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七章 帝国烽烟 第二节 帝国回光 最后秦王的政变除恶

孙皓晖2016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松柏森森的太庙里,子婴在沐浴斋戒中秘密进行着筹划。

侍奉陪伴子婴的,是老内侍韩谈。这个韩谈,便是二世胡亥临死之时身边说老实话的那个内侍。胡亥被赵高逼杀后,韩谈沦为宫中苦役,子婴派长子秘密将韩谈接到了自己府邸,做了谋划宫变的得力臂膀。当初子婴从陇西归来,秘密襄助诸多皇族子孙出逃,自己家族却一个没有离开咸阳,为的便是孤绝一举。子婴的谋划是:秘密联结皇族余脉与功臣后裔,寻机暗杀赵高,力挽狂澜于既倒。审时度势,子婴认定:天下大乱之时再继续等待大将拥兵入朝问政,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了,只有先暗杀了这个巨奸赵高,大秦或可有救。事若不成,殉难国家,也是皇族子孙之大义正道,何惧之有哉!为此,子婴已经进行了一年多的秘密筹划,家族人丁人人血誓报国,两个儿子全力秘密搜罗剑士。韩谈之才,一是熟悉宫廷,二是缜密精干,三是忠于皇族,故此成为追随子婴的得力辅佐。正当种种筹划行将妥当之时,赵高竟要拥立子婴为秦王,岂非天意哉!阎乐初来“会商”时,子婴一闻赵高之意,心头便剧烈地悸动了。那时,子婴只不断地告诫自己,要不动声色,要延缓时日,要妥为谋划。

六日斋戒,是子婴着意争得的重新部署之期。

有了即位秦王这一转折,许多本来的艰难都转为顺理成章了。太庙有一队听命于自己的护卫郎中,其余秘密联结的死士,则以随从内侍之身跟随。子婴进出咸阳宫各要害处,也方便了许多,甚或要召见边军大将,也将成为名正言顺之举。凡此等等便利,都使延迟宫变成为更具成功可能的路径。为此,韩谈等曾经动议,能否即位之后再实施除奸。子婴反复思忖,断然决策:剪除赵高不能延迟,再迟咸阳果真陷落,玉石俱焚矣!决断既定,暗杀赵高究竟选在何时,如何才能得手,立即成为急迫事宜。

虽是盛夏,太庙却是夜风习习颇为凉爽。太庙之南的一座庭院更见清幽,一片高厚的石屋深深埋在森森松柏林中,明亮的月光也只能斑斑点点地撒落进来,人迹罕至,静如幽谷。这便是赫赫大名的斋宫。举凡国家盛大典礼之前,或帝或王,都要进入这座斋宫,隔开尘世,净身静心,吃素几日,以示对天帝祖上的虔诚敬畏。因了此等特异处,斋宫自来都是神圣而又神秘的。除了斋戒的君王及斋宫侍者,任何人都不得进入这座庭院。

斋宫的沐浴房里,白发子婴肃然跪坐在厚厚的本色地毡上,斑斑月光洒进大格木窗,依稀映出一道裹着宽松大布的瘦长身影。轻微的一声响动,身影后丈许之遥的一道木门开了,蒸腾的水汽不断从门中涌出,一个老内侍走来低声道:“君上,热水已成,敢请晚浴。”子婴淡淡地应了一声,在老内侍搀扶下起身,裹着一片大白布走进了水汽蒸腾的木门。门内是一个黑玉砌成的硕大浴池,足有两丈见方,铜灯镶嵌在四周墙壁中,灯光在浓浓水汽中变得昏黄模糊。沐浴池四边,垂首肃立着四名少年内侍。子婴淡淡道:“你等下去,只韩谈一人侍奉足矣。”身旁老内侍一摆手,四个少年内侍肃然一应,轻步走出了沐浴房。

“韩谈,今夜一定要定下除奸方略。”子婴的目光倏忽明亮起来。

“老臣明白。”

子婴坐在了黑玉水池边上,背对着热气蒸腾的水雾微微闭上了双眼。说是清心斋戒,他却大感焦虑疲惫,但有缝隙便要凝神吐纳片刻。韩谈则轻步走到池畔,向东面石墙上轻轻三叩,石墙悄无声息地滑开了一道窄门,相继飘出了两个人影。

🦀 落。霞。小。说。w ww…l u ox i a…co m

“君上,两位公子来了。”韩谈低声一句。

“见过父亲!”两个颇见英武的年青武士一齐拱手。

“时势维艰,何时何地除奸为宜?”子婴没有任何琐细话语。

“但凭父亲与韩公决断!”两个儿子异口同声。

“韩谈,你熟悉赵高秉性,何时何地?”

