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六节 刀疤

孔二狗2017年09月1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张岳是被赵红兵和小北京从刑警队抬出来的。

据说,抬出来时,张岳已经连手指头都不能动了,白皙秀气的脸上全是警勾的黑色鞋油和鲜血的混合物,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有他那大口大口的白色呼气在气温已经零下的东北室外格外明显,每呼吸一次,就有或多或少的血沫子从口鼻中流出。这证明,张岳还活着。

经检查,张岳光肋骨就断了七根。

“我要杀了勾疯子和他小舅子”这是张岳说的第一句话

“我宁可死也不要再见到严春秋,再见到他,不是他死,就是我死”这是张岳说的第二句话。

打张岳的人是严春秋,1992年的严春秋是个刚转入刑警队的小警察,是个嫉恶如仇的小警察。他在学生时代不是个好学生,更不是个好混子,但是他工作以后绝对是个好刑警。唯一的缺点,就是滥用暴力,尤其喜欢对张岳和赵红兵滥用暴力。

在其后的十年里,我市栽在严春秋手里的暴徒不计其数。十年后,在严春秋的追悼会上,市刑警队的所有刑警都落泪了,大家都说:严春秋这一辈子,绝对能对得起他头顶的国徽和胸口的警徽。

据说那天严春秋和张岳的对话极其简单。

“你叫张岳?你还认识我吗?”严春秋认出了眼前这个斯文秀气的年轻人就是六年前曾在六中教室毒打过他的张岳。

“操你妈”张岳从心底鄙视从背后拍黑砖的严春秋。张岳这个人就是这样,他瞧得起的人无论说他什么,他都愿意接受,比如赵红兵。他瞧不起的人,他绝不愿意多废话一句,比如严春秋。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简单了,单手被铐在暖气管子上的张岳被严春秋手中的电棍和脚上的警勾皮鞋连续重击超过100次。张岳每挨一下都骂一句“操你妈”,枯燥的很,但是每一句都像鞭子一样抽打着严春秋是神经,每一句都能刺激得严春秋如同疯狮。

严春秋不信打不服张岳,但他还真的没把张岳打服。在任何情况下,张岳都绝对不会向他鄙视的人低头。在审讯室的门被严春秋的同事砸开拉住严春秋后,手挂在暖气管上瘫坐在暖气片旁边的张岳棱着眼睛盯着严春秋,从牙缝中崩出的还是那三个字“操你妈”。据说当他在说“操”字的时候,从嘴里喷出了一个大大的鲜血的气泡,当他说到“你”的时候,气泡破了。

这时的严春秋,已经没有勇气再向张岳踢出一脚。

此事最终不了了之,理由很简单,是勾疯子的兄弟先掏出的刀,勾疯子的小舅子也的确欠债,而且是富贵捅的勾疯子的小舅子,张岳根本没动手。最重要的是:严春秋在审讯时使用了暴力手段,证据确凿。如果张岳追究起来,恐怕刑警队和严春秋都脱不了责任。九十年代初我市持械斗殴案件极多,这件事象征性的交了点罚金也就过去了。

1993年农历二月初二,龙抬头,寒冬的最后一场雪。

夜色中,张岳、蒋门神、富贵、表哥、马三等一行五人行色匆匆的走在卖淫一条街上,每人手里都提着一卷或长或短的报纸,当然,手里都提着报纸并不代表着他们都有爱读报的好习惯,报纸里面,全是枪刺、藏刀等管制刀具,今天他们得到消息,勾疯子他们在卖淫一条街尽头的一家杀猪菜饭店吃猪头肉,不仅勾疯子的兄弟们全在,而且勾疯子的小舅子也在。

路灯下白雪反射的光照在张岳的脸上,张岳的脸更显惨白、毫无血色,这是因为他刚刚在病床上躺了三个月,足足三个月没见阳光。跟在张岳身后的四个人是张岳手下的四位核心人物,各个都服过大刑,各个都有拿起刀就杀人的胆子。虽然他们四人各自也都有小弟,但是张岳都没叫,张岳得到消息后只给他们四个人打了传呼。

因为张岳知道,这一仗必是恶战,如果已方有一个人在恶战中犯了怂,那么可能影响整个战局。他对他手下的这四个人都很有信心,坚信他们四个都绝对不会犯怂。兵在精而不在多。

这场血战,是张岳三年来第一次亲自动手参与的一战,也是张岳真正奠定江湖地位的一战。

“服务员,叫里面的勾疯子出来,外面有人找”富贵自己一个人走到了饭店的吧台,对服务员说了一句以后转身出了饭店。

三分钟后,勾疯子带着11、2个兄弟走出了饭店,手里也各个都拿着军匕、管叉等家伙。

“我是张岳,你小舅子欠的钱什么时候还”

“现在手头没钱”

“那好,我要你小舅子的人”

“扯淡”

