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二节 女中豪杰

孔二狗2017年09月1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张岳只带了马三一个人去的巴黎夜总会宋老板的家。因为张岳去他家的目的,是杀人或者绑人,而不是打群架。两个人就够了。

马三与蒋门神、表哥和富贵都不一样,蒋门神等人都是张岳的狱友,而马三则是被张岳打服了的混子,认栽以后带着几个小兄弟投奔了张岳。张岳觉得他是块要帐的好材料,就收下了他。他在跟着张岳混饭吃以前,就已经在社会上小有名气了

虽然马三对张岳一直忠心耿耿,但是赵红兵、李四等人都极其讨厌他。因为他们都觉得马三这个人妖里妖气,一点也不像个男人。马三总爱穿紧身的衣服和裤子,凸显他那曼妙的身材,他走路时扭扭答答,还经常对男人抛媚眼,笑的时候要么捂着嘴要么抿着嘴。据说他每天出门前都至少化一个小时的妆才出门,并且由于留着一头被他自己称为“立刷”的长发总被人误认成女人。虽然他本人长的不怎么样,但他却自认为国色天香,他还是我市第一个涂唇膏、纹眼线的男人。都怪马三生错了时候,如果生在了今天,一定会有很多女粉丝的,现在的女孩子就喜欢这样男不男女不女性别并不是十分明显的。

二狗曾听过小北京恐吓张岳:“张岳,咱们喝酒的时候你再鸡吧把那个马三带出来,我就把你也弄成马三那样,我怎么看他怎么像个娘们儿”。

赵红兵他们烦归烦,但不得不承认马三打架的确是把好手。除富贵外,张岳手下最勇悍的就是马三了。所以,张岳选了带了马三去了宋老板的家。

宋老板其实家并不在市区,而是在乡下,他在市区的家是和他的姘头同居的住所。张岳先找到的,就是宋老板在市区的家。

“谁呀!”马三敲过门后,里面传来了娇滴滴的问话。

“我呀!我是宋老板的朋友”马三的回答和宋老板的姘头差不多同样的娇滴滴。

“老宋不在啊,这几天他都没过来”

“刚才和他联系过了,他说让我们先在家里等着,一会儿他就回来”马三的话说得温柔着呢。

二狗想:张岳一定暗自庆幸,幸亏带了马三来而不是蒋门神来。除了马三,他们这些人真未必能把门叫开。

“吱”,门开了,伸出个年仅20岁左右的女孩子的脑袋。

一把仿制五四手枪在第一时间就顶在了她的头上。“别说话,进去!”张岳沉声说。

宋老板的姘头是女人中的极品,居然没尖叫也没反抗,腿都不打哆嗦的转身就往房间里走去,表情平静而且动作利索,看样子一点也不害怕。极少夸人的张岳事后曾经评价她:“真是个好娘们儿!”

进了房间,关上了门,张岳示意宋老板的姘头坐在沙发上。

“姓宋的什么时候回来”张岳语气也很温和

“不知道”

“呼他,说你想他了,让他回来”马三说。这是马三惯用的讨债伎俩,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被马三这样骗回了家。

“马三,你来呼”张岳怕这个女孩子打电话报案或者跟传讯台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 落 | 霞 | 小 | 说

马三拨了126人工服务台,“请呼XXXXXXXX,留言是:宋哥,我想你了!你快回来!。小姐,麻烦您连呼三遍”

据说张岳听到马三用嗲过林志玲的腔调对126人工台说出那句“宋哥,我想你了”的时候,当场就打了一个寒战,枪差点没掉在了地上。连一直不动声色的宋老板的姘头也情不自禁的做寒冷状,她没被张岳的枪吓到,但却被马三那句“宋哥,我想你了”深深的雷到了。

“等一会儿吧!等那姓宋的回电话”张岳定了定神。他虽然一直知道马三娘娘腔,但是当他真的听到马三深情投入的说出“我想你了”四个字的时候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你好象不怕嘛?”马三温柔的对宋老板的姘头说。

