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九节 忍

孔二狗2017年09月1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全市这几位数的着的大混子在一个月内的连续血战彻底撩动起了那些本就蠢蠢欲动的小混子的神经。他们彻底亢奋了。

比如晓波。

晓波自从去了李四的游戏厅以后,社会上认识的人更多了,93、94年流行拍扑克机,由于李四的游戏厅不小,所以全市大大小小的混子都爱来他这里玩儿。与其说是游戏厅,倒不如说是个半公开的赌场。

当晓波听到这些社会上的混子津津乐道包括他二叔在内的那几场恶战后,很是热血沸腾。他也希望他自己能做出一些能作为传奇被人称颂的事情来。记得他惹事儿的前几天,他刚刚在自己左胳膊上刺了个“忍”字,然后又涂上了“纯蓝”钢笔水,他对二狗说,这就叫纹身了,忍字上面,又被他用烟头烫了个烟花。

“你知道为什么刺忍字吗?”晓波问二狗

“……不知道。为什么啊?”

🐕 落·霞*小·说· L u ox i a · c om

二狗当时根本无法理解“忍”字的含义,但是二狗认识很多小混混身上都刺了个“忍”字,二狗看见都觉得疼。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二狗还发现了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那就是我市那些手臂上刺着个“忍”字的小混混通常都极其不能忍,一点火就着。这就好像是二狗也发现那些成天在BBS上哭天喊地说自己有多痴情、多专一的女人多数都是破鞋一样。

人,总想展示给别人看的自己的某一个方面好象在实际中永远都是相反的,就好象阿娇直到现在也不忘展现自己清纯一样。

“忍就是忍耐的意思吧?”晓波也不确定,他给自己纹了个“忍”字就是为了追随潮流。

“哦……”二狗似懂非懂。

晓波惹的那次事儿也并不是全是晓波的错。当时离李四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回民中学,这个学校的学生也经常来李四这里拍扑克机。而且赌博机这东西十赌九输,总来这里玩的几个学生早已输得一塌糊涂了。

据说那天,该回民中学是三个学生一起来拍扑克机的,很快,他们带的600多块钱就输光了。

“老板,再给我上50块钱的分,我让我同学回去拿钱去,马上给你送来,行不?”三个学生其中之一对晓波说。

“我们这里都是交钱然后上分,没先上分再交钱的”当天王宇王亮等人不在,晓波负责上分和收银。据说平时,如果是这样的情况,如果是老主顾,那么也就给上分了。但是晓波毕竟在这里认识的人不多,不敢给不怎么认识的人上分。

“平时王哥他们在的时候,这样都可以啊!”

“不行,我可不敢,我又不是老板,呵呵”晓波说的很客气

“那要么这样吧!我们一起回去拿钱,你帮我留机行不行?”

“这扑克机不是单版游戏,是连线版游戏,留机也没用啊,你们一会儿再来吧”晓波还是很耐心的和他们解释。晓波主要是看在等着机子的人不少,不愿意留机给他们。

“……你新来的吧!怎么说什么都不行呢!”

“我也没办法,我也不是老板”

“小兄弟,他们如果不玩,这机子我上了啊”一个等了好久机子的成年人对晓波说

“好吧”晓波拿出钥匙给这个成年人上了分。

这三个回民中学的学生很是无奈。

他们更无奈的事情发生在他们退下机子后的的一分钟。

随着一声脆响,刚刚坐在这三个学生退下的机子上的成年人第一把就拉下了连线彩金!

“哈哈!你们真背”晓波随口和那三个回民中学的学生开着玩笑。

“你他吗的会说话吗!?”输了钱正在恼火的一个学生伸手就打了晓波一个耳光。这三个学生当时的年龄大概是17、8岁,比晓波要大上一些。

晓波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捂着脸走向了收银台。晓波可不是“忍”了,他是去游戏厅门口的收银台拿螺丝刀去了,这螺丝刀,是他平时修游戏机用的。从小长到大,晓波就没有过挨打不还手的经历。但是晓波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手里如果没点什么家伙他不知道该怎么打。

这三个回民中学的学生正往游戏厅门外走,他们也知道今天打了李四的游戏厅里的人,得抓紧走,否则被李四知道了肯定没好果子吃。

在他们就要走到游戏厅门口时,晓波正好拿完了螺丝刀转头走了过去。双方迎面相遇。

据说晓波当时是面带微笑着走了过去,这三个学生无一防备。

晓波忽然间把手中的螺丝刀捅向了刚才抽他耳光的那个学生,那个学生猝不及防,被晓波一螺丝刀捅在了大腿上!至少扎近去了有10公分!

