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十四节 化石级限量版老混子

孔二狗2017年09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二狗认识李洋二十年,二狗一直认为那天的李洋是最漂亮的。恋爱中的女人最美,婚礼上的女人最最美。那天李洋眼中的世界,已经仅有张岳一人。李洋说过,能和张越结婚是她一生最大的梦想,如今,她的梦想已经实现了一半,她怎能不幸福?!

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李洋和张岳在轰轰隆隆的鞭炮声中缓步走进了酒店。

“……无论贫穷与富贵,你愿意与他不离不弃吗……”从省城请来的司仪问着这千篇一律的问题。

“我愿意!”“我愿意!”“我们都愿意!”还没等李洋回答,小纪已经带头开始起哄了。江湖中人就是与众不同,我市的混子们今日云集于此,一个比一个擅长起哄。

李洋也不回答,只是朝着张岳傻笑。

本来我市的婚宴上人通常最多逗留一个小时,简单的把饭吃完就纷纷离席了,但是今天张岳的婚宴绝对与众不同,由于参加婚宴的多数都是江湖中人,这些混子们坐在一起,大呼小叫,划拳行令,好不热闹!

张岳按照流程开始带着李洋敬酒,走到了第二桌,也就是李洋同学的那桌时,张岳看见了正在阴着脸的严春秋。据说严春秋开始不愿意去同学那桌就是因为那里有高欢,这么多年过去了,高欢也没嫁给赵红兵,但她还记得严春秋当年砸赵红兵后脑那一下,她只要见到严春秋还是不说话。严春秋每次见到高欢都不是一般的郁闷。

“操,有人请你吗?”张岳拿着酒杯斜着眼睛看着严春秋。

“没有,李洋是我同学。”本来心情就不好的严春秋虽然被张岳这句话说得很郁闷,但严春秋也没什么过激的言辞。

“把他给我赶出去!”张岳虎着脸对身边的小北京说。

“张岳……”李洋拉了拉张岳。

张岳看了看严春秋,酒也没喝,径直走向了下一桌。毕竟李洋要顾及一下同学的面子。如果说张岳这辈子还能听一个人劝的话,那只有李洋一个人了。张岳真犯起浑来,赵红兵也拦不住。

酒席开始不到15分钟,已经有人喝多了,喝多的是蒋门神。当天,蒋门神和东波等三人坐在一桌,由于蒋门神是张岳的嫡系兄弟,所以蒋门神有个责任,那就是陪在座的人好好喝点。东北人一向把喝酒等同于感情,认为二者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这天,蒋门神一定要喝多,必须地!

东波等三人信仰很纯正,自己带来了杯子,只喝酒,不吃菜。酒席一开始,东波他们三个就掏出了三个特大号玻璃杯,喝白酒。我市回民在外出吃饭时多数会自带杯子,而且以杯子尺寸超大闻名。所以直到现在每当我市市民在喝酒时被主人拿出的特大号酒杯吓一跳时,总会习惯性的解释一句:“我不是回民。”

东波等人敢在喝白酒时拿出如此大号的杯子,足以证明他们几个的确是有点酒量。

“来吧,咱们为了庆祝张岳的婚礼,共同喝一个!”蒋门神提议共同喝了一大口。

“来,东波,咱们干一个吧!”蒋门神知道一些东波和李四的过节,但是他觉得既然李四和东波谈和了,他也没必要对东波怎么样。

“呵呵,蒋门神啊,你那杯子也太小了吧?我这一个能装你三个”东波笑着说,略带鄙夷。在我市,如果哪个男人被讥讽不能喝酒或者不敢喝酒,那基本等同于说这个男人阳痿。

“杯子小我多喝几个,总行了吧!”蒋门神怎能怕东波激?蒋门神因为比谁都有刚儿,已经因为喝酒喝的胃出血住了好几次院了。

“不行,我看我这杯子起码半斤,我喝两杯,你喝一瓶,你敢吗?”东波居然问蒋门神敢不敢。要知道,这世界上基本没啥蒋门神不敢干的事儿。

“我不敢?东波我告诉你,你喝一杯,我就能喝一瓶!”蒋门神又上来虎劲儿了。

“我告诉你啊蒋门神,吹牛逼比搞破鞋还招人烦呢,你知道不?”东波把吹牛逼和搞破鞋这两件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儿相提并论了。

“知道!”蒋门神猫下腰就拿起了一瓶白酒。

“你知道吹牛逼比搞破鞋还烦人就行!”东波继续激蒋门神。

“破鞋,我搞过,但牛逼,我就没吹过!”蒋门神说着拧开了一斤装的白酒的瓶子。“整呗!?”这回轮到蒋门神挑衅东波了。东北话中的“整”字相当于英文单词中的do,可替代无数动词。

“整!”东波喝酒也不含糊。

“咣!”蒋门神和东波的杯子重重的撞到了一起。

东波一仰脖,喝光了杯中的酒。

只见蒋门神骨碌了几下喉结,喝掉了整瓶的白酒!