“君上,老臣对此事多有揣摩,又通联了诸多怨恨赵高的内侍义士,依各方情势评判,除奸方略之要害,在于出其不备。”老内侍韩谈平静地说着,“时日,选在斋戒末了一日。所在,太庙斋宫最宜。方略,将赵高骗入斋宫,突袭暗杀。”

“如何骗法?”

“君上只说不欲为王,赵高必来敦请。”

“赵高狡诈阴狠,岂能轻易受骗?”

“寻常时日,或许不能。今日时势,赵高舍秦王不能,必来斋宫。”

“子桓子陵,剑术可有成算?”子婴将目光转向了两个儿子。

“多年苦行修习,儿等剑术有成!”

“赵高强力,非等闲之辈,务必一击成功。”

“儿等一击,必杀赵高无疑!”

“好。”子婴点头道,“韩谈总司各方部署,子桓子陵击杀赵高。联结朝臣将军事,目下暂且不动,以免赵高察觉。目下要害之要害,是先除赵高,否则大秦无救。为确保铲除赵高一党,我须示弱,以骄其心。国政整肃,只能在除奸之后开始。”

“君上明断。”韩谈低声道,“老臣已接到三川郡流散老吏密报:赵高曾派出密使与楚盗刘邦密会,意欲与刘邦分割关中,刘邦居东称楚王,赵高居西称秦王。与楚盗一旦约定,赵高便要再次弑君,再做秦王梦。”

“刘邦未与赵高立约?”子婴有些惊讶。

“赵高恶名昭著,刘邦踌躇未定。”

“也好。叫这老贼多做几日好梦。”子婴脸色阴沉得可怕。

斋戒第六日,赵高已经将新秦王即位的事宜铺排妥当了。

依赵成阎乐谋划的简略礼仪,午后子婴出斋宫,先拜祭太庙以告祖先更改君号事,再在东偏殿书房与赵高“商定”百官封赏事,次日清晨在咸阳宫大殿即位,封定新秦国大臣即告罢了。赵高原本便没将子婴即位看得如何重大,用过早膳的第一件事,便是与赵成阎乐会商如何再派密使与刘邦立约。

未曾说得片刻,老内侍韩谈一脸忧色地匆匆来了。韩谈禀报说,公子子婴夜得凶梦,不做秦王了,要回陇西老秦人根基去,派他来向中丞相知会一声。赵高听得又气又笑,拍案连说荒诞不经。阎乐冷笑道:“猾贼一个!无非不想做二世替罪羊而已,甚个回陇西,糊弄小儿罢了。”赵成黑着脸怒道:“贱骨头!添乱!我带一队人马去将他起出斋宫!”赵高板着脸道:“如此轻率鲁莽,岂能成得大事?子婴父亲迂阔执拗,子婴也一般迂阔执拗。你若强起,那头犟驴还不得自杀了?”见赵成阎乐不再说话,赵高一摆手道,“备车,老夫去斋宫。”阎乐道:“我带材士营甲士护送中丞相。”赵高大见烦躁道:“护送甚!咸阳宫角角落落,老夫闭着眼都通行无阻!继续方才正事,老夫回来要方略。”说罢对韩谈一招手,大踏步出门去了。

赵高吩咐韩谈坐上他的特制高车,辚辚向皇城驶来。路上,赵高问韩谈,子婴做了何梦?韩谈说,子婴只说是凶梦,他不敢问。赵高问,子婴部署了家人西迁没有?韩谈说,只看到子婴的两个儿子哭着从太庙出去了,想来是子婴已经让家人预备西迁了。赵高问,听闻子婴两子多年前习武,目下如何?韩谈说,习过两年,皇族之变后都荒废了,两人都成了病秧子,也成了子婴的心病。赵高淡淡冷笑着,也不再问了。