当时是夏天,都穿的很薄,螺丝刀虽然不是很锋利,但是晓波手劲却不小,实实在在的扎了进去。

“嗷!”被扎的学生一生惨叫之后就抓住了晓波拿着螺丝刀的手腕,死死的抓住。

他的另外另个同学见状冲上前去抓住了晓波的头发,三个17、8岁的孩子打一个15岁的已经徼了械的晓波,还是绰绰有余的。很快,晓波就被踢倒,蜷曲在地上任由这三个学生猛踢。

等这三个学生打完,晓波再起来时,晓波已经像个土驴,嘴角眼角全是血。

“小逼崽子!”这三个学生匆匆的丢下一句转身走了,他们也知道,今天他们闯祸了,是个人就知道,这游戏厅的李四开的。这事儿肯定没完。

晓波没答话,用手擦了擦嘴上的血,冷冷的看了他们三个一眼,转身去洗手间洗脸去了。

这是晓波的优点,在打架吃亏以后,晓波很少说“你等着”“我非废了你”这样的话。他只动手,不动嘴。究竟是骡子是马,过段时间就知道了。

晓波洗完脸以后,拿着吧台的电话给王宇打了个传呼,五个字,“哥,我挨打了”。

半个多小时后,王宇和王亮一起回来了,这哥俩年纪只差一岁,长的也比较像,都是高高瘦瘦清清秀秀,那天,他俩都穿了件洗的一尘不染的雪白衬衣,衬衣都塞在裤子里,看起来格外精神利索。

听完晓波关于这件事的描述后,王宇一共说了两句话。

“晓波,你还能认出他们吗?”

“能!”

“老亮,吹哨子!”王宇叫王亮为“老亮”,大家都这么叫他,吹哨子是93年我市小混子的流行语,就是“喊人,叫帮手”的意思。

无论是赵红兵还是李四,肯定不能和一些学生去打架,太失身份。这样的事儿,凭着王宇和王亮的名气和身手,他们自认完全能搞得定了。

下午五点左右,王亮喊来了大约15个人,加上常年在游戏厅里驻守的7、8个小兄弟,一共24、5人。这24、5人中,除了王宇和王亮年龄稍大一些以外,其它都是20岁以下,正是最爱冲动,最爱打架的年纪。

“平了回民中学!”王亮说。王宇和王亮跟着李四这几年,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在社会上比较有名气,根本就没把回民中学的那几个人放在眼里。

他们先简单的吃了点饭,喝了点酒,但都没喝多,王亮叫来的那些小兄弟都以能被王宇和王亮“赏识”倍感自豪,他们根本就没意识到即将发生些什么。

晚上7:00,即将回民中学要上晚自习的时候,微醺的王宇、王亮、晓波等三人率着20几人的队伍浩浩荡荡的杀向了回民中学,他们的武器是用报纸包着的西瓜刀和钢管,他们认为,和学生打架,没必要动真刀真枪的,带点西瓜刀和钢管,足够了,晓波、王宇、王亮各持一把西瓜刀。

当时,正值黄昏,回民中学的篮球场上还有十几个人在打篮球,十几个人在看热闹。

“哥,有他!”晓波指着在正热火朝天的打篮球一个学生说。

“喔,知道了”王宇径直朝那个学生走了过去,20多人紧随其后。

“你知道你今天干什么了吗?”王宇上去就抓住了正在抱着球的那个学生。

“大哥…………”那个学生认识王宇,看见王宇出现在了他眼前,连话都不会说了,他知道王宇是个什么样的人。据说他打了晓波以后知道肯定要遭到报复,却没想到报复来的如此的快,而且还是上门报复。

