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十三节 他年得傍蟾宫客,不在梅边在柳边

孔二狗2017年09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恩,你也来了”实在躲不过去了,赵红兵硬着头皮说了一句。朝思暮想的人赫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赵红兵竟无话可说。

“恩……”高欢也像是被电击一样,木然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赵红兵早就有在今天的婚礼上见到高欢的心理准备,他知道高欢一定会来。他一直琢磨着见到高欢他就躲,这么大的婚礼现场,他随便躲哪都不会和高欢面对面的碰到。哪想到有严春秋这一捣乱,赵红兵忙乱之下,竟然和高欢走了个面对面。

两个人傻傻的对视了5、6秒钟,都觉得这样实在太尴尬。

“我去随礼”还是高欢先缓过神来。

“……哦”赵红兵还是有点手足无措。

高欢随后进了门,在入口处,高欢随了礼。随完礼后,高欢向前走了几步,忽然回头,回来后又跟写礼的马三要了支笔,扯过一张红纸,写下了几个字,然后离去,径直走向她同学那桌。

不一会,赵红兵招待客人又走到了马三写礼的地方。

“红兵大哥,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个孕妇,在这里写了几个字。啧,啧,你看这字写的”马三的表情像是女人看见了一个限量版的LV的包一样。

“呵呵,是么?”赵红兵拿过了那张被高欢写着字的纸。

纸上写着“他年得傍蟾宫客,不在梅边在柳边”。

🐠 落+霞+小+说+ w w w ~ lu oX i a ~ co m-

“红兵大哥,那个字念什么啊?”马三竖起兰花指指着“蟾”字嗲嗲的说。

赵红兵仿似没听见马三的问话,他的思绪回到了1987年,那段他和高欢私奔的日子,那也是他人生中最幸福的日子,最美好的时光。他记得有一天,他和高欢到了一个开满牡丹的地方。

“红兵,我给你讲个故事,讲一个和牡丹相关的故事,故事的名字叫牡丹亭”

“好,你说来听听”

“宋代,有一个女子名叫杜丽娘,她是一个太守的女儿,温柔贤淑美丽大方,有一日,她在梦中梦见了一个柳姓的公子,在梦中,与他缠绵并私订终生。她梦醒后始终忘不了梦中的那位公子,不吃不喝,形销骨损,不久,就因为过度相思而死去,她临终前让她的妈妈把她埋在了花园的梅树下。而她梦中的这个柳姓的公子也总是梦见一个女子站梅树下,他也对这个女子倾慕非常,而后,他改名为柳梦梅。三年后,柳梦梅赴京赶考,借宿在了梅花庵,拾到了杜丽娘的画像,他认定,画中的女子就是他梦中的那个姑娘。杜丽娘魂游故园,再次与柳梦梅幽会,随后,柳梦梅掘开了丽娘的坟墓,丽娘死而复生,两人随后结为夫妇。一起赴京赶考。结果,杜丽娘的老师发现了柳梦梅掘墓,告发了柳梦梅。柳梦梅应试后,去给丽娘的爸爸报喜,结果却被认为他盗墓的丽娘的爸爸囚禁。发榜后,柳梦梅高中状元,但丽娘的爸爸却始终不同意这桩婚事,绝不相信丽娘死而复生的事实,后来,闹到了皇帝那里。经皇帝裁决,柳梦梅和杜丽娘终于走到了一起,白头偕老”

“虽然很凄婉,但是很像一个神话故事啊”赵红兵说

“是,但是这个故事讲的就是,爱情,可以战胜一切,包括生死。而且,里面的几首诗我也很喜欢。”高欢说

“说来听听”

“丽娘临死前写:近睹分明似俨然,远观自在若飞仙。他年得傍蟾宫客,不在梅边在柳边。柳梦梅看了以后,心想,无论是柳还是梅,都有我的份,因为我就叫柳梦梅,他就回了一首:丹青妙处欲天然,不是天仙即地仙。欲傍蟾宫人近远,恰如春在柳梅边。”

“很好,我背下来了”那时的赵红兵还没酗酒,记忆力不是一般的好

“真的?”

“真的,因为很上口”赵红兵随后就背了一遍。

“我们比他们幸福多了,我们都是活着的时候就认识了”

“恩,是”

赵红兵回忆到这里,回头看了看走路已经不怎么方便了的高欢,恍如隔世。

多年前与高欢的私奔,恰如柳梦梅和杜丽娘的梦。或许,那仅仅是一梦,而已。只能当作美梦留在自己的记忆里。

高欢的妈妈又像是那个封建卫道士丽娘的爸爸,千方百计阻止二人走到一起。

这时,赵红兵又想起了高欢那句“我们比他们幸福多了”这句。

丽娘还可以还魂,但已经嫁作他人妇的高欢呢?爱情能战胜生死,但是能战胜婚姻吗?能战胜这个被伦理纲常束缚着的社会吗?

