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2005年 把骨干变为股东,为公司注入活力 · 2

阿耐2018年12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柳钧听得目瞪口呆,对这等安贫乐道的生活态度,他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再想想安总手下指挥着这么一帮人,要抓进度吧,肯定抓不起来,这帮人无法用奖金来激励;要抓质量吧,肯定也没法抓,做坏了你总不能把他不到一千的微薄薪水也扣光吧;而且还没法开除,按这位司机的说法,领导要是做得过分,他就召集公司里的七大姑八大姨一大串去领导家闹去。公司几乎跟共和国同龄,每一个工人背后都有一大帮亲戚工友,每一个工人头顶都是上面有人。柳钧想不出这种工厂若是交给他,他该如何管。但最大问题是,这么一个外强中干的公司,他还拿得到第二、第三笔研发款吗?如果拿不到,他接下来就很被动了。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柳钧被直接拉到公司,中午就在酒桌上被洗尘接风了。对此柳钧真不知说什么才好,他是来工作的,下午一期需要交底,他怎么可以喝酒?别人或许不知道,桌上的两位技术部的人则是不可能不知,还一个劲儿地劝喝,柳钧以下午还要工作拒绝喝酒,他们还挺不开心,说不够朋友。再说了,他虽然是客人,可是让他吃工作餐就行,即使要请客也只要一人陪同便好,他不明白怎么就能坐满一桌十个人,来者除了技术部门的人员,还有完全不搭界的环卫部门和行政部门,最后买单据说是安总会签字。幸好这回不是宰他,可能安总吩咐过。

因为下午一点半的技术交底会议有安总参加,大伙儿好歹有点儿忌惮,所以到了一点十分,总算扔下盘子叠盘子的餐桌,扔下才吃了不到一半的菜肴,就签单走人了。柳钧看着真是心疼死,想来想去只想到一个词,大锅饭。去机场接柳钧的司机也在一个桌上吃,喝了两瓶啤酒,载着柳钧与两名技术员玩极速飞车,踩着一点半的时间线将三个人送进会议室。车技好得连柳钧都捏着一把汗。

幸好,大家都迟到,一点半后,才有人陆陆续续进入会议室,大约一点四十分,安总进来,会议开始。

不过交底会倒是开得挺好,众技术人员底子不薄,水平超过市一机的。柳钧近半个小时的发言之后,便是大家七嘴八舌的提问。柳钧留意到两位给他接风的工程师没提出问题,甚至眼睛恍恍惚惚很有睡意,柳钧不得不庆幸自己一口酒都不喝,要不然他还怎么站在台上滔滔不绝半小时。而安总只是看那两位工程师几眼,却也没发话。

交底会议竟然一直无间断地开到下班时间。问题很多,有些想法柳钧当即记录,很有创意,果然是高品质的团队。只是外面下班电铃一响,问题立即收住,大家一致很自觉地停止发问。于是安总宣布散会。柳钧再次感觉好奇,若是换在他的腾飞,恐怕这次会议会延长起码两个小时。可是眼下的大家却都很自律,很照顾他,一个个都很准时地下班了。真够心平气和。

柳钧于会后跟着安总走进办公室,安总关上门问柳钧,研发程序走得顺利不顺利?看上去似乎挺顺利,那么会不会超前?安总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柳钧照实回答:“第一阶段与两家大学分别合作,一家大学的成果还没出来,还在摸索中,我们一起查找原因,不过早前也预知不可能那么快就获得成果。另一家有一半出来了,后一半可以看见曙光。我公司研究中心的进展稍微快于预期,与工程师们对项目倍加珍惜有关。从目前项目进展来看,时间不大可能超前,工作量摆在这儿。”

“那么,零七年初?基本上是这个时间?”

“是的。从中午饭桌上与大家的接触来看,大伙儿好像都很希望能尽快做东海一号这个产品,我会努力在保证品质的基础上压缩时间。”

“你的工作不要受我这边同事的干扰,我们国家等待这个产品已经有许多年,我们不急一个月一个季度,但我们必须、一定要做到我们力所能及的高度。我宁可你稍微拖延几天,科学的态度是严谨,而不是‘大跃进’。”

柳钧想不到安总能这么理解,说出这种话的安总完全不是因为他的勾兑起作用,而是安总真正能理解科研攻关的细微精神,以及在理解基础上的支持。“安总,有您这话,我心里有底了。”

安总更让柳钧心里有底的是,如实跟他讲了二期资金由于种种原因,还有两百多万得后天才能凑齐,让柳钧要么等两天,等后天拿到汇票再走;要么明天就回,钱到账后打电汇给柳钧。柳钧毫不犹豫地选择留下,他哪儿敢走,他得盯着财务主管第一时间将钱给他。晚上他想请安总吃饭,安总正好有重要应酬,谢绝了。柳钧乐得去找旅馆住下,一个人好好将城市逛了一圈。上回来,天天醉生梦死,记忆中只有饭桌和足浴盆。

