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十二节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幸福

孔二狗2017年09月1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李四和王宇当天就去了“清真饺子馆”,这家饭店绝对是回民区的老字号,当年张大噶子和三虎子开战也是在这里。据说这个饭店开到了今天开了三十年,厨师没换过,服务员没换过,招牌没换过,菜单也没换过,只是隔几年涨涨价,堪称中国国营饭店的活化石,依然有着中国八十年代的中型城市里“大众食堂”的感觉,这家饭店每天晚上7:30准时下班,无论有多少客人,保准全都准时撵走。而且,服务态度极差,无论点了什么菜,必须自己去窗口拿,服务员绝不会给任何人上菜。

尽管如此,但这家清真饺子馆依然生意火暴,整个回民区的人,都对这家饭店有着极深的感情。别的饭店的服务态度一家比一家好,但是这家,服务员叫客人去拿菜客人拿的慢了点,都要被服务员骂。而且,客人们也乐于被骂。就算是张大噶子、东波等大混子来这里吃饭,一样要被服务员骂,他们被骂也从不还口。毕竟,他们都是从小就吃着这家饭店的饺子长大的,从小就是被这家饭店的服务员骂大的。虽然二狗不是回民,但是看到这家饭店,心里也觉得暖烘烘的,二狗觉得这个饺子馆不像是个饭店,倒像是个大家庭。在当今社会中,这家饭店依然以这样的方式固执的经营着,而且,又在继续哺育着回民区新一代。至今,当年杂乱无章的回民区已经建起了一栋一栋的现代化小区,但这家饭店依然巍然不动,据说回民区所有的人都不同意拆掉这家饭店。二狗认为,再过一些年,这家饭店可以申请我市文化遗产了。

三十年,外面的社会已经沧海桑田,中国早已翻天覆地,唯有这家饭店,依然只卖一种酒,一种6毛5分钱一壶的散装白酒,据说这个价格,是15年前涨的,到现在还没变过。只不过,饭店里,那些三十年前青春年少靓丽可人的服务员都已垂垂老矣满面沧桑。外面的世界的剧变没能在心理上给这十几个女服务员太多的烙印,只是岁月为她们的脸上刻下了痕迹。与我市九十年代中后期那十几万下岗工人比起来,她们是幸福的,她们都是幸福的。

每次谈判,东波都喜欢定在这里,因为在这里,他能找到主场作战的感觉,就像是P。Maldini在圣西罗大球场一样,总会感觉身后有数以万计的人在支持他。当年张大噶子也是这样,在别的地方他打不过三虎子,但是回到了回民区的清真饺子馆,他就能把三虎子打的落花流水。

据说,李四和王宇到清真饺子馆的时候,东波正在被服务员骂。那天,东波是单枪匹马去的,他认为,在回民区里,李四胆子再大也不敢招惹他。

“东波,你就不能学点好?你看你现在像个人吗?”

“韩姨,我这不是替你儿子他们出头吗?我不这样,能给你儿子他们要到医药费吗?”

“要就要,那你穿件上衣行吗?你多大了?成天光个膀子不觉得丢人?你不觉得丢人我替你觉得丢人”服务员骂起东波来是一点情面都不讲。

“韩姨………………”东波还没等说完,李四就打断了他。

东波不认识李四,但是李四却认识东波。

“你是东波吧?我是李四。”李四说。那天李四穿了件白衬衣,胳膊下面夹了个黑色的夹包,再配上“板寸”的发型,是九十年代典型的东北江湖大哥的造型。

“你就是李四啊?你挺牛逼呗?”东波挑衅的看着李四,斜着眼睛,还朝李四吐了口烟。

“…………”一向不善言辞的李四一上来就被眼前这嚣张跋扈的东波弄了一肚子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本来李四想该赔钱赔钱,好好谈和,却没想到东波上来就是挑衅。如果这次和东波谈判的是张岳,张岳肯定就是一句话:“我牛逼习惯了,改不了”,然后掏出枪或者刮刀给东波几下,直接放倒。但李四毕竟不是张岳,他即使是想放倒东波,也绝不会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

“东波,有事说事,你找我们不是来谈事儿来了吗?”王宇强压住火对东波说。

“你也挺牛逼呗?”东波根本不讲理,转头又对王宇挑衅。说完,东波还把腿搭在了饭店的圆桌上。

“呵呵”王宇没说什么,笑了一声。事后王宇说,如果不是这次来谈之前赵红兵嘱咐了他几次别惹事,他当时就会掏出卡簧捅了东波。

“东波,你把腿给我放下!”刚才教训东波的老阿姨喝了一声。

“哦……”东波把腿放下了。

“李四,外面都说你挺牛逼,可是我不怕你,你知道吗?”东波还是不说正经的,继续挑衅。

-落-霞-小-说 lu Ox i a^ c o m. 🌂

“…………”李四挤出了一丝笑,鼻子里哼哼了一声,意思是知道了。

“你知道你的游戏厅昨天是谁砸的吗?”看到李四和王宇没说什么,东波更狂妄了。

“谁砸的?”王宇明知故问回了一句,其实他恨的牙痒痒。

“我砸的!你知道为什么砸你们游戏厅吗?”东波就是在挑气呢。

“……”李四没说话,静静的看着东波

“因为你们实在太牛逼了,欺负我们回民区没人是吗?告诉你,不把医药费拿出来,你那游戏厅别想开了!”看见李四等人没回音,东波自问自答了。虽然东波没什么文化,但是他还弄了个设问句,气人不气人!

