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9年 新产品被模仿,陷入恶性竞争 · 11

阿耐2018年10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还有吗?”柳钧勇敢地问出声,既然事实扑面而来,他选择面对。

“没了,你脸色很糟糕。吃点儿红烧小蹄髈,都快凉了。”见柳钧拉着脸摇头,余珊珊道,“这就是了,你应该生气。快吃吧,吃饱才有力气生气。”

柳钧没法说话,怕一说话就是爆发。面对余珊珊好意递来的半只小蹄髈,他没有胃口,可是嘴巴却由不得他,他的嘴巴狠狠咬下一大口,几乎不用咀嚼,就硬生生吞咽下去。蹄髈肉虽然煮得润滑,可是那么一大口下去,还是将咽喉挤得刺疼,柳钧却享受这等疼痛,继续大口大口地吞咽。余珊珊终于觉得大大不妙,眼看柳钧半只蹄髈下去,眼睛又瞄向另外半只,她连忙抢先一步,将盘子拢进自己的领地。却见柳钧一抓不着,大掌一个转弯,抓住啤酒瓶,她赶紧伸手去抢。可是柳钧力气大,她抢不下来,两人各持酒瓶一段,僵持。

“别借酒浇愁,你还开车呢。”

“我没,我只是漱漱口,你放心。”

“你听着,你现在连声音都在颤抖,你听我的,放手。”余珊珊嘴上苦口婆心,下手却很重,腾出一只手化掌为刀,一刀将柳钧的啤酒瓶劈到地上,她自己也握着手疼了好久。小二听到啤酒落地声过来查看,余珊珊立刻叫小二打包,将几乎没动过的四只菜打包成一式两份,但叫小二将半只蹄髈划归到她的餐盒里。然后,摸出一百元大钞算账。柳钧总算反应过来,连忙递上自己的钞票,将余珊珊的钱拦住。

小二拿钱算账去了,柳钧直着眼睛看着余珊珊。余珊珊道:“这才是正常反应。原来你不知道就算了,现在你要是仍然没事人一样,那么你不是大奸大恶就是孬种。”

柳钧欲言又止,说出口的不再是想说的:“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你两只眼睛的视线各自为政,都没焦点,谁敢坐你的车。”

柳钧丧气,伸手捂住两只眼睛,指望松开双手时,视线能够对准焦点。他都气疯了,满肚子都是左冲右突的闷气,所有言行都是本能,几乎没法经过大脑。

余珊珊见柳钧可怜,实在不忍心弃之不管。“喂,柳钧,我讲故事给你听吧。”余珊珊说到这儿,却打个噎,她该讲什么故事啊,好像脱离幼儿园后,她的故事储存就断档了,总不能给柳钧讲小红帽大灰狼。她一急,自家的事情就窜到了嘴边:“你知道吗?这儿是我爸妈的故乡。但是他们大学还没毕业,国家需要他们支援边疆建设去了。从小,爸爸妈妈就抱着我和弟弟,给我们回忆江南有多好,吃的东西有多少。我每次都被馋得发誓一定要考到爸妈的母校,然后争取高分分配到爸妈的家乡打头阵,让爸妈退休就可以回来故乡安享晚年。喂,柳钧,你听着吗?”

“我听着。谢谢你,珊珊,谢谢你帮我。”

余珊珊被一声“珊珊”叫得脸红了一片,幸好柳钧捂着眼睛没看见。她独自扭捏了会儿,才又道:“我在市一机做得不痛快,也没赚到多少钱,爸爸妈妈没挑破,他们借口以后老了要回故乡住,弟弟大学毕业也得分配过来,就拿钱给我买房子,方便我把集体户口转到自己房子里,让我可以在这儿立足。可是爸妈的钱来得不容易,国企效益不好,他们又要供我和弟弟上学,都没多少积蓄,这些钱都是他们牙缝子里省下来的。我拿到钱的时候哭了一夜,我想我真没用,不能帮到爸妈,反而还要拿他们的钱。可我还是得用爸妈的钱买房子,否则我离开市一机就没地儿住了。”

柳钧没想到余珊珊跟他说这些,心里感动,不知不觉就转移了注意力:“谢谢你信任我,告诉我这些。”

“不是我信任你,而是你值得信任。大学毕业后都没见到几个正经人,经常稍微熟悉点儿就言语不三不四起来。我被杨总派去监督你那么多日子,你有好处从来没忘记我,老板妹妹送你的牛排都会记得分我一半,可你从来没乱七八糟。”

“我有女朋友。”

“多的是有家有口还不三不四的,完全是人品问题。可以走了,你看上去正常啦。”

“等等,你离开市一机后准备去哪儿工作?”

