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四节 这孩子,等不到香港回归了

孔二狗2017年09月1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宋老板走后,孙大伟留了下来,他给赵红兵打了个传呼,想让赵红兵过来评评理。

“张岳,你不是答应我要和他谈吗!”孙大伟虽然一向怕张岳,但是今天实在忍不住了。毕竟,张岳答应了他要和宋老板好好谈一下。

“大伟,我没动手。再说,那姓宋的也没什么诚意”张岳也有点不好意思了,为自己开脱了几句。的确,如果蒋门神和表哥他俩不动手,张岳今天绝对不会去动宋老板,但是红了眼的表哥真的动起了手来,张岳也是听之任之,没有阻拦。

“什么叫诚意?人家说了多少钱都掏!你还想怎么样!我不说了!等一会红兵过来,让他评评理!”这么多年,孙大伟第一次跟张岳弄得面红耳赤。

“事情已经发生了,人我已经动了,你叫红兵来有什么用?大伟你别里外不分啊。这事儿咱别说了,坐下来咱们喝酒吧!”张岳安抚孙大伟。

“孙哥,刚才是兄弟一时冲动,你别怪大哥了。我一想到富贵的下半辈子,我就想哭。富贵就这么就残疾了,他连老婆还没有呢。他是个孤儿,我们兄弟不帮他,谁能帮他?不给他置份家业,他以后怎么活?谁养活他?”表哥说得很动情,眼眶都红了。

虽然孙大伟打架没什么天赋,但是人很讲义气。张岳一直把他当兄弟看,张岳的这几个手下也都很给孙大伟面子。

“唉…………”孙大伟低下头闭着眼睛双手摩挲着自己圆嘟嘟的脸,无奈,无话可说。的确,表哥说的也不无道理。

这时,中午喝了不少酒的赵红兵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

“你们几个怎么又想起找我喝酒了?我昨天又喝多了。”刚进来的赵红兵还没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还像平常一样跟大家打着招呼。

“你有不喝多的时候吗?”孙大伟低声回了一句。

赵红兵这时才发现,气氛有点不对。

“张岳,怎么了,什么事儿?”赵红兵问。

“让大伟跟你说吧”张岳也是低声说。

孙大伟如实的把事情的经过对赵红兵说了一遍。

赵红兵沉默半晌不语。

“张岳,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赵红兵慢慢的说了一句。说完,赵红兵举起了酒杯,和张岳碰了一杯。

据说,张岳没答话,只是仰起头来深深的呼吸一口气。和赵红兵碰了下杯子,一饮而尽。

“大伟,对不起了!”张岳说了一句。

“唉……”孙大伟也一口把三两一杯的白酒喝光了

二狗想,张岳在抬头深呼吸的时候可能是想起了已经残疾的富贵下半辈子有了着落,很欣慰。也有可能想起了七年前,就在这个饭店,他挥起了酒瓶子砸了张浩然以后又泼了张浩然一脸酒水,大家都说他过分,只有一向和他关系最好的赵红兵没有这样说他,今天,赵红兵也说他过分了。七年前,他被大家说了过分以后终于酿成惨剧,他锒铛入狱。今天,一向宽宏的赵红兵也说出了过分这两个字,他将来又该怎样呢?

据说那天,张岳喝多了,而且哭了,抱着孙大伟哭,放声大哭,赵红兵拉都拉不开。

谁也不知道他哭究竟是为什么。

这次酒后的第三天,陈卫东托人给张岳送来了20万块钱。

“滚!”张岳只说了这一个字。

的确,宋老板是可以商量并可以用钱解决的。而陈卫东和赵山河,没商量。

这件事发生后的第五天,赵红兵接到了个传呼,刘海柱打来的。传呼上只有六个字“侄子,我管不了”

据说赵红兵和刘海柱曾有如下对话:

“红兵,这孩子,等不到香港回归了,他肯定活不过18岁”刘海柱说这句话时气得浑身发抖。

“晓波又怎么了?”赵红兵知道晓波肯定又惹出了什么篓子。

“就算他想混社会,也没这么混的啊!”古典流氓刘海柱对晓波混社会的方式十分不齿。

“究竟怎么了”