“说个数吧”李四终于开口了。他早就知道东波就是想讹钱,他不愿意再和眼前这人再废话一句。

“你们在学校的教室里,差点把那学生砍死,在校外,你们也砍伤了7、8个。我不多要,就15万,钱给了,这事儿就这么结了。不给钱,你知道啥后果不?”

“…………”王宇刚想开口,被李四拦住了。

“明天下午,来我游戏厅拿钱”李四说

“那可说好了,你要是到时候不给钱……”东波没想到传说中的江湖大哥李四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他15万的要求,他还真以为李四是被他吓到了。

“你以为四哥像你似的?”憋了半天的王宇终于忍不住也小小的挑衅了一下。

“我草……”东波看样子要发火。

“明天下午过来拿钱吧,我们先走了”李四打断了东波,站起身来和王宇一起走了。

“你看你,人家好好的过来和你谈,你看你说的都是啥?”在李四等人站起身来向外面走时,饭店里的老阿姨都看不过去了,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东波一句。“孩子,吃几个饺子再走吧”老阿姨对李四和王宇说。

“不了,改天吧”王宇笑了,对老阿姨笑的挺真诚。世界上,还是好人多,讲道理的人多。

据王宇转述,在回去的路上,李四和他曾有如下对话:

“四哥,看他那逼样,我刚才真想一刀扎翻了他!”

“老亮是生是死现在还不知道,你想让你父母没人送终是吗?还记得红兵大哥那句话吗,我媳妇也怀孕6个月了”

“他也太能装了,四哥,明天真给他15万啊”

“恩,给他”

“凭啥给他那么多?”

“这是给他买棺材板的钱。“

“啊?”

“他要的少点,就给他买个轮椅。他要这么多,只能给他买副棺材板了。”

“我们明天就动手收拾他吗?”

“不,最早也是一年以后”

“恩”

“记住,今天我跟你说的这些话,不许跟任何人说,包括老亮”

“知道了”

的确,王宇在李四的有生之年从没对任何人说过这番对话。

但据说,当赵红兵听完李四和东波的谈判过程后,曾经对费四说:

“混了这么多年,四儿吃过亏吗?以我对四儿的了解,他肯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他早晚得收拾东波。他只不过是要等这事儿被社会上的人都忘了再动手,那时候,东波再出什么事儿,就没人怀疑到四儿了。”

“必须地!”喝得晕晕忽忽的费四斩钉截铁的说出了这三个字。

小北京和赵红兵看着费四不约而同的笑了:这老小子,快三十了,性格还是没变,依旧火暴。

在李四赔钱,晓波毁容这两件烦心事过后,赵红兵等人终于迎来了一件开心事,那就是:张岳马上就要结婚了。

李洋,那个痴情的女子,马上就要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当时,正在摇滚着的我市特别流行一首崔健的歌,歌名叫《一块红布》。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

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

我说我看见了幸福

自从李洋认识张越那天起,张越就用一块红布蒙住了李洋的眼睛,也蒙住了天。认识八年了,李洋眼前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看见幸福。无论是张岳入狱、一次又一次的受伤、每天的提心吊胆,李洋的眼前始终都是一片幸福。因为,她知道,张岳这个看似豪放不羁的男人的心里,始终没有别的女人。这样的男人如果认准了一个女人,那就是,一辈子。

张越究竟用怎么样的一块红布蒙住了李洋的眼睛,谁也不知道。或许,李洋自己也不知道,但她一定知道,什么是爱情。

对,爱情就是这样,就是张越对她这样,这就是爱情。

前几天,二狗在不经意间听见有人的手机中传出一首熟悉的歌,当二狗听到“人说北方地狼族,会在寒风起站在城门外,穿着不锈的铁衣,呼唤城门开,眼中含着泪”,“人说地安门里面,有位老妇人,犹在痴痴等,安详地老人,依旧等着那,出征的归人”这几句歌词时,竟潸然泪下。

那是因为二狗想起了传说中的六年后的一个镜头。

一群全副武装的警察敲开了张岳的家门。

“等着我,过几天我就回来”张岳最后环视了一下李洋亲手布置的温馨的家,又仔细的端详了一下李洋和李洋怀中的孩子。

“恩”李洋朝张岳微笑了一下。

张岳再也没能回来。

后来有人对李洋说,张岳出不来了,判了死刑。大家都说在临刑前,叫李洋去看看他,但李洋说什么都不去……

“他不会死的,他那天走的时候对我说了,他会回来的”无论别人怎么劝李洋,李洋都坚持不去看张岳最后一眼。

直到张岳被执行了死刑,电视上也播了,李洋也交了五块钱的子弹费,李洋才相信,张岳再也回不来这个家了。

“人早晚会死的,他只不过比我早去了几年,等我把孩子养大了,我就找他去”据说,李洋没在人前掉过一滴眼泪。

奇怪的是,虽然李洋没有在人前掉过一滴眼泪,但是在张岳刚被执行死刑的那几天里,去探望李洋的人没有一个不落泪,包括赵红兵。在张岳被执行死刑那天,赵红兵都没有落泪,但见到李洋,赵红兵这个刚强至极的男人却落下了泪。

