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章 东方龙蛇 第三节 东海起大蛟

孙皓晖2015年05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节令还在中酉,距离始寒还隔着一个下酉,临淄王宫却已经上下一片忙碌了。

所忙碌者,多方准备窝冬物事也。在齐宣王时期,这种忙碌只是在始寒到来时才有几日的。如今,却是大大的提前了,忙碌的势派也更大了。牛车络绎不绝地运进木炭,工匠昼夜连轴地修缺补漏,内侍们脚步匆匆地给每座殿堂安装外挂厚棉布帘的木架,侍女们则忙着给所有的门厅、长廊、房屋安置生火的燎炉。执掌王室事务的大夫,则忙着从官市上购进名贵的皮张,好让齐王在始寒那日给每个后妃赏赐一领上好的皮裘。而随时进宫的官员们则免不了一番评点,时不时指出各种纰漏,甚或亲自给齐湣王提出种种奇思妙想的建言,燎炉应当装上轮子,木炭不当有丝毫烟气,棉布帘应当亮色,王座下当有暖裆的小燎炉等等等等。齐湣王一高兴,便会站出来高声号令一番,而后便是种种奉诏修葺奉诏更改,更是忙得不亦乐乎。如此一来,王宫川流不息的进进出出,竟是一片生气勃勃。

这番从未有过的王室气象,却是全因了太庙巫师的一则龟卜。

当初齐宣王刚刚即位,王后便生下了一个儿子。侍女急急报来,齐宣王竟撇下了正在议事的群臣,风风火火的赶到后宫探望。王后说,临盆之时,她分明看见一条无角青龙从云中向她飞扑下来!齐宣王大是惊愕,立即赶到太庙请大巫师占卜。鹤发童颜的大巫师破例的选择了古老的钻龟之法,来占卜这则非同寻常的预兆。当那支红亮得几乎发出黄白色的尖锐契柱刺进龟甲钻孔时,“喀!”的一声轻微炸裂,龟甲便有了粗细不等的裂纹。老巫师一阵端详,竟是愣怔不语,片刻之后对占卜官断然下令:“再钻!”如此连烧九支契柱,刺灼九片龟甲,裂纹竟是丝毫不差。老巫师大皱眉头,对守侯在外室的齐宣王喟然一叹:“九钻如一,未尝闻也!此兆上应天河青蛟,吉凶却是难明也。”齐宣王疑惑不定,便将稷下学宫的阴阳家大师邹衍秘密召到宫中求教。邹衍思忖一阵道:“拆解龟纹,国师为上,邹衍不敢妄言。然则史有先例,商汤灭夏,钻龟七十二而龟纹皆同。以此证之,当为吉兆无疑。且齐居东方,青龙之位也。天河青蛟垂于王室,正应齐国大兴之象也。”邹衍学问渊深,为阴阳家之大宗师,对天文星象、堪舆占卜、命相术数、阴阳五行,几乎都有精到揣摩,一番广博论证,齐宣王自是大喜过望。

这个上应天河青蛟的王子,便是目下的齐湣王田地。因了这则大兴之兆,田地在满月之时,便被破天荒的立为齐国太子。及至二十岁即位称王,当初的青蛟之兆便又沸沸扬扬的在齐国复活了。于是,种种与青蛟对应的规矩,也就不期然的蔚然成风了,种种与龙蛇相关的神话就悄悄地弥漫开来了。譬如冬令为龙蛇蛰伏保养元气的季节,王宫便要分外铺排的准备窝冬,而且一切都要沾上潜龙征候才算上上功夫。

青蛟之说,是被齐国的方士们大大散播开来的。齐国本是方士的生发之地,逢此良机,方士们精神大振,四处奔走传言:蛟、虬、蜧、蝹四神蛇,都是无角之龙,蛟居四神蛇之首,青蛟又居诸蛟之首,几乎与龙同样神圣尊贵,且蛟性善战,比龙更为凶猛,正是东方青龙的霸主之象!秘闻随着口舌流淌,齐王在国人心目中便成了天授霸主,方士们便也成了王宫的座上佳宾。

