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2003年 环保工程里隐藏的猫腻 · 3

阿耐2018年11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省省吧,你十足一个女人,你若真是男人,两个女同事梨花带雨地看着你,你早颠儿颠儿自我感觉良好,出手帮她们将工作扫尾了。物理学上叫同性相斥,异性相吸。”

“你在公司是不是这么做的?”

“我公司纯阳刚。”

“你那么在乎嘉丽的权益,是不是因为嘉丽梨花带雨的委屈?”

“刚刚还怒斥两个女同事前后事扯不上逻辑关系,啧啧,一路货色,女人啊。”

“没关系你又反咬一口干吗?直接说不,多干脆,你跳起来才说明有问题呢。”

“对,你这话就是女人的逻辑,我做没做是次要的,但态度好不好才是原则问题。女人啊。还说要脱离女人队伍,乖乖待着吧。”

“呔,死柳钧!你歪搞逻辑。赶紧请求割地赔款,要不然……哼!”

柳钧跟崔冰冰一顿搞恼,才将钱家的事情扔到脑后,决定不多管闲事,或许还真是一家有一家的相处模式。

在宋运辉的周旋下,华北那家大国营在最后日子终于答应私企参加投标。不少得知消息的其他私企只能对着大限日期无可奈何,那么短时间不可能拿出书面材料以备资格预审。腾飞却恰好有类似的投标南亚那家企业的标书在,翻译过来,修修改改,虽然闹了两个通宵,可好歹亲自打飞的过去,将材料在大限之前交上,跌跌撞撞地拿到标书。柳钧与几位分管人员也谈得不错,算是让分管人员对新型高科技私企耳目一新。欢乐颂

可是接下来的技术交底时间,却与南亚那个项目发生冲撞。因为签证受限,那个南亚项目的牵头人只能是柳钧。虽然明知技术交底相当于人事招聘的面试,技术交底会上的印象分有时可以扭转乾坤,可柳钧分身乏术,只能让他爸爸柳石堂带队,他将精兵强将孙工和廖工都配置给爸爸。很不幸,柳石堂的形象正是华北那家企业老总最忌讳的私营业主形象,即使首先发言的柳石堂普通话基本流利,言语尽量诙谐,可他的诙谐与知识分子的诙谐是两种概念,交底会开始不到五分钟,柳石堂发言介绍腾飞公司结束,老总便一声招呼都没有,背着手黑着脸走了。于是在场双方人员看着老总的背影,心中产生近乎一致的解读。

等柳钧从南亚胜利中标回来,听爸爸讲经过,前前后后一说,他想不到竟是如此不战而败的结局。

见儿子一头雾水,柳石堂道:“我向他们工作人员打听,据说他们老总和总工都讨厌我。”

柳钧欲哭无泪,宋总早跟他提起过那家公司老总在私企手里吃的亏,他看看爸爸那张典型私企老板的脸,只能无奈地笑,不忍揭穿。但心里无法不想到,随着腾飞的形象越来越向高科技的精英化方向发展,爸爸作为对外窗口销售部的负责人,其能力、其形象其实已经日渐走向负面,可是销售这一块又怎可能缺少爸爸这个角色?他想到董其扬,可是又不由自主地摇头,人才虽好,可他养不起。

而养得起的人才,那些送上门来应聘的,则需要老张精挑细选,老张平均一天亲自面试起码五个人。技术人员则全部需要通过柳钧的最终面试。柳钧上午出差回来,老张也没让他喘口气,下午就安排了一个数学系毕业转行IT的男孩子小柯给柳钧面试。柳钧忙碌得几乎是一只眼看着小柯简历,一只眼看着小柯进门。而那看简历的一只眼却发现一个熟悉的地名,小柯身份证上地址就在傅阿姨家那边,也就是他妈妈曾经做代课教师的地方。

柳钧按捺好奇,依照惯例做完面试,觉得小柯这个人不错,本分实在,而且拥有真正的数学头脑,决定留下此人。可他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来:“小柯,你读的小学,以前是不是有个傅老师,人不高,瘦,身板笔挺。”

“有,我们小学很小,老师认识所有学生,学生认识所有老师,呵呵。柳总也认识傅老师?”

“傅老师曾经在我家做保姆。一个老师做保姆,她说起来心里就很不平静。她以前做老师的时候脾气大吗?”