“你们男人的事儿,我怕什么,我又没得罪你们”宋老板的姘头拿起了遥控器,换了个台,又剥起了茶几上的橘子。

张岳是叹服了,这胆识,这气魄,就算是男人,又有几个人能有!张岳看她是个女人,本来就没想为难她,现在看到她这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气质,更不想难为她了。

好汉对女中豪杰,总是惺惺相惜的。

二狗在日后的生活中、工作中对此深有感触,总是不卑不亢处事的人总能得到大家的尊敬,没等说话自己就先矮上三分的人总是被人瞧不起。当然了,过分嚣张也不可取。

等了大概一个小时,宋老板既没回电也没回家。

后来才知道,宋老板下午听说赵山河把富贵给废了就吓破了胆,他知道张岳肯定满世界的在找他,他早就躲起来了,哪敢回家啊。

“看样子,这姓宋的是不会回来了”张岳说。“他会回老家吗?”张岳问宋老板的姘头。

“不知道,他今天晚上肯定不知道又去哪搞破鞋了吧!”宋老板的姘头依然镇定自若。

“你不就是破鞋吗?”马三说

“我不是”

“那你还……”看样子,马三还要和宋老板的姘头就她是不是破鞋的问题争论几句。但他的话说到一半就被张岳打断了。

“马三,别说了,咱们走吧!”

“再坐一会吧!再等等!”宋老板的姘头居然还挽留张岳等人。

“不了,等那姓宋的回来,你告诉他,我叫张岳,今天晚上来找过他”

“呵呵,我认识你,我16、7岁的时候就认识你,但是你不认识我”宋老板的姘头居然还笑了。

“是吧。我们走了”张岳一心想找宋老板等人报仇,他可没心思和宋老板的姘头闲扯。

“恩!”宋老板的姘头微笑着看着张岳。

张岳和马三出了出了宋老板家的单元,“大哥,怎么不绑了她?”马三问

“绑她干嘛,又没她的事儿”

“那她要是报案怎么办?”

“她不会”

“那咱们现在干嘛去?”

“先回医院看看富贵怎么样了,明天早上跟红兵商量一下该怎么办,看样子,赵山河、陈卫东、姓宋的他们三个全躲起来了。”

好汉子,有担当!

一个真正的男人对依赖他的女人和兄弟,必须以无畏且无私的态度予以关爱呵护,甚至,必要时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

富贵,是张岳的兄弟,一辈子的兄弟,赶都赶不跑的兄弟。张岳,是个有担当的汉子,敢想敢干敢当的汉子。他知道该怎么做,所以他是我市九十年代的那个已带有铜臭味的江湖中无可争议的大哥。因为,在任何社会、任何时代、任何人群中真正能够打动人的内心、深深触及人的灵魂、令热血男儿热泪盈眶可以发自肺腑景仰的东西绝不是金钱,而是精神、情义。

张岳在去富贵受伤后的第二天中午,去了赵红兵的饭店。为了给张岳出谋划策,赵红兵又叫来李四、费四、小纪等人。

的确,群殴讨论会已经太久没有开过了。九十年代的拜金流氓们,已不大爱以群殴的方式出风头了,通常是,几个狠角几把刀,直接解决问题。像是当年李老棍子和赵红兵两伙各带三十余人去江边会战的情景已经多年没有出现了。

会议依然由赵红兵主持,足足持续了2、3个小时,气氛压抑但讨论激烈。会议中,性格暴躁的费四主张先光明正大的把陈卫东的饭店和巴黎夜总会全砸了,而李四则建议下黑手,这性格截然相反的兄弟俩还吵了起来,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因为李四和费四一向关系最好。

气氛压抑且紧张的原因不是因为富贵被废,因为这兄弟几个凶残的场面早就司空见惯了,并没觉得富贵的伤有什么大不了的。而是因为大家都感觉到,这次讨论结束后,可能要出人命了,大家看着一直默不作声双手揣兜倚在椅子上磨着牙的张岳都知道,他肯定是真想杀人了。以前的讨论是为打架而讨论,而这次,很可能是为杀人而讨论

