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七章 兴亡纵横 第三节 狂狷齐王断了最后一条生路

孙皓晖2015年05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快马三日,鲁仲连终于风尘仆仆地赶回了临淄。

燕昭王在王宫正殿朝会,隆重地接见了鲁仲连,将鲁仲连的斡旋之举诏告朝野,当殿申明:“本王惟以燕国庶民生计为念,但能收回失地财货,便决意熄灭兵戈,与齐国永久修好!”几位世族老臣激烈反对,却都被乐毅义正词严地驳了回去。燕昭王便当殿下诏:以上大夫剧辛为燕王特使,携国书盟约与鲁仲连共同赴齐会商。鲁仲连本在秘密试探,未曾想到燕国竟是欣然接受并郑重其事地将事情公开化,便有些突兀之感,转而一想,如此做来可逼怪诞暴戾的齐王认真思虑,也未尝不是好事,所不利者惟有自己处境也,邦国但安,个人得失何足道也?如此一想,便也欣然接受。

次日离开蓟城,燕昭王亲率百官在郊亭为鲁仲连剧辛饯行,殷殷叮嘱:“先生身负邦国安危之重任,功成之日,姬平当封百里千户以谢先生!”鲁仲连只哈哈大笑一阵,便与剧辛辚辚去了。行出燕界,鲁仲连便得到义报:燕国已经将消息飞马通报了其余五大战国,燕国接受鲁仲连斡旋的修好愿望已经是天下皆知了。虽然隐隐不快,鲁仲连也只有长叹一声,先将剧辛安顿在临淄驿馆,便飞驰薛邑,连夜来见孟尝君。

“仲连啊,想死我了!”一身酒气的孟尝君一见鲁仲连便开怀大笑,“来来来,先痛饮三爵再说话!”

“孟尝君啊,你却好洒脱。”打量着宽袍大袖散发披肩肥腰腆肚两鬓白发的孟尝君,鲁仲连不禁便是泪光莹然。眼前的这个肥子活脱脱一个田舍翁,哪里还有当年孟尝君的影子?

“别一副惨兮兮模样,你一来,我便好!来!干起!”

鲁仲连二话不说,连干三爵,便是一抹嘴:“孟尝君,此时你可清醒?”

“哪里话来?”孟尝君胀红着脸高声道,“三坛酒算得甚来?你便说事。”

鲁仲连便将燕齐大势、燕国秘密备战的情由以及自己的思谋举动前后说了一遍。孟尝君竟听得瞪大了眼睛,惊讶之情便参合着浓浓的酒意僵在了脸上,毕竟是曾经叱咤风云纵横天下,孟尝君如何掂量不出鲁仲连这一番话的份量?默然良久,孟尝君“啪!”的一拍酒案便霍然起身:“仲连,你是否要田文再陪你拼一次老命?”

“田兄,惟有你我携手,冒死强谏,齐国尚有转圜。”

“好!”孟尝君大手一挥,“今夜好生合计一番,也待我这酒气发散过去,明日便去临淄。”说罢转身便是一声令下,“来人!请总管冯驩立即来见!”

孟尝君虽然被第二次罢相,但依照齐国传统,封君爵位却依然保留着。也就是说,这时候的孟尝君只是个高爵贵胄,只能在封地养息,无国君诏书便不能回到临淄,更不能参与国政。这次要骤然进入临淄,自然便要周密部署一番。鲁仲连稍感舒心的是,孟尝君一旦振作,毕竟还是霹雳闪电一般,尽管门客大大减少,但要顺利见到这个行踪神秘的齐王,还只有孟尝君有实力做到!否则,鲁仲连纵有长策大计,却是入不得这重重宫闱,徒叹奈何?

片刻之间,冯驩匆匆赶到,孟尝君将事由大致说得一遍,末了一挥大手:“你今夜便带人赶回临淄,至迟于明日午时将一切关口打通,我与仲连午后进宫。”

“邦国兴亡,绝不误事。”冯驩一拱手便大步去了。

“孟尝君,临淄门客们还在?”鲁仲连有些惊讶了。

“总算还有几百人也。”孟尝君喟然一叹,转而笑骂,“鸟!两次罢相,客去客来客再去,老夫原本也是一腔怒火,要对那些去而复返者唾其面而大辱之。可是啊,冯驩一番话,却将我这火气给浇灭了。”

“噢?”几年不在临淄,鲁仲连也是饶有兴致,“冯驩说了一番甚理,能将孟尝君这等恩怨霹雳之人的火气灭了?”