“三儿,笔给我用一下”赵红兵对马三说

“红兵大哥,那个字念什么啊?你不告诉我,我就不给你笔”马三单手托着下巴,撒着娇对赵红兵说。看样子,马三的求知欲还挺强。

“chan”赵红兵说。看着发嗲的马三,赵红兵更是心烦意乱。

“喏,给你笔”马三递给了赵红兵笔

“欲傍蟾宫人近远,恰如春在柳梅边”赵红兵用左手写下了几个字,歪歪斜斜,像是蜘蛛爬的一样,和高欢那隽秀的一行字相映成趣。自从被土豆打了一喷子以后,赵红兵右手基本废了,很少写字,写字只能用左手。

“红兵大哥,你写这十几个字我一个也不认识耶!”马三又继续敏而好学,不耻下问。的确,赵红兵用左手写的这几字没人能认出写的是什么。尤其是用的是写礼用的软笔写的,更是没人认识。

“恩……以后跟你说,这张纸,你就放在这里吧。那孕妇再过来,你就给她看看”赵红兵烦死了马三。

赵红兵写这些字也没想让别人认识,高欢认识就足够了。

“哎,你怎么来了,有人请你吗?”马三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尖着嗓子惊叫了一声。

马三看见了宋老板的二奶,用08年流行的话说就是:小三。

“没人请我就不能来?”宋老板的小情妇笑吟吟的说。极少夸人的张岳曾经夸过她“真是个好娘们儿”,张岳绝没看错这个女人。后来大家都知道,这个女人真的不寻常。

“三儿你哪来那么多废话啊?”赵红兵很烦马三

“我…………”马三话还没等说完。

“走吧,我帮你找个地方坐下吧!”赵红兵对宋老板的小情妇说。

“你是张岳的好朋友吧?我认识你。”宋老板的小情妇对赵红兵说。

“哦,你是张岳的朋友还是李洋的朋友?”赵红兵已经招待了上百位客人了,麻木了,顺口问了一句。

“这封信,你交给张岳,一定要记得给他”宋老板的小情妇没回答赵红兵的问题,交给了赵红兵一封信。

“你是张岳的朋友啊”赵红兵收下了信,塞进了口袋里

“恩,算是吧!”

“富贵,这姑娘坐你旁边吧,你照顾一下,她是张岳的朋友”赵红兵对刚出院的富贵说。

“恩,红兵大哥,你放心吧!”宋老板的小情妇坐在了富贵旁边。

后来的聊天中富贵知道了,宋老板的这个漂亮的小情妇,才21岁,叫小梅。

赵红兵刚安顿下小梅,走到门口,他就又看见了一个熟人,毛琴。

“哎呀,红兵老弟,好久不见了,你还是那么帅”毛琴当时已经30岁出头了,但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呵呵,来了”赵红兵见到毛琴一次,肯定就会被毛琴调戏一次。

“张老板结婚,我能不来吗?我还想跟张老板要口饭吃呢!再说,就算张老板不赏我口饭吃,为了能见到你,我也得来啊”毛琴笑得很妩媚。毛琴说着,就走到了马三写礼的地方。

“两份,一份是我的,一份是我弟弟的,我弟弟的这个是存折,20万,密码就是今天的日子”毛琴对马三说。

“你等等!”赵红兵拉住了毛琴。“你替谁随礼?”赵红兵问。

“我弟弟呀!”

“你弟弟是谁呀?”

“赵山河”

“这钱我们不能收,张岳没赵山河这个朋友”

“哎呀,红兵老弟,不就是那点过节吗?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帮姐去说个情不行吗?人们都知道,张岳就听你一个人的”

“这情,我说不了。如果实在想说情,那你让赵山河找张岳和富贵说去”赵红兵说这句话时目光冷峻。江湖中人都知道,赵红兵虽然话不多,但是和别人说话的时候多数都是礼貌性的笑笑,但一旦赵红兵板起了脸,那这事儿肯定谁来了也没辙。

“红兵老弟,你别这样啊!”毛琴娇嗔着说,居然对赵红兵发起了嗲。

“你把这存折拿走吧!”这样的原则性问题,赵红兵怎会吃毛琴这一套

“我不拿!”毛琴耍起了赖。

“三儿,把这存折撕了”赵红兵转头对马三说

“好勒!”马三几下就撕烂了存折。

“你……”毛琴没想到一向看起来很好说话的赵红兵居然如此不给她面子

“拿身份证,去银行再补办一张吧!”赵红兵对毛琴说了一句,出门了,因为他看见张岳的爸爸和妈妈都已经来了。

那天二狗记得清楚,张岳的爸爸,那个当年曾在家门口横扫上百个红卫兵的传奇人物,当天穿了一身笔挺的西装。老头的腰杆笔直,像是个军官,走路大步流星,他五官和张岳很像,是个老帅哥。