勾疯子说着就脱下了棉袄,用力的摔在了雪地上,棉袄里,连件背心都没有,完全是光着膀子,在路灯和饭店照出来的灯光下,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身上起码至少有10处刀疤,长蜈蚣似的刀疤痕迹起码有三条。

据说,打架前先脱光膀子是勾疯子的习惯性动作,无论春夏秋冬,他都会做这一动作。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曾有很多勾疯子的粉丝也学着勾疯子的样子在每次打架前都脱光膀子赤膊上阵以显示其气势,但自从这次勾疯子被张岳彻底打垮以后我市的混子再打架时已很少有人再做同一动作。

二狗再次见到有人在打架前脱光膀子已是在七年前的春节期间,那次是二狗在我市的一家著名烧烤店和几个朋友喝酒时与临桌的7,8个混子发生了口角,继而发生了大规模的斗殴。当时二狗已经喝了至少一斤52度的白酒,神智已经不大清楚,只模糊的记得二狗和几个朋友与对方说好去烧烤店外开战,然后就踉跄的走了出去,二狗刚走到烧烤店外,就看见眼前那位混子脱掉了身上的羊毛衫,露出一身刀疤,甚是骇人,目露凶光盯着二狗。二狗虽然总吃败仗但从没怕过打架,从不露怯。看到对方脱光了膀子露出刀疤后二狗觉得不服,也想脱光膀子露出刀疤和他比一比,当时已深度醉酒的二狗思索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确有一道刀疤,而且只有一处刀疤,这处刀疤就在二狗的小鸡鸡上,那是2000年夏天二狗作包皮切割手术时留下的,幸亏当时的包皮切割方式不是环切,否则二狗身上就没刀疤了。二狗把手按在了腰带上,准备掏出来吓唬吓唬他。但是要么是二狗当时酒喝得太多要么就是还没喝太多,忽然想起:“如果二狗的小鸡鸡勃起以后刀疤会不会显得长一些?”二狗正在踌躇是不是等小鸡鸡勃起以后再掏出来时,眼前的那个光着膀子的混子一脚袭来,端端正正的踹在二狗的小肚子上,二狗被一脚蹬飞,躺在一个雪堆上再也站不起来。幸好二狗的几个朋友极其彪悍,手持烧得通红的烧烤店用的火钩子和火铲子将对方全部打跑,二狗才没有遭到进一步的毒打。

二狗想脱裤子都没用,勾疯子脱光膀子能有啥用?勾疯子不懂这个道理,但张岳懂。

🥑 落=霞=小=说~w w w = l u ox i a = c om

张岳看着脱了光膀子的勾疯子,笑了笑。

的确,张岳有他笑的道理,他打的架肯定不比勾疯子少,但是身上只有张浩然当年捅在他大腿上的一道刀疤,而且,当年捅他的这个人,已经被他杀了。

张岳没有说话,慢慢的拉下了裹在枪刺上的报纸,扔在了地上。他身后的富贵、蒋门神等人也拉下了裹在武器上的报纸,富贵拿的一把军匕、蒋门神拿的是一把管叉、表哥和马三拿的都是砍刀。

九三年前后,不知是由于国家公安部还是我市公安局的管制,猎枪那两年在我市大规模减少,多数都被缴了上去。而枪刺和三棱刮刀也越来越少,除了张岳、勾疯子这样的专业混子以外,已经很少有人再能拿出枪刺这样的致命武器了。据说张岳他们当时也有枪,都是从河北白沟的黑市上购得,但威力并不十分大。而且九三年前后枪案极少,不再像八十年代中后期猎枪泛滥。基本公安局要求逢枪案必破,所以那天大家都没带枪。最歹毒的武器就是张岳手中的那把枪刺了。

张岳眯着眼睛,挑衅的扬了扬手中的枪刺。张岳眯着眼睛时一点也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他撇着嘴咬着下嘴唇磨牙棱眼的时候,每当张岳的表情变成这样时,他肯定就是想杀人了。

勾疯子究竟是真疯还是假疯的确是没人知道,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张岳动起手来肯定是个真疯子。

那天,张岳身上穿的是一件黑色皮篓,离对面光着膀子的勾疯子约有四米的距离,勾疯子手里攥的是一把警匕。

一阵北风吹过,卷起了地上的积雪,吹进了所有人的眼睛。

“上!”张岳一声令下,伴随着这阵狂风,张岳身后的四人跟着张岳齐齐挺着刀掩杀过去。

张岳这边,张岳冲在最前面。勾疯子这边,勾疯子冲在最前面。这两个成名已多年的大混子,都已经多年没亲手打过架了。但这次两个团伙间的血战,依然又是这两位大哥都冲在了最前面。大混子就是大混子,面对对方极盛的气势都毫不畏惧。

