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8年 子承父业,回国挑起旧工厂重担 · 6

阿耐2018年10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杨逦的大哥杨巡听得有这么一个身家清白的大好青年,特意放下手头工作,赶来市一机亲自考察。待得有人通报进来,他亲自站到办公室门口,一边拿一双阅人无数的眼睛透视柳钧,一边接了柳钧新印名片的第一张。

柳钧也在打量眼前这个人,很不明白这个老大为什么要兴师动众接待他,难道是为他妹妹杨四小姐?柳钧见杨巡深凹的眼眶中目光敏锐,大约不到一米七的身体充满爆发力,一看就是个精力旺盛手段强硬的人。

两人进办公室稍微寒暄了几句,杨巡便认为自己已经摸清这个几乎清澈见底的人,就一个电话找来总工汪总,让陪柳钧下车间看设备。杨巡料定五十几岁、资格极老的汪总会不服气这个安排,那么他正好再认识一重柳钧的德性。

柳钧当然看得出汪总的不情愿,连老黄都要在他面前不服气呢,何况年龄大他一倍的市一机总工,这一行,一寸老一寸宝。因此他出门就很实在地道:“不敢有劳汪总,请汪总另外安排一位工程师领路。这么大的市一机,走一圈都够累。”

“呵呵,不碍事。市一机不止这么大,还有郊区的分厂。”柳钧这么识相,汪总就心平气和,毕竟是个有涵养的人,“目前市区的工厂用的都是老设备,郊区分厂用的大半是日本进口的设备,你打算从哪儿看起?”

柳钧想了想,道:“我们可以不可以先从测试设备入手?”

汪总深深看柳钧一眼,带柳钧去往一处爬满藤蔓的二楼房子。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做这一行的都不需要打听履历,打听资格,只要一句对一句地研讨起来,你懂什么,懂几成,彼此一清二楚,无法作假。从测试中心出来,汪总根本就无视了公司的规矩,连正在线生产的产品都带着柳钧详看。

杨巡得知一老一少一路喋喋不休地又奔去郊区分厂,惊讶之余,对柳钧又有一层新的认识。他一直对于买市一机地块而搭配上的市一机工厂头痛万分。他不懂行,他的合作者申宝田是做衣服的,也不懂行。他家唯有杨逦学的是跟机械有点儿擦边的,可杨逦自大学毕业后就没想再碰一下机器。他唯有与申宝田摸索着管理。可是他手头只有能人已经辞得七七八八的市一机原职工可用,从那些原职工身上他实在挖掘不出闪光的潜能。柳钧与汪总的良好接触让他想到,或许外来和尚能念经?

柳钧跟着汪总在日本人主持建造的分厂如鱼得水。他非常遗憾地看到,有几台精良的数控机床冷冷清清地停着,打听之下,原来日本人撤走后,市一机一帮技术人员多方探究都摸不清其运行办法,原来的加工结束后,他们只好无奈地让设备闲置了。想重新启动,除非出大价钱请设备制造方的工程师过来调试,而制造方决不公开其核心技术。在公司并不生产高精尖产品的前提下,两位老板自然不肯下此血本开动这几台数控机床。柳钧第一次亲眼目睹技术壁垒。

“市一机被一帮志不在制造的老板给弄死了。”汪总说起来无限感慨,“可是因着这些进口设备,我们就能轻易获得高新技术企业认定。非常讽刺。”

“汪总,请恕我多嘴,无论如何,即使眼前这几台闲置,市一机的设备相对目前的产品,依然是大材小用。”

“可是谁来主持开发新产品呢?领导们一茬一茬地换,注定他们的想法都是短期行为,他们眼里有更高利润的其他产业。而我们研发新产品这种不一定成功,却一定高投入的傻事,谁愿意?”

“悲哀。”

“是啊,很悲哀。但我最悲哀的是我们的工资留不住年轻技术人才。我看着他们进来,领着他们长大,虽然我不怨他们耐不住寂寞耐不住清贫,可是每次在他们转行或者辞职的单子上签字的时候,我都心疼。这一行的人才与计算机行业不同,这一行没有奇迹,没有跨越,需要的是踏踏实实长年累月的积累,积累十年八年才是出成果的时候,可是他们都不到五年,全走了。不仅是市一机,我看是全社会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机械工程师断层,与当年“文革”时候差不多的断层。你说,以后怎么办啊,我们国家靠卖衣服鞋子给外国,有救吗?”