孟尝君说,便在他被恢复丞相后,那些烟消云散的门客们竟又纷纷回来了。他正在气恼大骂,下令将这些去而复返者一律赶走之时,冯驩却驾着那辆青铜轺车回来了。孟尝君已经知道了恢复相位是冯驩奔走游说于秦齐之间的结果,自然大是感喟,连忙出门迎接。却不想冯驩当头便是一拜,孟尝君大是惊讶,扶住冯驩道:“先生是为那些小人请命么?”冯驩一脸肃然道:“非为客请,为君之言错失也。冯驩请君收回成命。”孟尝君愕然:“你说我错了?我田文生平好客,遇客从来不敢有失,以致门客三千人满为患,先生难道不知么?谁想这些人见我一日被废,便弃我而去,避之惟恐不及!今日幸赖先生复位,他们有何面目再见田文?谁要见我,田文必唾其面而大辱之!”冯驩却是不卑不亢:“谚云:富贵多士,贫贱寡友。事之固然也,君岂不知?”孟尝君气咻咻道:“田文愚不可及,不知道!”冯驩依旧是不卑不亢的一副神色:“君不见赶市之人,清晨上货之期便争门而入,日暮市旷便掉头而去么?并非赶市者喜欢清晨而厌恶日暮,实在是清晨逐利而来,日暮利尽而去。此人之本性也,非有意之恶行也。所谓物有必至,事有固然也。今君失位,宾客皆去,不能怨士子势利而徒绝宾客之路。冯驩请君待客如故了。”

“于是,田兄就又成了侠义好客的孟尝君!”鲁仲连哈哈大笑。

“人心如海也!”孟尝君却是百感交集,“你看,我这第二次罢相,算是跌到底了,却竟有几百人留了下来,劝都劝不走。怪矣哉!老夫也糊涂了。”

🐼 落·霞+小·说 w ww - l uox i a - c oM-

默然良久,鲁仲连便是一声叹息:“孟尝君啊,齐国利市也快到日暮了。”

“鸟!”孟尝君一拳砸在案上,“日暮了开夜市!不信大齐就塌架了!”

鲁仲连大笑:“说得好!夜市也是市,只要赶得上也发。”两人大笑一阵,顿时振奋起来,在孟尝君书房直商议到四更天方才歇息。

次日清晨,两人轻车快马便出了薛邑城堡,一路飞驰,两个时辰便到了临淄郊野。奉冯驩之命,一个得力门客已经在郊亭外守侯,与孟尝君耳语一番,门客便请鲁仲连先行独自入城在孟尝君府邸等候,而后便放下孟尝君车帘,将篷车领入一条小道,绕开车马如流行人如梭的南门,从较为冷清的西门俏无声息地进了临淄。这西门是通向燕国的大门,原本也是热闹非凡,自从与燕国龌龊不断,西门便渐渐冷清了。孟尝君虽然车马辚辚,却竟是一个熟识者也没有遇上。到得府邸,鲁仲连已在厅中等候,冯驩也堪堪赶到。孟尝君却是开口便一声笑骂:“鸟!生平第一次悄悄进临淄,窝囊窝囊!”冯驩道:“南门守将识得主君,只有走西门,若还未进宫便满城风雨,大事便要黄了。”孟尝君一挥手笑道:“晓得晓得,你便说,王宫关节疏通了么?”冯驩道:“疏通了。三个老门客都做了宫门将军,他们都鼎力襄助。齐王行踪也探听确实:午后在北苑观兵较武。”

“北苑?如何偏找了那个地方?”孟尝君脸色便是一沉。

鲁仲连目光一闪:“北苑不能进么?”

