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2003年 环保工程里隐藏的猫腻 · 1

阿耐2018年11月1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照例,春节前忙得不可开交,可这种忙碌在旁人看来,都是些请客吃饭迎来送往。但当柳钧跟崔冰冰说抱歉,他不能去上海接她回家过年,崔冰冰却很理解,她这几天也陷在热火朝天的应酬中不能自拔。

大家都是混江湖的,此中套路崔冰冰一清二楚,过年过节的时候谁敢忘记拜谢各路神仙?私企业主明年还想不想做人?而且从上海回家,而今几乎全程高速,半天多点儿可到,即使柳钧有时间去接,崔冰冰也会说不必。

即使已到年三十前一天,柳钧依然奋战在应酬工作第一线,不过他随时与崔冰冰通话,了解一手动态。因此等到差不多时间,他就将包厢费结清,先走一步打车去高速出口等人。半夜三更,寒风凛冽,算是有风有雪,有手中的玫瑰花和天上的娥眉弯月,给女朋友一个惊喜的设计却并不风花雪月,而是辛苦异常。

崔冰冰当然是惊喜的,柳钧想不到他也能收获惊喜,匪类阿三身上居然冒出香水味儿,而且居然是甜美风格;从来着装简洁直线条的崔冰冰今天还围着一条质感极好的真丝围巾,显得非常妩媚;而且灯光下看得出崔冰冰还将头发也重新收拾过,一改过往简单的直短发,柳钧也不知道这种微卷的发型叫什么,总之看上去娇俏了不少。哪儿还有匪类气息?柳钧不客气,抓起崔冰冰的手机:“给你妈电话,说累了,半路下高速住宿,明早才回家。”

“不,我想爸妈,想死我了。”崔冰冰嘻嘻哈哈,就是不拿电话。柳钧不理她,直接将车往他家开。

“你往哪儿开?我爸妈还等着我呢。”

柳钧见崔冰冰雷声大雨点小,估计她并没通知父母今天银行一下班就连夜赶回家,他怀疑即使他今天不主动上演半路劫持这一出,崔冰冰出高速后也会想方设法引诱他来劫持。他们前不久在上海的意外激情,他后来回想起来,越来越察觉崔冰冰隐藏在句句对话中的计谋,她一直在激将。今晚的劫持,不过是崔冰冰半推半就的合谋。果然,崔冰冰没打电话回家,却也没拒绝上楼,两个人在年三十的凌晨抢先团圆了。而年三十的下午,柳钧使尽浑身解数,才将崔冰冰“赶”回崔家。他岂止是对昨晚劫持那一出胜算在握,他根本是对崔冰冰这整个人胜算在握。

但是柳钧也有不解,崔冰冰居然拒绝让他送回崔家,说现在还不是让他见父母的时候。

晚上,城里限放烟花爆竹,柳钧与老爸两个身先士卒,在公司值班,买来烟花爆竹放了个够。工业区有好几家公司在午夜放烟花,一家比一家放得美,放到后来,柳钧抬头看着漫天烟花,笑嘻嘻地目测,欧耶,又是个三千块的,再加五千的,这个得上万了……看起来,大家的日子大多过得挺好,日子好,出手便大方。而他的,最贵不过一百块,他是越来越抠门了。

初三,崔冰冰开始寻找过去信贷界的朋友,希望能帮到柳钧,不过情况并不理想,人走茶凉,使得上劲儿的朋友并没当场拍胸答应。崔冰冰一气之下,决定回去跟上司争取,跨界过来老家发展业务。她绝不能丢弃多年辛苦培育起来的人情。

柳钧带崔冰冰去拜访钱宏明、申华东等朋友,崔冰冰不是做温柔女友的料,一个小时不到就与申华东谈下合作意向。柳钧几乎插不上话,但是申华东私下告知,他的新女友乃是知名律师陈其凡,本城第一律所的合伙人,他女友若在,连他申华东也没什么事,就让她们两个女人热闹去。两人暗自感慨,现在的女人真是凶猛。

而在钱宏明家,崔冰冰虽然与嘉丽有一面之缘,可是她的气场与嘉丽的不合,三言两语便没了下文,只看着寡言的嘉丽心想:一个看上去羞怯的女人,年龄三十出头,带着一个随时出状况而且还没上幼儿园的孩子,整三年无工作记录,扔进而今僧多粥少的人才市场,该怎么招人事注意哦。钱宏明是不是看准老婆已经折翼,很难再谋得与当前丰衣足食同等水准的好生活,所以才肆无忌惮?

