真要开赌场啊?”赵红兵还以为费四在开玩笑。

“不算赌场,就是开个局,租两间不错的房子,给愿意赌博的人凑个局。咱们也不参与赌博,就是抽水撑船。”费四说。

“费四这想法不错,整呗,反正费四你朋友多。”小纪说。

林语堂曾经这样评价过国人:中国人是世界上赌性最重的一个民族,经常抱着不成功则成仁的态度去赌上一把,反正是50%的机会,即使输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所以,中国人杀身成仁的特别多。而且国外也有研究机构研究表明,华人对赌博的热衷程度远远超过世界上其它任何一个民族,这是因为华人就有嗜赌的血统。

而且,二狗还要加上一句,只要没赌得输的倾家荡产的爱赌博的国人都认为自己是赌神。恨不得在别人给他照相时都要拦住,说一声:“我从不拍照”。

中国人的赌性大爆发在2007年初到现在的这段时间里的中国股市上尽显无疑,无论男女老少听说股市能赢钱,纷纷投入了自己的老婆本、棺材本杀入股市,连A股B股都分不清只知道绿的是跌红的是涨的时候就敢杀进去,2007年11月份之前,各个都认为自己是股神并且被袁天罡李淳风灵魂附体,满口似是而非的术语,吃饭喝酒时非股票不谈,他们那段时间的确赢了钱,但我敢保证,起码有50%的人不知道他们的钱是怎么赢来的。

到了最近,二狗认识的这些股神们还是没有怀疑自己的能力,多数把输钱的责任归咎于政府,每天用发绿的眼睛盯着大多数都在发绿的自选股对政府破口大骂。说实话,去年他们用发红的眼睛盯着多数都在发红的自选股时,二狗肯定没听见他们在讴歌政府,只听见他们在讴歌他们自己。“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政府每天都在提醒,他们却浑然不觉,只把股市当成了自动提款机。

赢了就美、输了就骂的赌徒用东北话说就是:“不是个好光棍。”

费四开局子抽水有点像政府在股市里征收的印花税,赌博的人爱怎么赌就去怎么赌,他肯定不参与,只拿水钱。

“小纪,的确是这样,我那录象厅虽然生意还可以,但是赚的钱也就够我糊口的,我朋友还多,今天吃顿饭,明天喝顿酒,钱就没了,这么多年,我是一点钱都没攒下。”费四说。

“费四,你的确不太适合开录象厅”赵红兵说。

“恩,红兵你说的对,你也知道,我这脾气不好,虽然说社会上的人来我这里都给我几分面子,但是也的确有些18、9岁的小崽子喝了点酒来我这里闹事。我这么大的人总不能去和他们打架吧?再说我现在也多少有点残疾,手和脚都不大利索,但是那些小崽子就是看我有点名气,非来我这里闹事,恨不得一刀把我扎了然后他出名。我自己找兄弟收拾过他们,也找过四儿、张岳他们手下的兄弟帮我收拾过那些小崽子几次,但是就和割韭菜似的,割了一茬然后就又出来一茬,隔三差五的就来闹一次,你说烦不烦”费四说

费四说的是实话,在93年时,我市尚无KTV、保龄球等休闲娱乐活动,小混子们的生活极其单调,除了游戏厅、台球厅就是录象厅了,费四的录象厅内每日鱼龙混杂,乌烟瘴气,什么人都有,整天都因为挑片儿等事大打出手。

93年,二狗在费四的录象厅里曾亲眼目睹了一次因为一点小事引发的血案。

“老板,换个片儿呗”一个18、9岁模样的男孩子喊

“呵呵,换啥片儿啊?”费四悠然的抽着烟一瘸一拐的走过来,他明白这个男孩子的意思

“换点带色的呗!”男孩子嬉皮笑脸的说。

“呵呵,你毛长齐了吗?就要看带色的”费四和这个男孩子开着玩笑。

“那你就别管了,哈哈,费老板,是不是你这里没带色的片子?”这男孩子还在激费四。

“扯淡,全市我这没好片儿,别的地方更没好片儿了!儿白!”费四说

“那就看看呗”