孟尝君没有说话,只咬着嘴唇在厅中踱步。

午后的王宫一片静谧,惟独宫阙深处这片黑黝黝的松林中却是人声鼎沸。

在齐威王时期,临淄王宫的北苑原是一片松林环绕的湖泊而已。齐宣王酷好高车骏马,竞日出城驰骋毕竟多有不便,于是便堆起几座土山石山,将湖水引出凿成几条山溪,这片两三百亩大的空阔松林便被改成了驰驱车马的“跑山场”。齐湣王即位又是一变,北苑“跑山场”变成了四个较武场——战车场、铁骑场、步兵场、技击场。原因也只有一个:齐湣王好兵好武,经常是隔三岔五的将各类将士调进王宫观兵较武。齐湣王曾不无得意地对朝臣们说:“观兵较武,富国强兵之道,成就霸业之要,激励将士之法,查究奸宄之必须也!”有了如此之多的紧要处,这北苑也自然是大大的重要起来,四个较武场修建得大小不等各具气势特色,较武优胜者便在这里被赐以“勤勉王事,国之精兵”的名号,立获重赏;失败者则被责以“嬉戏兵政,国之蟊贼”,将领立刻放逐,兵士立刻斩首!久而久之,这王宫北苑便成了齐湣王治军立威的重地,也成了齐军将士望而生畏的生死险关。

因了齐湣王将这观兵较武看做激励朝野的正经大事,寻常时日也常聚来朝臣观看评点,纵然没有下诏,某个大臣偶然进宫撞上,也会被召来陪观。然而,令朝臣们大大头疼的是,谁陪观兵谁就得在最后的赏罚时刻代王拟诏;多有大臣对这种因一场比武便定生杀的做法本来就大不以为然,若恰恰遇上当场斩首出色将领,耿直大臣便要力谏赦免将领,往往便被齐湣王当场贬黜,若遇龙颜大怒之际,立时便是杀身之祸。十几年下来,在这观兵较武场杀掉的将领大臣竟有百余人之众。时日一长,陪王观武便成了大臣们最是提心吊胆的差事,等闲大臣谁也不想在北苑晋见齐王。

孟尝君之难正在这里。北苑观兵,进宫虽是容易了一些,但后边的麻烦却是更大。孟尝君本来就是擅自还都,免不得一番费力折辩,若遇斩杀熟悉将领,究竟是说也不说?坚持力谏,便有可能连大事都搅得没了;听之任之吧,一则孟尝君怕自己忍不住,二则军中将领大部都是当年兼领上将军时的老部将,因敢作敢当有担待而名满天下的老统帅,如何能在这些老部属被杀之时无动于衷?纵是忍得,孟尝君又何以立足于天下?何以当得这“战国四大公子”之名?然则鲁仲连兹事体大,实在是兴亡迫在眉睫,又如何能从容等待?思忖良久,孟尝君一咬牙:“走!龙潭虎穴也闯了!”便与鲁仲连按照冯驩的预先谋划,分头从议定路径匆匆进宫了。

却说齐湣王带着一班侍女内侍与御史、掌书等王室臣工,正午时分便到了北苑的剑器场。齐湣王今日很是高兴,下令在观兵亭下摆了一场午宴,还破例的下令王室乐队奏了一曲《齐风》中的《东方之日》。这《东方之日》被孔夫子收进《诗》中时原是渔人情歌,因了曲调昂扬,齐湣王又有“东海青蛟转世”之说,变着法儿取悦国君的太师早在多年前便将这首歌重写了歌词,变成了专门的齐王之颂。当年一经演奏歌唱,齐湣王便欣然大悦,拍案定为国颂,便是最高规格的庙堂之乐,每有大事或心情舒畅,齐湣王总要下令奏这首国歌。而臣子们一听到这首歌,便知道齐王气顺欣喜,有事便要争着说。

“我王有诏:两军剑士进宫——”在昂扬宏大的国歌中结束了午宴,一波波尖亮的声浪便从间隔站立的内侍们口中迭次翻滚了出去。

王城南门隆隆打开,等候在王宫之外的一百名剑士们进宫了。虽然两队剑士总共也只有一百名,走在头前的两队将军们却竟有六十余人,一个个顶盔贯甲面色肃然,脚步沉重得如同石磙子砸在地上!大约顿饭辰光,目不斜视昂首挺胸的两队将士便被一名老内侍领到了剑器场外。

“剑士下场!将佐分列!”

