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节 “不服者,上!”

孔二狗2017年09月1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四年多以前的社会中的颇具墨家侠义之风的混子道德体系已经被摧毁,新的混子道德体系却还没建立。

九十年代是我市最为暴力、血腥的年代,失去了道德约束的各路“豪杰“终日大打出手,狠角层出不穷。去年二狗春节时曾经听一位同乡评价说:九十年代,我市年龄在16-25岁之间的男孩子,各个都是古惑仔,没几个没有提刀砍过人的。

这句话虽然有些夸大其辞,但也十分能说明当时的混乱。八十年代的年轻人所具有的一些纯净的崇高理想在九十年代物欲的冲击之下已荡然无存,那些失去了理想与追求的年轻人们都把斗殴比狠在社会上扬名立万当作了人生最大的追求。

八十年代赵红兵等人虽然是经常打架,但毕竟还是讲规矩的,绝对不欺负老实人,打架仅在混子之间进行,即使混子间打了架,谈和以后的都是朋友,这是江湖规矩。但九十年代的混子就是完全不同了,谁狠谁说的算,就靠欺负人赚钱。

二狗想:虽然赵红兵在八十年代可以凭着胆色和义气在仅仅两年多的时间里迅速成名,但是如果把他放到九十年代,或许他就有点不合时益了。九十年代,适合的是张岳、李武、三虎子这样一身匪气的人,而不适合赵红兵、小北京这样一身侠肝义胆的人。

🥑 落=霞=小=说~w w w = l u ox i a = c om

幸好,赵红兵已经在九十年代之前成名了并且登上了神坛,更加幸运的是,九十年代,我市的几位江湖大哥多是赵红兵的兄弟。

社会的沧海桑田和人性的日渐贪婪并不足以使出狱后的赵红兵震惊,真正使他震惊的是他的侄子:晓波。

赵红兵发现,他已经不认识他的侄子晓波了。

1992年,晓波14岁,是我市市中心十余所初中高中13-17岁年龄段的学生混混中首屈一指的人物,心狠手黑的程度和社会上的混子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即使是当时20岁出头的社会上的混子,也要让他三分。

那年晓波的身高已经至少有175cm,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和赵红兵颇有几分相似,虽然脸上仍略带稚气,但无论谁都得说他是个小帅哥。他虽然形似赵红兵,但他的眼睛和眼神却又像极了张岳。

当时社会上的人都评价说,赵晓波和赵红兵一个样,都不是什么好人。二狗和晓波一起长大,清楚的知道晓波的那些年的所作所为。二狗心里明白,赵晓波和赵红兵绝对不一样。

晓波继承了他们赵家的领导能力和他二叔的浑身是胆,却没有把侠义之风很好的继承。换句话说,晓波只继承了赵红兵打架斗殴和领导混子的本领,却没有继承赵红兵侠义之风。

徒具躯壳,却没有灵魂。

二狗记得晓波那时候干的坏事可以分为三类。1,打架斗殴。2,抢钱、讹钱或讹烟。3,逃学出去搞对象。

晓波打架的本领根本就不次于他的二叔,纯属无师自通。或许是他从小就看到叔叔们视打架为儿戏,无论对方有多少人拿着什么家伙他都从不畏惧,所以他也是从不怕打恶仗,而且每逢恶仗必胜

二狗印象深刻的是赵晓波被学校开除那次,也就是赵红兵出狱前几天。那年晓波上初二,在学校外面已经树强敌无数,但晓波从不畏惧,二狗认为晓波之所以有心理优势基于以下两点:1,二叔在江湖中的名气使晓波确认他身上的确带有“社会大哥”的优秀遗传基因,他自信他必将成为新一代的社会大哥。2,惹到了谁都不必担心打击报复,急了他就去离学校不远的电子游戏厅去找李四,找不到李四他就去找张岳。这二位叔叔一出面,全市哪个混子敢对晓波动手?不过话说回来,晓波还真没去校外找过几次人,他在同龄人中的大哥地位是靠他真刀真枪的打出来的,当然也不排除有些社会上的混子畏惧他那群叔叔的名号,不敢对他下手。总之,九十年代初晓波之骄横在我市的学生中一时无两。二狗从中也沾了不少光,当时感觉晓波就是二狗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干哥们儿十分荣幸。

二狗和晓波在同一所中学,只不过二狗要比晓波低一届,那年二狗上初一。那是一天晚上放学,二狗亲眼目睹了晓波的威风。

那时二狗所在的学校禁止在校内骑车,所以同学们都推着自行车走出校门,晓波和他的几个平时要好的同学推着自行车向校外走。这时,他们发现,校门口外有十几个高中学生模样的人正抽着烟倚在自行车上等人。晓波他们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一周前和他们结仇的三职高的学生,今天他们明显有备而来,各个都把手伸到书包里,显然书包里藏着家伙,个别比较长的管叉还露在外面。

晓波继续推着车往校门外走,他才不怕这些比他大了几岁的学生呢,但晓波的几个同学看样子是比较怕,不过有晓波走在前面,他们也只好硬着头皮跟着晓波走了出去。

晓波等人推着自行车刚刚出了校门还没等骑车自行车就听见那十几个三职高的学生喊:“就是他们!”。

只见三职高的学生各个从书包中掏出了匕首和管叉,朝晓波等人冲了过来,气势如宏。

半秒钟内,胆色高低立判!

