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十一节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孔二狗2017年09月1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二狗从小就认识回民区的东波,二狗至今仍清楚的记得此人的经典形象。在九十年代中后期的那几个夏天里,他总是光着膀子,穿着个蓝色的短裤,瘦瘦高高的身材,高鼻深目,留着寸头,他的长相十分特别,尤其是在一群纯种汉族人中间更显得极其与众不同。在九七年秋天大连金州足球场进行的那场令国人无比窝火的比赛结果为2:4的中伊之战中,二狗认识了伊朗的头号球星阿里代伊,此人长得和东波完全一样,只不过东波比阿里代伊黑一些并且没有蓄上唇的胡子。

其实这些形像都不能称之为经典,真正经典的是:他的短裤左手边塞着一个大哥大,右手边塞着一个斧头!每天上街一分钱不带,只带这两件家务什,终日以讹钱为生。看样子是:街上见到谁不顺眼就掏出斧子来和人家干,打不过的话立马掏出大哥大吹哨子。

千万不要以为东波像是晓波一样是个初中都没毕业的辍学者,人家东波是搞艺术的!艺术!他初中毕业以后就上了我市的艺校,我市的艺校是中专,中专当时国家包分配,只要不太差,进了艺校只要不被开除基本都能拿到毕业证,但是人家东波就楞是没拿到!据说,他是近十年内没拿到毕业证唯一一人。这一切,只因他的毕业作品实在太彪悍。

东波在艺校的专业是器乐,钢琴。

据传毕业那天,在艺校的礼堂里,东波上演了令在场的近两千名观众终生难忘的一幕。或许,他这才叫艺术,但即使是艺术也是行为艺术,绝不是钢琴艺术。

艺校每年毕业时都会让学生表演一下毕业作品,学长笛的吹一曲长笛,学钢琴的弹一首钢琴曲,学舞蹈的上台表演一段舞蹈,然后由评委老师评分,决定该生是否能够毕业。在艺校建校历史上,尚无人卡在这一环节。直到东波出现,创造了历史。

东波是学钢琴的,当然要表演钢琴独奏,他选的曲目是—《致艾丽丝》!!!据说,报幕的女同学刚把这曲目报上来,就引起了观众席的一阵骚乱。“我靠,居然弹《致艾丽丝》!?我6岁的女儿都会弹!”观众们多数都郁闷了,少数不郁闷的还以为这是东波“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呢。

一身燕尾服的东波上台了,那个年代,我市穿燕尾服的人很少,他这身行头把大家震了。东波上台后深深的给大家鞠了个躬,十分符合国际礼节。观众和评委都鼓掌致意,平添了几分期许。

……半分钟后,观众和评委们已经汗流浃背了。

“他弹的这曲子是什么?”一位年近六十的评委和身边的评委交头接耳,他楞是没听出来东波弹的就是《致艾丽丝》

“没听出来”

“那刚才报幕的怎么说的?”

“《致艾丽丝》吧?”

“不像!”年近六十岁的老评委摇摇头,他实在没听出来东波弹的这曲究竟哪像《致艾利丝》。

虽然台下的观众和评委议论纷纷,艺校的礼堂内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但是东波依然面带微笑,从容淡定的弹完了这首曲子。

“这位同学,请问你弹的曲子是什么?”老评委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在东波一曲弹罢问了一句。

落·霞+小·说 w ww - l uox i a - c oM-

“致艾丽丝啊!”

“哦,那你还会弹些其它的曲子吗?”老评委擦了擦头上的汗,想再给东波一个机会。

“不会了”东波依然面带微笑着回答,再次深鞠躬,飘然下场。

“……………………”三年的艺校学习钢琴的生涯,居然只能弹奏一曲谁都听不出来是《致艾丽丝》的《致艾丽丝》。

东波成了艺校历史上唯一卡在毕业表演环节上的学生。但这,还不是东波在艺校干过的最彪悍最出名的事儿,他干过的最彪悍的事是他在二年级时有一次中午在宿舍里和同学们打赌。

据说东波这个人很讲信用,无论赌什么,只要输了,一定愿赌服输。

那天他和他的同学在宿舍里下象棋,约定好,谁输了,谁脱光了站在宿舍窗台上大喊三声:“我是傻B!”