事后赵红兵曾经在酒后说:“我见到李洋时,她的脸上,竟然还是幸福”

“看到她那坚定的眼神,我也真的以为张岳还能再回来。看到她那痴痴的表情,没有人能忍住不落泪。”赵红兵补充了一句。

李洋曾经说过,只要能和张越结婚一天,那么她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和张越结婚六年,她今生无悔且无憾。

李洋直到现在仍然未再婚,全身心的教育儿子,张岳的这块红布,依然在蒙着她的眼睛。

张岳结婚,是一向比较悠闲的赵红兵和小北京的头号大事,他俩忙里忙外,所有的事儿都给张岳张罗差不多了。

二狗至今仍然记得张岳的婚礼,那绝对是我市九十年代最气派的一场婚礼,比市长儿子的婚礼还气派。几十台花车没有一台是五十万元以下的,也不知道是小北京等人怎么张罗来的。小北京和赵红兵的破林肯,根本张岳就不让加入到车队中去。酒宴,更是摆了上百桌。

混子,讲的就是个面子,讲的就是个排场。这不但是张岳的婚礼,还是我市江湖中人的盛会,那天,基本全市大小混子头子全来了。九十年代的张岳,由于讲义气、讲信誉、交际广,还有赵红兵、李四这样的闻人是他的铁杆朋友,绝对是全市妇孺皆知的江湖大哥。

小北京是张岳的伴郎,本来赵红兵说死说活也要当伴郎,但是被张岳一句“必须是童男才能当伴郎”给否决了。赵红兵1987年就不是童男了,全市人民都知道。所以,赵红兵负责为张岳接待客人。也就是说,负责为每个客人安排座位等杂务。这也是赵红兵生平仅有的一次“伺候人”,没办法,为了朋友,咬牙干了。

张岳婚礼那天,有几个细节赵红兵终生难忘。这一天,把赵红兵的一生改变。

第一个就是,他又看见了严春秋。据说,由于严春秋毒打过张岳,李洋恨死了严春秋,虽然李洋和严春秋在高中时是很好的朋友,但她根本就没邀请严春秋。严春秋不请自到,而且还随了礼。

站在门口接待客人赵红兵看到了严春秋,连续一年多酗酒的赵红兵记忆力有些下降,脑子已经想不起来眼前这个一身警服的人是谁,只是觉得有些眼熟而已。而严春秋看见赵红兵居然点头笑了笑。

“你最近没犯什么事儿吧?听说你现在挺老实?”严春秋居然微笑着说了这么难听的一句。

“……呵呵…没有”赵红兵还没想起来他是谁,以为是他在监狱时的管教之类的呢。

“那就好,你老实点啊,现在又要严打了”

“哦?”赵红兵被严春秋莫名其妙的问出了一肚子火,但是毕竟这天是张岳的婚礼,赵红兵也不好发作。含糊的答了一句就去接待别的客人了。

“你最近也没犯什么事儿吧”严春秋居然又向和赵红兵在一起接待客人的小纪问了同样的一句。

“呵呵,你别以为你穿了身绿皮,戴个大盖帽就谁都能管,你纪爷爷现在是良民,你们公安还能管天管地?连良民也抓?”小纪根本就没给严春秋任何面子,上来就开骂,小纪可记得严春秋是谁,当年小纪也暴打过他。那时候公安的警服还不像现在一身黑,是绿色的,所以小纪说他一身绿皮。

“没惹事儿最好了,你继续当良民吧!”严春秋居然没回击小纪的挑衅。

严春秋走远以后,赵红兵问小纪:“他谁啊?”

“严春秋”

“他来这里干嘛?张岳看见他还不得出事?你想办法把他撵走”

“撵能撵的走?你看看他…………”小纪指了指严春秋。

只见这时严春秋的一身警服在人中格外扎眼,只见他走到一桌,刚坐下,这一桌的人就全散了,十个人的桌子,只坐了严春秋孤零零的一个人。江湖中人聚会,来了个刑警队的,谁不烦?

赵红兵见状赶紧走了过去,“呵呵,你和你的同学坐一桌吧,今天你们同学基本都来了,你去那边”赵红兵指了指。

“哦,我刚才没看见我的同学,我这就过去!”

“恩!”

赵红兵安顿好严春秋,转头又走去门外迎接宾客。刚走到门口,赵红兵的身子就是一颤。

因为他看见了高欢,穿着孕妇装大腹便便的高欢正向他迎面走来,他想避也来不及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