刚才跟在晓波身后的几个同学全都扔下自行车,转头就往校内跑。

只有晓波一人掏出挂在腰间的军匕,迎面冲了上去,气势更盛,毫不畏惧!晓波,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晓波迎面抓住冲在最前面的的一个高大男生的领口后朝他的胸口连刺两刀,晓波这就是想要他的命!被刺的人虽然也抓住了晓波的领口而且手里的管叉虽然也砸在了晓波的头上,但显然没有什么杀伤力。

他被晓波连刺两刀后松开了抓住晓波的手,捂着肚子坐在了地上。

晓波刺倒一人以后觉得左胳膊一凉,又一个人的匕首扎在了他的肩膀上,晓波回头又是一刀,扎在了那人的脖子上,被扎的人转头就跑,他虽然敢扎人,但他可不是晓波这样的亡命徒。

三职高的学生们这下是见识到了晓波的狠劲。他们本来想凭着年龄大几岁欺负晓波,哪想到眼前的晓波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孩子!

三职高的学生怕了,虽然手持刀具但也无一人敢上前。

“不服者,上!”晓波手持带血的匕首,棱着眼睛挑衅的朝着三职高的学生喊。这句半文半白的话是晓波的口头禅,意思就是:谁不服再就上来和我打,我奉陪到底。晓波棱着眼睛的表情像极了一个人,张岳。

三职高的学生没一个人敢动手,甚至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晓波冷笑一声,扶起自行车跨上:“还有谁不服?”

对方依然无一人应声。

晓波蹬着自行车扬长而去。

被晓波连捅两刀的那位命大,抢救了一日一夜后活了过来。随后,晓波被学校开除。在赵红兵出狱前的几天,晓波终于成了一个职业混子。

晓波除了热衷于打架外,另外的一项恶行就是抢钱。

当时年仅14岁的晓波当然不敢去抢成年人的钱,他只去抢同龄人中的零花钱。放学的路上、台球室、游戏厅这三个地方是晓波主要抢钱的地方。

当时我市的大型街机游戏厅不下20家,赵晓波终日游荡其间,他从不去李四的游戏厅闹事儿,一是不敢,二是因为李四的游戏厅里游戏机不多,多数都是连线扑克机,在那里玩的多数是成年人

二狗曾亲眼目睹晓波在游戏厅里抢钱。

“兄弟,我今天还没吃饭呢,给我点钱我买俩面包去”趁游戏厅老板不注意,晓波掏出刀子对正在打游戏机的孩子说。

“大哥,我没钱”被勒索的孩子看起来很紧张,哆嗦着的手连操纵杆都拿不稳了。

“没钱?”晓波边说着边去搜这小孩子的身了。晓波经常对二狗说:搜身这东西比较专业,又快又好且无遗漏的搜身一般人根本做不到,而他,无论小孩子把钱藏在哪里,他都能找得到。

“操,没钱,这是啥!”晓波搜出了五块钱和几个游戏币后打了那个小孩子一耳光。

小孩子不敢说话,眼巴巴的看着晓波。

“敢骗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告诉老板,今天我就杀了你!”晓波抢了钱,然后再恐吓一句。

晓波不仅抢钱还抢游戏币,他自己虽然不打游戏机但他卖游戏币。老板卖一块钱四个卖一块钱五个,反正游戏币是抢来的,不卖白不卖。

其实游戏厅的老板也知道晓波经常来抢钱,但是没办法,都知道他是赵红兵的亲侄子,虽然赵红兵还在狱中,但张岳等人可是都在外面,如果真收拾了晓波后患无穷。

二狗认为虽然晓波的这一系列行为和张岳类似,都是通过暴力手段赚钱,但晓波的确不如人家张岳。毕竟张岳是帮人家要帐,得到的报酬是劳动所得。晓波则是赤·裸裸的抢。

并且,晓波在那时就已经有女朋友了,那个女孩子大概比他大两岁,也是辍学在家。

赵红兵听到晓波的所作所为后挠头不已,总想找机会和晓波谈谈。但是晓波现在大了,有了自己的朋友和生活圈子,不再粘着二叔了。别说赵红兵找不到机会跟他谈,就连他爸爸平时都见不到他的踪影。

在赵红兵出狱后一个多月的某一天,赵红兵借口过生日,请了三桌朋友,又请了一桌小孩子,也就是二狗和他的那些侄子侄女们。按理来说赵红兵和朋友们一起吃饭,不该带二狗这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孩子,但是赵红兵就是为了能够见到晓波,另摆了一桌。

赵红兵当时肯定心想:你二叔过生日,还特地找人请了你,你总该来吧?