“傅老师脾气不大,从不打同学,人很负责,负责得钻牛角尖,经常我们谁作业没做完,她不下班盯着我们做,然后摸黑送我们走山路回家,以前那可危险啦,山路走得不好就会掉下去,别的老师都不肯这么干的。我以前是小顽皮,就是被傅老师坚持盯着学好的。可是傅老师很冤,我小学毕业后没几年,我们小学因为生源少,撤并到镇里,正式教师跟去镇里,代课教师全遣散回家,傅老师做了那么多年老师,给一笔钱勾销。我们都说不公平。傅老师现在好吗?柳总能不能给我地址,我找时间去看看她。”

柳钧听得皱起眉头,为什么小柯嘴里的傅老师与他接触的傅阿姨仿佛不是同一个人?可若说那份无视危险的劲儿,又似是同一个人。“傅老师现在生活不大好,先生病故,儿子不上进,她的生活也是历经波折。”柳钧不便说傅阿姨坏话,就截断这个话题,将小柯交给老张处理具体招用事宜。等小柯一走,柳钧再回味小柯的话,傅阿姨以前竟是这么好的一个老师?

可是出差回来忙碌异常,柳钧没时间细想,唯有将此事放在心底。他有大量工作要做,新铸造车间的建筑安装工作需要监督回顾,新研发中心的建筑安装工作一样需要他每天看顾一趟。幸好夏天的太阳下山晚,他七点才逮着天光的尾巴跳上车舒展累散的筋骨。可是还没完,他还得回公司处理出差几天积压下来的日常事务,连饭都顾不上吃一口。他不禁想,若是崔冰冰与嘉丽一样在家待着,他此时可以回家转一下,洗个澡,吃个热饭,可以稍微放松一下筋骨。所以钱宏明那么设计家庭,有钱宏明的理由,因为钱宏明也是一个大忙人。当然,以崔冰冰的性格,是不可能在家待着的,即使勉强待着,以此人过人精力,他回家不是放松,而是受一遍脑力风暴。

说曹操曹操就到,崔冰冰电话进来,问这会儿可不可以说几句闲话。崔冰冰掐着柳钧回来的时间来电话,可是柳钧总是忙忙忙,她也不恼,隔一两个小时,想起来再给一个,即使听听声音也好,听到声音就能让她微笑好几分钟。这会儿柳钧懒洋洋似乎打着哈欠说:“阿三我很想你”,听得崔冰冰心花怒放,诅咒发誓要再加一把油再添一把柴,一定尽快扛着分行打回老家。柳钧哈哈大笑,这就是风格鲜明的崔冰冰。

回到腾飞,柳钧钻进新铸造车间安装工地,一钻就到大半夜。即使当年腾飞开业之初,人手生疏,全面开花,柳钧也就用了跟现在差不多的精力,只因此次公司研发中心自己动手,将铸造车间的设备在同等效能之下实现了高度国产化,因此大大降低固定资产的投入,并缩短了建设周期。但问题也正出在国产化上,那些加工质量,那些材质,那些加工周期,真是让柳钧等一干把关的人忙死。忙得差点儿后悔选择国产化。

这时候柳钧听说一件事,那就是工业区管委会主任在月度工作会议上被曹书记批评了。这个批评,结合着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古训,究竟会给工业区管委会主任带来什么厄运呢?又或者会给工业区的环保工作带来什么新的思想呢?听雪楼

很快,工业区有了响动。通知下来,让腾飞企业负责人前去开会。然后又是电话过来,办公室主任叮嘱最好柳钧亲自去,如果柳钧抽不开身,一定要去一个能拿主意的人。说是要开一个整治工业区环境的会议。柳钧心想不出所料,既然管委会因为污染严重被曹书记点名批评,管委会主任当然要有所表示,也该是时候了。柳钧将日程表重新安排一下,硬是挤出时间,去看看管委会有什么动向。

走进会议室,冷冷清清,只有柳钧认识的两个老板在。这两个正是将工业区树叶弄得灰扑扑的罪魁祸首——两家铸造厂老板。柳钧还挺不屑与他们为伍的,虽然同属机械制造行业,可是理念完全不同。他拿出来的两只手虽然算不得细腻光洁,可相比这两位全身皮肤皱褶部位都嵌着烟灰的老板,他算是无比干净。可是等到管委会主任进门,会议室门一关,柳钧才发现,工业区把他与那两家厂一视同仁了。