很遗憾,下象棋东波输了。

“我可以拿着本书挡着脸站上窗台喊吗?”东波虽然脸皮比较厚,但是还没厚到敢光明正大的站在窗台上脱光了喊的境界。

“可以!但是你必须格一分钟喊一声”他的同学说。

“好!”东波想了想,答应了。

随后东波脱光了站上了宿舍窗台,用一本16开纸的大书遮住了脸。

“我是傻B”东波大声喊

“我是傻B”东波隔了一分钟又喊了一声。

在东波第二声喊完就要喊第三声的时候,他的同学轻声的告诉他:“东波,你把书拿开吧,楼下一个人都没有,没事儿”

东波听完这句就拿开了书,定睛向楼下一看………………

楼下聚集着至少上百号人,有男有女,黑压压一片,正在都仰着脖子对着他指指点点……

东波一战成名。

由以上两个事例可以看出,东波此人脸皮厚,胆大不害臊。

丁小虎曾在多年以后对二狗评价过此人:“我这辈子最佩服的人就是东波!”

“为什么?”二狗十分不解。

“正所谓人至贱则无敌,东波真是无敌了。他自己先把自己的脸不要了,他还能怕啥?”

话说回来,虽然东波脸皮厚了点,但是打架还是非常厉害的,随身携带杀人利器斧子,看谁不顺眼就剁。艺校肄业后东波无事可作,成了职业混子,很快就在回民区里“戳”了出去,张大噶子死后,他成了回民区混子中当然的领袖级人物。

东波虽然出手毒辣,但他绝对称不上是黑社会,只是地痞而已。但是即使他只是个地痞,也够让江湖大哥李四感觉棘手的了。

令李四感到东波棘手的原因是:

1、东波这人没家没业没工作,绝对是个亡命徒

2、此人终日以讹钱为生,全市没谁比他再能讹钱。他烂命一条,讹不到钱真杀人了怎么办?

3、最重要的,他代表着回民区的势力。就算是把他给办了,引起回民区的公愤,也实在是难以处理。

所以,李四必须要找赵红兵商量一下应对之策。

李四和王宇找到赵红兵时,赵红兵、小北京正准备去医院,他们也是刚刚听说此事。

“红兵,先别去医院了,东波说要找我谈谈,咱们在这里先谈谈怎么办吧。”

“四儿,这事儿是晓波惹的,给你添麻烦了”此时的赵红兵有些焦躁。

“红兵,咱们之间就别说这些了,再说晓波也是因为游戏厅的事儿和别人打起来的,是别人先欺负的他”李四说

“你弟弟没什么大事儿吧?”赵红兵问王宇。

“医生说抢救回来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现在还没脱离危险,现在我爸妈在医院呢”王宇说。

“四儿,其它人伤的怎么样?”赵红兵问。

“有几个比较重的,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他们的医药费,营养费,你可别差了事儿,先垫着吧。没钱来我这拿,事儿是我侄子惹的,我也该出一部分”

“红兵,混了这么多年社会,这事儿我怎么能差的了呢?这点小钱我还是有的,你别操心了”李四的游戏厅日进斗金,这些钱对他来说的确不是什么大事儿。

“昨天你的游戏厅被砸了?”

“恩,估计不是回民中学的学生干的,就是东波干的”

“报案吗?”

“报案?呵呵,怎么可能报案。是咱们先拿着刀去人家学校闹事儿的,再说人家又是少数民族,报了案,还是咱们理亏”李四说

“少数民族又怎么了?”王宇一提砸伤他弟弟的那些人,就气不打一处来,有点口不择言。

“王宇,别提这个了,都是中华儿女。”小北京劝了一句

“那你说回民中学的学生会不会报案啊?事儿闹得这么大,不报案公安局肯定也知道了”赵红兵挺担心。

“这事儿的确有点大,这得叫群体性事件了,要是继续搞下去,弄不好,国安局都得找上门来”小北京说。

“听说东波这人挺难斗的,我早就听说他成天拿把斧子讹人家钱,就是个亡命徒”赵红兵出狱以后由于开饭店的原因,认识不少混子,对东波也有耳闻。

“难斗能难斗过李老棍子和二虎?我倒是不怕他跟我来狠的,我就是怕他教唆那些学生去报案,那些学生虽然下手也挺黑,但是人家毕竟是学生,而且人又多,法不责众。咱们那些人可多数都在公安局留着号,现在又在医院里躺着,公安局一抓就是一个。要是公安局再从根上追究起来,又得把我开赌博性质的游戏厅这事儿翻出来,得,我这游戏厅也别想开下去了。当年二虎、李老棍子等人起码还讲点江湖规矩,但东波这人可没什么江湖道义可讲,完全就是个无赖。报案、下黑手,没他干不出来的事儿。”