余珊珊前一刻还在做着柳钧的精神导师,下一刻就没了脾气:“找工作正好应了墨菲定律②,我想找技术工作,可是人家公司不要我,说我没经验,手里没现成的成果,他们不要储备人才。好不容易有一家要我,却是让我去管技术档案。结果还是外贸公司张开双臂欢迎我,总是我最无可奈何的选择却最欢迎我。”

②墨菲定律:事情如果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前阵子我想找几名助手,结果专业符合的男生一听所做的工作和所领的工资,都不愿来。有的更是露出把我这儿当跳板的意思。可我没办法,现阶段只能开出这样的工资。而其他公司不愿招聘没经验的大学生也有他们的道理,怕教熟就飞了,不高的工资留不住人才。简直是一对死结。你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不是你的错。走吧,我送你回家。”

余珊珊领柳钧去取了自行车,扔进车后备厢。她上车就好心提醒:“他们都说杨总黑白两道都有势力,你得小心他。”

“我已经吃过他的亏,我起诉他侵权,他反手就是一招,打得我爸背着我找他说好话去,我也只能撤诉。刚昨天的事,非常内伤。这种事……”柳钧长长呼出一口气,“我不会忘记。”

“你不能这么文明,这是豺狼世界。”

柳钧叹一声气,他这回没再说出不能因为别人的言行而改变自己的理念之类的话,深深的屈辱让他闭嘴。他很怀疑,时隔一天,他还能喊出“我是柳钧,我永远是柳钧”这样的口号吗?

余珊珊的住处是一刚落成的新区,才刚交付,整幢楼还黑灯瞎火的,没什么人家入住,黑夜中偶尔还传来装修的声音,寂静得可怕。柳钧陪余珊珊上楼,就站定在门口不再进去,看余珊珊进门开灯宣告没事,他便告辞。他没有立即回家,他在大街小巷兜圈,终于找到一家还没打烊的五金店。他买一把锁回家,连夜就将锁换了。他不愿再忍,再也不要见傅阿姨上门。他也没找钱宏明痛诉,他只是一个人在阳台坐了半夜,面对着城市的万家灯火,打着卑鄙的主意。

柳钧暂时放下手头的技术工作,开始学着爸爸,拎一只包出差。他先去母校拜会老师,他从来都受老师的喜欢。从母校出来,他拿着老师和留校同学给的名片,借着老师和同学电话开通的捷径,一家家上门找校友演示他的专利。他的同学是最帮忙的,不仅替他安排食宿,还帮他说服上司点头,帮他出谋划策如何最有效地与主要负责人沟通。柳钧从爸爸那儿学乖了,最先交给同学校友好处费的时候,他还会脸红,还会犹豫会不会被拒绝,也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一来二去,他熟练了,素未谋面的校友们也成了他的好帮手。他用五万到十万不等的价格,将他的图纸一家家地卖出去。

这回,他不心疼他的劳动果实。他知道,他贱卖出去的那些技术很快就会被转化为生产。那些生产出来的产品,很快,将与杨巡高成本开发出来的产品展开激烈竞争。充分竞争的结果,杨巡别再指望拿高价偷窃来的产品赚大钱发横财。

市一机的有关消息也不断传入柳钧的耳朵。当初前进厂在市一机手里吃过的亏,市一机而今也一分不差地吞下,几乎是所有的内贸生意全都毁约。厚道一点的毁约是一个电话打来要求重新修改合同,核定价格,不厚道一点的则是一声不吭,等市一机送货上门,他们以千万条质量理由将产品退回。偏偏没有柳钧这样的人盯现场监管,市一机产品的合格率还真马马虎虎,有小辫子可抓。

这几个闷亏,杨巡吃得无法发作。好在他还有外贸大单,他则是自己亲自出马,督促销售部重新打开国内市场。柳钧回家,将带回的汇票与差旅费一结算,盈余已经够填补研发亏空。

但是没完,杨巡应该失去更多。我当道士那些年

柳钧即刻支取十万元,去银行兑换一万美金放在银行,随时准备提取了走路。

柳石堂喜看儿子的转变。然而,知子莫若其父,柳石堂仿佛看到儿子心中疯狂燃烧的邪火。他白天逮不住刚出差回家的儿子,就让儿子晚上回家说话。

柳钧敲门见到傅阿姨,他没料到傅阿姨还有脸留在他家。他默默地站在门口逼视一会儿,才进门见他爸爸。他见到傅阿姨低头缩肩地走开,一会儿又是低头缩肩地送来一杯茶水。柳钧将茶水远远推开,渴死也不喝傅阿姨给斟的茶。柳石堂一眼看出两人不同寻常的交手,他没有问什么,但也是做出不同寻常的举动,将儿子拉进客厅的阳台,拉上阳台隔音玻璃门说话。隔着开阔的大客厅,神仙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落*霞*小*说* 🐱 … l U o x i a … c om

虽然已是秋天,夜晚的空气依然热烘烘的,隔绝了通风的阳台顿时燥热起来。柳钧毫不犹豫地将T恤袖子推上肩头,催促他爸:“爸,快说,慢一步阳台上多两块烤肉。”

柳石堂道:“泄漏我们技术的是傅老师?”