秘闻归秘闻,这个齐湣王田地,也实在是与常人大异。

从总角小儿开始,田地就深信自己生具龙性霸气,言语敏捷,举止刚烈,虽是昂昂童声,却是大有做派。上马,要内侍跪伏在地做上马石,下马,则要选白嫩侍女跪伏在地高翘肥臀做下马石,但有闪跌,立即一剑砍翻。做了二十年太子,宫女内侍竟被他杀了六十余人。五岁一开始读书,田地便更显才气过人,竟是生生赶走了两个蒙学老师。后来,齐宣王亲自请来稷下学宫以论战辩才著称的名士田巴为太子傅。第一次未及开讲,田地便高声发问:“敢问先生,何为五怪?”田巴一怔,正色答道:“治学以经典为本,何言怪力乱神?”田地咯咯笑道:“不知便不知,世间有怪,不能说么?”田巴大窘,红着脸道:“太子便说,何为五怪?”田地昂昂高声道:“水怪为罔象,石怪为魍魉,木怪为夔,土怪为羵羊,火怪为宋无忌!”田巴竟是苦笑不得:“此等学问,在下却是没有!”竟是拂袖而去,立即辞了太子傅。从此后,齐国放着一个天下名士渊薮的稷下学宫,却是无人愿做这太子傅。后来,田地索性拒绝任何老师,自己读书,自己习武,不要任何教习,竟然练得了一身本事,强记善辩,勇武过人。如此一来,竟是朝野哗然,“青蛟天授”的秘闻更传得令人乍舌了。

即位称王之后,齐湣王便大刀阔斧的开始了青蛟霸业。第一道诏令便是加收赋税一倍,府库大是充盈。接着便是征发精壮三十万成军,连同原来的三十万大军,齐国便有了六十万大军,一举成为七大战国之首!然后便是一连串的秘密谋划,只在选择一个蛟龙出水的恰当时机。

正在这杀气弥漫的时候,孟尝君禀报说:秦国失意权臣甘茂到了。齐湣王一听甘茂失意入齐,便是一声冷笑:“权臣既败,便当一死了之!来齐国滥竽充数么?”孟尝君一番密语,齐湣王方才有了笑意:“好!便见见这支滥竽。”此刻,齐湣王便在大殿廊下来回转悠着,眼前王宫广场川流不息的送货牛车与宫女内侍们忙碌的身影,竟恍然化成了呐喊驰骋的千军万马,山呼海啸般杀进函谷关,无数的秦国黑旗望风披靡,齐国的紫色大旗竟一举冲进了咸阳,齐湣王不禁纵声大笑……

“禀报我王:孟尝君与秦国甘茂已到宫门!”宫门司马的声音又高又急。

齐湣王厉声呵斥:“身后有盗么?慢点儿说!”宫门司马还没回过神来,齐湣王已经转身下令:“来人!拿下这个不知礼仪的竖子,宫门斩首!”

这一下宫门司马大惊,一边在甲士圈中挣扎一边大喊:“我王明鉴!是我王立规:青龙之威,震彻天宇,宫中武士不得低声——!”

齐湣王狞厉的一笑:“时令已变,青龙蛰伏,万物噤声。还不知罪么?”

宫门司马目瞪口呆,绝望间竟是声嘶力竭:“巧言无常,君道何在!”

齐湣王大怒,顺手抽出腰间长剑便是当胸直刺,只听“噗!”的一声闷响,鲜血飞溅数丈,当面的齐湣王顿时一身血红。一圈甲士手足无措,竟是一齐抛开矛戈跪倒低头,谁也不知该说什么。血红的齐湣王站在甲士圈中,却是骤然大笑:“冬令见血,来春大吉!宫门甲士,人各晋爵一级!”甲士们惊慌失措,参差不齐的大叩其头,“谢我王恩”的声音却嗡嗡一片全无气力。齐湣王厉声呵斥:“青龙卫士,力道何在?没吃饭么?!”甲士头目连忙惶恐叩头:“青龙蛰伏,万物噤声。小军等无敢违背。”齐湣王狡黠一笑:“蛰伏之期,将到未到,但凭龙心断之,可知法度?”甲士们恍然,一齐高声大喊:“我王神明!万岁——!”齐湣王哈哈大笑:“好!如此甲士,堪成本王大业!”甲士们又是一声齐吼:“多谢我王褒奖!万岁!”便连忙爬起,手忙脚乱的收拾尸体去了。

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却被刚进宫门的孟尝君与甘茂看了个清清楚楚。孟尝君嘴角抽搐着似乎要上前劝谏,却被甘茂一把扯住了衣襟:“且慢,‘将到未到’,莫找难堪。”孟尝君一咬牙,拉着甘茂便又到了宫门外等候。甘茂低声笑道:“君有悟性,尚可自全也。”孟尝君黑着脸却是一句话不说,只石人般伫立在肃杀的秋风之中。