柳钧无言以对。他张张嘴想说什么,却首先想到自己的一年之期,他在汪总面前无颜开口。这时杨巡电话过来,请他和汪总去豪园饭店见面。柳钧出于礼貌,将手机递给汪总,让汪总先与他老板谈。他听汪总推说很累了,不肯赴宴。他接回电话,就告诉杨巡他最好朋友的爸爸昨天去世,他今晚没法见面,改天他请杨总吃饭。

汪总等柳钧放下电话,推心置腹地道:“这是一个好机会,为什么不跟你朋友请假两个小时赴宴?”

柳钧奇道:“什么机会?”

“你来市一机,不是与杨总谈合作?不管怎样,杨总资金实力还是有的。”

“不,不是,我有四处看同行的爱好。所以非常感激杨总和汪总的盛情款待,将市一机对我完全开放。”

汪总惊讶,却看着柳钧笑了,伸手拍拍柳钧肩背,道:“难得,难得,不过怎样把兴趣爱好坚持下去才是更难得的。有机会还是好好跟杨总交流交流,即使做技术的,也需要学会七分做人,三分做事。”

“谢谢汪总提醒。我们那边也讲究沟通,讲究团队协作,但是把七分时间精力花在做人上,会不会太多?”

“不会太多,在国内做事,你以后慢慢会知道。回家吧。以后有好玩的想法尽管找我,我回家整理一些目前市场需求但是市一机不肯下决心上研发的项目给你。”

“谢谢汪总,您太好了。”

“学了这个,谁不想做点儿什么出来。你有精力,又有自家财力可以支配,多让人羡慕。但这条路不好走啊。”

柳钧心里又冒出那个一年之期,可是面对汪总的殷殷期盼,他心虚起来,自己又何尝不是抱着打一枪就走的短期心理?他忽然感觉自己比较可耻,这明摆着是在不负责任地利用汪总的希望和汪总的热血。他心里有点矛盾。

钱宏明想不到会接到杨四小姐主动打来的慰问电话。原来杨逦在大哥办公室听说柳钧好友的父亲去世,她立刻想到那个好友肯定是昨晚脸色忽然大变的钱宏明,还帮柳钧对大哥做了解释。钱宏明心说柳钧真热门,连他这个朋友都沾光。一会儿柳钧打来电话,他就抢先道:“杨逦刚才打电话慰问我,看不出她原来是个周到人。”

“他们一家人很不错,今天市一机几乎敞开了让我参观,还有一位很好的总工一路陪着讲解,我从来没有得到过这么好的待遇。”

落 luo霞xia小 xiao说 shuo = w w w * l uo x i a * co m 🥗

“他们一家都很看重你。”

“我的荣幸。”柳钧当作不知道钱宏明话中有话,“晚上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吩咐。”

“唉,你知道我在哪儿?还是医院。我妈听闻噩耗也进医院了。既然你送上门来,赶紧拿出纸笔,我有很多事要你做。我家没米了,你帮我去超市买一袋,一定要买泰国米,而且得标明原产地泰国的;半升装牛奶,必须是光明牌的;两种绿叶蔬菜;野生海鱼,一斤左右。哎,最好你还会烧菜,嘉丽最近闻不得油烟味……”

“方便,我家傅阿姨烧得一手好菜,我搬去给嘉丽。明天的菜我也可以根据你的指示留条儿给傅阿姨。早餐除了牛奶,我再帮嘉丽买点儿面包蛋糕。宏明,你真是个好丈夫。你自己怎么吃?”

“我在医院食堂随便吃点儿,嘉丽情况特殊,麻烦你,谁让你有车。建议你有机会请杨家兄妹吃个饭。”

“当然会,但是不是有比吃饭更好的办法?比如我可以对他们目前在做的一个产品提一点儿建议,那也是报答的一个途径。”

“饭桌上说,不是很融洽自然?”

