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十五节 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

孔二狗2017年09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酒宴过了半个小时的时候,张岳和小北京俩人全已经喝的差不多了。小北京胸口伴郎的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撕掉了,领带也被扯歪了。

敬完一圈以后,张岳和小北京晃晃荡荡的走到了高欢那一桌,竟然坐下来喝酒,他们和高欢是从20出头的时候就认识,没什么拘束的。刚才他们看见严春秋在这里,所以没和高欢等人喝酒,现在严春秋回队走了,张岳和小北京过来开喝了。

“妹妹,什么时候生啊”小北京笑嘻嘻的说,他一直把高欢称之为妹妹。

“再一个多月吧”高欢笑笑

“是姑娘还是儿子?”小北京问

“我哪知道啊?”

“哎,你这当妈的都不知道?”小北京极度贫嘴,总是没话找话。

“高欢,红兵成天惦记着你呢,虽然他没和我说过,但是我知道……”已经喝醉的张岳开始胡言乱语了。

“张岳……”李洋觉得有点尴尬,拉了拉张岳

“拉我干嘛?本来就是这么回事儿嘛”醉酒的张岳一副要说下去的架势,开始替赵红兵真情表白了。

落|霞|小|说|ww w | l u ox i a | co M|

“走,走,走,走,走……”和张岳相比,小北京还算明白,连拉带拽拉走了张岳。

“你不知道红兵有多喜欢你……”已经被小北京拉出了好几米的张岳回头又补充了一句。

“…………”高欢没有答话。

的确,很多时候,人酒后说出的话,才是最真实的。

张岳的婚礼持续了足足两个多小时,虽然中间有东波不和谐的插曲,但总体而言还是十分圆满的。

赵红兵看见,高欢临走时又去了马三写礼的地方,拿走了那张红纸。

人散的差不多的时候,小纪和赵红兵等人才坐下来吃东西,喝酒。他们属于帮忙的,把宾客送走了他们才可以吃。

偌大的酒店里,只剩下了赵红兵等十几个人,要么是张岳的手下,要么是张岳的兄弟,都是自己人。张岳喝多了,被小北京弄回去睡觉了。赵红兵他们新上了一桌菜,开始喝了。

“到今天,我算是知道张岳为什么混的这么牛逼了”李四由衷的感叹。

“张叔不是一般的牛逼,我从小就知道,张叔要是混社会,两年之内,一定统一咱们这的黑道”孙大伟从小就听过张家父子收拾红卫兵的事儿。

“张岳也一点都不差啊,呵呵”小纪说。

“刚才为什么打了起来?”赵红兵问富贵。赵红兵刚才赶过来的时候,架已经打完了,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

“东波喝多了,调戏你刚才带来的那个姑娘了,我说了他几句,他张口就骂我”富贵说

“该打,刚才那个姑娘是谁啊?是张岳的朋友吗?”赵红兵虽然在刚才接待了太多的客人,但是还记得那个交给了他一封信的小梅。

“张岳的朋友?张岳的仇人吧!她就是被表哥剁下了一根手指头的宋老板的姘头”马三轻声说。

“你咱们不早说?”赵红兵问马三

“我倒是想说,你不让我说啊”马三特无辜

“……”大家都无语了。富贵居然为仇人的姘头打了一架。

“我还把我传呼号留给她了,散席时她问我要,我就告诉她了”富贵欲哭无泪。

“哈哈,她肯定是看上你了!”孙大伟说。

“别扯”富贵被孙大伟说的很不好意思。

“她还让我给张岳一封信,在这呢”赵红兵掏出了刚才小梅给他的那封信。

“看看,看看,啥内容”小纪说着就要抢赵红兵手中的信。

“别看人家的信,想知道什么内容,过几天你去问张岳去”赵红兵说。

“今天看见高欢,有什么想法吗?”小纪还真不是一般的八卦。

“……”赵红兵没说话

“就算你没想法,我还有想法呢,当年咱们在六中打那一架,咱们俩都进了局子,我进了局子又挨了胖揍。到了现在,你就没想法啦?当年你那私奔的劲头呢?”小纪继续说。

二狗想起了昨天一个朋友对二狗说的一句话:年轻时拼命捍卫的女孩,往往最终是别人的老婆。

二狗想:只要是自己喜欢的,即使最终成了别人的老婆,也无悔无憾

“为人家打了几架人家就要嫁给你?我们几个为了你和李老棍子打了一年多,你嫁给我们谁了?”李四跟小纪开玩笑说。

“哎,你们谁想操我就来呗?!咱们都是兄弟,我让你们可劲整”小纪已经快30岁了,也是当爹的人了,但是贫嘴功夫不减当年。小纪说着,还叉开了双腿,一副赤诚的样子。“可猫被比”小纪还说了句英文。

“……哈哈,谁TMD要你?!”

“要么问问刘哥要不要你吧?!哈哈”大家显然都被小纪恶心到了

“不谈女人,更别谈小纪,我们喝酒”费四说。

“我怎么啦?今天那个姓严的还可以啊,把东波带走了,估计得收拾东波一顿”小纪转移了个话题。

“恩,听说那个姓严的挺狠,抓到个地癞子就狠揍一顿”

“别提咱们烦的人,喝酒”费四又张罗喝酒

当晚,众人大醉而归。

张岳的婚礼就这样热热闹闹的结束了。

这次婚礼给赵红兵又平添了几分烦恼,他本以为,在他的生命中,不再会和高欢有交集。

婚礼结束后几天,富贵的夜总会也开业了,苦孩子富贵终于成了老板。

又过了几天,王亮也出院了,李四的游戏厅也又照常营业了。

大家的生活,暂时的归于平静。

当时有小道消息说:娘娘腔马三在婚礼上认识了王宇,他爱上了王宇。

每次见到王宇,马三都是含情脉脉的看着王宇,火辣辣的。把王宇盯得直迷糊。

“你可以不爱我,但你不能阻止我爱你”据说那段时间马三经常对王宇说这句话。但王宇的性取向极为正常,一见马三就赶紧躲开。

蓝天白云小花猫,爱情究竟是什么?