晓波来是来了,但是比谁来的都晚,看样子迷迷糊糊,头发乱七八糟,一看就是前一天又不知道在哪里过的夜,肯定没回家。

“晓波,你过来坐”坐在赵红兵旁边的张岳朝晓波招手。

“张叔”晓波睡眼朦胧的走了过来

“你昨天晚上又没回家吧!”赵红兵强压着怒火,尽量克制。

“昨天晚上在同学家住的”

“谁家?为什么不回自己家住?”赵红兵气得有点哆嗦了

“我不愿意回家”晓波头都没抬,随口回了一句

“是谁把你从小养到大?你有种你别姓赵!永远都别回家!”赵红兵本来想坐下来好好和晓波谈谈,但是看到晓波这一身痞气,实在按捺不住了。

“…………”晓波看见二叔真生气了,也不敢答话,但是表情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啪!”赵红兵狠狠的抽了晓波一个耳光。“你给我说话!!!”赵红兵那段时间总听到他哥哥对他诉苦,赵红兵今天是真怒了,他从小把晓波带大,从没动过晓波一个指头,今天抽了晓波一个耳光,而且极响。

“哇………”晓波居然哭了。

“二叔……我是不敢回家……我一回家我爸爸就打我……现在连二叔你也打我”晓波哭的很伤心。

刚才在气头上的赵红兵抽了晓波一耳光后也觉得出手太重了,看见了晓波哭得很伤心,赵红兵也心软了。

“晓波,别哭了,晚上我带你回家,我跟你爸爸说,让他不打你,好吗?”

“恩…………”晓波哭着点了点头。

赵红兵的哥哥脾气极其暴躁,一看到孩子犯了错误就大打出手。绑在树上抽,吊起来打都是家常便饭,他可能认为,只有下狠手才能让孩子不敢再犯。他哪里知道,他这是在给他的儿子传达一个信息:只有暴力才能解决问题。在赵红兵哥哥的暴力手段之下,晓波也日趋乖张暴戾。而且一犯了错就不敢回家,怕被爸爸打死,只有在外面瞎混,过着半流浪的生活。

“晓波,今天二叔只跟你说一句话,这是你爷爷送我的一本书上写的。兵强则灭,木强则折。强大处下,柔弱处上。意思就是说:用兵逞强就会遭到灭亡,树木强大了就会遭到砍伐。强大的总是在下边,而柔弱的却总在上面。你懂吗?”赵红兵轻声说。其实赵红兵这句话不但是说给晓波听,也是说给在座的张岳、李四等人听。毕竟大家都是兄弟,没有尊卑之分,赵红兵也不好意思去教育张岳等人该如何行事。

“恩……”晓波似懂非懂

“红兵,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我倒不那么认为……”张岳想和赵红兵讨论讨论

“呵呵,不说了,咱们吃饭喝酒吧!来,祝我们的好大哥红兵生日快乐!”小北京打断了张岳,他也怕赵红兵教育侄子变成了张岳和赵红兵二人的争论。

“生日快乐!”大家举起酒杯,开怀畅饮起来。

饭吃了大概半个小时,张岳的传呼“嘀嘀嘀”的响了。

“不好意思,我有点事儿,先走了”张岳看了一眼他传呼上的留言

“呵呵,什么事儿,那么急?不会是李洋急着要等你回家交作业吧!”小纪坏笑着说

“别瞎说,我和李洋还没结婚呢,交什么作业?这是我们公司的事儿”张岳边说着边穿上了西装外套。

“张岳,需要帮忙的话我带几个人过去?”李四说。李四清楚,这不定是张岳的哪个手下在讨帐时遇到了麻烦。

“四儿,不用,这点事儿我自己就能办,你们继续喝酒吧!”张岳说得轻轻松松,转身往外走。

“张岳!”赵红兵叫住了张岳。

“啥事儿?”张岳回过头来

“小心点,有事儿给小申打传呼。我们大家都在这里,等你回来咱们继续喝,你不回来我们谁也不走”赵红兵其实很担心张岳,但是毕竟他是主人,大家刚刚坐在一起吃上饭,他也不好意思先离开。

“呵呵”张岳朝赵红兵笑了笑,没说话,转身走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