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五节 蝴蝶效应

孔二狗2017年09月1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勾疯子和李老棍子之间的争斗是由于陈卫东跑路而引起的,由于陈卫东跑路后青原鹿关门,陈卫东手下的妓女光荣的成为了我市首批下岗女工。

由于陈卫东经营多年,手下当红的妓女不少,这些妓女不愁没出路,而且还犯抢。据说当年陈卫东手下的小春等头牌早已红遍半个东北,再就业不成问题。她们正像是几年后刘欢专门为下岗女工所唱的“看成败,人生豪迈,让我们从头再来”,她们只要从头再来就行了。

她们的境遇远比两三年后我市几家大型国营工厂中那些已为国家奉献出青春的30岁左右的女工下岗后为生活所迫卖淫要强得多,两三年后的下岗女工卖淫女,那才真的是欲哭无泪。

勾疯子一直在为火车站前的卖淫一条街看场子,基本每个场子都有股份,所以十分希望能得到陈卫东旗下的那些当红妓女,而当时的李老棍子已经开始多元化经营,他手下的黄老邪已经转攻色情业。90年代初的我市,色情业的从业者无论是规模还是数量,与现在相比都相去甚远。在市场竞争并不十分激烈的前提下,陈卫东、勾疯子、黄老邪、毛琴等四人堪称色情业四大巨子。在富贵与赵山河一战过后,陈卫东跑路,巴黎夜总会的毛琴失业后带着队伍投奔了黄老邪。

有了毛琴协助的黄老邪风头一时无两,而勾疯子方面则相形见绌。勾疯子不希望我市的色情业市场成为黄老邪的绝对独占型市场,而是希望能成为勾疯子与黄老邪的二大寡占型市场。所以陈卫东手下的当红待业妓女就成为了勾疯子手中最重要的筹码,这个筹码,勾疯子志在必得。

矛盾由此产生。这就是所谓的蝴蝶效应,一个陈卫东跑路了,这边两大流氓团伙干起来了。

勾疯子和黄老邪以前认识,但是并不是很熟。黄老邪虽然怕刘海柱和赵红兵,但他真不怕勾疯子,因为黄老邪在江湖上名气也不小。而且,最关键的是,他那深入骨髓的装逼行为已经欺骗并蒙蔽了他自己,他错误的认为勾疯子是他的晚辈,总得给他黄老邪几分面子。

勾疯子主动找的黄老邪,那时勾疯子被张岳捅了以后刚刚痊愈。据传二人曾有如下对话。

“黄老破鞋,卫东出事了,知道吗?”勾疯子明知顾问。勾疯子知道陈卫东跑路以后有点幸灾乐祸,他可是尝过张岳的苦头,知道张岳的厉害。

“别叫我黄老破鞋行吗!叫我黄哥。我当然知道卫东出事了,你说他得罪谁不好,非去得罪张岳去,这不是活腻了嘛”每次有人叫他“黄老破鞋”的时候,黄老邪都会耐心的纠正一下。

“卫东走了,青原鹿那些小姐怎么办,以后她们吃什么?黄老破鞋你说呢”勾疯子故作忧心忡忡的样子。

“叫我黄哥”黄老邪又耐心的纠正了一下。“疯子,她们爱怎么办你操什么心啊?和你有啥关系呀?”黄老邪继续说。

“我的意思是,我在火车站那边不是有几个店嘛。我琢磨着把她们都招过去”兜了一大圈,勾疯子终于说明来意了。

“那你来跟我说这个干啥?你有能耐你就招去呗,我又没拦着你。”黄老邪自信有能力把陈卫东那里的当红妓女都招入麾下,剩下的再留给勾疯子。毕竟,勾疯子在火车站前的那些小店虽然数量不少,但是毕竟店面小,属于粗放式经营。

“我的意思是,现在巴黎夜总会的毛琴都已经带着那些小姐来了你这里,你这里也不缺小姐,卫东那里的小姐,我就都招了去我那里吧,你没意见吧!”勾疯子说的挺客气。

“人家爱去哪去哪,这个我可管不着。要是非要来我这里,我也不能把人家轰出去是吧!”黄老邪说的貌似在理

“你这里已经有这么多漂亮的小姐了,你咋也得给兄弟留口饭吃对不”勾疯子一向脾气暴躁,看到黄老邪在那里悠哉悠哉的抽着烟,火气有点上来了。

“谁不让你吃饭了?你爱吃啥吃啥”黄老邪说完眯上了眼睛。他自认勾疯子不敢对他怎么样。

“跟你说正经事儿呢!”看到黄老邪这个态度,勾疯子的火彻底上来了。

“说就说呗”黄老邪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吐了个烟圈。

“黄老破鞋!”勾疯子怒吼了一声。

🐼 落·霞+小·说 w ww - l uox i a - c oM-

“叫黄哥”