“还敢继续整吗?”东波挑衅着说。

“整呗”蒋门神这辈子除了老五就没服过别人,伸手又从身后拿了瓶一斤装的白酒。

“倒酒!”东波说,东波这一杯至少也有半斤,喝下去以后看样子也不怎么好受。

“你们俩别这么喝了,这还不得喝死啊!”有人劝蒋门神和东波。

“没事儿”蒋门神说。

“吃两口菜,压压酒”又有人劝他俩

“恩,我不吃”东波说。的确,东波的信仰很虔诚,就算是素菜,他也不会动一下筷子。

“那我也不吃了”蒋门神说

“来吧,继续整!”第一瓶酒喝完大概五分钟,蒋门神的酒劲有点上来了。

🐏 落*霞*小*说ww w_l uo x ia_c o m _

“咣”酒瓶和酒杯又是重重的一撞。

东波一仰脖像是倒酒一样,半斤多白酒又喝了下去。

蒋门神喝第二瓶的时候显然有点费事,半分钟,连一半还没能喝下去。但是,倔强的蒋门神的嘴依然没离开酒瓶子。

“你还行吗?”东波坏笑着问

听到东波这句话,蒋门神一仰脖,一皱眉,把剩下的半瓶白酒一口全干了!

“快吃几口菜,压压酒”同桌的人没见过这么拼酒的,纷纷来劝。

“不吃”蒋门神咳嗽了几声,挥了挥手。

只要是正常人无论酒量多大、身体多好,两斤白酒下去非倒不可。喝多的不仅仅是蒋门神,东波那一斤多的白酒也够受的。

“还整吗?”休息了大概7-8分钟,东波又问。

“整!”红着眼睛的蒋门神又回头拿酒了。

这时大家都听到了“轰隆”一声,蒋门神顺着椅子滑了下去,滑到了桌子底下。紧接着,仰面倒地的蒋门神“哇”的又吐了一口,彻底醉了。

几分钟后,蒋门神被人背出了酒店。张岳的婚礼,蒋门神一共只参加了二十多分钟。

蒋门神被人弄走了,东波更是得意非常。

“来,还有人喝吗?”已经半醉东波喘着酒气,又问了一句

“……”没人回答。同桌的人看东波这架势,谁愿意惹他?

过了一会儿,东波一转头,看见了正坐在他身后的临桌的小梅。

“妹子,他们都不敢和我喝了,咱们俩喝点呗?”东波借着酒劲拉了拉小梅的胳膊。

“呵呵,和我喝,你配吗?”小梅不认识东波是谁,她一看就认为是个醉酒的流氓,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恩,配,我们交配”

“你自己去交配吧,呵呵”小梅依然面带微笑,话说的不冷不热。

“我就要和你交配”东波嬉皮笑脸的说

“一边儿凉快着去”小梅打了一下东波抓着他胳膊的手。

“哎,你还打我?”东波火气上来了。

“兄弟,你喝多了吧!”小梅身边的一个人说。

东波眯着醉眼,看了看说话的这个人。东波看见了一个两只手都缩在袖子里的人正在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就单看这淡定的气质,醉了酒的东波也能感觉到对方绝对不是一般的混子。

说话的这个人,是富贵。虽然富贵一直没和小梅说话,但是他记得赵红兵让小梅坐在他旁边时嘱咐他的那句:“这是张岳的朋友,照顾一下”。

凭这一句话,富贵就要照顾小梅。

“扯淡,你看我像是喝多了吗?”东波扯着嗓子喊,引来了很多人的目光。

事后大家都说,东波虽然是个亡命徒,他有胆子来张岳的婚礼上捣捣乱出出名,但是他绝对没胆子在张岳的婚礼上打架,他那天敢惹事,完全是刚才那两大杯白酒给支的。二狗想起了丁小虎在多年以前曾给二狗讲过的一个笑话:一个法国人,一个俄罗斯人,一个中国人,三个人在一起喝酒,酒喝的差不多的时候都吹嘘自己国家的酒厉害。后来大家说:既然都说自己国家的酒厉害,那么我们就比一比吧!大家一致同意,并且抓来了三只老鼠。法国人先给第一只老鼠灌了杯红酒,只见这只老鼠喝了这杯红酒以后,摇摇晃晃的走了几步走到了钢琴下,然后香甜的睡着了。法国人很得意:“看我们国家的酒,多浪漫啊,老鼠喝了以后都知道睡在钢琴下”。俄罗斯人不服了,给第二只老鼠灌下了一杯伏特加,只见这老鼠喝完伏特加以后当场倒地,昏睡过去。俄罗斯人更是得意:“看我们国家的酒,多烈呀!”中国人笑了笑,倒了一杯二锅头给第三只老鼠喝了下去,只见这老鼠没喝几口就扔下酒杯一溜烟的跑向门外。法国人和俄罗斯人开始嘲笑中国人:“你们国家的酒那叫酒吗?老鼠连喝都不喝,喝完了还能跑!”。中国人笑笑说:“你们等等看!”。正在这时,三个人听见门“咣”的一声被刚才跑出去的那只老鼠踹开了,这老鼠还攥着俩砖头子,喊:“我草你妈,猫在哪儿呢?!今天我非整死它!”

