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十八节 告诉三姐,我爱她

孔二狗2017年09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987年10月10号,晴,黄昏,天边有彩霞。

这条江水,已流过千年,她已哺育了江边世世代代的子孙,无怨无悔。今天,她依然在孤独的流着。

这永流不息的江水边上,坐着两个孤单的身影,这天,他俩先到了。天上,飞过一群南归的大雁。夕阳下,波光粼粼。

“红兵,东北的夕阳,很美,比北京的夕阳要美上许多”

“想家了?”

“这里就是我的家”

“呵呵”

“红兵,你活着为了什么”

“实现共产主义,解放全世界的劳苦大众”

“能说点现实的吗?”

“为了我的亲人、高欢,我眷恋这滔滔的江水、还有我们眼前那巍巍的南山”

🌵 落+霞-小+說 L U ox i a - c o m +

“红兵,你拥有了高欢,饮过了这清澈的江水,踏遍了那座青山。你活着还为了什么?”

“一辈子拥有这些”

“你是个幸福的人,我知道我活着为了什么,但我还没有得到”

“呵呵,申爷,你活着为了什么”

“恩……我不想说。”

“你是不是怕死了”

“是”

“为什么?”

“我还没有和三姐上过床”

“扑通”一声,小北京被赵红兵一脚踹到了江里。

一分钟后,湿淋淋的小北京默默的爬到了岸边,但没有上岸。

“红兵,如果今天我被打死了,告诉三姐,我爱她”小北京低声说

赵红兵看了他一眼,捡起一块石头,用力的甩向江里,在江里打出了3个水花,沉默良久…………

“恩,我会告诉她的”

赵红兵和小北京这对生死兄弟在赵红兵这句话后归于沉寂,再没一人发言。

五分钟后,身后嘹亮的军歌传来,唱的是《打靶归来》,赵红兵和小北京都听了出来,唱的嗓门最大的就是刚刚伤愈的小纪。回头一看,果然,小纪提着一把沙喷子正唱着军歌朝他们走过来,他身后跟着的是李四、费四及李四的小弟、小北京的小弟等十几个人,也在跟着唱呢。他们各个手里都有三棱刮刀、枪刺这样的家伙,这都是在过去的几天四处淘来的。

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胸前红花映彩霞/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小纪,毛主席要是看见你拿着把破火药枪跟人家打架,他老人家还不得气死?还心欢喜?”小北京在红着脸说出了自己的心事以后,完全放下了包袱,又恢复了往日顽主那玩世不恭的风范

“嘿,那你和红兵什么都不拿就来打架,毛主席就不生气?毛主席怎么教导我们的?不打无把握之仗,不打无准备之仗”小纪最爱和小北京贫

“我和红兵都蔑视武器,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和红兵早已在几年前就已磨好了我们的武器,我们的武器就是意志”小北京一旦开始贫,十个人也说不过他一个

“哎呦,申爷,你怎么湿淋淋的?这是刚磨练完意志?”

“小爷我热了,下去冲了一下,凉快凉快”

“李老棍子来了我就轰了他”每次没打架之前孙大伟都是威风凛凛,今天又拿着他那把从没开过火的沙喷子。

“大伟啊,放过枪吗?你手别哆嗦就行了”小北京还不忘嘲讽孙大伟

“大伟你朝李老棍子裆下打,听说他可没少糟践姑娘”李四一向嫉恶如仇

“四儿,不能让大伟朝他裆下打,如果轰不下他那驴三件儿,把铁砂留在李老棍子的鸡吧里几粒,那不是增大摩擦,增加女人的快·感吗?他李老棍子更该糟践姑娘了”小北京的想象力不能不让人为之折服。

“申爷,那大伟先朝你那里打一枪吧!反正这玩意儿就一响,给李老棍子用了你就没的用了”小纪说

“别介……疼我是不怕的,但就是不知道三姐是否喜欢啊?如果留下了几粒铁砂影响了它的美观怎么办”无论三姐是不是愿意搭理小北京,小北京可总认为他那东西是给三姐专用的

“脱裤子给我看看,我看看它没被打之前好看不?”小纪说

“哎呦,刘哥他们来了,今天刘哥真帅,和我那东西一样帅!”小北京看到了走过来的刘海柱

刘海柱的确格外的有型,虽然依然黄胶鞋、九分裤、大斗笠、但光膀子的外面多了一件黑色的披风,这件披风据说是拿十四中幻灯片教室的窗帘子改装的。他手里拿着一把宽背大砍刀,至于像三棱刮倒那样的阴险的武器,刘海柱这样的大侠是不可能用的。七年以后,二狗在电影《双旗镇刀客》中见过和他那天一模一样的造型。