“张叔,来啦!”赵红兵笑着打招呼。

“操!”张岳的爸爸只回了这么一句。同时,用手重重的拍了赵红兵后脑一下。可能,这就是张岳家这样的土匪世家表达亲切的方式。但是张岳的爸爸忘了,赵红兵后脑有伤,他这重重的一拍,差点把赵红兵拍晕了。

“哎呦!”赵红兵脑子“嗡”的一下,险些跌倒。

“操!”张岳的爸爸看赵红兵这么不禁打,有点生气,赵红兵刚把捂住后脑的手松开,张岳的爸爸又是一巴掌抡了上去。

“啊!”还在眼冒金星的赵红兵后脑又被抡了一巴掌,再次险些跌倒。

“操!”张岳的爸爸一直认为赵红兵是个汉子,没想到打了两巴掌就疼成这样,有点气不打一处来。

“你打人家孩子干啥?”张岳的妈妈拉住了张岳的爸爸

“操!”张岳的爸爸没回话,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向了自己的桌子,留下了险些被他两巴掌打得呕吐的赵红兵。

张岳的爸爸一共和赵红兵说了四句话,但是仅有四个字,而且这四个字还完全相同。

那天,张岳的爸爸并没有穿着他那条被我市流氓当作图腾崇拜的那条红色三角战裤,或者是他也穿了,但是穿在了里面,大家都没有看到。总之,那天婚礼刚开场时,在场的人并没有多少人认出他就是“镇东洋”的儿子。

这就好象是马拉多纳不穿阿根廷队的队服而是穿一身西装时,他在大家眼中就是个肉嘟嘟的死胖子,但是一旦穿上了阿根廷队的队服,他就是球王。张岳的爸爸不穿红色三角战裤,他在大家的眼中也只是个比较帅的老头的而已。

张岳这样的顶级江湖大哥的婚礼,必将是群英会。

赵红兵刚揉了揉后脑缓过神来,他就看见了东波。二狗记得,那天东波很有出息,居然没光膀子,穿了件跨栏背心。

“随礼!”东波一副流氓相,从大裤衩子兜里掏出了皱皱巴巴的30块钱。

“什么名字?”马三没想到,张岳的婚礼上还有人敢捣乱,他还以为东波是张岳的哪个乡下亲戚呢。

“我叫东波,还有这俩,我兄弟,我们每人10块”东波那天腰里没别着斧子。

“哦?东波?”马三抬头看了看。

“让你写你就写呗!”东波呵斥

“我操?!”马三站起来了,九十年代在我市,敢和马三这样说话的人不多。马三这句“我操?!”是疑问句加感叹句,他想不出有谁敢在今天来张岳这里惹事。

“三儿,给他写上!”赵红兵看时间张岳的婚车快该到了,不想让马三再惹事。

“…………”马三没说话,低头坐下了。马三听张岳的,张岳听赵红兵的,所以马三也很听赵红兵的话。

“还是红兵大哥有面子啊!”东波也认识赵红兵,这句话也不知道他是在恭维赵红兵还是挖苦赵红兵。

“呵呵…………”赵红兵恨东波恨的牙痒痒,今天如果不是张岳结婚的日子,已经老实了很久的赵红兵说不定当时就会出手给东波一耳光。

“四儿!放鞭炮呢?”东波对在酒店门外指挥放鞭炮的李四喊

“呵呵……”李四居然也抬头朝东波笑了笑。李四这人阴着呢,他想阴谁都绝对不会在表面上让对方看出任何蛛丝马迹。

事后大家才知道,东波那天来这里就是想来闹事出名的。自从李四乖乖的给了他15万以后,东波更是嚣张跋扈,他认为传说中的张岳、李四等人不过如此。他刚刚“成功”挑战完李四,如今,他又来挑战极限了,他来挑战张岳了。

鞭炮声响起,张岳的迎亲车队到了,几十台名车,十分壮观。即使是现在二狗在上海的延安高架上站一个小时,也不能见到那么多名车。

张岳和小北京先走下车来,随后李洋和她的伴娘也下了车。

“张岳今天真帅!”小纪感叹

“其实小申穿西装也挺像回事儿的,认识他十多“年,第一次看他穿西装”赵红兵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