一只小猫,有啥可怕,老鼠怕猫,那是谣传,壮起鼠胆,把猫推翻。

就是这样,喝多了的东波已经根本忘了张岳是谁了。

“兄弟,你真喝多了”富贵又面无表情的重复了一句。

“你认识我是谁吗?”东波仰着脖子问了一句。

“我不认识”富贵说着还摇了摇头。根据二狗观察,富贵当时还没有动手的意思,毕竟,这是张岳的婚礼。而且,富贵的手伤刚刚好,来参加婚礼也没带卡簧。在大哥的婚礼上,富贵怎么能携带凶器呢?

“我叫东波”东波说这句话时一字一顿,以为凭自己的名字就能吓唬住富贵。

“哦”富贵笑了笑,很是不以为然。

“你是谁呀?!”东波看着富贵无所谓的表情,火气上来了。

“富贵”富贵轻声说。

“哦,你就是富贵啊?你别以为你跟着张岳混就牛逼了,你问问张岳去他认识我不?装鸡巴毛黑社会,今天我在这,我看你们谁敢杀我?!你们那个李四不也挺能装吗?你问问他,知道我谁不?”东波地痞无赖本色毕露。

“你现在走,我不打你。你再不走,我打死你。”富贵伸出了左手,指了指东波

“草你妈…………”东波张口开骂了。

“轰”一声,东波连人带椅子一起倒地。

富贵虽然没带卡簧,但是出手仍是极快,左手顺手抄起的大号玻璃烟灰缸重重的砸在了东波的头上。已经醉酒的东波躲闪不及,当场载倒在地。

东波带来的两个兄弟见状站了起来冲向富贵,被同桌的人死死的抱住,动弹不得。

其实那天,大家都是不想动手伤人,毕竟是张岳的大喜的日子,否则东波等三人非被留在那里不可。

“你现在走,我还不打你”左手攥着烟灰缸的富贵再次重申。

“我草你妈,今天我看你们谁敢整死我,今天你们不整死我,我明天把你们全整死”被人扶起后又被两个人死死抱住的东波声嘶力竭的喊。

此时的张岳、小北京等人都在二楼为宾客敬酒,根本不知道楼下发生的事情。

被人死死拉住的富贵,也没法动手。

“我看你们谁敢整死我,我看你们谁敢整死我……”东波挣扎着,声嘶力竭的喊。东波不醉的时候,虽然很张狂,但是也绝对没这么歇斯底里。

这时,一身西装笔挺的张岳的爸爸快步走了过来,手里提着个空啤酒瓶子,走到富贵这边,“哗”的一声把空啤酒瓶子砸碎在了桌子上,手里拿着个带着茬子的啤酒瓶嘴。

“小逼崽子,我敢整死你”张岳的爸爸的啤酒瓶子嘴指着被人牢牢按住的东波的咽喉。

二狗清楚的记得,张岳爸爸说这句话的时候的表情和张岳要杀人时一模一样,棱着眼睛,撇着嘴。

东波在被张岳爸爸吼了一声后,居然再也不挣扎,眼中露出惊恐的表情,呆呆的看着张岳的爸爸,这个已经60多岁的老头。

“滚!”张岳的爸爸拿着酒瓶嘴向门外一指。

“放开他,让他滚”张岳的爸爸继续说。

众人放开了东波。东波甩了甩被人抓得发麻的胳膊,不敢再看张岳的爸爸一眼,一言不发,转头就向门外走去。

“我带你回队里醒醒酒吧!”被高欢和张岳弄得郁闷了半天的严春秋走了过来,拉住了东波,带走了。据说,严春秋早就知道了东波在社会上的劣迹,只是当时严春秋职位尚低,一直没机会真正抓到东波。这次,东波被嫉恶如仇的严春秋找到了借口。

看见张岳的爸爸如此生猛,宾客们各个目瞪口呆。

“那老头是谁啊?”

“张岳的爸爸,镇东洋的亲儿子”

“太牛比了”

那天并未穿红色三角战裤的张岳的爸爸,再次给到场的上千个宾客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大家都纳闷,为什么刚才还在歇斯底里的东波在一瞬间忽然乖的像一只驯服的小猫。

二狗却不纳闷,二狗认为:只要是个人,看见张岳父子俩那棱着眼睛撇着嘴的表情都看得出来是要杀人了。老鼠只要没有完全失去理智,还是怕猫的。

东波这个在九十年代中期我市不可一世的混子,天不怕地不怕的亡命徒,栽在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的手里。

东波事后曾经和很多人说过:“别管是赵红兵、李老棍子还是张岳、李四,我都没怕过,我就怕过一个人,那就是张岳他爹”

张岳、小北京、小纪等人听见吵闹下楼后,听别人说了刚才发生的事儿。

“东波是真活腻了”张岳说

“留给我吧,呵呵”李四笑笑,小声说。

“呵呵”张岳笑了笑,拍了拍李四的肩膀,又上楼敬酒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