通过接下来的对话赵红兵才知道,他的侄子赵晓波是讹诈人家的数字传呼机了。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当赵晓波知道张岳巧取豪夺了全市最大的夜总会后,一向自认为武力不逊于张岳的赵晓波觉得自己也应该凭自己的本事“多赚点钱”了。

有赖宁大哥哥作为榜样他不去学,他非要去学张岳。而且,他学张岳也没学像。张岳,是兄弟被害,为兄弟出头。而晓波,则是毫无来由,只是靠武力硬抢。

他靠着叔叔们的威名和自己的武力抢了一个17、8岁的孩子的一个数字传呼机,他说的是借来玩玩儿,但是一借不还。

这个被抢传呼的孩子怕回家被爸爸妈妈训,让他的弟弟出头帮他要回这个传呼机。这个孩子的弟弟叫丁小虎,93年前后,是我市最新一代混子中唯一可以与晓波抗衡的人物。

93年的丁小虎,只有15岁,但是在江湖中已颇具名气。如今,他的绰号已经成了丁老虎。丁小虎那时就已经长到1米81,一双大眼,两道英雄眉,鼻直口阔,绝对是个小帅哥。

后来,由于年龄相近且志趣相投,丁老虎和二狗关系极好,亲如兄弟。其人的事迹将会在以后的文章中陆续介绍。二狗现在只介绍此人发生在一个礼拜之前的事迹。话说一个礼拜前二狗在QQ上又遇见了丁小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现摘录原文,为方便起见,二狗把QQ昵称都换为二狗和丁老虎。

(2008-02-2610:42:05)二狗

哥上来了

(2008-02-2610:43:22)丁老虎

干什么呢

(2008-02-2610:55:52)二狗

我昨天喝了一瓶洋酒喝的太多了难受

(2008-02-2611:25:11)丁老虎

我前几天喝多了惹了点事把我家单元门拆了哈哈

那门老是不好使我喝了点酒一生气就拆下来了

昨天花了一千多给修好的

(2008-02-2611:26:42)二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008-02-2611:30:42)丁老虎

唉~~~~拆完后才感觉不好意思我们院里我人缘不错,这几天我院里的人看见我眼神都很怪,感觉他们全怕我了

以上皆为原文摘录,由以上对话,既可看出丁老虎性格有多刚烈。而且,刚烈中又不缺乏道德。

赵晓波这次得罪的,就是以上对话中的丁老虎。

据刘海柱说,丁老虎带着2、3个15、6岁的孩子来到修车店找赵晓波要数字传呼机时,他正在修车的坑里修车,对外面发生的事并不知情。

外面的赵晓波和丁老虎没谈上几句话,双方就动起手来。丁老虎掏出了卡簧朝晓波刺去,赵晓波虽然勇猛过人,但赤手空拳毕竟不能和卡簧肉搏,转身跑进了修车行,准备抄家伙,但丁老虎极其凶悍,根本就没给赵小波任何抄家伙的机会。

“刘大爷,救我!”赵晓波边跑边喊

“住手!”满身油腻的刘海柱从坑下爬了上来,手里拿着一个铁的绕把子。

刘海柱虽然已经多年不曾动手打架,但拿起了绕把子依然威风凛凛。

丁老虎虽然勇悍,但毕竟那时候还是个孩子,而且他也认识大侠刘海柱。

当时,丁老虎就停手不追了。

刘海柱在听完事情的原委后勒令晓波把数字传呼机还给了丁小虎后就给赵红兵打了这个传呼。

赵红兵听完刘海柱的讲述后,半晌无言,他有点不大相信晓波如今变成了这样的孩子。

“……走吧,晓波”赵红兵觉得应该把晓波带回家好好教育一下了。

当晚,赵红兵叫来了张岳、李四等人到了他的饭店。赵红兵希望这些本市的江湖大哥能现身说法和晓波谈谈混社会有多难,或者,即使晓波非要混社会不可又应该怎么混。

“晓波,你为什么要抢人家的传呼机”赵红兵问

“我没抢,我只是借来玩几天”晓波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就不相信你想过要还!”赵红兵嗓门突然加大,吼了一句。赵红兵吼的时候极少,但是吼起来嗓门却是极大。