黄老邪这句“叫黄哥”还没说完,眼前出现了一把雪亮的大号卡簧,黄老邪根本来不及躲闪,被这一卡簧端端正正的抡在了嘴唇上,上嘴唇和下嘴唇全被砍裂了。

勾疯子这是被黄老邪给气急了,犯了疯病,他掰开卡簧想都没想就朝黄老邪砍了过去。他已经忘了,卡簧是用来捅人的,不是用来砍人的。

“黄老破鞋,你还装吗?你再装我砸了你场子!”勾疯子一刀砍完,看黄老邪没还手,也就没再捅。

“…………”黄老邪的上嘴唇和下嘴唇全被这凌厉绝伦的一刀砍豁了,满嘴是血,用手捂着说不出话。自从被赵红兵吓得跳楼之后,黄老邪已经多年不打架了,近年来专心做生意,身上再也不带刀了,看着拿着卡簧的勾疯子,黄老邪真的不敢还手。

“卫东那的小姐我全要了,你找谁来也不好使!”勾疯子说完这一句,转头走了。

兔子三瓣嘴,93年的黄老邪,四瓣嘴。

嘴上被砍了一刀的黄老邪随后就去找了李老棍子。

李老棍子本人还是以倒腾文物为主,但在黄老邪那也有他的股份。他听说此事后非常恼火,他自认为自己一直是我市最大的流氓头子,这么多年来,除了折在过赵红兵手里以外,还真没有人敢在他的太岁头上动土。而且,李老棍子和同时代的其它的混子真不太一样,当别的混子八十年代都成天在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打打杀杀的时候,李老棍子就已经专心赚钱了。和钱无关的架,李老棍子从来都不打。

李老棍子视力一直不是太好,近视散光加斜视,到了93年的时候,一只眼睛已经接近失明,好多年都没亲自动手打架了。但是如今勾疯子不但威胁到了他的江湖地位而且还直接侵犯到了他的利益,他怎么能忍?

李老棍子决定,先派当时他手下的头号悍将志刚去砸几个勾疯子的场子。志刚是在土豆被崩、老五洗手后李老棍子手下的头号猛将。二狗曾见过志刚几次,个子高高略显肥胖,和李老棍子一样,也戴个眼镜。在九十年代,全市戴眼镜的混子极少,出名的只有李老棍子和志刚,他俩那是真近视。现在则不同,现在我市的黑社会头目多数都戴着眼镜,就算不近视也戴个平光镜,以显示其斯文。

志刚此人颇具传奇色彩,战国末年秦舞阳十三岁时敢在闹市中手刃仇人一举成名,而志刚则是十四岁时在闹市中用一把三棱刮刀捅死了总是欺负他父母的亲叔叔,据说他杀人之时刚上初中二年级,全校的黑板报上当时有年级组学习成绩排名,他的大名从未下过年级前三名,学习成绩极好,他入狱后,老师乃至校长无一不扼腕叹息。

作为少年犯的志刚在服刑数年之后出狱,据说志刚当时曾想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但是出狱后无任何工厂或者单位愿意接收他,而且他又是少年入狱身无一技之长,生活根本无法维持。无奈,志刚做了职业混子。经人介绍他跟了李老棍子,志刚看着那些当年学习成绩远不及他的同学们一个个或者读了大学或者发了大财,心理极不平衡,总想报复社会,所以他打架时下手比谁都黑。

很快,由于智商高、下手黑,志刚成了李老棍子手下的头号战将,每逢大事,李老棍子必派他去解决。

这次,李老棍子又找了他。

志刚当天至少带了20个人去砸勾疯子在火车站前的场子。

这20个人中,有混子,有学生,有志刚的朋友,形形色色,什么人都有,相互之间也并不是很熟。但较为整齐划一的是,这些人全都身穿烟色夹克衫,全都手持型号完全相同的宽背大砍刀。据传,他们穿的夹克衫是从城北的服装批发市场35元一件买来的,而经营服装的人也参与了此次砸场子的行动。可见,当时我市的确还没有黑社会,组织这么一次规模不大的行动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本次砸场子依然在我市的流氓界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因为这是我市的混子们第一次穿上同一款服装集体走上街头恶战,李老棍子活着的时候永远都走在我市流氓界的最前沿,十分莱卡,这不得不服。自从这一战过后,我市的其它大大小小的流氓团伙在打架时也开始统一着装了,紧跟这一潮流。93年以前,我市混子们打架都是有什么穿什么,有什么家伙拿什么,但在93年-2001年前后,统一着装成为风尚,只要是有组织有计划的去斗殴,基本都会给兄弟们着装,2001年以后,有组织的大规模群殴少了很多,而且真正的黑社会,要么不出手,出手就杀人,杀人用不了几个人,更不必着装。

而且还听说,志刚他们全用宽背大砍刀这也是有讲究的,用宽背大砍刀可以对敌人的心理产生极大的震慑,虽然宽背大砍刀的威力远不及黑黑短短外型丑陋的三棱刮刀,但是它又长又亮发着寒光,的确令人心惊胆颤。