“国内的吃饭很浪费,浪费时间浪费金钱浪费食物……”

“你听我的,这是国情。”

“好——吧。我怎么觉得有《围城》里借书还书的味道。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不用了,柳钧,很感谢,你已帮我做够多了。”钱宏明顿了顿,电话两头的人都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而且我们不打算大操大办,生前尽孝,人死灯灭,就这样了。”

但放下电话的时候,钱宏明长长地叹了口气。谁说他不想操办?因为穷,他从小到大吃尽多少白眼。而今他小有家产,正是遍告众人的时候。可是,他不能随心所欲。他太清楚人性,世人普遍见不得别人得意,他若敢高调一下,家里不知多少老底会被挖出来曝晒。而他,有被曝晒的底气吗?

他打完电话回到母亲病床边,静静注视母亲枯槁的脸。医生早在若干年前已经通知他,母亲能挨到今天已经是奇迹。

可不管怎样,只要父母有一口气在,做儿女的怎可能不尽心尽力?比如姐姐,真可谓灯油耗尽。

他还想到昨晚姐姐交给他一笔钱,让他照着相似的牌子买一件西装还给柳钧。那时候姐姐身上还披着柳钧的西装,一直连连叹息,第一次开口说对不起柳钧,说她披过的西装柳钧肯定不会再要。可钱宏明想到,若不是父母病弱,姐姐原本是学校的尖子生,她原可以上最好的大学,可以骄傲地做人,何须活得如此卑微?姐姐心里肯定比他更不敢大操大办父亲的丧事。但他不知道,姐姐的心里怨不怨。

可是,只要母亲还有一口气在,即使医生说他母亲这样活着是生不如死,可血缘,这说不清道不明的血缘,钱宏明即使耗尽财力人力也要奉养着病母。只是,这一年年来,医药费几乎是直线地往上飞涨,让他倍感吃力。他拼命工作,拼命上进,也不过是赶着刚刚够付医药费。

他对着病床,又是一声叹息。

柳石堂出差回来,带来三单生意,据说可以紧着做上半年。回来当天,他就将老黄、老徐等召集起来,将工作安排下去。一切照旧。

柳钧冷眼旁观,这回再也不插一句嘴。只是他心里升起一个大大的疑问,爸爸其实完全可以自己应付得很好,问题并非爸爸在病床上所忧虑的那么严重。可是想到爸爸在病床上的惨样,他又没法多想,而且他也在心里问自己,是不是在给自己一年之期找借口。

等他爸爸忙完,他才捧着一大堆资料抓住爸爸说他的打算:“爸,这些是市一机的汪总工程师借给我的资料……”

“你认识市一机汪总?”柳石堂大惊。

“市一机杨总的妹妹是我邻居,很巧。在她和她大哥的安排下,汪总带我参观了市一机。我们不……”

“等等,你说的可是杨巡?”

“是的。”小王子

“杨巡给你这么大好处,你有没有表示一下感谢?”

“口头谢了,回头准备另外……”

“赶紧给我电话,我们请杨总吃饭。哎哟……太巧了。”星球大战小说

又是吃饭!柳钧莫名其妙地看着爸爸兴奋的脸:“爸,跟你说事呢,别打岔。请客的事我早跟杨小姐说了,回头等我帮他们解决一个产品质量问题,再一并吃饭。爸,看这张图。”

柳石堂点头,心里默念着“杨小姐,杨小姐”,得意扬扬地上下打量一表人才的儿子,眉开眼笑。

杨巡、杨小姐,还有汪总工,这是随随便便就能见的吗?一定有最最深刻的原因。直到儿子敲打他,他才回过神来,可他虽然两只耳朵听着儿子说话,人却心不在焉的。杨老板啊!

柳钧终于忍不住了:“爸,你听着没?”

柳石堂连忙道:“听着,听着,你不是想做这几个高难度产品吗?我先打听打听市场,行,咱就上。”

柳钧横他爸一眼:“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这张计划,爸你看看,大约需要多少研发资金。”

柳石堂笑眯眯接了一叠纸,但是稍微仔细一看,他笑不起来了。“阿钧,怎么要这么多特种钢?这种的国内不能生产,贵得要死。还有这个,这个,要这么多干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