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一节 出狱

孔二狗2017年09月1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992年春天,一位已经年近九十的老人拖着瘦弱且疲惫的身躯踏上了去往南方的火车,这是这位老人要在接近油尽灯枯之时为共和国奉献出的最后一丝热量,他要为改革呐喊,他要为改革派助威,他要为当时已经接近停滞的改革再奋力推上一把。很快,这位老人浓重的川音激荡在共和国的每个角落,大江南北。

这位老人走一路讲一路,他的所有的付出都无怨无悔,因为他是中国人民的儿子,他深爱着他的祖国和人民。在关键时刻,他又一次改变了共和国的命运。

1992年,饱经沧桑的共和国的历史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1992年秋,赵红兵出狱。二狗清楚的记得,他出狱那天,秋雨绵绵,全市的人都忙着储藏大白菜。这一阵秋风吹过时,赵红兵已经28岁了,他在狱中度过了人生中本该最美好的四年。

二狗第一眼见到赵红兵时,发现他和四年前的容颜几乎没有一丝改变,依然年轻、英气逼人,走路时腰杆笔直。

赵红兵出来后先是仰望了一下天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天是灰蒙蒙的,但是空气很好,不但是清新的空气,还是自由的空气,

第一个映入赵红兵眼帘的是一个倚在一个身穿黑色欧版西装、白色衬衣的白白净净文质彬彬削瘦秀气的青年,他正倚在一部崭新的黑色轿车旁边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张岳!”赵红兵先忍不住大声喊了一声。赵红兵后来回忆说,那天他第一次感觉可以痛痛快快的喊一个人的名字是件快事。的确,过去的四年多,他太压抑了。

“红兵!”张岳声音不大,但是大大的眼睛里却是泪花在打转。

第二个映人赵红兵眼帘的是小北京,小北京正坐在一部破旧的林肯车的车尾上,呆呆的看着赵红兵,没有说话,也没有上前要帮赵红兵提东西的意思。小北京实在太想赵红兵了,赵红兵现在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激动得楞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上车,喝酒去!”说话的是刘海柱,抓起了赵红兵手里的包就往他自己的那部破车上拉。那天刘海柱戴了个黑色礼帽,山羊胡子依旧,开着一部绿色的“半截子”小货车。

“红兵,你没看见我啊!”留着“郭富城式”发型的孙大伟骑着一部黑色的摩托车,朝赵红兵喊。

“大伟,你那头发怎么那么难看啊?”赵红兵已经完全和社会脱节了,他根本不知道谁是四大天王,更不知道孙大伟的发型是当时我市年轻人最流行的发型。

·落·霞…小·说

“这叫坎头,你在监狱里呆傻了吧!这都不懂”孙大伟调侃着赵红兵。

“你会说话吗?”张岳冷冷的朝孙大伟说了一句。

孙大伟顿时不敢说话了,他从小就怕张岳,他敢和赵红兵开玩笑,但是就是不敢和张岳开玩笑,张岳一瞪眼睛孙大伟就哆嗦,虽然凭孙大伟和张岳的关系,无论开什么玩笑张岳不至于骂人或者动手,但孙大伟就是怕他,没办法。

“红兵你快上刘哥的车吧,咱们喝酒去,正下雨呢!”从小北京车里出来的费四探出头来憨厚的朝着赵红兵笑着说。

赵红兵刚拉开刘海柱的车门,就被一双手抓住了衣服领子拽了进去,拽他的是小纪,早就等着赵红兵拉车门呢。

“嘿嘿,你怎么他妈的一点都没变样?”小纪朝赵红兵胸口重重的捶了一拳。

“你不也没变样嘛,你都是结婚的人了,就不能稳当点?”赵红兵笑着说。看到这些当年出生入死的兄弟,赵红兵心里暖极了。这天,赵红兵兄弟们早早的都到了,就在外面等着他出来。

三台车加一个摩托,浩浩荡荡回家了。

“四儿呢?怎么没看见他?”赵红兵发现李四不在,上了车以后就问。

“在饭店点菜呢”

“咱们这是要去哪个饭店?”

“最好的饭店,最牛逼的饭店”小纪说。

“现在咱们全市哪家饭店最好?”赵红兵没入狱前,总去最好的那两三家饭店吃饭。

“当然是亚运饭店”

“在哪儿?谁开的?”赵红兵现在对什么都好奇

“哈哈,你开的啊!”