马三认为他懂。他认为男人和男人之间的爱情,才是最纯粹、最真挚、最热烈的爱,那是一种抛却了肉体的依恋和性别的界限的爱。

他爱王宇,爱无悔。

开始时大家也认为马三对王宇的爱尽管难以接受,但还是比较纯真的,直到有一天孙大伟无意中看到了马三写给王宇的情书:“王宇,我想念你那白花花的大腿……”

据说,当时,装逼之王孙大伟就连打了三个寒战,撕心裂肺的颤抖着大喊一声:“实在是太他妈的肉麻啦!”捶胸顿足的跑了出去。

论对恶心的心理承受能力,孙大伟肯定是这些人中首屈一指的人物。连孙大伟都忍受不了,别人又怎么能忍受?

为此事,李四曾经和张岳聊过。

“张岳,不是我说你,你看看你那几个手下,有正常的吗?”

“怎么不正常了?我觉得很正常啊!”

“蒋门神非要跟那个60岁的老太太结婚,马三又追王宇,你还说正常?”传统人士李四很抓狂。

“……这事儿我也不太好说对吧!再说,表哥和富贵不都很正常吗?”

“恩,表哥是正常,但是还跑路了。现在你手下那几个人,也就富贵还算正常了。”

“富贵好象最近恋爱了”

“和谁呀?”

“不知道,但我看样子是”张岳说。

“听大伟说,你的那个马三还说想念王宇白花花的大腿,这也太恶心了吧!”

“哈哈,王宇腿白吗?”张岳也实在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我没注意过,但肯定比你腿白!”李四哭笑不得。“人家王宇还没搞对象呢,马三就成天这么恶心人家,还让不让人家找女朋友了?”

“恩,我跟马三说说”

“马三,就是一个长着鸡巴的女人”小北京感慨。

自从张岳和马三说了以后,马三果然很少去纠缠王宇了,但是每次见到王宇,他的眼神火辣依旧。

在张岳的婚礼过后约十几天,赵红兵的经理办公室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范进。

“红兵大哥,还认识我吗?”

“认识,你来干嘛了?”

“我没想到你会借我医药费,谢谢”

“别谢我,谢大伟去吧!”看到范进的态度这么诚恳,赵红兵也没再提前些日子在饭店门口的事。

“钱是你借我的,我应该谢你”

“那你是来还钱来了?”

“……不是,我暂时没钱”

“那你来干嘛来了?”

“我想跟你混,大哥”

“混?我是生意人,跟我混什么?”的确是,赵红兵之前从来就没有过小弟。不是江湖中人的费四和小纪的小兄弟都不少,但赵红兵却是一直干脆没小弟。

“如果你不带我混,那我来你饭店给你打工,总行吧?”

“你为什么非给我赖上了?”赵红兵可怕了这个高考连考九次的选手。

“我给你打工,还我欠你的钱”范进说的一本正经。

“那些钱,你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还,我没逼过你吧?你十年以后还都行”赵红兵其实借出这笔钱都没怎么指望范进还过。

“不行,我就想跟着你干”

“你会干啥?做菜你会吗?”赵红兵也发现了,其实范进人品不坏,挺实在。

“不会”

“那你能干啥?”

“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

“…………”赵红兵彻底无语了。“就算是我能收留你在我饭店干,我的兄弟也不同意,小申你知道吧!现在他一喝酒就骂你,你千不该万不该那次把那模特拿来当挡箭牌,这是男人吗?”

“那事儿是我不对,你带我去跟申爷解释解释行吗?那次实在是我没地方躲,下意识的拉过一个人挡在身前,这样的事儿我不会再做了”

“那我还问你,你来我饭店究竟能干啥?”

“刷盘子,洗碗,扫地,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范进对赵红兵不记前嫌并且还借他医药费一事感动的一塌糊涂。他早就下定了决心,这辈子非跟赵红兵混不可。红兵大哥,才是真正有大哥的范儿。

“……操,你让我怎么跟小申说啊。就算我跟小申说了,富贵呢?他是我兄弟张岳的手下,我成天和他低头不见抬头见,你留在了我的饭店,我怎么跟他说去?”通常情况下,赵红兵比较好说话,但是范进非跟着他干,他的确是有点犯难。

“红兵大哥…………”范进说着要哭了出来。

“唉……我把小申叫过来”赵红兵很无奈

赵红兵随后就叫来了小北京。

“你丫来干嘛来了?还想挨打是吗?”小北京一见范进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说,他想在咱们饭店干,还欠咱们的钱”

“来咱们饭店干嘛?看场子?咱们饭店需要看场子的吗?”

“小申……”赵红兵看了看小北京

小北京和赵红兵之间从来不需要太多的话,一个眼神,小北京已经知道赵红兵是真的想留下范进了。

“你想留下,可以。但是你必须要给那个模特道歉,我叫上富贵,咱们三个一起去”小北京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