片刻间车马穿过皇城,抵达太庙。赵高吩咐护卫的百人马队守候在太庙石坊道口,自己单车进去。韩谈低声道,中丞相,还是教护卫甲士跟着好。赵高揶揄笑道:“此乃嬴氏圣地,老夫焉敢轻慢?”脚下轻轻一跺,宽大的驷马高车哗啷甩下马队,驶上了松柏大道。从太庙旁门进了斋宫,迎面一座大石碑当道,碑上大刻“斋宫圣土,车马禁行”八个大字。赵高冷冷一笑,还是脚下轻轻一跺,高车哗啷啷飞过石碑,飞进了森森清幽的松柏林。见韩谈惊得面色苍白,赵高淡淡笑道:“老夫不带军马进太庙,足矣。嬴氏败落,宁教老夫安步当车乎?”韩谈连连点头:“是也是也,中丞相功勋盖世,岂能效匹夫之为。”说话间,高车已到斋宫庭院门前停住了。韩谈连忙抢先下车,扶下了赵高。

“中丞相到——!”斋宫门前的老内侍一声长长的宣呼。

“我来领道。”韩谈趋前一步,一脸惶恐笑意。

“不需。”赵高淡淡一句,径自走进了斋宫庭院。

韩谈亦步亦趋地跟在赵高身后,从敞开的正门连过三进松柏院落,一路除了特异的香烟缭绕气息,没有见到一个人影,幽静空阔如进山谷。赵高踏上了第四进庭院的正中石屋的九级石阶,兀自揶揄着嘟哝了一句:“将死猪羊,尚能窝在这死谷素食,当真愚不可及也。”一边说一边一脚踢开了正门,厚重的木门吱呀荡开,赵高一步跨进了斋宫正室,绕过一面高大的黑玉屏便进了东首的斋宫起居所。眼见还是没有人影,赵高沉声一句:“子婴公子何在?老夫来也。”话音落点,一个少年内侍从起居室匆匆出来一作礼道:“启禀中丞相,公子已做完最后一次沐浴,正欲更衣。”赵高冷冷道:“不欲为秦王,还信守斋戒,何其迂阔也!”韩谈连忙趋前一步道:“中丞相稍待,我禀报公子出来会晤。”

“不需。老夫连始皇帝光身子都见过,子婴算甚。”

赵高一脸不悦,推开了起居室门,大步走了进去。屋中一个少年内侍惶恐道:“大人稍待,公子片刻出来……”话未说完,赵高已经推开了通向沐浴房的厚厚木门,一片蒸腾的水雾立即扑面而来。赵高径直走进水雾之中,矜持地揶揄地笑着:“公子不欲做秦王,只怕这斋宫便再也不能消受了。”弥漫水雾之中,子婴的声音遥遥飘来:“中丞相不能擅入,斋戒大礼不能破。我立即更衣,正厅相见。”赵高一阵大笑道:“此乃公子反复无常,自甘罚酒也!老夫既来,敢不一睹公子裸人光采乎?”尖亮的笑声中,赵高走向了浴房最深处的最后一道木门。

在厚厚木门无声荡开的瞬息之间,两口长剑陡地从两侧同时刺出,一齐穿透赵高两肋,两股鲜血激溅而出!赵高喉头骤然一哽,刚说得声:“好个子婴!”便颓然倒在了水雾血泊之中。门后子桓子陵一齐冲出,见赵高尚在挣扎喘息,子桓带血的长剑拍打着赵高的脸庞恨声道:“赵高老贼!你终有今日也!”旁边子陵骂声阉贼乱国罪该万死,猛然一剑割下了赵高白头,提在了手中。子桓奋然高声道:“父亲!赵高首级在此!”水雾之中,戎装长剑的子婴飞步而来,韩谈也疾步进来禀报:“君上,皇族皇城义士已经集结了。”

“立即出宫!带赵高首级缉拿余党!”子婴奋然下令。

四人风一般卷出斋宫,依照事先谋划,立即分头率领皇族与皇城的义士甲兵杀向赵高府邸。所谓义士,除了残存的皇族后裔,主要是直属皇城的卫尉部甲士,郎中令属下的护卫郎中与仪仗郎中,皇城内的精壮内侍与侍女,以及遇害功臣的流落族人仆役等等。由于韩谈等人秘密联结,种种人士连日聚结,竟也有一两千人之众,一时从皇城鼓噪杀出,声势颇是惊人。赵高及其新贵,原本大大地不得人心。此时,赵高的一颗白头被高高挂在子婴的战车前,男女义士又不断高呼赵高死了诛杀国贼等,一路呼啸蜂拥,不断有路人加入,到得赵高府邸前,已是黑压压怒潮一片了。