“…………”晓波看见二叔发火了,不敢回话了。

“你究竟想干什么?”赵红兵也觉得刚才嗓门大了点,放低了声音说。

“反正不想修车,刘大爷管我管的太厉害,什么都不让我玩儿。再说,修车我看也赚不到什么钱。”看样子,晓波是铁了心不再回去学修车了。

“你刘大爷难道不赚钱?现在人家都至少有几十万了!人家为什么管你?不都是为了你好吗?”赵红兵又有点激动。

“赚钱也是辛苦钱,太慢。同学现在都知道我在学修车,每天都弄的一身油,人家都不愿意搭理我了。”晓波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

早已混成了江湖大哥的刘海柱当年愿意在烈日下修自行车一分一毛的赚,凭自己的汗水开起了修车铺和零配件门市,从来都没觉得自己丢人,每一分钱都堂堂正正,花得舒服。而尚未在江湖中闯荡出名气的晓波却已觉得修汽车都丢人了。

这两代流氓,差距忒大了点。

“…………”赵红兵自从酗酒以后,反应明显有点慢,说话的节奏总比别人慢半拍。“那你觉得什么来钱快?”

“张叔、四叔他们现在赚钱不就很容易吗?他们每天也不用上班更不用干活儿,三天两头就来找你喝酒,一样好车开着,好房子住着。”晓波非常羡慕张岳和李四的江湖大哥地位和现在的生活。

晓波不懂,高利润可能同时伴有高风险。贩毒利润最高,但是面临的风险也是掉脑袋。

赵红兵本来是把李四和张岳找来给晓波现身说法的,却没想到晓波心中却早已把这二位当成了榜样。

“他们赚钱容易??四儿,你跟他说说你赚钱容易不!”赵红兵说。

“晓波,干什么都不容易,先别说我刚开始开游戏厅时有多少人来捣乱,就说昨天晚上,兴业集团的老板的儿子来我们这里拍连线扑克机,几台一块拍。他只带了两万块钱,把两万块输光了以后他把他那桑塔纳押在了那里,由于是熟客,王亮也给他上了分。一晚上,他输了十九万!今天早上才走。到了今天中午,他爸派人来要走了车,还说要拿回他儿子在这里输的所有的钱。否则,他就要找公安局抄了我这游戏厅。你说我这钱是给他还是不给他?给了他,别的在这里输钱的难道我也要给?不给他,我这游戏厅是开还是不开?我是跟局子里的人是有点关系,但是能和人家兴业集团的老板比?”李四开游戏厅的愁事儿不少,黑白两道都得打点。兴业集团是我市第一个民营房地产开发企业,当时我市所有的大工程项目都是这家企业运做的,老板势力不小。

“四儿,扯淡!他输不起就别玩儿,敢来你这里要钱?他长了几个脑袋?明天我叫表哥带人去找他,他输多少我跟他要多少!我可不管他是谁儿子”张岳一听这事儿气不打一处来。

张岳和李四虽然都是江湖大哥,但二人行事作风迥异。张岳是纯粹的土匪性格,每天都想吃大户。李四则是黑道白道面子上都过得去,能不得罪尽量不得罪,如果真得罪了,多数情况下也就是背后下黑手,李四,总是玩儿阴的。

“张岳!”赵红兵喊停了张岳。他是来找张岳等人给晓波上课的,不是来找张岳告诉晓波该如何讹人的。

“哦”张岳也反应过来了,实在不应该当着晓波的面说这些。“晓波啊,走上这条路就没法回头。你看我是挺风光,但是你知道吗?我已经多久不敢一个人上街了?现在在街上,我只要看见有人朝我跑过来,我就下意识的摸自己包里的枪。只要看见有人把手揣在兜里,我心就哆嗦。这样的生活,真是过够了!”