志刚在每次恶战前都有一个非常好的习惯,那就摘掉眼镜并且扔出去,93年代我市尚无树脂镜片,所有的眼镜都是大玻璃片,恶战时眼镜如果被砸碎极容易刺到眼睛,志刚是个十分具有实战经验的选手,绝对不会让自己的眼睛被碎镜片扎到,所以每打一次架就扔掉一个眼镜。时间久了,志刚经常去的那家浙江人开的眼镜店的老板已经成了我市半个黑社会通,当年二狗不像现在戴隐型眼镜,而是带框架眼镜,去配眼镜时没少听那个老板讲志刚的逸事,可见志刚在那几年里打了多少次架,扔了多少次眼镜。志刚近视近900度,每次打架眼镜扔掉后都分不清眼前谁是谁,总是拿起砍刀乱抡一气,经常误伤友军。

当天晚上,志刚就带着这20多个身着烟色夹克衫、手持大砍刀的人去挨个的砸勾疯子的场子。据说自从他们下了出租车,就引起围观无数。

“你们都别动!”据说在砸每家店的时候,志刚都拿着他那把宽背大砍刀指着已经吓得筛糠的小姐们说。

他们连砸了三家店,只要是能砸的就全砸碎,玻璃和饰物无一完好。

当他们砸到第四家店的时候,终于遇上了勾疯子。

第四家店,是个灯光阴暗且暧昧的发廊,这是我市典型的九十年代初的卖淫场所,挂着理发的牌子行苟且的行当。

“你们都别动!”志刚第一个走进门,还没看清里面是怎么回事儿,推开门就习惯性的喊了一句。

志刚的话刚说到一半,一阵风扑面而来,志刚想伸出手去遮挡已来不及。

“哗啦”,志刚的眼镜碎了,被勾疯子手里攥的烟灰缸砸碎了,这次,志刚根本就没有机会摘下眼镜。“嗷”的一声惨叫,玻璃镜片扎在了志刚的右眼里

当天和勾疯子一起在这个发廊里的还有他的小舅子和其它三个兄弟,各个手持枪刺和刮刀,他们的职业就是看场子的,手边必备凶器。

当志刚被勾疯子砸了一烟灰缸以后,他身后那些统一着装的兄弟们还在习惯性的不断的向前涌,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前面发生了什么事儿。

据说这时勾疯子的实战经验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他在砸了志刚一烟灰缸过后,随后手持卡簧又捅了志刚大腿一刀,被鲜血糊住了眼的志刚被刺这一刀过后闭着眼抡起手中的宽背大砍刀,劈在了勾疯子的头上。志刚经常在看不清东西的情况下砍人,这一刀还真是砍准了,但是人的头骨是人身上最坚硬的部位,一刀下去,血是见了,但是勾疯子却没什么事儿。

勾疯子随后又是一刀,扎在了志刚的肚子上,一扎一推,志刚倒地。

“冲!”勾疯子大喊一声,向前冲去,他身后的四个人也紧紧跟在他身后冲了出去。

志刚带领的人虽然多,但是心却不怎么齐,他们是来仗着人多势重欺负人的,而不是来博命的。当他们看见志刚倒地后已经开始琢磨是不是要开跑,这时看见勾疯子势如疯虎般冲了出来,各个都保自己的小命,纷纷让开,勾疯子没费什么力气就杀出了一条血路,冲了出去。

当勾疯子和其它四个人冲出门外大约5、6米时,志刚的人才发现原来勾疯子他们只有五个人。

“追!”志刚的人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在敌寡我众的情况下,如果有人振臂一呼,那么其它人也就来了精神。

志刚带的这二十来个统一着装的人挥起手中的砍刀追了上去。刚才那群纷纷给勾疯子让路的懦夫们又成了追着砍勾疯子的勇士。

勾疯子等五人拼命的在前面跑,连头都不敢回。

据说在被追砍的过程中,勾疯子他们全都挂彩了,勾疯子后背被砍两刀,裂开了两道足足有十厘米宽的大口子!被砍刀砍完的人伤势就是这么恐怖。

最惨的勾疯子的小舅子,据说他在高速奔跑过程中身后不知道谁舌绽春雷怒喝了一声“X你妈!”,行话这叫“喊喝”,一向胆小的勾疯子的小舅子听到这一嗓子后吓得腿一软,当场倒地。倒地后,身中20刀,但所幸这20刀并未伤及要害,但是也的确被砍得皮开肉绽,大量失血。

柿子专拣软的掐,刚才勾疯子向外冲的时候没人敢阻拦,但是跑的时候却有人敢追,终于抓到了一个被吓得瘫倒在地胆小鬼,人人都来上一刀过过瘾。

事后得知,勾疯子等人虽然跑得狼狈,但是其实伤的最重是志刚,右眼彻底失明,从此,志刚开始戴着一个近似于墨镜的近视镜,更加凶狠暴戾。

“李老棍子和勾疯子他们这事儿没完,以后他们肯定还得继续掐,呵呵。早晚他们得掐死几个。”赵红兵听说此事后曾这样评价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