钱宏明一直想逮住崔冰冰问银行最核心的信贷政策,崔冰冰现在既然已经是柳钧的人,当然不必再绕弯子,他知道崔冰冰现在的职位并不低。但崔冰冰懒得回答,被问急了,就理直气壮地说她回家几天酒色过度,胸大无脑。但是一说到别的方面,崔冰冰却能精确地说出谁家银行进账、电汇等时间需要多久,谁家最短谁家最长,时间可以精确到分分秒秒。钱宏明拿这个看上去没一点儿正经的女人没办法。

柳钧没有当着大伙儿的面逼崔冰冰回答问题,他清楚崔冰冰反感钱宏明。等两人从钱家出来,柳钧本想私下帮钱宏明问问,崔冰冰依然拒绝,理由是这种核心运作被钱宏明这种见缝插针没有底线的人知道,会害人害己。柳钧不知道崔冰冰干吗如此看低钱宏明,他具体告诉崔冰冰两人从小到大的交情细节,唯独不提那段恩怨。于是崔冰冰很纳闷,这两个人怎么会走到今天。等柳钧说到刚创业的时候借不到钱,连高利贷都不肯上门,钱宏明冒险套现信用证为他这种前途未卜的公司筹款,崔冰冰内行,深知钱宏明如此仗义背负的巨大责任,这才动容。柳钧见此就再拉崔冰冰上门,钱宏明终于不仅是弄通最关键的问题,崔冰冰还贴心地帮钱宏明设计最快捷最低资费的资金流转办法。

从钱家告辞,崔冰冰实在忍不住,对柳钧道:“嘉丽整整四个小时,一直笑眯眯地陪着我们,听我们扯跟她全不相干的话题,不觉得浪费生命吗?”

这也是柳钧心里的话,柳钧什么都喜欢往创造价值上扯,但笑道:“人家陪丈夫,又不是陪你,自作多情干吗。”

“啊对,我还陪着你串门呢,更没道理。”崔冰冰一笑,“我不递刀子,但提醒行人靠右行。你呢,我得提醒你,别多管嘉丽的闲事,你没见钱宏明对你的态度有点僵嘛,任谁都不喜欢太太与别的男人太接近的。”

“我有分寸。宏明对我僵,是我刚才单独与他在阳台说的有些话刺激了他,这里面……一言难尽,有历史。”柳钧面对崔冰冰的追问,犹豫了会儿,将过去他爸爸妈妈和钱宏英的那件事情说了出来。

两人此时已经拐进一家饭店落座,崔冰冰连最关心的菜单也忘了看,瞪着柳钧直摇头:“你们的关系,比我和同学的还畸形。”

“宏明除了私生活不检点,对不起嘉丽,其他都没得说,是个很不错的人,何况我们有从小到大的交情。”

“我可以马马虎虎理解你的观点,可是我不理解钱宏明的想法。他这么一个敏感晦涩的人,每天对着你不痛苦得慌?连我都不愿面对李大人一家,远避上海呢。你别告诉我爱能化解一切,我是凡人。但也或许,人有鬼迷心窍的时候,可以什么都不计较。”

“我对你就是鬼迷心窍。”

“你对谁都鬼迷心窍,不像我,专一地只对你鬼迷心窍。”大英雄时代

两个人甜蜜地斗嘴,霸占彼此的分分秒秒。尤其是崔冰冰只恨不能分身,让另一个身体去陪伴父母,她就可以在春节假期里与柳钧日日夜夜纠缠。但是崔冰冰心里总有隐隐的担心,别说是老同学一眼看中柳钧,以柳钧的人才家世,多少女孩趋之若鹜,她今日凭计谋擒得柳钧,来日呢?难道她得设法让柳钧求婚?