“呵呵,那看来,只有张岳能收拾他了,我看张岳对付这样的无赖最有经验,要么你和张岳一起过去和他谈吧!”小北京说。的确,93年我市的混子中,敢招惹赵红兵的有,敢招惹李四的也有,但还真没听说谁去敢招惹张岳。

“别找张岳了,他再有一个多月就结婚了,把他找去要是真出了事儿,我看李洋肯定承受不了。”李四说。李四总惦记张岳要结婚的事儿,不愿意麻烦张岳。再说李四了解张岳,张岳要是去了即使不动枪肯定也会动刀,不惹出大事来基本不可能。

“四儿,我和你一起去吧!”赵红兵沉吟了一下说。

“你不能去”李四说得很坚决。

“为什么?”

“你是大哥,是王牌,哪有上去就出王牌的?你得留着最后再用,呵呵。”李四半开玩笑的说。

“四儿说的有道理,要么,我和你一起去吧”小北京说。

“行了吧你,让谁去也不能让你去”赵红兵说。他太了解小北京了,小北京这人就是个“架秧子”,没架打他都能挑出事儿来,更何况是这剑拔弩张的谈判?小北京如果和李四去了,就他那损嘴,几句话非把东波等人惹恼了不可。

“红兵,这事儿你就别管了。我早就想好了,你们谁去都不合适,就我和王宇去。人是王宇找的,事儿也是我游戏厅的事儿。你们要是去了这事儿就复杂了。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问问你,如果东波跟我讹钱,你说给还是不给。这事儿我的确是没想好。”李四说。

李四这人就这样,从不愿意给兄弟们添麻烦,当年砸烂老五一嘴牙,也是单枪匹马去干的。

“讹钱?他凭什么讹钱?”赵红兵想不到回民区的人把人打成这样,居然还想讹钱。

“呵呵,肯定就是想讹钱啊,要么找我去谈什么?他讹钱的理由简单呀,王宇他们几个在校内、校外都砍伤了人,医药费呗!”李四说。“你说他要是真讹钱咱们给还是不给?我估计,如果不给钱,他们要么报案,要么就和咱们继续打。”李四继续说。

“你媳妇怀孕几个月了?”赵红兵沉思了一会儿,并没有回答李四的问题,而是问了李四这么一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干的问题。

“六个月了”李四回答说。

“………………”半晌没人说话

“红兵,我懂了”李四明白了赵红兵这句话的意思。这时的李四,不再是孤家寡人了,不能再像几年前那样可劲折腾了。

“他们如果要钱,说个数,这钱我出,事儿是我侄子惹的”赵红兵说。虽然赵红兵心疼侄子,但是他也觉得给晓波找人去人家学校惹事不对在先,受到这样一个教训没什么。此时的赵红兵,脾气和当年比,已经柔和了太多。

“呵呵…………”李四没说什么。

可能李四认为,这事儿的关键不是由谁来出钱,谁都不缺这些钱,主要是面子挂不住。

在这兄弟几个人里,就数李四最爱面子,而且,他是近似于偏执的爱面子。而且,在这兄弟几个人里,最“小心眼”的也是李四,睚呲必报。得罪了他的人,没一个好下场。赵红兵能做到出狱后和李老棍子坐在一张桌子上喝酒,李四绝对做不到。

赵红兵和张岳混社会一部分是靠当年那些硬仗积攒下的名气,另一部分是靠交游广泛,朋友多,大流氓小混子无论谁见到他俩都得点头哈腰,他俩也都笑脸相对,朋友越来越多,名气越来越大,这些大流氓小混子也在外面替他俩吹捧,想不出名都难。

李四则不同,李四不怎么爱交人,有点独,平时总板着个脸不苟言笑。在他眼中,要么是朋友,要么就不是朋友,绝对不存在其它关系。是朋友,他肯两肋插刀,不是朋友,他理都不理,连话都懒的说。

他这一辈子交下的朋友也就是赵红兵、张岳、费四、小纪等寥寥数人而已,即使是把兄弟,由于他有点瞧不起李武和孙大伟,见到他俩也是带答不理。

李四能成为江湖大哥,靠的就又黑又狠有仇必报的劲头再加上王宇、王亮这哥俩。这哥俩可能没李四手黑,但是混社会关系可比李四强多了。据说李四开的游戏厅时在公安局找人办证之类的,全是这哥俩帮他办的。

最爱面子的李四将要遇上最不要面子的东波,将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