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节 九十年代城市里的山大王

孔二狗2017年09月1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张岳现在业务挺忙嘛,呵呵”赵红兵看着张岳的背影说

“呵呵,忙?那你是没见到他刚放出来那会儿”李四说

“刚放出来那会儿怎么样?”赵红兵问

“张岳刚放出来那时候工作没了,连口饭吃都没有,他也不好意思回家。就靠着咱们兄弟几个接济活着,那时候你们的旅馆也不开了,他连睡觉都没个地方,睡就睡在我的录象厅里,录象厅里黑天白夜都分不清楚,他盖着个军大衣在我录象厅里睡了足足三个月,除了偶尔被咱们兄弟几个叫出去喝几顿酒,其它的时间就在那沙发的最后一排躺着,那叫一个惨!而且张岳这人你也知道,自尊心特强,小北京我们给过他多少次钱他都不要。请他吃饭可以,但给他钱他绝对不要,他总说,他过段时间就上班了,能赚到钱了”费四说。

费四在手筋脚筋被挑以后多少落下点残疾,不能开车了,开了一家比较大的录象厅。

“那他上班了吗?”

“上什么班,他在费四的录象厅睡了大概三个月,在录象厅里碰上了那个蒋门神,就是那天你出来时咱们一起喝酒的那个,蒋门神和张岳是狱友。他见到张岳以后跟张岳说他姨夫有笔钱收不回来,问张岳能不能出面帮他要一下。以前在监狱时,蒋门神就知道张岳比较狠,所以他找张岳去帮他要帐”小北京说

“那张岳就去啦?”

“张岳听完蒋门神的话以后,二话没说。来到咱们饭店拿起一把剔骨钢刀就走了。我问他干嘛去,他说他去费四家帮费四剔猪骨头做菜。我还琢磨呢,敢情张岳是想向厨师方向发展?哪知道,他第二天就把那刀还回来,再见到他的时候,他穿着一身新的毛料中山装,皮鞋钲亮,头发也理了,人看起来特精神”小北京说

“他拿那把剔骨钢刀干嘛去了?”赵红兵知道张岳肯定拿这把刀没干好事儿去。

“他拿着那把刀就把欠蒋门神姨夫钱的那个人给绑了,两条胳膊两条腿各捅一刀。然后给欠钱的家里人打电话说:下午不还钱,他就杀人。如果报案,等他出狱以后就杀他们全家”

“然后呢?”

“下午欠钱的家人乖乖的把9万多块钱拿来了。蒋门神的姨夫二话没说当场拍给了张岳三万,张岳一下就发了。蒋门神的姨夫是做建材的,欠他钱的不少,张岳又帮他连着要了几次,很快,张岳也出名了,全市这些死帐、三角债什么的都去找他,他就干脆办了个讨债的公司。富贵、表哥也是张岳的狱友,后来也跟着张岳干,就是这样。现在全市就数张岳最牛逼了,李老棍子他们见到张岳都绕着走。”

“他没钱的时候你们怎么不帮帮他?现在干这个风险太大了吧!”赵红兵觉得心里特别不舒服。

“费四不是说了吗?大家都要给他钱或者借他钱让他去做小本生意,但他就是不好意思要啊”李四说

“…………”赵红兵没话说了。

“张岳这人真的是没的说,别管现在在社会上混得多好,咱们兄弟几个无论谁随便一个传呼,他事儿再多也放下过来陪咱们喝酒。他一喝多就念叨他刚放出来那会儿咱们兄弟都怎么照顾他了。把我都他妈的听烦了。不就是我们几个请他吃了几个月饭吗?至于把他一个社会大哥感动成阿庆嫂吗?他一提这事儿我就骂他,别说管他几个月饭,管他一辈子饭又能怎么样?!”费四挺不理解为什么他照顾了张岳三个月把张岳感动成那样。