片刻之后,宫中遥遥传出洪亮的宣呼:“伯父携秦使晋见——!伯父携秦使晋见——!伯父……”波波相连,竟是连绵不断。甘茂不禁便是一笑。孟尝君那双大眼便是一瞪:“笑从何来?”甘茂低声道:“六宣大礼,天子之志,甘茂敢不笑颜?”孟尝君却沉着脸道:“忒多聒噪!走,上殿!”甘茂又扯住了孟尝君大袖急促道:“君听我言无差,以六宣大礼晋见!”孟尝君瞬息犹豫,已经被甘茂扯着衣袖拜倒在地齐声高呼,孟尝君呼得是:“伯臣来朝!我王万岁——!”甘茂呼得却是:“外臣来朝!万寿无疆——!”呼罢连叩头六次方才起身,便有一名礼宾官前来导引,孟尝君前行,甘茂随后,才进了一片忙乱的王宫。

方才这一番折腾却有个原委:齐湣王喜欢出其不意地显示学问才能,若臣下或使节不知应对,便很难说是何种结局了。举朝之中,除了孟尝君与苏代没有遭遇过这种尴尬,越是有才名的臣子,便越是常遇离奇诘难。时间一长,齐国臣子入宫晋见或例行朝会,便都是提心吊胆了。寻常时日,便搜肠刮肚地揣摩稀奇古怪的礼节与书缝旮旯里的学问,生怕一旦被问倒,便有杀身之祸。今日齐湣王本来心情颇为平和愉快,可那个宫门司马喊破了他的大梦后,他又骤然焦躁了,及至杀了那个宫门司马,齐湣王便又突然变成了那个顽劣不堪酷好恶作剧的少年王子,于是便有了这番早已进入坟墓的六宣大礼。

🦀 落。霞。小。说。w ww…l u ox i a…co m

六宣大礼,是周天子接见诸侯的觐礼。周礼规制:与王族同姓的大诸侯通称为“伯父”,同姓小诸侯则通称“叔父”,异姓大诸侯通称为“伯舅”,异姓小诸侯则统称“叔舅”。总归起来,无非是宣示君臣血缘之礼法。诸侯要听宣叩拜,方可进宫。宣呼也有讲究:大诸侯六宣,由天子出令,由殿口的“上摈”第一次宣呼,再由殿门的“承摈”第二宣呼,殿阶下的“末摈”做第三宣呼,然后便是王宫车马广场到宫门的下介、中介、上介(合称三介)依次做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宣呼,直到声浪达于宫门候见的诸侯。这便是在战国早已销声匿迹的六宣大礼。

孟尝君乃齐国王族,于是便有了“伯父”的高宣。可惜孟尝君一代豪士,最是蔑视那些已经作古的腐朽礼节,哪里却知道此中讲究?听在耳中只觉得怪诞累赘,在甘茂面前又要维护齐湣王的英主名声,便要拉着甘茂长驱直入。可甘茂却是天下一等一的杂家名士,一听便知道此中奥妙,也才有了慌忙扯住孟尝君的举动。孟尝君毕竟精明机变,甘茂一扯之下,竟是没有强项硬进,心中却是老大一股憋闷。

进得殿门,甘茂又是一扯孟尝君。孟尝君心下恼火,大袖一拂,径自从中门昂昂进殿。甘茂叹息一声,便低头拱手,从右边门轻步进殿,到殿中深深三躬,却是依旧低头。

“叔舅抬头。”殿中浑厚一声,竟是一片嗡嗡共鸣。

甘茂这才一声高呼:“下蔡甘茂,参见齐王。”呼罢抬头,竟是一阵惊愕——六级王阶上肃然端坐着一位古装天子,身材高大,一脸蜷曲的连鬓大胡须竟是蓬松到颈下胸前,使那张古铜色大脸竟似神灵一般。更为奇特的是,面前大案上赫然摆着一口裸身长剑,剑尖直指殿口!甘茂抬头一瞥,便又立即低眉敛目,等待“天子”发问。

“叔舅外臣,可知本王服饰之法度乎?”浑厚的声音又是一片共鸣。

甘茂低头,双手执玉佩做拱:“此为天子衮冕,为天子六服第二等。”

齐湣王嘭嘭叩着左右两张玉几:“两几是何法度?”