一阵隆隆鼓声,两队剑士便分别从两个石门进场,两边的将军们则大步走到各自一方的看台上整齐地站成一排。

这剑器场便是除了车骑步三军外的技击较武场,因了以较量短兵为主,而短兵又以剑器为主,时人便呼为“剑器场”。剑器场虽然是四个较武场中最小的一个,却也是建造最讲究的一个。别个较武场都是露天大场,且有山塬起伏林木水面等地形变换,惟有这剑器场是一个方圆三十丈的室内场子,俨然便是一个硕大无比的厅堂。长大空心的一根根毛竹接成了长长的椽子,体轻质坚的特选木板铆接成长长的懔条,屋顶铺上轻软的三层细茅草,便成了冬暖夏凉的特大厅场。场中东南西三面看台,正北面却是鸟瞰全场的三丈六尺高的王台。今日没有撞进来的大臣,三面看台上都是空荡荡的,惟有齐湣王的王台上满荡荡一台,近臣内侍侍女护卫,足足二百余人。

看看空荡荡的观兵台,齐湣王突然有些后悔,技击之术为齐军精华,为何没有将朝臣们召来一睹我大齐之军威?

“禀报我王!”正在此时,北苑将军飞马进场高声急报,“临淄名士鲁仲连,背负羽书求见。”

“羽书?”齐湣王大皱眉头,“让他进来。”

羽书者,信管外插满羽毛也。春秋战国之世,羽书本是特急军情的标志。列国连绵征战的年代,也常有本国在外游历的名士或在他国经商的商人,以这种羽书方式向本国国君大臣义报紧急秘情。某人若将插满羽毛的书简绑在背上请见国君,那定然是十万火急,不见却是实在说不过去。

片刻之间,一名护卫甲士便将风尘仆仆大汗淋漓的鲁仲连带到了王台之前。鲁仲连一躬,便从背上取下那个插满羽毛的竹筒,高声急迫道:“临淄鲁仲连带来蓟城齐商羽书义报!”齐湣王皱着眉头,接过内侍匆匆捧来的羽书便往案上一丢,只拉长声音问:“何事啊?动辄就是羽书急报。”鲁仲连高声道:“燕国二十万新军已经练成,正在秘密联结五国攻齐!”齐湣王冷冷一笑:“燕国攻齐?哪一日发兵?攻到哪里了?”鲁仲连骤然一愣,却又立即高声道:“商旅非军中斥候,只能报一国大计动向。”“大计动向?”齐湣王哈哈大笑,“燕国恨齐,辽东练兵,天下谁个不知,也值得一惊一炸?”鲁仲连第一次面见这个齐王,觉得此人说话路数实在怪诞得匪夷所思,心一横便道:“齐王差矣!灭宋以来,齐国已是天下侧目。燕国一旦联结五国反齐,齐国便是亡国之祸!齐王不思对策,却看作笑谈,莫非要葬送田齐二百年社稷不成?”齐湣王目光一闪,非但没有发作,反而似乎来了兴致:“鲁仲连,今日齐国实力,比秦国却是如何?”

“不相上下。”

“还是了。六国合纵攻秦多少年,秦国倒了么?”

“……”

“合纵攻齐,齐国如何便是亡国之祸?”

“……”

“秦为西帝,我为东帝,齐国不如秦国么?抗不得一次合纵么?少见多怪。”

鲁仲连愕然,寻思间突然笑了:“齐王是说,六国攻秦,秦国非但没有灭亡,反而成了西帝。齐国便要效法秦国,大破合纵而称霸天下?”

“呵呵,鲁仲连倒还不是一个笨伯。”

“敢问齐王,可曾听说过东施效颦的故事?”

“大胆!”齐湣王拍案怒喝一声,“来人!乱棍打出去!”

“禀报我王!”正在此时,北苑将军又飞马进场,“孟尝君带领三名门客剑士晋见,要与我王剑士较量!”

