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九节 富贵出手必伤人

孔二狗2017年09月1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张岳、小北京、赵红兵等五人到了巴黎夜总会的时候,小北京已经路都走不稳了,满口胡话,印象中小北京上次喝多还是赵红兵和高欢分手那次。

据说张岳等五人进夜总会大门时煞是风光,来自全市各行各业的小混子不停的跟这几位大哥打招呼。

“张哥,来啦”和张岳打招呼的最多,混子们都以认识张岳为荣。”富贵哥最近去哪了?”认识富贵的也相当不少。

“红兵大哥来玩儿了?”跟赵红兵打招呼的混子并不多,因为认识赵红兵的多数都是一些老混子,年轻一代的混子根本没机会认识赵红兵。93年我市的青少年混子对赵红兵这个名字已经有了接近图腾崇拜式的膜拜,枪击二虎及逼李老棍子跳楼等一系列事迹已经作为传奇传颂。全市的人都认为,赵红兵家里肯定有个小型弹药库,他和他那兄弟几个各个都是拿起枪就敢开的硬茬。其实二狗知道,那时的赵红兵最厉害的武器恐怕就是他饭店后厨的那几把菜刀了。

“申爷,今天有空了?”和小北京打招呼的多数都是一些他饭店的常客。

张岳等五人在众人的簇拥下上了夜总会二楼的一个小包间,既可以避免被人打扰又可以看见二人转等节目,刚进了包间小北京就呕吐了起来。

“富贵,表哥,扶申爷去洗手间”张岳吩咐。

“张岳,怎么是个人就认识你啊”赵红兵很是纳闷张岳怎么认识那么多人。

“和我打招呼那些我多数都不认识,他们认识我,我不认识他们,没几个能叫出名字的”

“呵呵,早就听说你混得不错。这里怎么这么吵啊?”赵红兵一时不大习惯这个气氛。他入狱前全市连一家迪厅都没有。

“咱们那申爷呢?还没吐完呢?”张岳想起了刚去洗手间的小北京。

这时,雄壮的军乐响起,夜总会的节目开始了。赵红兵听到军乐特别有感觉,附下身向一楼中心的舞池望去。只见军乐声中四个一身银灰色短裤束胸的衣着暴露的模特托着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迈着正步走进了舞池,这几个模特的正步踢得极为规范,如果不是穿的这么少再换上一身军装,说不定还真有人会以为这就是咱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仪仗队呢。

我市人民就爱搞这些土不土洋不洋的东西,夜总会演出之前先出国旗、奏国歌,也就是我市人民能想得出来,二狗认为这纯属恶搞,在全国人民风行恶搞之前的十年,我市人民已经开始恶搞国旗、国歌了。赵红兵看得津津有味,他也觉得这四个青春靓丽的女模特手托一面五星红旗很是有趣。

当赵红兵煞有兴味的看着一楼的刚上台的几个模特时,忽然听见全场“哄”的一声笑炸了。赵红兵定睛一看,这几个模特身后,跟着一个消瘦但结实的身影,这个人光着膀子,面带微笑,腰杆笔直,趾高气昂,踢着比这几个模特还规范的正步,意气风发有板有眼的跟在这几个模特的身后向场中心走去。

这人正是已经醉得不知东南西北的小北京!事后小北京回忆说,好久没听到军乐了,酒后一听到军乐就按捺不住兴奋,激发了表演欲,刚在洗手间吐完的他借着酒劲就跟着这几个模特走上了台去。

“申爷,好样的!”

“申爷!牛逼!走的好!”

“申爷,你实在……是……太牛逼了”

落l霞x小x说s

认识小北京的人都开始起哄了,因为他们都觉得小北京这正步走得实在是太有板眼了。

受到了大家鼓励的小北京依然面带微笑,继续跟在这四个模特身后一丝不苟的踢着正步。小北京一向热衷于表演,但是赵红兵出狱前他一直忙于饭店的经营,很少有机会出来玩。这次来到了如此热闹的场合,不登台表演表演他也就不是小北京了。就算把小北京放到国家大剧院,小北京肯定也敢表演,他一向自认老子天下第一。

“哈哈哈哈,那不是小申吗?”赵红兵看见了跟在模特身后一本正经踢着正步的小北京,实在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他怎么今天醉成了这样”张岳一看也乐坏了。