“此为古礼:神位设右几,人位设左几,天子至尊,设左右几。”

齐湣王冷冷一笑:“本王这口裸身外向之长剑,却是何讲究?”

甘茂惶恐低头:“王心如海,不可尽知。不见经传之创举,外臣不敢妄测。”

齐湣王突然轰轰大笑:“能如甘茂,终有不知,难为你也,入座便了!”

甘茂却更显惶恐:“外臣无知,尚请王言教我。”

“好!”王阶上的声音充满兴奋:“本王明示于你:长剑出鞘,直向西方!记住了?”

“外臣受教。”甘茂肃然一躬,才走到与孟尝君相对的长案前就座。

孟尝君看得大皱眉头,凌厉的目光盯着甘茂,透着显然的厌恶。甘茂却是正襟危坐坦然自若面含微笑,仿佛礼仪大宴上文质彬彬的君子佳宾。孟尝君终于收回目光,对着齐湣王一拱手道:“臣启我王:甘茂之谋,臣已禀报,尚请我王明断,臣当奉命实施。”齐湣王一拍王案笑道:“甘茂博古通今,谋划当无差错。来春青龙抬头,便派苏代出使秦国。”

孟尝君又道:“甘茂去留,亦当我王决断。”

突然之间,齐湣王冷笑了几声:“一个逃国臣子,还想如何?随他去了。”

孟尝君正要说话,王座前老内侍却是锐声高宣:“散朝——!”随着话音,便有四名侍女将那座绣有天子斧钺的大屏风隆隆推将过来,齐湣王连同王座竟是倏忽消失了。孟尝君大是愣怔,不禁愤然起身,便要冲进去理论。“且慢!”甘茂一个箭步拉住了孟尝君,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孟尝君看了甘茂一眼,一声长叹,便大步去了。出得王宫广场,孟尝君不由分说便将甘茂扯到了那座幽静的别居。

“你且说说,如何三番五次扯我?君有错失,臣子不当劝谏么么?”孟尝君面色铁青,语气更是从未有过的凌厉。

甘茂却是悠然一笑:“孟尝君莫得怨我,甘茂过来人而已。”

“过来人?”孟尝君揶揄笑道:“你是齐王肚皮里蛔虫么?”

甘茂一声叹息:“以君之见,目下齐王与秦武王可是一路?”

孟尝君一怔:“此话怎讲?”

甘茂苦笑道:“在下不才,发迹于秦武王,根基便是在秦武王做太子时扎下的。嬴荡武勇刚烈,少时常有荒诞之举,与目下齐王颇有相似处。也是甘茂杂学小成,时不时以稀奇古怪之学问伎俩引导嬴荡,才稳住了嬴荡的太子根基。久而久之,对此等生于深宫的怪诞少年,甘茂便有了一些揣摩,除此之外,何得有他?”

“倒也是。”孟尝君点点头:“以你揣摩,齐王与秦武王有何不同?”

甘茂叹息一声道:“秦武王秉性刚烈,极端尚武,情急处人不能犯,然却没有戾气,在大错铸成之时尚能自省。齐王秉性却是怪诞暴戾,求奇求新,无常难测。甘茂今日进宫,也是诚惶诚恐做孤注一掷,侥幸得成而已。”

“侥幸得成?”孟尝君象打量怪物一样看着甘茂:“骂你逃国,你倒成了?”

“孟尝君恕我直言。”甘茂淡淡一笑,“此等君主,一味只想显示其天威难测,使臣下慑服,故而风雷无常。前赞我才,后斥我行,无非使甘茂心怀畏惧而已,却无驱逐之意。适当时机,若有人进言,齐王必用甘茂。”孟尝君听得愣怔,细细一想却是分明如此,便点头叹息道:“人云一物降一物,柳木降牛角,果然不差也。此等君王,竟是唯甘茂可对了。”甘茂笑道:“此情此景,揣摩而已,何敢做人肚皮里蛔虫了?”