阎乐赵成正与新贵们聚在赵高府邸,秘密计议如何再度联结刘邦事,突然听闻杀声大起,大门隆隆洞开,男女甲士愤怒人群潮水般涌来。阎乐赵成们堪堪出得正厅,来到车马场呼喝甲士,便被潮水般的人群亮闪闪的剑戈包围了。子婴的战车隆隆开进,遥遥便是一声大吼:“悉数缉拿国贼!不得走脱一个!”子桓子陵疾步冲到阎乐赵成面前,不由分说便将两人分别猛刺致伤,跟着立即死死捆缚,丢进了囚车。一时间人人效法,个个新贵大臣都被刺成重伤,血淋淋捆作一团丢进了囚车。子婴跳下战车,右手持金鞘秦王剑,左手提赵高人头,大步走上高阶喊道:“国贼赵高已死!拥戴王室者左站!”剩余的新贵吏员们大为惊慌,纷纷喊着拥戴王室,跑到子婴左首站成了一片……

整整三日,咸阳城都陷在一片亢奋与血腥交织的混乱之中。

赵高三族被全数缉拿,阎乐赵成三族被全数缉拿,举凡任职赵高之三公九卿的新贵们,则个个满门缉拿。整个咸阳的官署都变成了应急国狱,罪犯塞得满当当。老人们都说,当年秦王扫灭嫪毐乱党,也没如此多罪犯,新王有胆识,只怕是迟了。子婴见咸阳城尚算安定,认定人心尚在,遂决意尽快了结除奸事。旬日之后,咸阳城南的渭水草滩设了最后的一次大刑场,一举杀了赵高及其余党三族两千余人。虽是除奸大庆,可观刑民众却寥寥无几,只有萧疏零落的功臣后裔们聚在草滩欢呼雀跃着:“国贼伏法!大秦中兴!”

这是公元前207年夏秋之交的故事。

赵高一党,终于在帝国末日被明正典刑,彻底根除了。

赵高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以宦官之身,连续两次实施罪恶政变的巨恶异谋之徒。赵高之前半生与后半生,直如雄杰恶魔的无过渡拼接,生生一个不可思议的人格异数。赵高数十年忠实追随始皇帝,以无数次的救危急难屡建大功,进入权力中枢实属正道,不存在始皇帝任人之误。在璀璨的帝国群星中,赵高的强力异能,赵高的文华才具,赵高的精通法令,赵高的敬重大臣,赵高的奉公敬事,其时几乎是有口皆碑,堪称全然与帝国功臣们同质的内廷栋梁。始皇帝骤然病逝与赵高不可思议地突变,既有着深刻的权力结构的变异法则,更有着人性深处长期潜藏的本源之恶。赵高的畸形巨变,折射出帝国山岳的浓浓阴影,击中了集权政治出现权力真空时的脆弱特质。一个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法治帝国,何以被一个突发权力野心而毫无政治理念的中枢阴谋家颠覆?这是人类文明史的一个永恒课题,更是中国文明史的一个永恒课题。

赵高的畸形人格,既印证了孟子大师的性善说,更印证了荀子大师的性恶说。性善说将人类的希望寄托于人性美好的本真。性恶说将人类的希望寄托于遏制恶欲的法治。哪个更高,哪个更大,哪个更圆,哪个更亮,将成为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的文明抉择难题。人性复杂难测之奥秘性,人性反向变化之突发性,人性恶欲泛滥之毁灭性,人性良善滋生之建设性,凡此等等人性课题,几乎都无一例外地包容于赵高个案中,成为人性研究的永恒课题。我们没有理由轻视赵高,以“阉人巨恶”一言以蔽之。赵高是中国文明史上一个具有突发转折性的黑恶休止符,潜藏着打开诸多文明暗箱的历史密码。可以说,在中国两千余年的奸恶权臣中,唯有赵高具有涉足文明史而不能逾越的意义。

赵高之结局,《史记》各处皆云子婴等杀之。班固却云:“吾读秦史,至于子婴车裂赵高,未尝不健其决,怜其志。婴,死生之义备矣!”班固是答汉明帝之问,上书言秦灭诸事说这番话的。班固之论,附记于《秦始皇本纪》之后。班固之有此说,或在两汉时尚有不同于司马迁所见到的秦史资料。以常理推测,子婴不具备依法问罪于赵高而后行车裂的力量,只能是先暗杀而后诛灭余党。若仅仅车裂尸身,虽有可能,终显乖张。故此,司马迁的史料甄别该是妥当的。班固之言,一家一事之说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