勾疯子几年前就能和李老棍子、赵红兵等人齐名,足以说明他也不是易予之辈,他的身手敏捷程度应该远远超过张岳,出手极快。

冲在最前的勾疯子和张岳短兵相接后,先中刀的是张岳,勾疯子一刀捅在了张岳的大腿上,后来知道,这一刀,距离张岳的私·处仅几厘米,勾疯子随手抓住了张岳的皮篓的领子,同时,张岳也抓住了勾疯子的头发,一枪刺扎在了勾疯子肋骨上,张岳刺出这一枪刺时大腿刚刚中刀,剧痛之下加上手有些失准,并没有扎到勾疯子的要害。

惨绝人寰的一幕出现了,身着黑色皮篓手持枪刺的人抓住光膀子的人的头发,光膀子的人抓住身着黑色皮篓的人的领口。两个人在呼啸的北风中,漫天的雪花下对捅,你捅我一刀,我捅你一刀。

这已不再是武力上的对抗,而是精神上的较量。两个人中谁士气更盛,胆色更强谁将取得胜利。

谁先手软谁将倒下。

根据张岳回忆说,勾疯子的确是他见过下手最狠最黑的对手。

张岳第一刀没有刺中勾疯子的要害,第二刀是结结实实的扎在了勾疯子的肚子上,这时的勾疯子气势也极盛,他的第二刀也扎在了张岳的肚子上,只不过张岳的皮篓又大又厚灌足了风,勾疯子的警匕刀刃又不长,只伤及了张岳的皮肉,没有伤到张岳的内脏。

两人对刺的第二刀时士气相当。只不过勾疯子主动解去了盔甲,而张岳则穿着厚实的皮篓,勾疯子是吃了主动解甲的亏。

但据说,当对刺第三刀时,胜负已分,因为勾疯子的手明显软了,他怕了眼前这个看似文质彬彬的秀气年轻人。因为,当张岳的第二刀扎向勾疯子时,勾疯子拼命躲闪,而当勾疯子的第二刀扎向张岳时,张岳根本连看都不看只顾奋力朝对方的要害扎去。

张岳这完全是不顾自己死活就是要与对手同归于尽的劲头,只要对手是个正常人,谁能不怕眼前这个棱着眼睛的恶魔?拼命时从不躲闪这是张岳继承了他家这独有的血统,这是天生的,常人无论经过怎么样的训练,都绝对达不到这样的境界。

张岳的第三刀又结结实实的扎在了勾疯子的肚子上,而被张岳这不要命的气势压倒的勾疯子,手颤抖着送出了第三刀,这一刀,连张岳的皮篓都没能扎破。

张岳捅出第四刀时,据说勾疯子已经放弃了进攻,两条胳膊护在胸前,只求张岳下一刀不捅在他的心脏和肺叶上。

勾疯子和张岳都有杀掉对手的胆子,但是勾疯子却没有不顾自己死活的勇气。

他败,就败了这一点上。毕竟,精神病证只是个他杀人不偿命的执照,绝对不是让他有金刚不坏之身的执照。

张岳的第四刀扎在了勾疯子挡在胸口的胳膊上,就是勾疯子这放弃了进攻只求不死的防守,使张岳没能真的杀了他。

在张岳刺出第四刀的同时,他自己的头部被钢管重重一击,当场倒地。倒地的张岳依然死死的抓着勾疯子的头发,胡乱的又刺出第五刀,扎在了勾疯子的大腿上。被张岳吓破了胆的勾疯子依然把双臂拦在胸前,只求不死,再无还手的勇气。

张岳扎出第五刀后,手腕被钢管重重的一击,手中的枪刺落地。

从张岳和勾疯子双双抓住对方到张岳刺出五刀后枪刺落地,加起来最多不超过3秒,但胜负已分。

从张岳身后窜出的富贵上去只一刀就放倒了勾疯子手下那个手持钢管的兄弟。按道理说,一刀根本就放不倒一条大汉,主要原因是,对方已经吓得腿软。富贵刀法好,稳、准、狠。

手持砍刀的蒋门神等三人跟着富贵冲了上去,群龙无首的勾疯子的十来个兄弟四散逃去,他们亲眼目睹了张岳的疯劲,谁都不愿意当第二个勾疯子,他们今天才见到真的有比他们老大勾疯子还要疯的人。蒋门神等人不依不饶,追着砍了上去。

勾疯子的小舅子拉起捂着肚子的勾疯子转身向饭店里面跑,结果又被富贵一刀扎进了后背,勉强跑进了饭店的勾疯子和他小舅子等几人回头抵挡了几下,关上了饭店的门,在里面死死的倚住,再也不敢出来。

这一战,张岳惨胜,胜得血腥,胜得悲壮。此战过后,江湖中再也无人敢和张岳动刀子,因为大家都知道,跟张岳拼刀子的下场就是勾疯子的下场,又有几个人能像勾疯子那样命大,肚子被扎了两枪刺还不死?

恶人多长命,勾疯子被送到医院后抢救了一天一夜活了过来。勾疯子那满是刀疤的身上,又多了五处刀疤。

张岳的手腕骨折,大腿被扎了一刀,并无大碍。但是留下了个后遗症,就是头部被钢管砸的那一下,从那以后,张岳经常头晕,莫名其妙的呕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