“原是田文粗鲁,得罪了。”孟尝君拱手一笑,却又骤然低声,“如此说来,惟有逆来顺受了?”甘茂一番思忖笑道:“至少,情急处不能逆鳞。譬如今日无端诛杀、突兀散朝,孟尝君若上前劝谏,必是言辞愤激,后果便不堪设想也。秦武王并无此等乖戾,如张仪之能者,尚且退避三舍,何况齐王如此乖戾暴烈,孟尝君岂有他哉?”良久沉默,孟尝君仰天长叹一声,向甘茂深深一躬,竟甩开大袖去了。

此日清晨,孟尝君接到王室宣诏:三日后秋狩阅军,丞相率百官并列国使节同行。孟尝君闷闷不乐,便请上卿苏代知会各国驻临淄使节,吩咐属吏知会各个官署,自己却闭门不出整整大睡了一日。亲信门客大是惊讶,心知孟尝君必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烦心事,便守住了各个门口不许任何官员探访。一时间,门庭若市的孟尝君府竟难得地清净了两日。

中酉的最后一日,齐湣王的狩猎马队并随行百官使节浩浩荡荡地开出了临淄王宫。齐湣王一身青铜甲胄,一领紫红斗篷,身背最硬的王弓,箭壶中插着十六支上好的兵矢,腰间却是一口阔身长剑,脚下一辆驷马青铜战车,上下一团金光灿灿,直是天神一般!出得王宫,临淄国人便如潮水般涌来瞻仰青龙齐王的风采,“东方青龙!天下霸主!”的欢呼声便响彻了连绵街市。偏是齐湣王面对国人的狂热膜拜时最有耐心,竟是缓缓行来,还时不时地举起手中长剑于民安抚。车马仪仗好容易涌出临淄西门,却已经是正午时分了。会齐城外列镇的六千铁骑,齐湣王一声令下,马队便直向西北方向的济水河谷压来。

翻过一道草木苍黄的山塬,便见辽阔的谷地旌旗飞扬金鼓震天人喊马嘶,竟是战场一般!

这段河谷临近济水入海处,山塬起伏,大海苍茫,林木葱茏,苇草荒莽,原是珍禽异兽龟蛇水鸟栖息出没的渊薮之地。每到秋草枯黄的季节,这里便是临淄贵胄的上佳猎场。但是,自齐湣王即位以来,这片猎场却被圈做了王室禁苑。但凡出猎,非齐王亲笔诏书,任何贵胄不得靠近!虽然做了禁地,齐湣王却从来没有来这里狩猎过。他即位的第二年,这片河谷便变成了一座辽阔的军营。举国新征发的精壮男子,都全部集中到了这里,浩浩荡荡三十万,从此便在这片水天相连的山塬地带开始了声势赫赫的大训。六年过去了,齐湣王才第一次来到这里。

凝望片刻,齐湣王高声下令:“号令田轸,整肃三军!”

三十六支螺号呜呜吹起,王车后那座三丈六尺高的云车上的紫色王旗也左右摆动起来。须臾之间,便闻辽阔的军营里号角连绵大锣声声,四野旌旗便向中央地带飞速聚拢。正在此时,一片烟尘大起,便有一支马队风驰电掣般卷来!倏忽之间,一片大将滚鞍下马,为首斗篷飞动者拱手高声禀报:“上将军田轸率军营三十六将,参见我王——!”

齐湣王向田轸一点头,便大手一挥:“禁军成列,进入军营!”

禁军大将令旗一摆,螺号吹动,顷刻间马蹄隆隆,六千禁军便在王车仪仗之后列成了一个行进方阵。齐湣王脚下一跺,青铜战车便轰隆隆飞出。田轸一摆手,三十六将便一齐飞身上马,分列于王车两侧护卫疾进。

谷地中央的校军场上,已经列成了一个巨大的扇形阵,扇形两侧的山塬也是紫蒙蒙一片。放眼望去,大军无边无际直与大海相连,竟是从未有过的壮观!齐湣王虽然是雄心勃勃,可也从未见过如此壮阔的军阵,不禁便是高声赞叹:“好!当真青龙天军!”话声方落,便闻辽阔的谷地一片山呼海啸:“青龙天军——!战无不胜——!”及至战车直接驶上了建在一座小山头的中央将台,齐湣王鸟瞰谷地,只见方圆十数里的谷地山塬竟变成了茫茫无涯的刀丛剑树,战旗猎猎甲胄生光!不觉便是胆气顿生,不待田轸司礼前导,便登上将台最高处一声高喊:“青龙天军将士们:尔等东海神兵,秉承天威!必将荡平四海,成我霸业!”

又是一阵撼动天际的山呼海啸:“青蛟出海!齐国霸业!”