但第二天他就行动起来,抓住财务主管吃饭喝酒唱歌按摩,还有送红包。效果立竿见影,安总说钱后天到,钱果然后天到账,而钱一到账,柳钧拿了立刻赶飞北京,从北京转机回家。不仅仅是他,所有的生意人都是如此珍惜时间,只除了一些国企的红顶商人。拿到第二笔钱,柳钧心头又放心许多。

第二天,柳钧一上班就找罗庆,让罗庆可以考虑开始布局东海一号分段的市场。通过这一次与安总公司底层人员的接触,柳钧意识到即使安总有再大野心,可凭安总手下那些人的精神状态,他们加工得出东海一号分段所需要的精度吗?他很怀疑。而安总他们不行,却恰恰是腾飞的机会。东海一号在中国的市场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腾飞即使只割食一小片蛋糕,已经可以赚得非常滋润。

一起出差的崔冰冰却到晚上九点才来电让柳钧去分行接她,她从上海回来了。两人一见面就笑。崔冰冰笑柳钧又趴在刚交付的房子里自己做水电,穿一身连体工装。她真是很难理解这个工科生为什么非要在百忙当中抽出时间来自己接强电与弱电的线,柳钧告诉她这是功率需要、维修需要、布局需要等等,崔冰冰却总是不以为然,交给专业的人来做,岂不是更好?不过当周末柳钧去布线的时候,崔冰冰一定要跟去观摩,操持冲击钻的丈夫在她眼里比坐钢琴边的时候还帅,她承认自己低级趣味。

柳钧见崔冰冰脸色还行,不是很累,就问她要不要去吃广式消夜,崔冰冰果然响应,她现在是两个人的需求,却表现出近三个人的食量,天天闲下来就喊饿,催得柳钧厨艺突飞猛进。上了车后,柳钧实在忍不住,笑道:“说个笑话给你听,宋总太太不是刚生一个儿子吗?结果这事儿居然影响很大,不少人指责宋总搞特权,打计划生育擦边球,呵呵,竟然也传到安总耳朵里了,安总抓着我问宋太太有什么特殊性,连说宋总够大胆。”

崔冰冰无法理解这事儿有什么好笑,想来想去,才理解地道:“你不了解国企,尤其是宋总他们的国企,他们抓计划生育抓得可严,几万人里面只要有一例出事,全部几万人一年的生育奖全当,大家人盯人地盯着呢。结果宋总自己钻政策空子,美国太太一生就是两个,下面的人还能不认为他这是明目张胆搞特权吗?”不过崔冰冰说到这儿,忽然意识到不对,“噢,大家是不是都笑话宋总明知来自下面的怨言多,却管不住年轻貌美的太太要孩子,妻管严?”

“安总也是这么想,还自以为了然。人们都喜欢看现象而想当然,可你以为宋总是个怕事的人?我倒更愿意相信,这个孩子正是宋总最想要的,是爱情的事实证明。”极品家丁小说

崔冰冰刚想反对,可是忽然想到自己,她一结婚就千方百计怀孕,特意通过父母找关系,去中医专家那儿开来中药,好好吃了近一个月,将养身体。此刻被柳钧一席话提醒,她忽然意识到,柳钧因喜欢小孩子而想要孩子,而她呢,她至今对身边乱窜的小孩子们没感觉,她怀孕的欣喜,更多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是爱情的事实证明,她得到了证明。因此怀孕后心胸简直是秋高气爽。这一刻,她理解了貌似强硬的宋运辉内心的虚弱,也看清貌似强大的自己内心的虚弱。她担心柳钧像看透宋运辉一样地看透她。

崔冰冰在银行消息灵通,她带给柳钧一个意外消息。据说杨巡最近贷了不少款,转到山西炒煤矿去了。还听说这两天煤矿所在地的市领导来本市考察,杨巡全套仪仗,全程陪同,还挤在两市领导会晤之间,上了市电视台的晚间新闻。

“煤矿?跟他现有的产业有上下游关系吗?”

“需要有上下游关系吗?纯粹是资金运作,人际关系运作,是煤矿还是铜矿、铁矿、铝矿都没两样。不是说国家关闭小煤矿导致电煤紧张,害我们经常断电吗?可是小煤矿是说关就关的吗?每一次政策的推出,无非是市场的一次洗牌而已,你不得不承认,杨巡此人头脑活络,抓得住机会。听说现在煤价飞涨。”

柳钧的脑袋好一阵子才转过弯来,他不得不承认,他这方面与杨巡相比大大不如。“我听东东说,杨巡常去澳门赌博,赌得不小,在那儿住酒店不用自己掏钱。你说炒煤矿与赌,是不是半斤八两,实质是一样的。”

“反正不是正经开工厂挣利润的,在你眼里都是末流。杨巡嘛,去澳门一般是陪别人去的,既然去了,总得自己也下场玩几把,不能只做钱包。”

“什么啦,他自己也爱赌,以前严打的时候,大冷天的还在荒郊野外聚赌呢,我跟东东有次撞到他们,差点儿打起来。”

“他那样的人,赌性肯定是很足的。不过主要原因我看还是他家里没太太管着,你真不知道,太太管着对一个男人有多重要,哈哈。他死不死活不活拖着不离婚,彼此都不自在,何必?因为爱太太,还是因为与太太在儿女归属上相持不下,还是抠门不舍得割弃一部分财产给太太?”