王宇没答话,拿着还没拆开报纸的西瓜刀重重的砸了他脑袋一下,随后,王宇身后的那些小兄弟一哄而上。

该回民中学的学生一向团结,只要与校外的人士发生冲突,必然集体出动。这次,面对王宇等二十几个如狼似虎的混子,回民中学的学生居然毫不退缩,据说至少有7、8个学生拣起的砖头子就冲了上去和王宇等人厮打了起来。

两分钟后,这第一拨战斗结束,以回民中学的学生惨败告终。

回民中学的学生毕竟只有7、8个,手里又没有家伙,几下就被打散,其中曾经在游戏厅中殴打过晓波的那个学生被晓波将其鼻梁骨打断。经常打架的人都知道,鼻梁骨被打断虽然属于轻伤,但是看起来却极其恐怖,不但血会流得满脸满身都是,而且极难止住。这个学生跑的时候血沿着下巴滴在了前襟上和地上,跑一路,血滴一路。

“还有两个”晓波说

“翻!”王亮说,翻的意思就是翻遍回民中学的全校,也要找出这两个人。

这二十几人上了教学楼,挨个的教室踹门。

“有吗?”

“没有”

教室里没有反映过来是怎么回事儿的学生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群凶神恶煞。

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几乎所有的教室的门都被他们踹了一遍,终于在马上就要找完的时候,在一间教室里,发现了另外的一个学生。

“他!”晓波挺起手中的西瓜刀指了一下。

据说那个学生都没来得及站起,就被踩着课桌冲上来的10多个人雨点般的钢管和西瓜刀砸懵了。他两条胳膊护住后脑,一动不动伏在桌子上,任由钢管和西瓜刀砸下。

教室里的女生吓得惊叫不止,各个花容失色。

“行了!”王宇叫停了,他可不想真闹出人命。

“你认识我吗?”晓波抓起了那个学生的头发。

“…………”那个学生惊恐的看着晓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晓波抽了他十个耳光,各个清脆响亮。

“还有一个呢,他在哪儿呢?就是抽我耳光的那个”

“他还没到,他下午包扎去了,可能一会来”那个学生已经打糊涂了

“走吧,咱们去校门口等”王宇说。

晓波很听王宇的话,跟着王宇走出了教室,第二轮打架也以晓波等人圆满胜利而结束。

据说,回民中学建校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人如此嚣张的来惹事,在王宇等人挨个教室踹门过后,那些在教室里的人也觉得十分恼火。当王宇、晓波等人走后,大家都聚在了一起。

“刚才是谁啊,那么嚣张?”

“好象是学校旁边游戏厅的那些人吧”

这时,刚才在篮球场上挨打的七、八个人也回来了,各个鼻青脸肿有3、4个身上还有不轻不重的刀伤。

“他们刚才把我们给打了!”

“他们怎么这么牛逼?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听说刚才他们进了个教室,把一个同学给打了”

随后,几十人涌进了那个被打的学生的教室,见到他的惨状无一不咬牙切齿。

“他们人呢?走了吗?”

“好象没走,听说还要在学校门口等人”在教室里刚被毒打的那个学生说。

“先送他去医院”该校一个所谓的老大说。

“全校只要是个带把的都给出来!!咱们的同学被外面的人打了!!!”

回民中学的学生“吹哨子”了。

几层的教学楼里很快就发出了“轰、轰”的巨响,因为大家都在踹碎凳子,拿凳子腿。他们“吹哨子”更方便,全校的学生都在这里,根本不用一个一个的去找。而且,几乎是所有的学生们都被刚才晓波等人踹门的嚣张气焰激得怒火中烧,很容易被煽动。最重要的是,这个民族极其团结。

晓波他们这次得罪的,绝不是全市某个混子团伙。他们这次得罪的,是我市一个民族。

再厉害的混子团伙无论是李四还是赵红兵,都有办法替他们搞定,但是他们得罪了我市的一个民族,赵红兵和李四还有辙吗?我市回民数量不是很多,但是历来在我市都是属于绝对不能惹的一个特殊团体,而他们的子弟,几乎都在这个学校上学。

这次,晓波他们真把事儿惹大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