“好!”齐湣王大喜过望,“宣孟尝君进来!”又转身一指鲁仲连,“让这个狂士也看看我大齐军威,罢场罚他个心服口服。”

鲁仲连刚刚被“请”到王台右下方的臣案前,便见孟尝君轺车辚辚进场,车后跟着三骑快马,显然便是门客剑士。齐湣王哈哈大笑:“孟尝君,来得好!你那三个剑士行么?”这便是齐湣王:只要高兴,任何法度恩怨都不管不顾,若是不高兴,既往所有的龌龊都会立即提到口边算总账!孟尝君已经罢相,且明令不许擅自还都,齐湣王此时却将这些都“忘记”得一干二净,一心只盘算着那三个剑士。

“臣之剑士,天下第一!”孟尝君应得一声,轺车已经缓缓停稳,人便被先行下车的驭手扶了下来。望着高高阶梯之上的王台,孟尝君苍老地喊了一声:“启禀我王:老臣上不来也!”齐湣王哈哈大笑,他实在想不到英雄豪侠的孟尝君竟在倏忽之间变得如此老态龙钟,不禁惊讶好奇又好笑,“来人,将孟尝君抬将上来!”及至四名内侍用一副军榻将孟尝君抬到了面前,齐湣王顿时涌出恻隐之心,大度地笑道:“孟尝君年迈若此,还不忘来陪本王观兵,当真忠臣!你安然坐着便是。”说罢转身对身边两个侍女一挥手,“你二人,用心侍奉孟尝君!”这两个侍女本是齐湣王的贴身侍女,派给孟尝君,自然是极大地恩宠。孟尝君既没推辞也没谢恩,却一拱手道:“我王尽管观兵,老臣这把老骨头还经得摔打。”齐湣王笑道:“孟尝君但说,如何观兵?先比军剑,还是先比你的门客?”

“但凭我王决断。”孟尝君呵呵笑着,一副随和老人的模样。

“好!”齐湣王一拍大案,“先看孟尝君门客,究竟如何个天下第一?”

“且慢。”孟尝君呵呵笑着,“我的门客先下场,老臣便有一请。”

“噢?孟尝君快说了。”齐湣王寻思老人絮叨,便有些不耐。

“老臣欲与我王一赌。”孟尝君依旧呵呵笑着,一双老眼晶晶生光。

“赌?”齐湣王生性冷僻怪诞,什么出格的事儿都做过,逾是出格的事都他便逾发来劲,却偏偏没有与人赌过,顿时好奇心大起,“孟尝君便说!如何赌?赌甚物事?”

“呵呵,好说。”孟尝君比划着,“如同宣王赛马,我王与老臣各出三个剑士,谁胜得两阵谁便赢,赌金三千,如何?”

“赌金?乏味了些。”齐湣王兴致勃勃地笑着,“要赌便赌人!如何?”

“赌人?”孟尝君惊讶地张大了嘴巴直摇头,“匪夷所思!如何下注了?”

“她们两个,便是本王赌注。”齐湣王笑着一指两个偎依在孟尝君身上的侍女。

孟尝君却皱起了眉头:“垂垂老矣!纵有坐骑,老臣已经没有驾驭之力了。”

齐湣王哈哈大笑:“那好!随你说得一人一事,本王便拿它做了赌注如何?”

“谢过我王!”孟尝君一拱手,“只是,老臣却没有这等‘人注’了。”

“如何没有?”齐湣王一指场中,“无论输赢,本王都要这三个天下剑士了!”

孟尝君不禁大笑:“我王赌得有趣,却是不论输赢都抢注!莫非老臣也是一般:无论输赢都须得一人一事了?”

“这有何难?本王总是不能白占便宜了。”齐湣王大手一挥,“典武官,开始!”