那天刘海柱带来的七个兄弟最大的特点就是:手中的武器用医院用的纱布绷带牢牢的绑在了手上。

大侠就是大侠,老混子就是老混子,经验的确有过人之处。把武器牢牢的缠在手上,对方无论怎样也夺不过去,除非是把手腕砍断,把手砍下来。

“李老棍子还没到呢?”刘海柱杀气腾腾

“呵呵,一会就会到吧”赵红兵看起来很轻松

“快到吧!我那边还有几个自行车没修好呢”刘海柱不但是敬业爱岗好典范,而且还始终都有必胜的信念,他坚信他还能回去修他的自行车。

今天,三扁瓜还带了一把五连发。小纪一把沙喷子、孙大伟一把沙喷子、三扁瓜一把五连发,正好三把枪。其它的人都是以枪刺和三棱刮刀为主。清点人数,一共25人。

“他们来了”一直盯着桥的赵红兵慢慢的说。赵红兵他们离桥约500米,从桥的一侧下来有一个陡坡,车是没法下来的,只能是人从那陡坡上走下来。赵红兵远远的看见李老棍子他们人从陡坡上走了下来。

赵红兵扔下烟头,身后的各位,都跟了过去。这时,天已经擦黑了。

赵红兵、小北京、李四走在最前面,脚步都是沉稳且有力,大敌当前,有几个见惯了大场面的人走在前面,后面跟着的人塌实的很。队伍中,再没有一个人说话。

李老棍子他们约有30余人,也朝赵红兵等人走了过来,他们同样,步伐缓慢而有力。

当临近50米时,双方都亮出了手中的武器。

越走越近。

忽然,一阵刺耳的警笛响起!!

警察来啦!

大家都看见了300多米外的大桥上急速行驶过来了一辆警用面包车!并停在了陡坡的旁边。

“回头,跑!”小北京大喊一声,众人纷纷扭头就跑

“把手里的家伙都扔到江里!”赵红兵边跑边喊

大家边跑边把手里的刮刀和军刺都扔进了江里,以防被警察抓到携带凶器。可笑的是孙大伟被警察吓得忘了扔枪,拿着一把沙喷子在舍命的狂跑。

这下可苦了把武器绑在手上的刘海柱的几位兄弟,他们出来前绑的结结实实,在狂奔中怎么能解的下!

“散开!!分开跑!!”小北京又喊

大家四散跑开,消失在夜幕中。

一个小时后,小北京和小纪先回到了旅馆。

“咱们有人被抓住吗?”小北京问

“我可没向后边看,你小子跑的也太快了吧!”小纪还气喘吁吁

“我跑的还快?我看见李四和费四他俩比咱们跑的更快”

“呵呵,跑的最快的就是大伟了,这死胖子身体素质也行啊”赵红兵笑吟吟的站在了门口

“红兵,你也没被抓住?”

“我和刘哥都没怎么跑,跑了一会回头看见警车上根本就没下来警察,我俩就慢慢悠悠的回来了。看见你们在亡命狂奔,我和刘哥这个乐啊”

“没下来人?那警车打着警笛停在那里干嘛?”小纪问

“我也纳闷,看样子是看见我们跑了,他们就没下车来”

“那李老棍子他们的人也没抓到?”

“咱们沿着江跑,李老棍子他们冲进了江西边的小树林,警察都没下来,抓什么抓”赵红兵说

“可惜了我那把沙喷子,要是知道警察不下来,我就不扔进江里了,那是我他妈的跟人家借的”小纪说

“李四和费四呢?我可是看见他们跑在我们前面,现在人呢?不会是又跑路了吧?”小北京挺担心这当年的跑路双雄

“你才又跑路了呢!”费四、李四、孙大伟等几人带着十几个兄弟也出现在了旅馆门口,大部队回来了。

“呵呵,这下人齐了,刘哥呢?”小北京问

“去他那修自行车的摊了,有几个自行车还没修完,我让他们过去把自行车推过来,半小时后,紫月亮见。虽然架没打成,但是大家都弄的担惊受怕的,咱们过去吃口饭喝点酒吧”赵红兵说。

这一仗虽然没有打成,但是却在我市黑道流传很广,流传的广的原因不是因为接下来的恶战连连,而是因为都不明白为什么警察会得到消息?为什么警车赶到的时间又那么巧?又为什么警察赶到了以后又不下来?

这件事没人能弄清楚,但是大家的猜测基本都是一致的,那就是:一定是李老棍子报的案。

因为赵红兵等人找李老棍子是为了报仇、为了义气主动约的李老棍子,他们不可能报警。而李老棍子则不同,他眼中没什么义气,只有一个字“钱”。如果他当时和赵红兵硬拼,未必能占到什么便宜,搞不好把自己也会搭了进去,这对他来说可就不值得了,打这一架对他百害而无一利。而他如果不敢来,那他就栽大了,以后没法在社会上混了,八十年代的流氓干过一次这样的怂事,以后就没脸再混了。

李老棍子来参战,然后报案让警察来冲散这次斗殴,无疑又不失面子又避开了恶战。这样的行为符合李老棍子阴险的性格。

当然了,这一切都只是猜测,如今李老棍子早已化作黄土,更无法考证。

但后来可以确定的是,那天出警的的确是李老棍子的堂哥。

但上天注定要赵红兵和李老棍子今天必有恶战,李老棍子他是躲不过的。当天晚上8点多一些,赵红兵等人刚刚走进了紫月亮,就看到了正在一楼吧台点菜的黄老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