“我开的?”赵红兵一头雾水

“当然是你开的!不过现在老板暂时姓申。”刘海柱把话接了过来。

“小申开的饭店叫亚运饭店啊,哈哈,怎么这么俗”赵红兵一听就乐了,他知道他入狱以后小北京没有续租火车站前的招待所然后在市区里开了一家饭店,但他还真不知道小北京开的饭店叫亚运饭店。

“别管名字俗不俗,肯定是咱们全市最上档次的,小申的本事你还不知道?”

“小申上次探监时跟我说新买了一辆车,等我出狱了以后给我开,他新买的车呢?刚才我没来得及跟他说话。”

“你刚才没看见他坐在那个车上边啊?那就是他新买的车”

“那个破车是新买的?十多万块钱买了个那么破的车?不是说新买的车吗”赵红兵在狱中一直在幻想小北京买的新车是什么样子,当他听说那个破林肯就是小北京买的车的时候,几近崩溃。

“新买的确是新买的,新买的旧车。”小纪说。

赵红兵觉得天旋地转,原来小北京还跟他玩文字游戏呢。他虽然早就知道小北京这人的想法和普通人不大一样,但他万万没想到小北京花了10几万买了个五成新的林肯。

到了饭店,大家把赵红兵让到了主桌上,除了尚在服刑的李武,刘海柱和其它的兄弟六人都到齐了,席间还多了张岳的三个兄弟。赵红兵看着装修得金壁辉煌的属于自己的饭店,坐在足有三十平米的大包间中,看着这些几年没见的兄弟,十分开心。

赵爷爷果然没看错人,小北京是个有能力且重然诺的汉子,赵红兵入狱四年多,小北京没有回北京,不但在赵爷爷病危期间像是亲儿子一样照顾赵爷爷,而且还给他自己和赵红兵赚了座金山。

“你跟我说你花十几万买的车,就是你那开的那个破林肯?”小北京刚进饭店的门,就听见赵红兵在朝他喊。

“这叫品位,懂吗?”小北京笑吟吟的说

“申爷,你那品位我不敢苟同,你花了十几万买那么个破车我都替你觉得不好意思。你拿你那车跟我这比比,你好意思比吗?”张岳接过话来。

“张岳,有句话我必须得告诉你。再旧的林肯它也是林肯,再新的桑塔纳它还是桑塔纳!懂了没?你怎么着也是个大学生,我这么一说你肯定懂了,是不?”小北京心情格外的好,开始和张岳贫上了。

“我他妈的不懂!新的怎么也比旧的好”张岳不服。

宁可要旧一些的高档货也不肯屈就于便宜的低档货,这就是小北京一贯的哲学。赵红兵的三姐虽然结了婚前两年又生了小孩,而且年龄也不小了,但毫无疑问依然是高档女人。小北京宁愿傻傻的等着赵红兵的三姐这样的高档女人,也不肯屈就于中低档的女人。

“红兵,帮你介绍我的几个兄弟,都是我的好哥们儿”张岳说。

“好呀“赵红兵和张岳的三个兄弟一一握手。

“富贵,蒋门神,表哥”张岳一一介绍他的三个兄弟。

“红兵大哥好!”张岳的三个兄弟都久仰赵红兵的大名,各个必恭必敬。

那天大家都喝得不是很多,因为大家都知道,赵红兵该回家了,他已经四年多没回家了,家中的哥哥姐姐都在等着他。

“要么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明天,还在这个房间,咱们继续喝!”酒只喝了半个小时,小北京就劝大家散伙。

“好吧,你俩先回去,我们继续在这里喝酒,咱们明天再喝”张岳说。大家都很理解赵红兵,没再多做挽留。

“照张像再走吧!”孙大伟掏出了傻瓜相机。

“喀嚓”一声,拍了下来。赵红兵和刘海柱坐在中间,其它的兄弟坐在旁边,张岳的三个兄弟站在后面,大家笑得都很开心。

这张相片至今还被保留着,现在回头看时,发现这张毫不起眼的照片中藏着我市九十年代名动江湖的犯罪团伙的骨干力量,那就是张岳和他手下四员猛将中的三位,富贵、蒋门神、表哥。另外,这相片里还有另一位当时声名远播的社会大哥,那就是李四,只不过他的兄弟王宇、王亮等人当天都不在场,所以他在相片里不怎么起眼。