这兄弟七个那时都已经28、9岁了,早已经多年不在街头和混子斗殴了,依靠着八十年代末打下的名气,也没有混子敢和他们打。他们都有着自己或大或小的生意,日子过得都不错,除了赵红兵、小北京、张岳等三人没有成家外,其它的都有了老婆孩子。再亲手帮张岳打架是不大可能了,大家顶多也就是帮他想想办法,如果需要人的话,给张岳介绍一些下手狠的小兄弟。除非张岳吃了亏以一己之力难以应付,否则李四等人无论和他关系再好也绝不会亲手帮忙,因为现在张岳是自己拉出去单干了,有了自己的码头,如果当年的兄弟们还不停的帮他,那张岳也会被江湖中人瞧不起。

再说,江湖中的事,张岳也一直搞得很定。

会议开了两个多小时还没有头绪,赵红兵无奈终止了会议自己做了总结陈词。赵红兵终止会议的方式很简单“大家别吵了,听我说几句,说完咱们就吃饭,我饿了”。大家听到他这样说话,都习惯性的安静了下来。

赵红兵的总结陈词是针对张岳要找的赵山河、陈卫东、宋老板等三个人的个性特点进行分析,并对他们三个可能采取的下一步行动进行判断。最后根据以上两点,做出我方将采取何种出击策略的建议。

1、赵山河

性格特点分析:嗜勇斗狠,争强好胜,有勇无谋

赵山河下一步可能采取的行动:他肯定怕张岳报复,必定惶惶不可终日,他光棍儿一个,跑路的可能性极大,十年八年不回来都有可能。

应对赵山河的策略:暗地里找他熟悉的人查找他的行踪,他是首犯,一定要抓到他。

2、陈卫东

性格特点分析:阴险狡诈,嗜财如命

陈卫东下一步可能采取的行动:他是标准的土流氓,离开了本市就失去了生存的空间,而他的年龄也不小了,不大可能跑路。现在他应该只是出去避避风头,早晚会回来。他虽然名气不小,但是肯定没有和张岳硬拼的胆子。当年小北京毒打了他一顿后来他也没敢报复。

应对陈卫东的策略:1,随时紧盯他的动向。2,派人每天去骚扰他的饭店,让其不能正常经营,逼他出来。3,如果在饭店里遭遇他,当场拿下。

3、宋老板

性格特点分析:胆小怕事

宋老板下一步可能采取的行动:1,宋老板不但有夜总会,还有矿,绝对不会跑路。2,宋老板极有可能现在在找人与张岳谈和。3,也有可能张岳把宋老板逼得狗急跳墙,真的找人来做了张岳,不过这个可能性不大。

应对宋老板的策略:先从砸他的夜总会开始,每次不多砸,砸得差不多把客人都吓跑就可以了。这样,宋老板总会忍不住出来的。

最后赵红兵又嘱咐张岳说:“最好别让表哥、蒋门神他们几个带人去砸巴黎夜总会和陈卫东的饭店,全市的人都知道他们是你公司的”。

大家听完赵红兵的建议,纷纷表示赞同。毕竟赵红兵分析的有道理,而且赵红兵提出的绑人而不是杀人,大家也都觉得能够接受。

“张岳,赵山河、陈卫东、宋老板他们昨天全跑了,他们是真的怕你。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怕你吗?”赵红兵问。

“你说说看”

“因为他们都怕死,而你敢杀人”

“这还用说”

“你知道咱们市马路边上的花池子里的那些蜜蜂吗,二狗他们总想去抓但又不敢,是因为那蜜蜂有针,都怕被蛰到。但是呢,每个蜜蜂只有一根针,它蛰完了二狗这样的顽童,它的生命也就到了尽头”赵红兵说

“你继续说”

“张岳,杀人是要偿命的,你的命只有一条。你是只有一根针的蜜蜂,不是那有九条命的猫。你的那根针要好好的留着…………”

“红兵,我懂!”张岳认真的点了点头

“呵呵,吃饭吧!喝酒!”赵酒颠一提喝酒就高兴。

当天晚上,1993年全市两大色情圣地青原鹿和巴黎夜总会几乎同时被砸。

砸青原鹿的是李四手下的王宇,砸巴黎夜总会的是李四手下的王亮。

反正,此事进入了黑道流程,这是张岳最喜欢的流程。张岳的武力再加上赵红兵的智慧,试问九十年代我市谁可匹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