柳钧心下不快,看着那两个老板一个殷勤地给主任点火,一个赶紧挪坐到主任下首作俯首帖耳状,柳钧没动,依然坐在原地,这等小殷勤他做不出来,也不愿做。

落l霞x小x说s

主任说了一大通政策,柳钧当耳边风听着。他现在已经知道政府的政策多,他若认真当回事呢,首先政令不公开,即使有公开的,他也无所适从,其中尺度之泛,让人不知道该怎么执行。可若不当回事,也不行,谁知道哪个有关部门忽然看他不顺眼,抓出一条尘封多年的政策抖抖灰烬,正好套用到他的头上。因此主任列举再多政策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主任打算怎样弹性地使用这些政策。

主任终于图穷匕见,要求三家企业严格根据环保条规限期三个月整改,改不了就搬。人性的枷锁

另外两个老板立即慌了,当场就不管不顾地开始做公关。柳钧表态说他的铸造企业设计方案已经通过环评,根据目前建设进度,三个月之前可以完工交付使用,到时环保尽管上门检测便是。柳钧走了,那两个老板还留在会议室,但柳钧清楚知道,这回那两个老板的公关不会有任何成效,相比主任的乌纱帽,那两家利税不高的企业算得了什么,随时可以如蚂蚁一样被捻死。而对自己的企业能否通过环保验收,柳钧虽然在主任面前胸有成竹,心里却一把忐忑。

因再多信心,也敌不过机关抽屉里暗藏的一份红头文件。比如建厂之初,柳钧如果敢不买环保强行推荐的一套酸洗水处理设备,就别想敲出最后一颗章。他当然可以申请行政复议,可是工程进度不等人,人家坐机关旱涝保收,他若复议程序走遍,他的腾飞基本上也晾干了。所以他当时就屈服淫威花了一笔预算外的钱,买了环保“推荐”的一套高价设备,然后亏本大甩卖,转给别家。从买到卖,设备其实没进过腾飞的家门,设备的卖家和买家都是由环保的一位“好心人”给“帮忙”安排。

所以,如果主任不安好心,在体制内大肆活动,柳钧不知道自己会遭遇什么结果。但是他也不愿当场就学那两个小铸造厂老板向主任屈服,他的庙一时半会儿还不可能搬出工业区,他如果表现得太可欺,那么可以合理化推断,以后的需索就得没完没了。俗话有云,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在工业区这片丛林里,无法良善。他首先得弄清楚,主任为什么把他的企业与两家小铸造厂一起处理。相比工业区其他厂家,他的公司既然能被拿来供曹书记调研,自然是优胜于其他的。是真的为环境而将铸造厂一刀切,还是想借两家小铸造厂杀鸡儆猴,从他这儿弄一点儿活动经费,为挨曹书记批评而打点。不弄清楚是什么原因,柳钧无法行事。即使打点,花钱也得花在刀口上不是。再说,他不愿被主任那么捏着欺负。

他与朋友,与爸爸,与崔冰冰商量,大家说两种可能都不能避免。至于如何应对,办法可就五花八门了。但有一位在税务局工作的校友给柳钧吃了一颗定心丸,去年至今,因受SARS疫情影响,虽然本市非重灾区,可是依然难逃大环境,不少企业经营陷入困境,严重影响到今年税收任务的完成。最近这阵子,税务下来查账肯定会有,甚至查三五年的老陈账也有可能,可是杀鸡取卵的事情绝不会干,尤其是不会对一向纳税态度老实透明的腾飞公司下封账手段。

柳钧一听就放心了大半。这年头只要税务公安法院不来封门,还有什么能阻挡得了机器马达的旋转?而能用金钱解决的都不是问题。但在如何处置管委会主任的问题上,柳石堂的意见与崔冰冰的正好对立。柳石堂一听说此事就想到儿子有点儿文人气的倔强性格,强烈要求回来帮儿子协调此事,他打算与主任勾兑一番,讨价还价稍微封个红包将此事了结,就当走夜路撞鬼。而崔冰冰则说,即使有污染也不搬,有种来罚款,有种来执行,绝不跟这种人低三下四,她在银行接触的客户中做这等蛮横抗拒的人多了。