典武官令旗当即劈下:“齐军剑士,出场——”

一阵悠扬号角,两队剑士便赳赳出场。齐湣王规矩:寻常较武,各军(车骑步水)分做两方较量;技击较武,却是包括了车骑步水四军在内的混成较量;因了技击之术是所有军士的基础功夫,所以车骑步水四军都得派员参加,车兵与骑兵组成一队,步军与水军组成一队,此所谓“短兵联较”。于是,技击较武便成了牵连最广影响最大的综合较武。当然,技击较武其所以朝野关注,最要紧的还是齐人技击之风遍于城乡,齐军技击之术闻名天下!“齐人隆技击”,“齐闵以技击强”,便是当时天下的口碑。这个“齐闵”,便是齐湣王。有此口碑,可见当时天下已经公认:齐湣王时齐军的技击之术最强。

所谓技击,便是兵器格斗的技巧,寻常分作三大类:长兵、短兵、飞兵。长兵便是矛、戈、蕺、斧、钺等长大兵器,短兵便是剑器匕首短刀等,飞兵便是轻、重、弩、袖等各种弓箭。寻常技击较量,都是三兵同场进行,场面大,高台观看评点也分外热闹。今日齐湣王别有所思,典武官早已看得明白,便将剑器格斗单提了出来。

齐军剑士三十人列成了一个小方阵,清一色牛皮软甲精铁头盔阔身长剑,当真威风凛凛!孟尝君的三个门客剑士却是布衣大袖长发披散,唯一的武士痕迹,便是脚下那一双直达膝盖的高腰牛皮战靴,却是一副洒脱不羁的剑士气度。

“军剑对士剑,三一较量!第一阵——”

随着典武官令旗劈下,便有第一排三个齐军剑士“嗨!”的一声大吼,铁锤夯地般嗵嗵砸到场子中央!军剑士剑三对一,这也是天下通行的剑器较量习俗。战国时但能以“剑士”名号孤身游历者,即或不是卓然成家的大师,也是剑术造诣非同寻常的高手,与讲究配合杀敌的军中剑技大是不同,只要不是军阵搏杀,人们还是公认剑士比军士高超许多。于是,便有了这“军剑士剑三对一”的俗成约定。

甲胄三剑刚刚站定,便见眼前红光一闪,一个布衣剑士已经微笑着站在六步之外抱剑拱手:“三位请了。”中间军剑一摆手,三剑便大跨步走成一个扇形,一声喊杀,三口阔身长剑便带着劲疾的风声从三个方向猛烈砍杀过来。布衣剑士手中却是一口窄长雪亮的东胡刀,眼看三剑展开已经封住了方圆三丈之地,便是一声啸叫拔地飞起,雪亮的刀光便陡然闪电般扫到了中剑背后!便在此时,左右两剑一齐飞到,竟如一把铁钳般堪堪夹住了胡刀。几乎便在同时,中剑倏忽滑步转身,长剑竟如灵蛇般从剑士胯下直上。剑士大惊失色,情急间一个空中倒转,方才脱出了剑光。谁知刚刚着地,左右两剑便如影随形般指向他的双脚,大回旋掠地扫来,活生生战阵步兵斩马足的路数。剑士连忙再度纵身飞起,那中剑却也凌空指向胸前。剑士的东胡刀当胸掠出,便趁势跃向左右两剑的背后,刀锋顺势划向两剑腰背。按照寻常军剑的身手,远远不能灵动到瞬间转身的地步,一刀划出两人重伤,剑士无疑便是胜了。却不想便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左右两剑竟一齐扑倒在地又连环翻身起身,长剑从躺在地上时便一齐刺出,直到跃起刺来当面,竟是一气呵成。剑士挥刀一掠之间,中剑恰恰已经飞步背后兜住,长剑一挥,剑士的长衫竟拦腰断开,下半截骤然翻卷缠住了战靴,赤·裸的肚腹腰身便黑黝黝亮了出来。

全场轰然大笑,王台上的齐湣王更是手舞足蹈:“赏!重赏我的军剑,每人一个细腰楚女!”又转身骤然厉声喝道,“来人,将那个狗熊剑士扒光,乱棍打烂尻骨!”孟尝君大急,正要说话,齐湣王便是一挥手:“较武法度,谁也别乱说!”

那个剑士面色胀红地愣怔在当场,见几名武士手持大棍汹汹而来,便向孟尝君遥遥一躬,将那口雪亮的东胡刀倒转过来,猛然刺进了腹中,一股鲜血顿时喷射到迎面扑来的武士身上!

齐湣王哈哈大笑:“好!还算有胆色!御史,也赏他一个细腰楚女!”