两年的监狱生活,让本来就脾气倔强的张岳的性格更加暴躁。憋在费四阴暗的录象厅里的三个月,让张岳尝受到了没钱的痛苦。由于从小家庭成分不好,张岳自尊心极强,他不能忍受人下人的生活。他急切的想成为人上人,可能在费四的录象厅躺着的三个月,张岳可能每时每刻都在想如何发达。“我要富贵!”这可能是张岳在那段时间里对自己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所以当蒋门神不经意间给他一个机会时,张岳毫不犹豫的牢牢的抓住了。“无论做什么,我都要做的最好”这是张岳最常说的一句话。

二狗始终不认为张岳是黑社会,二狗一直认为他是现代土匪,九十年代市区的山大王。因为黑社会也要讲究策略、通常不会轻易动手。而张岳则完全是混世魔王一个,谁把他惹火了他就对谁下手,下手从不留情。

“呵呵,费四,那你是没落魄过”赵红兵笑笑说。张岳和赵红兵从上高中就是最铁的哥们儿,赵红兵非常了解他。

“我怎么没落魄过,四儿我俩当年不是也跑过路吗?”费四说

“你俩那他妈的也叫跑路?当年你们俩到北京的时候酒还没醒呢!一个个红光满面,有你俩那么跑路的吗?”小北京还记得当年费四二人跑路时的情景。

“我俩要不是跑路去了北京,你能上火车送我们下不来吗在我们这里过年吗?谁想到你他妈的一个北京人,借口下不去车,赖在我们这里不走了,在我们这里一赖就赖上了六年”费四笑骂小北京

““晓波,你现在不上学了,想去干什么去?”赵红兵听到张岳出狱后没事可做后开始担心晓波将来也走张岳的路。

“不知道呢”

“刘哥那个汽车维修招学徒呢,干脆让晓波去吧!”小北京说。

落*霞*小*说l uo x ia_c o m _

“晓波,去吗?”

“是刘海柱叔叔那里吗?”晓波问

“对!”

“我去,刘叔叔最疼我,肯定不打我”

“呵呵”赵红兵用力的摸了摸晓波的头。

“那个蒋门神人怎么样啊?”赵红兵挺关心张岳现在的这些朋友为人如何

“人倒是不错,不过我可知道他当年进去是因为什么,他把他家隔壁一个50来岁的老娘们儿强奸了,所以进去的。现在他放出来了,还非缠着那个老娘们儿和他结婚,我操”费四说这事儿的时候表情很崩溃。

大家好象也是都第一次听说这事儿,表情都很崩溃,一时间没人说话了。

正在这时,张岳回来了,身后还跟着富贵。

富贵的衬衣袖口上有血迹,他一进来大家就都看见了。

“你还真是快啊!呵呵,没事儿吧!”赵红兵说。

“没事!”张岳又端起了酒杯要喝酒。

“你的朋友蒋门神今年多大了?”小北京迫不及待的问。虽然小北京是格外的八卦,但是问出了大家都想问的一句话。大家虽然都认识蒋门神,但还真没有人知道他的确切年龄。

“27”张岳顺口回答,他纳闷小北京怎么问起蒋门神的岁数了。

“哦”大家若有所思的齐声回答。大家这时都在算,今年蒋门神才27岁,他四年前出狱时才23,强奸怎么说也得三年起吧?也就是说他不到20岁时就强奸了50来岁的女人,现在那女人至少也快60岁了,大家都是越想越崩溃。

“问这个干什么?”张岳喝了口酒问

“哦,哦,没什么”小北京赶紧回答。

的确,据二狗所知,蒋门神的确是不同凡响,不但在性取向上口味极重,而且在其它方面也极其与众不同。中国有句古话叫“不撞南墙不回头”,蒋门神则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就算撞得头破血流,也要继续撞下去。他的绰号来自于某年春节前购买年画。在九十年代初,我市的现代化小区还不多,民居多数是尖脊大瓦房带着一个院子,典型的东北民居。通常那时候家家户户的门上都贴着“秦琼、敬德”两位门神,当然现在这样的年画门神已经多年不见了。春节的前一天蒋门神去新华书店买门神年画,结果他和几个朋友一起去的时候门神都已经卖完了。

“姑娘,秦琼和尉迟敬德的那个门神真的没啦?”蒋门神挺郁闷

“没啦”那时候只有新华书店卖年画。

“那咋整啊?我家过年没门神咋整?”蒋门神犯愁了

“大哥,你家还用买门神?”小姑娘笑着看着蒋门神说

“咋不用捏?”