相片拍完以后,赵红兵和小北京二人告辞。赵红兵上了林肯车,和小北京一起回了家,车停在了家门前。

赵红兵四年多以前在被哥哥十几个耳光抽得晕头转向以后和赵爷爷一起去自首,离开了这个家门以后再也没有回来过。如今再次站在这个熟悉的门前,赵红兵准备开门的手有些颤抖,他知道,这扇门打开以后,他不可能见到他的爸爸,那个面冷心热铮铮铁骨的老人了。

小北京最了解赵红兵,把车锁上以后,几步走上前去,推开了门。“进去吧,红兵”。

“狗呢?”赵红兵进了院子发现家里的狼狗不见了,狗窝上长满了草,草已经枯黄了。

“伯伯去世以后,狗几天不吃东西,跟着伯伯一起去了”小北京轻声说

“哦……”赵红兵有点哽咽,眼眶有点发红。以前赵红兵养这只狗的时候,饥一顿饱一顿,火气上来经常揍这只狗,但他没想到这只狗对他的爸爸如此忠心。赵红兵后来曾多次提到这只狗活着的时候他没有好好养,非常愧疚。其实二狗知道,赵红兵想说的是赵爷爷活着的时候他没有好好的孝顺,整日在外面给赵爷爷惹事,如今子欲养而亲不在。

赵红兵就是这样,爱面子,明知道自己错了,也绝对不会承认。

赵红兵走进了房间,发现哥哥嫂子姐姐姐夫都在一楼赵爷爷的卧室里等着他。

“红兵,回来啦!”赵红兵的大姐先发话了,仔细的端详着赵红兵,略带哭腔,但是还面带微笑。

“大姐,红兵没变样,是吧”赵红兵的二姐说。

“恩……”赵红兵含糊的答了一句,自从他进了房间,他的头一直没敢抬起来过。他是真的愧疚,他知道他的入狱使全家人为之蒙羞。

“来根烟,阿诗玛”赵红兵的哥哥递过来一根烟,摸了摸赵红兵的头。赵红兵的哥哥比赵红兵大上十几岁,在他眼中,赵红兵还是个孩子。

赵红兵还是没敢抬头看他的哥哥姐姐们,低着头接过了烟,默默的点着了。

“在里面,罪没少受吧?吃饭了吗?”赵红兵的大姐说。由于赵红兵年龄最小,所以他们全家人都很疼他。

“大姐,你说这个干啥?”赵红兵的二姐怕提起这个赵红兵不开心。

“没受罪,我在里面是队长,也不用干什么活”赵红兵勉强笑笑,还是没敢抬头。

“红兵,这是你的吉他,爸上次看完你回来,自己给你松了琴弦。临终前还嘱咐我,一定要把这吉它交到你手里。爸还说,吉他是陶冶情操的东西,你出来以后一定多弹弹”赵红兵的三姐眼眶通红,略带颤抖的把吉他交到了赵红兵的手里。

“哇……”赵红兵再也忍不住,抱着吉他放声哭了起来。他,再也见不到他那可敬的爸爸了。

赵红兵这一哭,他的几个姐姐也跟着抽泣了起来。

“咱们先走吧,让红兵好好休息,改天再见吧!”赵红兵的大哥不愿意赵红兵出来以后第一天就哭成这个样子,赶紧撵赵红兵的几个姐姐回家。

“红兵,乖,别哭了”赵红兵的大姐说。她劝赵红兵别哭,但是自己也抽泣的很厉害。

赵红兵把头埋在吉他上,继续放声痛哭。他知道,这把吉他,就是他爸爸对他的谆谆教诲,就是他爸爸一点也没有对他放弃希望的真实例证,就是他爸爸对他那无私的爱。

“唉,咱们走吧!”赵红兵的大哥伸手拽起了赵红兵的几个姐姐。

赵红兵的哥哥姐姐们走了大概半个小时,赵红兵终于平静了下来。小北京递给了他一支烟。

“红兵,我很奇怪,为什么有件事儿你一直没问我”小北京说

“什么事儿”

“你怎么没问问我高欢现在怎么样了?”