崔冰冰春节假期结束便回上海,柳钧投入腾飞公司新一轮的大建设,而且这回是两头开花,原微轴厂地皮的车间与科技园区的研发中心一起开工。虽然公司已经慢慢积累起不少年富力强的人才,个顶个的管用,但平时大家一个萝卜一个坑,本来就有满负荷的工作,而今忽然散枝开叶,人手立刻捉襟见肘。好在,腾飞已经运作了这么几年,起码在业内已经拥有实打实的好名声:工资福利不错,发展前景看好,个人学习发展机会较多。因此老张一说扩大招人,应聘简历像雪片一般飞来。柳钧心里挺骄傲,这是不是意味着社会对他的肯定?

然而,腾飞同时也成为业内挖角的标杆。先是有人揭发一家公司与廖工商谈高薪挖角,据说进门先送一套省会城市中心城区房屋一套,年薪四十万,奖金另计。而后孙工来告诉柳钧,他的老东家找上来,希望他回去发展,只要他回去,八十万安家费,五十万年薪,另有其他许多奖励措施。而一位三十几岁的车间负责人则更直接,干脆利落地办完一切辞职手续,立刻就在离腾飞不远的地段租用一家机械厂,支起一家新公司,做类似产品的开发制造。若是客户来腾飞现场参观,从市区出发,沿路便可看见这家新公司醒目的广告牌,谁能不进去看一看比较一下呢?腾飞的客户立刻被拉去几个。而且那家新公司的新老板踌躇满志,废弃柳钧管理中的刻板规矩,根据自己在腾飞的经验和对市场的把握,有意制定出扬长避短的管理制度,颇受有些客户的好评。不免地,新公司与腾飞打起价格战。当然,离去的还有熟练工。柳钧都认为那是新陈代谢,他能做的都已经做到,只能眼看无可奈何花落去。可是,廖工与孙工,几乎是研发中心的两根顶梁柱,他们怎么能走?

然而,现实非常残酷,那些来挖角的企业,他们只需要用一枝独秀的高价挖一个工程师,用其他公司养熟的高价工程师领导开发一系列产品,让许多廉价的工人大批量地做,便足够吃香喝辣好几年,一直吃到价格战打到全国狼烟四起,那么有的是办法抛弃原来的高价工程师,再去标杆企业挖一个养熟的科研人员开发另一个系列,如此重复。唯有腾飞因为志向不一样,腾飞必须养着那么多工程师,日日夜夜地与国外先进技术较劲,当然不可能将别家开出的一枝独秀的价格加给每个人。当孙工跟他来说的时候,柳钧只会哀叹:“孙工,这种价码,我也想去。”

孙工却微笑道:“柳总放心,我不会去。公司去年给我的工资加奖金都很好,最关键是我们在公司看得到未来长期稳固的发展前景,而我们的个人发展轨迹也很清晰,与公司是有机契合的。对于我们这种无意自己创业的人来说,我们公司透明、一贯的奖惩措施,让我们很安心于岗位。公司长年不断的培训交流也让我们快速得到提升。可是我担心有些年轻人看不到这一条,也可能有些人头脑发热看不久远,看不到别家公司给的高薪,其实是被竭泽而渔,在别家公司的资历无助于提升自己的实力。柳总还是应该找机会在会议上把我们研发中心的优势拎一拎,让有些蠢蠢欲动的人看明白。”

柳钧抚胸大慰,冲口而出:“孙工,吓死我。”

孙工开心地笑了,但转而又认真地叮嘱:“若真有人想要离开,追求一个新的环境,柳总不用为此影响心情,那并不是你做得不够,而是人各有志,勉强不来。我不会走,因为我已经把自己与公司当成一体,但有可能其他人不这么想。柳总有空请一定与老廖谈谈。”