“大哥我看你长的就挺像那门神里面的那个尉迟敬德,你自己给自己拍张照片喀嚓往门上一贴,啥鬼敢进你家啊”小姑娘捂着嘴笑着说。蒋门神的确长得和尉迟敬德有几分相似。

“哎呀妈呀,妹子你说的真对,我咋忘了捏”蒋门神乐了,他也知道这小姑娘是和他开玩笑呢。

“老蒋,你真敢把自己照片贴上去当门神?”从书店出来以后,蒋门神的朋友问

“我操!有啥不敢的?”蒋门神其实刚才是在和那小姑娘开玩笑,他也没想真弄张照片贴在自己家门上,但是他这人最怕别人激他,一激他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儿白呀?”儿白是东北话,做疑问句的意思就是:真的吗?你要是骗我你就是我儿子。

“儿白!”蒋门神坚定的回答。儿白作陈述句的意思就是:我要是骗你我就是你儿子。

自拍肯定是来不及了,那时候也没陈冠希那些先进的工具,相片都是胶片的,还得冲洗,所以只能找旧照片了。据说当天晚上,蒋门神就翻箱倒柜找相片,找来找去就找到他自己一张小学五年纪的毕业时的单人彩照,那是一张蒋门神系着条红领巾流着大鼻涕的相片,蒋门神找到以后如获至宝,在照片上用钢笔写了两个大字“门神”,然后真的用透明胶布贴在了自己家的大铁门上!

他这自制门神照片从大年初一一直贴到了正月十五,凡是从他家门口经过的行人无不为之折服、叹服、抓狂。还有好事者听说此事后骑半个小时自行车专程来欣赏这全球独一无二的绝版门神,并在他家门口拍照留念。后来张岳听说此事后觉得跟他丢不起人,正月十五去他家就把他这相片给扯了下来,否则这相片说不定真要贴上一年!无论蒋门神此举是否丢人,但是的确是一举成名,从此就有了蒋门神这个绰号。蒋门神的大名90年代在我市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有了知名度就有人气,别管知名度如何造就的。越恶俗的东西就越容易出名,越阳春白雪的东西就越曲高和寡,反正咱们中国九十年代以来就流行恶俗的东西,也不知道过去好几千年的文化都哪去了,比如芙蓉姐姐就是典型的代表,蒋门神就是我市九十年代的芙蓉姐姐男性版。二狗也想出名,二狗的智商虽然没有146,但是写的东西可能真不次于小天女,但为啥还没成名呢?可能是因为人家小天女拍了比基尼照片,而二狗没拍过。所以二狗决定,等第二部结束时也拍一组比基尼的照片,就贴在天涯真我上!为了出名二狗豁出去了!谢谢!

二狗还曾经听说过蒋门神的另一件悍事,那就是他和一位蹬“板的”的司机间的两头犟驴之争。后来有人考证出那天那个蹬“板的”的师傅就是当年李老棍子手下的战将老五,那时的老五是一头已经洗心革面的犟驴。“板的”好象也是东北特色的东西,也就是三轮人力车,在我市九十年代初满大街都是,通常“板的”都是拉一些1-3公里距离的客人,起步费两块,路途远点就三块。在九二年炎炎夏日某天的清晨,蒋门神和老五这两头犟驴相遇了,据说那天是张岳找蒋门神有正事儿。在蒋门神已经走到了张岳家门口的时候,老五蹬着“板的”从后面赶了上来。