张岳说的这话是实话,从张岳出狱以后,得罪的黑道白道的人已经太多了,每天活得提心吊胆。二狗曾亲眼见过一次,1994年的某天,张岳在我市某商城门前站着不知道等谁,忽然对面有两个17、8岁的孩子朝着他跑来,这两个孩子手都揣在上衣的口袋里。其实这两个孩子是要跑到对面去买雪糕,但是跑的方向和速度把张岳吓得够戗,当张岳看见了迎面跑来这两个孩子,马上开始一动不动,屏住呼吸,面部表情极为紧张,手摸进了包里,包里,是他的手枪。直到这两个孩子从他的身边跑过,跑进了对面的冷饮店,张岳才一口气松下来。

二狗当时觉得,张岳不是一口气松了下来,是全身都软了下来。二狗当时看到张岳这个样子,都没好意思走上前去打招呼。

这就是张岳每天的生活状态。

“张岳,你也知道不容易,那咱们不干了不行吗?”赵红兵本来是找张岳来训诫晓波的,但是听到张岳说得这么可怜,开始劝上张岳了。

“现在我已经停不下了,停下来,兄弟们怎么办,怎么活?他们都是靠着我吃饭的。该得罪的人都已经得罪过了,我是不是混下去人家该找我麻烦还是要找我麻烦,就这样了”张岳说得很无奈。

“张岳,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有三个人,都做了很多坏事,就叫坏人甲、坏人乙、坏人丙吧。有一天,上帝看他们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决定劝他们三个洗心革面。上帝劝了坏人甲一个礼拜,坏人甲就同意再也不做坏事了,上帝告诉坏人甲他可以进天堂了。上帝又开始劝坏人乙,坏人乙开始时不愿意听,又干了很多坏事,直到一个月后,才认真的听了上帝的话,再也不做坏事了。这时,上帝也对他说,你可以上天堂了。上帝劝坏人丙用的时间最长,花费的力气最大,足足用了一年的时间,期间,坏人丙做了太多太多的坏事,但最终还是被上帝给感动了,决定再也不做坏事了,上帝也同样告诉他说,你可以上天堂了。就这样,这三个人都上了天堂。这时坏人甲和坏人乙都不高兴了,问上帝说,为什么我们那么早洗心革面上天堂,他又干了那么多坏事你还让他上天堂?这不公平。上帝笑着说:这很公平,如果你坏人甲当时做了8天的坏事,你将下地狱,如果你坏人乙做了31天的坏事,那么你也将下地狱,如果坏人丙今天还不醒悟,那么他明天也将下地狱。每个人具体的情况都不同,所以,对你们没有任何不公平,幸运的是,你们都悬崖勒马了,所以都上了天堂。”

赵红兵把这个故事娓娓道来。至今二狗从未听任何人说过这个故事,所以二狗认为赵红兵这个故事是他自己编的。

“红兵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张岳没太明白赵红兵说这件事儿的道理

“我的意思是:成仙得道不分先后。只要及早醒悟,事情总是要好办一些。因为,你不知道你究竟哪天会真的下地狱。或许,就在明天。”90年代中期,赵红兵对张岳的劝导,有点像唐僧对孙悟空,墨墨迹迹,没完没了。

在赵红兵认为,这时的张岳,就像是一只明显处在下跌通道的股票,任何时候割掉,都是正确的,都会减小损失。

但,遗憾的是,张岳,自始至终都没有割,他一条路走到了黑。

“别说这个了,晓波,那你想干什么去?”李四见赵红兵又开始劝张岳了,叉开了话题。

“找个营生呗,赚点钱”晓波说

“来我这里吧,跟着王亮学修游戏机,这也算门手艺”李四说

“好呀四叔”晓波很是高兴

“四儿,他去合适吗?”赵红兵问

“合适”

“那你好好看着他”赵红兵对李四还是很放心的,赵红兵也没有更好的去处安排晓波。据说赵红兵也琢磨了直接让晓波来他的饭店学厨师,但是还是觉得不大合适,想着实在不行再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管着。

从那天起,晓波就开始在李四那里打工了。在李四那里晓波没学到李四混社会的交际本领,却学会了李四的阴狠。

张岳般暴躁的脾气加上李四般阴狠的个性集晓波这个十五岁的孩子于一身。试问,这将会是个什么人?!

随后的那段时间里,在张岳满世界的找陈卫东和赵山河的同时,李老棍子和勾疯子两个团伙大打出手了。

这对于赵红兵等人而言,好似是现在咱们中国人天天在电视机上看美国的希拉里和奥巴马两人竞选,完全是看热闹,和自己无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