柳钧非常感动:“孙工,管理上我是老板,工作上我们是同事,但在很多人情世故方面,你是我的长辈。谢谢你。”

孙工微笑,说完事情就走,绝不逗留,甚至连个客套话都没说。

而被柳钧找来谈话的廖工更是惜字如金,才听柳钧拎出谈话大纲,廖工就笑道:“不跟柳总说,是怕柳总误以为我要挟加工资。”生活在别处

柳钧再一次抚胸大慰。从公司开初的谍影重重,谁都有嫌疑,到而今孙工、廖工等铁杆,这几年,他不仅将腾飞发扬壮大,也交了一批理念相同的朋友。吾道不孤,让柳钧倍感欣慰。

然而,有人却遇到了麻烦。城中纷纷传言,杨巡太太任遐迩出国后翅膀硬了,坚决要求离婚。事出意外,杨巡已经飞赴美国处理。首先告知柳钧的是申华东,申华东认为柳钧需要一些资料来对杨巡幸灾乐祸。而且还做义务解释:“杨巡那个老婆不得了,是杨巡背后的财务总管,即使怀孕生孩子的时候不去办公室,手里都抓着账本。我们去年还在疑问杨巡怎么舍得放他老婆去美国,后来听说是等孩子小学住校后就回来。想不到他老婆打的是一去不回的主意。杨巡割掉一个老婆可能马马虎虎,可是飞掉这么个左膀右臂,他得吐血了。”

“好消息!奖励你,我刚刚给雅马哈沙滩摩托换了只缸,基本上可以爬六十度硬坡,你周日可以拿去玩。这回有进步,汽缸是由中心一帮工程师开发的,自己开模铸造,到底是比汽车的汽缸容易出活。说到汽车的汽缸,我的GOLF GTI汽缸不知道被他们拆了几遍也没拆出结果,唉,说起来那真叫气馁。”

“你开着工资付着高额研发经费,就是这么让那帮大宝贝们玩儿?”等柳钧在电话里肯定,申华东很不理解地道,“所以我管不好我的技术部,你可以,你本身就是技术疯子,你才能理解你那帮宝贝们。”

柳钧嬉笑,他可不敢再承认是技术疯子了,他现在掌管着大大小小三百多号人的生计,不敢再由着性子做事,不过他倒是真的能理解技术人员。

位于科技园区的研发中心的开发工作相对比较快,到夏天已经看出一点儿眉目。柳钧想给研发中心做个漂亮的环境,想到嘉丽的艺术眼光很不错,家里的装饰和画的画儿都有意韵,他就致电嘉丽,问有没有兴趣帮他设计园林大概。柳钧怕伤害嘉丽细致敏感的内心,故意说他没有艺术细胞,那些找上门来的大老粗承包商看上去也都没艺术细胞,希望得到嘉丽艺术眼光的把关。

嘉丽一听就认真上了,想到柳钧在技术上的精益求精,她抱着一摞的候选图纸满心忐忑。为了不辜负柳钧所托,她上本市图书馆借书临时抱佛脚,可是觉得资料不够,便将小碎花托付给妈妈,只身跑到上海让钱宏明载着去书店和图书馆检索资料。一星期的书本啃下来,她终于弄懂图纸中那些图标的意思,能将平面的图纸立体起来,在脑子里扩展出一幅幅效果图。钱宏明积极充当车夫,看到嘉丽对此事的兴趣和热情,心说柳钧还真能投嘉丽所好,给找出这么一件既风雅又有难度的工作给嘉丽。短短几天时间,钱宏明已经自掏腰包给嘉丽买了不少装帧精美的大开本园林书籍,这钱,他掏得心甘情愿,不仅可以让嘉丽生活充实,而且他总算可以还掉柳钧源源不断的恩情。奇怪,他总是欠柳钧的人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