“等会儿天黑了,咱关上门看”费四笑笑说。

落·霞^小·说 🐣 w w w…l u ox i a…c O m …

天黑以后,费四关上了门,开始放他昨天刚刚从沈阳进来的新黄片。这片,费四还没来得及看呢。

那是二狗第一次看黄片,但十分遗憾的是那个黄片一点都不黄。说这个录象是是绿片、蓝片、黑片什么片都行,但它肯定不是黄片。

几年后,我们的CCTV-6套节目上映,那时候有一档电影节目叫《流金岁月》,专门演一些50-60年代的老电影,偶尔也有国外的。某日,二狗在CCTV-6的《流金岁月》中看到的一个60年代的外国电影,感觉似曾相识,仔细一回味:哦,这电影的确是看过,那次在费四那看到的“黄片”就是这个。

显然,费四在沈阳上当了。后来据费四说,他买这片儿时街头的小贩神神秘秘的小声对他说:“这带子黄,嗷嗷黄,刚刚地!”。

费四刚开始放这片子时,大家还在耐心的等待“黄”的镜头出现,十五分钟过后,大家有点按捺不住了。

“老板,这片子哪儿黄啊?快20分钟了,连个女的都没有,黄啥啊?”

“女的马上就来了!你等着,一会就出来女的了!”费四对沈阳那个小贩当时以极其神秘的眼神小声对他说的“这片黄,嗷嗷黄,刚刚滴”深信不疑,谁让费四是实在人呢?

又过了大概五分钟。

“这咋还没女的呀?就看见一群傻爷们儿在这瞎吵吵,哪来的女的啊”

“哎,你看。那不是女的吗?!”录象中终于出现了个50来岁的女人,费四如获至宝。

“我操,就看她这岁数,能黄到哪儿去?”

“别着急,一会儿就来年轻的了。再说,50多岁的老娘们儿也许更猛!”费四还在那解释。

费四也看出来了这片子可能的确不黄,溜了。

“老板,那年轻的女人咋还没出来呢?换片儿啊!”这个男孩子很是聒噪。

“别TMD墨迹,别吵,我都在这躺下睡着了!”这男孩子身后的长椅上睡着的一个混子骂这男孩子一句。

“我操………………”

俩人很快就扭打到了一起……2分钟后,这俩人胜负已分,被大家拉开了,要看黄片的男孩子显然没吃亏,那个睡在男孩子后面的混子转头走了出去。

半小时后,这个混子带来了两个人,各个手持卡簧,进来以后二话没说就朝这个男孩子一通乱捅,坐在旁边的二狗吓得心惊肉跳。

“要打就出去打”费四大喝一声

“不用了,捅完了”

“操!”费四说。“滚!”

费四对这样的斗殴早已司空见惯了,连看都懒的看。

这样的事情,几乎每个礼拜都会在费四的录象厅发生,开了四年多的录象厅,死了两个,重伤无数。公安局几乎每周都要来这里做笔录,费四真是腻了。

“你去弄赌局,你看范进怎么样?要么让他去帮你吧!”赵红兵说。

“兄弟,那以后要多辛苦你了”费四用他那只仅仅能端起酒杯的手端起酒杯敬了范进一杯。

赵红兵的各位兄弟有一个共同的优点:对任何人都有必要的尊重。范进的确曾经是小北京和富贵的仇家,但是既然能一笑泯恩仇,以后就是兄弟。二狗认为:无论是朋友之间、同事之间、男女之间都需要必要的尊重。就算不尊重,也不能伤害对方的自尊心。即使是再真挚的友谊和再坚定的爱情也经受不住几次对自尊心的伤害。

“能跟四爷干活,是我的荣幸”范进一口干了杯中酒。当时热播《戏说乾隆》,有满族血统的费四被大家戏称为“四爷”,和乾隆一个名字。这个绰号一直流传至今。

从那天起,范进就带着几个兄弟跟了费四。

“现在这社会不一样喽”小纪感慨。

“是”赵红兵说。

接着,小北京总结了当今我市社会混子的变迁的现象,并且,透过现象看本质,深度剖析。

现象有四:

(一)以前是小弟给大哥赚钱,现在是大哥要带小弟赚钱。以前是小弟抠皮子养大哥,现在是大哥找事儿给小弟干。

(二)以前是混社会的混子都以混出名气为终极目标,现在多数的混子都把混出名气当成过程,以名气赚钱才是终极目标。

(三)以前的混子都是以义为先,现在的混子只是标榜义气,而实际上却未必真的是以义气为先。

(四)现在那些17-22岁间的孩子比较可怕,懵懂的年纪睁着懵懂的眼睛去看这个巨变中的社会,道德观价值观全部扭曲,以前像是刘海柱这样的大混子混了大半辈子也没杀过一个人,现在的孩子混上半年即使不死不残也要被判重伤害入狱了。

透过以上现象可以发现以下本质:社会的经济基础和结构正在发生巨变,全国人民每个月工资都是几十块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开始有了贫富差距,只要有钱,是不是吃国库粮已经不再重要。所以混子们各个都削尖脑袋想去赚钱,但有能力赚钱的混子却少之又少,混子们普遍没有生财之路。越缺钱的人越想赚钱,在努力赚钱的过程中,他们抛却了古典流氓所具有的优点。

二狗认为:要么是八十年代以义气为先的古典流氓,要么是2000年后以金钱关系为主的“黑社会”,这两种体系都是相对稳定的结构,对社会的普通市民危害都不大。最可怕的就是九十年代初期和中期的那些不知道义气和金钱该如何取舍且普遍缺乏生财之路的混子们,他们迷惘,他们无信仰。

即使是信仰金钱,那也是一种信仰,但是前提是必须认同且遵照商业规则,但九十年代初期和中期的混子们却不知道商业规则为何物。

在小北京总结完黑道的宏观变迁后,赵红兵发言总结分析竞争对手。

赵红兵分析的方式和方法比较独特,二狗暂且把它称之为“红兵黑社会分析矩阵”。虽然赵红兵并没有采用“矩阵”这个术语,但是的确赵红兵的分析方法就是矩阵式的分析。虽然目前在全球顶级名校的MBA教材中都没有将“红兵黑社会分析矩阵”纳入教材中去教学生们如何分析黑社会,但这不代表赵红兵的分析理论不通用,只不过是因为赵红兵一向比较低调。

在这个矩阵中,纵坐标是对手的实力,由下至上逐次升高,比如李老棍子,就在最上方,比如已经被赵红兵和张岳打得彻底没了动静的二虎和三虎子,就在比较靠下的位置。同样,在评价对手实力的时候,也把财务情况、凶悍程度、小弟数量等多个因素加权评分。

横坐标是和赵红兵等人冤仇的程度,由左至右逐次升高,比如赵山河,仇最大,就在最右边,比如菜刀队,没什么大仇,就在最左边。在评价仇的大小时也采取了多项指标加权评分的方式。

这样,这个矩阵的模型就形成了,有了理论依据。

在这个矩阵的对角线右上方的,就是仇最大而且对手实力最强的,这样的人必须率先灭掉,必须报仇,否则在社会上就没法混了。必须地。排在矩阵对角线右上方的是赵山河。赵山河,肯定是张岳负责。

在这个矩阵对角线右下方的,是仇很大但是对手实力一般的,这样的人可以考虑择机灭掉,并不着急。排在矩阵对角线右下方的是东波、二虎和三虎子。东波由李四灭掉,二虎和三虎子是大家集体的仇人,以后无论惹着谁都坚决将其灭掉。

在这个矩阵对角线左上方的,是实力很强但仇不是很大的,这样的人是可拉可围,能不冲突就不冲突,如果真的结仇,那么他就自动进入对角线的右上方,是必须灭掉的。排在对角线左上方的是李老棍子。自从赵红兵出狱后,李老棍子和赵红兵见过几次,但是都知道对方绝对不是善茬,俩人谁都不愿轻举妄动。每次一见面,还互相点点头,表示认识,毕竟5、6年已经过去了,仇怨在心中也消得差不多了。而且那段时间,李老棍子还经常来赵红兵的饭店吃饭,没少照顾赵红兵的生意。像李老棍子这样的人,旧怨消得差不多了,能没有新怨就尽量不结仇。

在这个矩阵对角线右下方的,是实力不强而且也没什么仇的,这样的人只要不搭理就足够了,比如菜刀队。

酒桌上,赵红兵观点鲜明、言简意赅的阐明了他的观点。大家纷纷赞同。

这顿饭吃了足足一下午加一晚上,到了10点多,张岳说:“去巴黎夜总会吧,现在是咱们自己家的后园子了,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好”大家都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