这时,军乐结束,小北京以军人最标准的立正姿势站在已经立正了几位模特身后。

这时全场的观众都已经被小北京逗得笑岔气了,一团乱哄哄。但无论是正步还是立正,小北京始终一丝不苟,十分认真。他越是认真观众笑得就越厉害。

小北京这突然上台把夜总会的主持人给弄糊涂了,这算是哪出啊?没安排这样的节目啊!怎么办?继续吧!这个主持人显然不认识小北京是谁,也不知道小北京是跟谁一起来的。

“奏国歌!全体起立!”主持人按程序喊完以后,示意夜总会看场子的人把小北京拉下台去。

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响起,小北京微笑的表情转为严肃、庄重,“啪”的一下敬了个正宗的军礼,目光凝视远方,若有所思。

台下的观众笑得更欢了,都被小北京这出众的表演能力和认真劲折服了。

“申爷,儿白……”大家都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溢美之词夸奖小北京了。

这时,夜总会的看场子的人冲上去了两个去拉小北京,小北京的上衣不知道脱到了哪里,所以这两条大汉就抓住了小北京正在敬军礼的胳膊,拼命的往台下拉。

酒已经喝多了的小北京正在表演的兴头上,被这两个大汉拼命的拽,火气有点按捺不住了!赵红兵、小北京、张岳、李四等人早已经在我市大名鼎鼎,无论走到哪都被人叫一声“哥”。小北京什么时候受过这气。这两个看场子的认识张岳,但肯定不知道小北京是谁,如果他们知道了,肯定吓死也不敢。

“你放开我,奏国歌呢”小北京回头喊了一句

“你给我下来!”那俩大汉还都不放手,还要拉小北京

汹涌澎湃的国歌声中,夹杂了凄厉的两声惨叫。

小北京踹飞了一个,又扭脱臼了抓他手的那条大汉的胳膊。

夜总会里的笑声嘎然而止,一下沉寂了下来。

夜总会里看场子的10几个人看到两个同伙被打,齐齐冲向了站在台上的小北京。

看着冲上来的这10几条汉子,小北京微微一笑,拉开了架势,迈出弓步,双手一摊。

“我操!佛山黄飞鸿!”台下有人惊叫!小北京摆出了黄飞鸿的经典开场招式。

小北京这招就是跟他刚刚看过的电影《黄飞鸿之狮王争霸》中李连杰学到的,这姿势之正宗不亚于他走的正步。

九十年代我市娱乐场所看场子的人是由一群身着奇装异服的社会闲散青年组成,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群打手。当然,现在我市的娱乐场所看场子的都已经穿上了制服,给人感觉正规了许多,但是还是换汤不换药,地痞本色不改,这就好像是即使是张柏芝穿上了制服手持鞭子也不是女警察一样。巴黎夜总会看场子领头的人二狗暂且把他叫做范进。

看到同伙被打以后,范进带着十几个20出头的毛头小伙子一拥而上冲了上来,挟着一股风。

恶战在即!

尽管眼前这十几个小伙子各个赤手空拳,已经喝得晕头转向的小北京虽然身手极其出众以一人之力也绝对难以应付,此刻已危如累卵。我市人民向来酷爱争勇斗狠,尤其是在巴黎夜总会这样的场所更是几乎夜夜有恶战。所以能在巴黎夜总会看场的人,都是如狼似虎。

在这十几头豹子即将冲到小北京面前时,小北京的智商又一次在关键时刻发挥了作用。

是的,再凶险的场面,申爷从没栽过。这次,也不例外。

“住手!都别动!”小北京舌绽春雷,字正腔圆的怒吼了一声。黄飞鸿的标牌招式变成了交警拦车的标准架势,手型转换之快,动作之标准令人折服。

小北京这一声怒吼把大家都吓得呆住了,都停住了脚步。“怎么回事儿?怎么有人在打架前喊别动?难道眼前这位光着膀子醉得一塌糊涂的人就是传说中的警察?”。这十几个毛头小伙子毕竟是阅历少,江湖经验不足,他们只知道该动手时一哄而上制服肇事者,却想不到小北京来了这么一出。他们可不知道这是小北京打架时惯用的伎俩,就是为了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你…………”领头的范进停下了手,刚要开口说话。