齐湣王哈哈大笑,竟是雷鸣般声震山谷:“好!来春蛟龙抬头之日,便是尔等大出之时!谁敢当我兵锋,教他死无葬身之地!”

“青蛟出海!天下无敌!”

齐湣王锵然拔出长剑直指天空:“苍天在上:青蛟奋威,尔等勇士,各显本领,高官显爵,本王不吝!”话音落点,便突然转身对田轸下令:“开始较武!”

本来这大军集结操演就是一场繁难操持,其细密程度绝不亚于一场大战,更何况将三十万大军如此密集地排列在一片谷地,简直比打仗还难。可齐湣王就是要这种“亘古未有,气吞山海”的气势,又能奈何?连日来,田轸与一班将领精心准备反复操练,才差强人意的将每个山头都站满了兵士,各种号令衔接也做了极为严厉的规定。可无论如何都是谋划赶不上变化,齐湣王率意即兴的阵阵发作,竟是弄得田轸无所措手足。本来,操演与较武是两阵。操演在前,看得是阵列变化。较武在后,看得是士卒功夫。此时王命一下,竟要直接较武,田轸便是一阵愣怔,竟不知如何应对了。孟尝君在旁却是看得分明,一个眼神示意,田轸便恍然醒悟,挺胸一声:“嗨!”便一劈令旗:“取消操演,即行较武!”中军司马一声应命,便轧轧转动那面装在高大木架上的中军司命大纛旗,二十一只螺号便“呜——”地响了起来,十六面牛皮大鼓也紧一阵慢一阵地隆隆发动。

大纛旗发出的第一个号令是取消操演,螺号同时发出的号令是准备较武,牛皮大鼓却是指引各军的进出位置。三十万人密集集结,当真是无边的人山人海。本来谋划,便是要借操演阵法一支支退到山上,空出中央校军场来较武,如今大军未退却要参加较武的部伍就位,显然便要相互冲突拥挤。且不说操演阵法与较武原是两套甲胄,操演之后卸去重甲大盾,方能展现齐军最为擅长的技击与射艺。此刻一变,较武部伍便要忙着卸甲去盾,骑兵还要忙着将显示声威的长矛大戈换成骑士用剑,而身边又是摩肩接踵的人群,竟是找不到一个空间落脚。兵急将更急,一时呼喝连声,便哄哄嗡嗡的乱了起来。

田轸向谷中一瞄,便知大事不好,眼见齐湣王嘴角抽搐落腮胡须翘成了大卷儿,便是冷汗淋漓双腿发颤。正在此时,将台后的使节群中却有一人高声赞叹道:“争相瞻仰天威,齐军忠诚,竟是天下无双也!诸公以为然否?”便有一班使节纷纷应和:“秦使言之有理,齐王上应天心,下顺民意,诚可敬也!”田轸猛然心中一亮,精神便是一振,赳赳大步走到齐湣王身侧拱手高声道:“军心敬王若天神!臣请我王矗立片刻,容臣调遣部伍依次通过将台,以瞻仰我王天神之威!”齐湣王骤然开怀大笑:“好!忠者,德之首也!本王便矗立竞日也是无妨。”

“我王神明!”田轸顿时精神大震,竟不禁冒出了一句平日羞于启齿的颂词,转身便高声发令:“三军整肃,步先骑后,依次通过将台,瞻仰我王神威!”

中军司马长吁一声,顾不得满头大汗,立即向战鼓螺号发令并同时转动大纛旗。随着号令发出,辽阔的谷地终于恢复了秩序,一队队甲士便铿锵威武地开始了盛大的瞻仰。只是谁也不曾料到,这一呼喊不断的流水瞻仰,竟是走了整整两个时辰,山谷中还是遍布大军。看看红日西沉,齐湣王兴致大发,索性下令在将台周围大举火把,将自己照得一团红光,任谷中川流不息的兵士们欢呼雀跃地鼓噪欢呼,他自己竟是大山巨石般岿然不动。饶是如此,兵马长河也一直流淌到红日高升。最后的骑兵纵是呼啸飞过,这场瞻仰神威的盛大礼仪也直到暮色再度来临时才告结束。

暮色苍茫之中,只听中军司马一声惊叫:“不好,太医!”

齐湣王面色苍白,一座铜像般轰然倒下了!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齐国铺张浪费,燕国卧薪偿胆。天渊之別,后齐之差点被燕所灭,果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