而柳钧除此之外还有一项不得已的考虑,他身后的订单追着铸造车间,他还等着铸造车间提前竣工,提前运行,提前出货呢,哪儿来搬迁的空间?再说,安装了的东西拆掉,专门设计的车间搬迁,谁给他搬迁费,主任凭什么两张嘴皮子一滑拿他成千上百万的资产开刀。因此看到崔冰冰的支持,他心里喜欢。是的,他一样是企业,他也会蛮横抗拒,最多他战术上重视,战略上藐视罢了。急得柳石堂特意飞上海找崔冰冰理论,要求崔冰冰改口,希望在大国企成长的崔冰冰千万正视个体户人尽可欺的处境,别煽动柳钧与官府里的人对抗,没好果子吃。崔冰冰则是以大量事例告诉柳石堂,与官府勾结当然是最好,可惜柳钧不是那块料;与官府对抗则是下策,当然不可行;可是比下策更不行的则是逆来顺受。社会发展到今天,私企合法经营,不必依然抱边缘人心态。

柳石堂原本指望用身份压这个未过门儿媳与他组成联合阵线,他万万没想到崔冰冰态度很好,一直笑眯眯的,可是立场坚定,一步不退,可也不进一步试图说服他。柳石堂明察秋毫,发现这个女孩子比他儿子狡猾得多,心里替儿子担忧,想对崔冰冰投反对票,可是想想崔冰冰家的背景,又将反对票吞了。

柳钧不知道他的两位亲人在遥远的上海有了那么一次较量,他思虑之下,决定找两位铸造厂老板商谈。他没那两位老板的电话,反正在一个工业区,他看着上班时间,就骑一辆自行车先去其中一家。很简单,找最黑的就是。当然,谁都清楚,工业区里比铸造厂更毒更脏的企业多的是,比如印染厂、电镀厂、化工厂,然而人家这回幸运,没有撞到曹书记手上。工业区提前通知停工,让这几家企业排放的污水臭气暂时消匿。

长驱直入铸造厂,漫天漫地的黑,让柳钧重温少年时代。当年爸爸的农机厂旁边也有一家铸造厂,他只要进去转一圈,出来就只剩眼白是白的。这家也是,进去找不到立足的地方,当然更找不到坐的地方,包括办公室里的椅子也是面目可疑的灰色。老板倒是非常客气,拿一块颜色浑浊的毛巾给柳钧擦出一把椅子来,又赶紧打电话请另一位过来商议。柳钧见另一位老板进来,大黑手相当随意地拎一把黑凳子坐下,当然不需要享受脏毛巾的待遇。

两位黑老板说话很直接,取笑柳钧这个出国留学过的高知难得降贵纡尊来一趟乌龟肚肠一样的厂子,柳钧也坦率地说以前确实不是一路人,各走各路,现在既然被管委会主任强行捏到一起,那么团结总比散沙强。这话让两位黑老板放心,大家于是真心商议。一说下来,谁也不愿搬,搬厂就跟树挪窝,一搬就去掉半条命。没补贴谁搬?搬不起,死路一条。他们说他们打听了,这都是主任那瘟生的主意,他们决定了,谁敢对他们的厂子用强,他们就对谁用强,一辈子的心血不能白让别人摆弄。钱不好赚,他们每天十六小时待车间与工人一起干活才有今天局面,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谁敢拆他们厂子,他们跟谁拼命。

就是这话,这两个黑老板说出了柳钧的心声。三个老板殊途同归,走上对抗行政命令之路。柳钧心说,他这像不像林冲的逼上梁山。亲身经历之后,他决定以后对报纸刊登的那些不轨企业行为打个问号。

很快,腾飞外包做账的事务所来电问柳钧有没有得罪了谁,有人找国税要求查腾飞的账,但国税一问下来原来腾飞财务外包给他们关系密切的事务所,那么当然无账可查,即使找个不知什么理由罚了款,根据事务所与腾飞的合同,罚款也是事务所的事,那么当然更不能查。事务所提醒柳钧小心小人。柳钧心说当年受杨巡那一开窍,还真管用,新腾飞的预防措施终于派上用场。

然而那两家小铸造厂就没那么幸运,税务上门精心地特意地一查,好多漏洞,当场查封财务室,发票被收走。没有了发票的工厂当然可以正常开工生产,可是不能再正常经营,毕竟他们面向的不是普通消费者,他们生产经销的产品,买家需要发票。于是,不等管委会主任上来封门,两个老板无法不乖乖关门歇业。他们来问柳钧何以逃脱厄运,希望柳钧看在是一条绳上蚂蚱的分上,指点一条行贿之路。得知腾飞财务透明,完全外包后,他们知道无法仿效,以他们微薄的利润,这么干就别想混了。

两家铸铁厂老板另想办法,柳钧也在心中忐忑,不晓得主任下一步会来个什么阴招对付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