“我王是,是说,赏,赏她?”御史竟紧张得口吃起来。

“还想赏你么?”齐湣王阴冷地拉长了声调。

御史不禁浑身一抖:“臣不敢贪功。臣,立即处置赏物。”说罢走到那个白发苍苍的内侍总管面前低语一句,老内侍便向那一排瑟瑟发抖的侍女瞄了一眼:“吴女出列了。”一言落点,那名腰身最是窈窕的少女便嘤·咛一声昏了过去。老内侍一挥手,两名内侍便走过去将那名昏厥的侍女抬到了场中。一道白绫搭上侍女雪白的脖颈,两名内侍猛然一绞,只听一声尖锐的低声呜咽,侍女便软软地倒在一身鲜血的剑士身上……全场死一般沉寂。

“齐王,”孟尝君的声音颤抖而谙哑,“你赢了。该老臣说话了。”

齐湣王哈哈大笑:“说!孟尝君随意讨赏,本王今日高兴了!”

“老臣只请大王,听一个人将话说完。”

“听人说话有甚打紧?孟尝君,莫非你担心本王赏不起你了?”

“老臣衣食丰足,唯求我王,一定要听此人将话说完。”

“好好好,本王洗耳恭听!”齐湣王虽然还在笑,心中却大是不耐。

孟尝君一招手,鲁仲连便大步走了上来,一拱手尚未开口,齐湣王便皱起了眉头:“你,不是方才义报过了么?”孟尝君便郑重其事地拱手一礼:“臣启我王:鲁仲连天下纵横名士,我大齐栋梁之才也,若仅是带来羽书义报,鲁仲连何须涉险犯难面见我王?”齐湣王淡淡地一笑:“如此说来,还有大事?说了,谁教本王答应了孟尝君呢?”说罢便往身后侍女怀中一靠,一双大脚又塞进身侧一名侍女的大腿中,竟是躺卧着眯起了眼睛。

鲁仲连见过多少国君,可万万没有想到生身祖国的国君竟然如此荒诞不经?士可杀,不可辱。尽管孟尝君事先反复叮嘱,他还是几乎要转身走了。便在这刹那之间,他看见了孟尝君那双含泪的眼睛陡然向他冰冷地一瞥!鲁仲连一个激灵,粗重地喘息了一声,回复心神道:“启禀齐王:鲁仲连经乐毅与燕王会商,议定齐燕两国罢兵修好之草盟,以熄灭齐国劫难。”鲁仲连没有立即说明修好条件,只大体一句,是想先看看齐湣王反应再相机而动,不想齐湣王只是鼻子里哼了一声,连眼皮也没有抬起来。心下一横,鲁仲连便一口气将约定经过、燕国君臣的愿望及齐国要做的退还燕国城池、赔付财货、王书谢罪等细说了一遍,末了道:“燕王为表诚意,派特使随鲁仲连来齐,恳请齐王以国家社稷生民百姓为重,与燕国修好罢兵。”

“哼哼!”齐湣王嘴角一阵抽搐,陡然便见两个侍女惨叫两声,重重跌在大石台阶的塄坎上满头鲜血。鲁仲连一个愣怔间,齐湣王已经跳起指着鲁仲连吼叫起来:“大胆鲁仲连!说!谁教你卖我齐国了?退地赔财谢罪,谁的主意?说!”鲁仲连慨然拱手道:“我乃齐国子民,保民安邦乃我天职。齐王要问罪,鲁仲连一身承担便是。”

“好。”齐湣王狺狺一笑,“来人,将这个卖国贼拉出去喂狗。”

“且慢!”孟尝君霍然起身,“鲁仲连斡旋燕齐,本是老臣授意。齐王要杀鲁仲连,便请先杀田文。”声音虽然并不激烈,但那一副视死如归的气势却是从来没有过的。

眼看齐湣王便要发作,御史一步抢前道:“臣下建言,听与不听在我王,万莫让今日喜庆被血腥污了。”说完便向孟尝君飞快地递过一个眼神,示意他快走。孟尝君与鲁仲连却是昂然挺立,根本是谁也不看。便在此时,齐湣王阴冷地盯了孟尝君一眼,诡秘地一笑,大袖一拂便径自去了。御史低喝一句“孟尝君快走!”便也匆匆跟去了。