“听他妹妹说,他为儿女读书受教育考虑,觉得应该让老婆在美国带着,可是他又不肯放弃儿女的归属,只好僵着。在本地办离婚,他若是不答应,他老婆哪怕再三头六臂,告到哪儿都没结果。做他老婆算是倒了八辈子霉。”

崔冰冰奇道:“杨巡妹妹怎么连这种家务事也跟你说。你们在什么时间地点人物下说这些话?”

“那天电话里说件什么事,顺便问起,她说了这么多。你别多疑,我没问题。”

但崔冰冰还是患得患失上了,她每天混在江湖,见识好多男人在妻子怀孕不方便的时候出轨,有些还是一向操守不错的男人,可见下半身的诱惑有多大。再想到连宋总都要担心枕边人,这婚姻啊,整一个动态平衡体。直到夏天崔冰冰生了个女儿,小名淡淡,崔冰冰心头才尘埃落定,不知为何,与柳钧有了个孩子,才觉得真是一家人了。锦绣未央小说

淡淡妈白吃了那么肥,淡淡却是中等胖瘦,唯手长脚长,有乃父之风。崔冰冰总算是耐心坐了一个月的月子,但等月子坐满,她在银行办公室隔壁一幢大楼内租了一间小办公室,布置一番,她刚退休的妈领着保姆带着淡淡,白天就住在那办公室,等正常上班的崔冰冰两个小时过来做一回奶牛。崔冰冰迅速消瘦,淡淡迅速长大。柳钧心疼得跳脚,可是面对崔冰冰的坚持却无可奈何,他拗不过太太,唯有尊重太太的选择,心里却更尊重太太的精神。晚上淡淡哭的时候,他多多担待,承揽换尿布喂奶等事务。但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所以一家三口除了淡淡一个人胖,其他两个都瘦得很快。

但尊重,并不意味支持。包括崔冰冰的父母,全家无人支持崔冰冰只休一个月产假,玩命投入工作。崔冰冰只好一遍遍地解释,坐在她的位置,她不能退出三个月,否则死状悲惨,还不如一退到底,回家做全职主妇。关键还在,她享受工作带来的成就感,她无法放弃,那么只能这样。女友们有赞有弹,这也是崔冰冰预料到的结果。让崔冰冰最想不到的是来自嘉丽的支持,嘉丽对崔冰冰佩服得不行,但作为一个过来人,她深知崔冰冰的不易。虽然有崔母这样的专家级医生把关淡淡的抚育,可崔母毕竟不是妇儿专家,跟不上育儿科学的进步。这方面便有嘉丽帮忙耐心细致地弥补。嘉丽送来眼下口碑最好的尿不湿、小衣服、纱巾、奶瓶等,本地买不到的,她就让钱宏明从上海买来,甚至从香港托钱宏明朋友带来,不惜工本,花钱如流水。

好东西只要用一下,就能体会出其中的妙处,崔冰冰对嘉丽感激不尽。她现在也做了妈妈,总算与嘉丽有了共同语言,可依然说不上几句话,两人思维频率不搭,跟嘉丽说话,崔冰冰得急死。不过崔冰冰终于向柳钧承认,嘉丽这个人确实很好,只是太不拿钱宏明的钱当钱,花钱太大手大脚。昆仑小说

柳钧即使睡眠不足,工作辛苦,将原本微微发福的身体减肥了下去,可是看到崔冰冰几乎每天大清早睡眼惺忪地为了催奶大吃几乎没放盐的猪脚汤,就佩服得不行,他再瘦,大清早也不会有这胃口。他让崔冰冰不妨学眼下的电力供应,停三开四,或者停四开三。崔冰冰怎么可能停三开四?她出其不意地回去上班,彻底打乱那个指望接替她的脑后有反骨的同事的布局,她若停,岂不是让反骨同事卷土重来?柳钧只能表示理解,并大力配合。

可是嘉丽有一天掏出镜子,让崔冰冰好好地看,却什么都不说。嘉丽的镜子有放大功能,崔冰冰一看镜子中黄脸婆一样的自己,尤其是看到粗大的毛孔,松垮的皮肤,禁不住大叫一声,毛骨悚然。她了解柳钧,此人好色。她想到比她早生几个月的梁思申,人家前几天来看她的时候保养得多好,难怪她先生紧张她。也难怪,柳钧从来不紧张她。可是,柳钧对她的黄脸婆样熟视无睹,是好事吗?当然是大糟特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