“人家要么出国要么留北京了,问你你也不知道”赵红兵认为高欢这样的名校学生,毕业了肯定不是留在北京就是出国。

“没有,回来了,就在六中教书,教语文”

“教书?六中?”赵红兵万万没想到,高欢居然回来了,而且还做了老师,当时就算是本市师范学院的学生,毕业以后也不愿意做老师,都谋求其它的出路。

“而且档案上写着:建议不要重用此人”

“为什么?”赵红兵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为什么?你说还能为什么?89年闹事儿了呗!”

“什么?”赵红兵88年已经入狱,有如进了桃花源,对外界的事情一无所知。

事后,赵红兵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后曾经说:我了解高欢,高欢一定会这样做的。

“哎,这几年社会变化可不小,现在你看看,还有哪个学生上街请愿啊,都忙着赚钱呢,像高欢这样的人,现在没有喽”

“高欢现在有对象了吗?”赵红兵很不好意思的问了这么一句

“有了,再过一个多月该结婚了”

“哦,是谁呀?”赵红兵故作若无其事

“你不认识,也是六中的一个老师,好象是教体育的,听说高欢开始时死活不同意,但是她妈妈相中了那小子,说是人老实,高欢要是再不同意,她妈就拿菜刀抹脖子了。高欢只能同意了”

“恩……林肯车就是和其它的车不一样,舒服”赵红兵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听到高欢要嫁人了,心里还是十分酸楚,他只能岔开话题。

“那是,张岳那车和我这一比,明显档次就下来了,我成天损张岳,他自己还觉得挺美呢”

“张岳现在干什么呢?我刚才忘了问了,他哪来那么多钱买新车?他那车少说也得小20万吧?”

“人家张岳还用买车?你太小瞧他了吧!他这车是人家送的”

“谁这么大方?”赵红兵完全不信。

“还记得当年咱们经常去的那个紫月亮吗?后来有个外地老板把那个饭店兑下来了,前些日子他买了个新车,就是张岳的那个。张岳开始的时候说借来开几天,这一借就不还了,那个饭店老板哪敢得罪张岳啊,就干脆送给了张岳。张岳也没客气,就收下了。反正这老板以后遇上什么事儿,还得找张岳帮忙”

“我在里面的时候就听新进来的说张岳在外面混的不错,没想到混的这么好。不过他这么干不是讹人吗?”

“也不算讹,在紫月亮吃饭记帐的多,帐收不回来还得人家张岳替他要去。张岳只要一开口,欠钱的早就吓得筛糠似的了,立马把钱给张岳。这两年,张岳至少帮那个紫月亮的老板要回来50万的死帐,他只开走一部车,这算是劳动所得。”

赵红兵听得目瞪口呆,在监狱中度过了四年光阴的赵红兵还秉承着古典流氓的习性,却不知外面的世界已经如此精彩,张岳等人靠着心狠手辣已经发了大财。

“那张岳不成了饭店老板的打手吗?”赵红兵依然追问

“饭店的打手?人家张岳现在是公司老板,讨债公司的!你没看他今天又穿了套新的西装。现在全市解决不了的死帐、三角债,都去找他。去法院起诉都要不回来的钱张岳全能要回来。再说张岳也讲信用,合理收费,从不多拿债主的钱,现在混得牛着呢”

“………”赵红兵没再答话,他可能觉得他已经和这个社会完全脱轨了,并且,他也没想到他最好的兄弟张岳在短短3年多的时间里,靠着暴力手段发了大财。

“现在全市,敢骂张岳的就剩下咱们兄弟几个了,也就是咱们兄弟几个能跟张岳平起平坐。其它人一见到张岳都是点头哈腰。红兵,快为张岳是你的兄弟感到荣幸吧!”小北京又补充了一句。

“呵呵”赵红兵还是觉得张岳这样的做法虽然短时间成功了,但是还是不妥。

“张岳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前几天为费四出头,又干了三虎子一顿,现在三虎子还在医院躺着呢”

“张岳又杀过人了?”

“呵呵,我可不知道,应该是没吧,不过他重伤害的,没一百也有八十了。咱们这饭店为什么这么赚,全靠你过去的名声和现在的张岳罩着,人家一听这饭店是红兵大哥开的,现在的老板我申东子还是张岳的铁哥们儿,谁敢闹事,谁敢欠帐?”

“……”赵红兵感觉没话说,或者说,他有很多话说但说不出来。

 

共一条评论

  1. 说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