“大哥,你去哪?坐车不?”老五问。九十年代初我市的三轮车夫都这样,看见在路上的行人都主动搭话,揽生意。

“坐啊,不过我去那地方你这车不行”蒋门神头都没回,顺口说了一句。九十年代初的流氓就这样,有事没事都在街上逗逗乐子,蒋门神更爱干这个。

“大哥,我这车咋不行?你就说吧,不管你去哪,我肯定给你拉去!”老五毕竟也曾经是江湖中人,受不了蒋门神这语气。

“我去ZJ县”蒋门神坏笑着说了一句。蒋门神这是故意在逗人玩儿,ZJ县是我市下属的一个县,离我市距离80公里,当年乘大巴还要两个小时,无论谁就算脑子进水了也不会乘三轮人力车去那么远的地方。

“上车!!”老五把车停了下来,他知道蒋门神这是故意逗他玩儿。老五那倔脾气上来了。

“啥?”蒋门神楞住了,他真没想到老五真要拉他去。

“上车!!不就是ZJ县吗?我拉你去!多大个事儿啊!”老五那倔脾气根本不比蒋门神差多少。

“我操,你还真牛逼,上车就上车!你把我送到了ZJ县,我给你100块,你送不到,你赔我100!”蒋门神还真不相信老五真能蹬着三轮车把他拉到ZJ县去。

“别墨迹了,上车!”老五火不小

“上就上!”蒋门神最怕别人激他,他被老五一激之下早就忘了张岳还找他有事儿呢。

蔚为奇观的一幕在我市九二年的夏天某日的清晨出现了,一辆从市区驶出的三轮人力车缓缓沿国道向ZJ县驶去,三轮车里坐着的是一个胡子拉碴的彪形大汉,蹬“板的”的那位虽然早已累得气喘吁吁,但是脸上依然挂着不服的表情,虽然越蹬越费力,但是的确是一刻也没休息过。

就这样,这个人力三轮车从清晨蹬到上午,从上午蹬到中午,从中午蹬到下午,从下午蹬到黄昏,晚8:00,终于蹬到了ZJ县城!据说,当时老五就已基本虚脱了。蒋门神十分后悔当时为什么没说去沈阳或者长春,而是说是要去ZJ县城,80公里的确有点太近了。不过还好,蒋门神比较聪明,又心生一计。

“100块,拿着。我现在又想回市里了,你还能把我送回去吗?”蒋门神说

“啥?”老五累得气还没顺过来。

“回市里!你把我送回去我给你200,你要是送不回去你给我200,行吗?”蒋门神虽然第一阵败了下来,但是他还是想吓唬吓唬老五,挽回点面子。

“上车!”桀骜不逊的老五又说出了这简短且有力的两个字。

这部人力车在ZJ县停了不到20分钟后,又回市区了。第二天中午,老五把蒋门神送到了昨天早上上车的地方。据说这时的老五,停下以后就趴在了车把上,吐了一地酸水。

“你他妈的真有刚儿!200块,拿着!!”蒋门神愿赌服输,由衷的敬佩犟驴老五。

“……”已经没力气说话的老五接过了200块钱。

“兄弟,我还想去广州,你能去吗?”蒋门神还不忘调侃一句。

“上车!”趴在车把上的老五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

“我过几天再去,到时候再联系你!”蒋门神吓死了,昨天张岳找他办事他还没办呢,非挨骂不可。他也知道了,老五可是真敢去广州。

这可能是犟驴蒋门神唯一的一次承认有人比他还有刚。据说后来老五蹬着“板的”在大街上又看见了蒋门神好几次,每次见到蒋门神总不忘调侃上几句。

“大哥,你啥时候去广州啊!”老五每次都是一脸坏笑

“过几天!”蒋门神一见到老五低着头赶紧走

“那你还去ZJ县吗?”老五还追上来问/

“暂时不去了”蒋门神一见到老五就灰溜溜

“去的时候别忘了联系兄弟昂!”老五洋洋得意的蹬着车远去了,像是一个得胜的将军。

蒋门神就是这么一个人,比驴还倔,被别人激了以后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他这性格极其适用于讨债行业。多年以后有人评价说:张岳真是有眼光,全中国乃至全世界没有比蒋门神更优秀的讨债人才了。

二狗想说的是,或许还有比蒋门神更优秀的讨债人才,那就是老五。可惜老五和张岳等人不是一个阵营的,他曾是李老棍子麾下的战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