这时,范进的面门被小北京端端正正的打了一拳,小北京虽然已经醉酒,但依然出手又快又狠,就这一拳就打得范进眼冒金星、鼻血直流。

“红兵!张岳!下来!”小北京这一拳打出的同时,张口喊了援兵,其实这时候赵红兵和张岳已经从二楼上跳了下来,跳到了一楼的沙发上,只是一时没有赶到小北京旁边。

刚缓过神来的十几个看场子的小伙子看见小北京一拳把范进打翻在地后刚想动手又听见小北京在激昂的国歌声中喊出了“红兵,张岳”这两个名字。

一时间没人再敢动手了。

那是因为,没听过赵红兵名字的人肯定听说过张岳,没听说过张岳名字的人肯定听过赵红兵。如果这两个人的名字他一个都没听说过,那他肯定是个聋子。因为这二人的名字90年代在我市无人不晓。

正在这些看场子的人进退两难时,忽然他们后面阵脚大乱,几声惨叫传出。

他们回头一看,身后的两个人挺着两把大号卡簧扑了过来,冲在前面的那位面无表情,衣服袖子很长,基本遮住了手中的卡簧,但出刀极快。1、2秒内已连捅三人,杀出一条血路,马上就要冲到了小北京面前和小北京会合。

从他们身后扑上来的正是富贵和表哥,出刀的是富贵。他们在洗手间里扶着小北京刚刚吐完,一转眼不见了小北京的踪影。出来时发现小北京正在和范进等人对峙。富贵和表哥二话没说,掏出了卡簧就从看场子的打手后面扑了上来,富贵一出手就捅了三个。

据说富贵极少出手,但出手必见血。在张岳手下的四员大将中,就数富贵话最少而且最不爱出风头,但江湖中人都知道,富贵才是张岳手下的头号战将。

刚刚站起来的范进眼前出现了一把明晃晃的卡簧,这把卡簧那时距离他只有一米左右。

这时范进干了一件最缺德的事儿。

此事堪称我市九十年代初混子的奇耻大辱。

他见到富贵的刀子逼近他的面前时,心惊胆颤的他居然顺手拉过了一位举着国旗被眼前这血战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动的模特挡在了自己的前面!他拉来了女人做挡箭牌!

富贵捅向范进的那一刀,着着实实的扎在了那位年轻漂亮的女模特的肩胛骨上。

这时,国歌已经奏到了结尾部分,“前进……前进进……”

据说那刻,全场再无一丝声响。尚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的女模特睁着大大圆圆的眼睛错愕的看着眼前的富贵,一向面无表情的富贵也以同样错愕的表情看着眼前这位青春靓丽的女模特。

刀,慢慢的从女模特裸露的肩膀上拔出。

富贵,默默的转头走了,一句话也没说。

的确,富贵是条汉子。他手中的卡簧,已经扎在了很多人的身上,但他肯定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会落在一个女人的身上,一个如此漂亮的女人的身上。

国歌曲终。

鲜血,从女模特的肩膀涌出。据说,那女模特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口。

女模特倒地,就倒在那面鲜艳的五星红旗上。

鲜血、五星红旗、倒在五星红旗上的美艳女模特、绚烂的灯光、鸦雀无声的人们。这些,就是那夜的巴黎夜总会。

据赵红兵后来说,他从入伍到后来混社会,见过的凶残场面已经太多,从没有一次为之动容,早已司空见惯。只是除了,那夜的巴黎夜总会。

鲜艳的五星红旗上面是鲜花般的女模特,女模特身上又绽开了一朵鲜花,这朵鲜花上方,又是鲜艳如鲜花的灯光。

“你们都别动”走到了舞池中间的张岳的手指了指那些打手,棱着眼睛说了一句。

没一个人敢动。

“你他妈的是男人吗?!”小北京朝范进怒吼,声音嘶哑。小北京从未如此冲动,这是他被范进的无耻和歹毒惊的。

“你他妈的是男人吗!?!?”

据说,那夜醉了酒的小北京嘶吼了20几次同样的这一句话,每喊一次都重重的踹向范进一脚,范进不但不敢还手,而且连眼睛都不敢看小北京,他是在为他的无耻感到愧疚吗?小北京踹了十几脚以后,范进已经不能动了,软得像滩泥。

“小申,别打了,咱们快送这个女孩子去医院吧!”赵红兵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小北京失控、发了狂,伸手拉住了小北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