“是。”

柳石堂惊讶于儿子的干脆回答,他本来准备听儿子继续跟他打马虎眼,他知道儿子的心肠一向很好。

柳钧又补上一句:“我已经给我的房子换锁。”

柳石堂犹豫了一下:“我不打算解雇她,一个做熟的保姆比老婆还强。以后不让她接触太多秘密就是。”

柳钧直言不讳地指出:“爸爸,你已经失去血性。工厂管理上你也是患得患失,结果你都控制不了生产,让新机床一直荒着。我看你留不住数控机床操作工的更主要原因是厂里其他工人的排挤。”

柳石堂被儿子说得老脸通红,但他对儿子没脾气,还是耐心解释:“我算的是总账。我如果血性一下打破现有局面,利润会增加吗?生活会更方便吗?都不会……”

“爸你怎知不会?凭经验推断,还是尝试多种选择后的最佳决定?”

“先不说我,我们来分析你最近做的事。你在报复杨巡吗?好,可是你算过总账没有。你押上的是你全部两个多月的时间,而这两个多月里你可以做多少事,所得远不止眼下这点进账。可是杨巡失去什么?他只是失去他收入的一个零头。就像小鱼咬大鱼一口,大鱼最多痛一下。大鱼咬小鱼呢,一口吞下,命都没了。你跟杨巡玩得起吗,你值得吗?”

“杨巡作恶,他需要为此付出代价。”

“用你更多的付出去讨还一点点代价?你会算账吗?”

“有一种账,叫作忌惮,叫作下不为例。”

“你别总打断我,我问你,社会上都这么做,你难道一家家地讨公道去,你哪来那么多时间?我看你至今没拿出新工作计划,你是不是还打算继续对付杨巡?”

“爸爸,比如说你不解决傅阿姨的问题,结果呢,我们两个人得躲在这儿说话。你掩盖小错,总有一天大错爆发,难以收拾。”

“阿钧,做人不能太独,不能全都由着你自己性子。”

“我容忍错误的行为,但决不容忍无赖的观念。”

“好了好了,我不跟你讨论这些,算我承认你年轻人有血性……”

“这种根本性意见不统一,我们接下来有关前进厂未来的讨论怎么进行?继续旧模式的生产吗?”

“不需要统一,你我做的不是同一套,你这半年多赚的是大钱、快钱,我以前想都没想过,可我也替你捏一把冷汗。爸爸已经考虑过,前进厂的未来肯定得由你来定,可是爸爸担心你顾首不顾尾,心里想替你上个双保险。这样吧,阿钧,金工车间我保留,金工车间所需的流动资金也划一块给我,其他都由你去处置。我唯一要求,你别再把精力都放在讨还公道上了。你自己发展得好,什么公道都会自己回来。”

柳钧非常惊讶,看着爸爸不敢置信。两个月前,爸爸还只提出小改小弄,稳步积累,不料今天思想大变。“爸爸,这是好主意。虽然我一直认为真正有本事就不要靠着家里,可我们也不妨将此看作最有信用的借贷,爸爸,你会获得最好的回报,我向你保证。”

“我的唯一要求,你答应吗?”

柳钧犹豫了一下:“不答应。”

柳石堂跌足:“小子,吃定我。”柳石堂无可奈何地看着儿子跳跃着离开。

柳钧匆匆离开,是因与钱宏明早就有约。他今天才刚回家,做的事多,连晚饭都没吃先去看爸爸。他也有抱怨,爸爸不同于妈妈,都没问一声有没有吃饭,吃了点啥。他当然也不愿意叫傅阿姨替他做饭,他已经白纸黑字告诉傅阿姨,他不要再吃傅阿姨的饭。他此时唯有饥肠辘辘地冲进麦当劳,买一个巨无霸,一路啃着去找钱宏明。钱宏明约见他的地方总是市内最高档的场所,今天是新开四星级宾馆的咖啡座。柳钧啃巨无霸进去,招来无数侧目。

钱宏明也看着旁若无人的柳钧笑,好好一个公子哥儿,吃相搞得像饿死鬼转世一样恶劣。柳钧吃完,便将刚送上来的咖啡一饮而尽:“怎么样,我这胃口去丈母娘家基本上是大小通吃地受欢迎吧?”

钱宏明微笑:“我家女儿以后若是领这种转世饿鬼进门,打出去。”无证之罪小说

“不是说不让B超看性别吗?”

“你忍得住吗?这几天一直忙什么?有什么产出?”

“赚了点钱,可性价比极低,总算对得起我爸了。你有心事?说说,我替你开解。我等会儿也有事问你。”

“你什么事?你先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