“将钟离燕尸身抬回去!”孟尝君大步赳赳走下王台,铁青脸色对门客下令。

“孟尝君,危险。”一个王室禁军将领小心翼翼地上来劝阻。

“抬!”孟尝君雷鸣般大吼了一声。两个门客剑士再不犹豫,立即将一身淤血的尸身抬上孟尝君篷车。孟尝君大手一挥:“回府!当道者死!”便飞身上马,当先而去。较武场的几百禁军竟木桩般挺立着眼睁睁地看着孟尝君车马辚辚远去了。

回到府中,安放好剑士尸身,孟尝君竟是爬在尸身放声大哭:“钟离呀钟离,田文害了你啊!”鲁仲连看得唏嘘不止,却是无从劝起。这个剑士钟离燕,原是燕国辽东的剑术名家,当年因追随燕太子姬平起兵失败而被子之一党追杀,便逃入齐国投奔了孟尝君门下,做了三千门客的剑术总教习。钟离燕寡言多思深明大义,历来是孟尝君与燕国联络的秘密使者,对燕齐修好更是上心。孟尝君说他是风尘策士,他却淡淡一笑:“一介猎户子弟,唯愿两国百姓和睦渔猎少流血,安敢有他?”此次孟尝君慨然襄助鲁仲连,召集门客商议,便是这个钟离燕提出了“剑士介入,使齐王乐与孟尝君言事”的计策。本来,孟尝君最大的担心,便是眼看“战败”一方的将领被杀而自己不能出面劝阻。一旦将较武变成门客剑士与军剑之间的较量,门客剑士便可“输”给军剑,一则避免了旧部大将当场被杀,二则可使齐湣王在高兴之时容易接受鲁仲连的斡旋大计。谁知变起仓促,钟离燕却不堪受辱剖腹自杀,就连孟尝君与鲁仲连也几乎身死当场。

此情此景,英雄一世的孟尝君如何不通彻心脾?

暮色时分,哭哑了声音的孟尝君才渐渐平静下来,忙着进进出出替孟尝君照应打理的鲁仲连也疲惫地走进了书房,两人默默对座,一时竟是无话可说。

“孟尝君,我总觉得哪里似乎不对劲儿?”鲁仲连分明有些不安。

“咳!由他去了。”孟尝君闭着眼睛长叹了一声。

“不对!”鲁仲连突兀一句,已经霍然起身,“我去驿馆!”说话间人已快步出门。

大约三更时分,昏昏入睡的孟尝君被叫醒了,睁开眼睛,一脸汗水面色苍白的鲁仲连却站在榻前。孟尝君从来没有见过赫赫千里驹如此失态,不禁便跳起来一把拉住鲁仲连:“仲连!出事了?”鲁仲连咬着牙关一字一顿:“燕国特使,被齐王杀了。”

孟尝君一个踉跄几乎跌倒:“你,你,再说一遍?”

“燕国特使,被齐王杀了。”鲁仲连扶着孟尝君坐到榻上,“一副白布包裹尸身,写了‘张魁第二’四个大字,让侍从将尸体拉回去给燕王看。”

孟尝君久久沉默了。

“田单回来了。”鲁仲连低声道,“他说,齐王已经断了齐国最后一条生路,劝孟尝君尽快离开临淄,回到薛邑去。”

“仲连,跟我一起走吧。”

“不。”鲁仲连摇摇头,“我还要到蓟城去,给乐毅一个交代。”

“田单呢?”

“他要安顿族人,转移财货。”

孟尝君长叹一声,泪水夺眶而出:“田齐社稷,生生要被葬送了么?田文身为王族子孙,愧对列祖列宗哪!”鲁仲连无言以对,转身对守在门外的冯驩低声道:“收拾车马吧,天亮前出城。”冯驩一点头便去了。当临淄城头的刁斗打响五更的时分,一队车马悄悄地出了南门。在旷野大道的分岔处,一骑飞出车队,便向东北方向风驰电掣而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