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9年 新产品被模仿,陷入恶性竞争 · 1

阿耐2018年10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柳钧按部就班如机器人一般照着设定采样表不厌其烦地获取数据的时候,春天来了。即使是最枯燥乏味的工厂车间,也从角角落落伸出无数的嫩绿,连墙上星星点点的苔藓也被春风染成了绿色。但是钱宏明的母亲永远看不到了。自打钱父去世,钱母的病躯每况愈下,今日终于在儿女与儿媳的环视之下,完成了最后一次心跳。

看着闪亮跳跃的光点渐跳渐弱,只有嘉丽转身面壁,一颗心承受不住如此沉重的等待。反而钱家姐弟面无表情地捕捉着任何最细微的变化,在光点终于落在横轴线上,不再跳跃的时候,姐弟对视一眼,姐姐轻轻晃了一下,忽然直直往前摔去,钱宏明都来不及伸手搀扶,钱宏英已经一头撞在床栏上。

钱宏明忙冲上去抱起,医生就将钱宏英接手了。

看着医生忙碌,钱宏明轻轻对妻子道:“你明天一定去辞职。”见妻子眼泪汪汪看着他,很是犹豫,他又补上一句:“一定。”钱宏明早已父母久病他成良医,知道姐姐没事,只是操劳过度,因此并不太担心。反而,心里头升起一阵阵的解脱感。他和姐姐从此都解放了,压在身上十多年的大山彻底消失了。

钱宏英很快苏醒,但没力气起身。扭头看着一边的母亲,她悲从中来,几乎是撕心裂肺地哀号。嘉丽不顾自己的身体,抱着姐姐劝慰,但钱宏明没上去劝,他听懂了姐姐的哭声,他想让姐姐哭个痛快。等了会儿,看姐姐平安无事,他就熟门熟路地开始奔走于各个窗口,办理一个月前才刚办过的各种手续。嘉丽觉得他冷静得过分。

送走母亲,钱宏明背姐姐出院。走出大楼,外面是和煦的阳光,远近有怒放的鲜花,再阴冷的心也能融化在春风里。钱宏英在上车前忽然道:“把我放那丛杜鹃旁边去。我晒会儿太阳,你们走吧。”

“你今天虚弱,还是去我家住着。阳台上有的是太阳可晒。”

“用不着。”钱宏英红肿的眼睛贪婪地看着那丛杜鹃,“我都不知道杜鹃能开得这么好看,我要看杜鹃。”

“我明天再陪你来,这花一时半会儿不会谢。今天你虚弱,我不放心你。”

钱宏英坚决地道:“宏明,我死也不能成为他人的负担。你放我去那儿,我要好好晒太阳,人都快发霉了。”流浪地球

听姐姐这么说,钱宏明反而眼眶红了,嘉丽更是扭开脸,拿纸巾擦拭眼泪。反而钱宏英若无其事,两眼只有绚烂的杜鹃。坐到花丛边的水泥椅子上,钱宏英催小夫妻离开。但钱宏明留下妻子陪伴,他去抢办母亲的后事。

在殡仪馆,钱宏明也终于哭了,一个人埋头大哭。其实他也不知道哭什么,他不愿去想,不敢去想,唯愿所有的记忆如眼泪般流走,他不愿做任何清点。

🐳 落~霞~小~说~w ww - l u ox i a - Co m

钱宏英晒了一下午的太阳,跟着弟妹吃了一下午的零食,虽然体力恢复得七七八八,可脸上依然血色全无。她坚决谢绝弟妹的邀请,一定要回自己的家。嘉丽打的送她回去,陪着她进门,被保姆接手了,才走。但钱宏英进门,就跟保姆一五一十地将账结清楚,将保姆辞了,连最后一顿晚饭都没请吃,宁愿为此多付两百元。

等保姆收拾完离开,钱宏英躺在自己的床上,话不愿说,电视不愿开,饭也不愿吃,闭目享受清静。一会儿,她又哭了。这回没有哭出声来,只是默默地流泪。哭到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又冻醒了,又继续睡。似乎一辈子都没睡过这么长久的、不被打扰的觉,这回全补齐了。

等终于醒来,钱宏英却发现眼前全不是回事,怎么白茫茫一片,她心惊,才要起身,边上传来弟弟的声音。“姐,姐?”钱宏英扭头,看到弟弟墨黑的眼圈。“我还是不放心,第二天中午去看你,没想到你额头滚烫,连背你到医院你都没醒。你知道你昏睡了几天?”

“不想知道。你别担心,我睡得特别好,现在浑身舒服。妈的事,办了吗?”

“办完了,跟爸放一起。姐,跟你商量个事,我们把老屋卖了吧,我前天中午走进去,都觉得阴气很重。”

“不要迷信。我现在穷得叮当响,卖掉老房我住哪儿。”

“现在不是有按揭吗?首付不多。”

“你别烦我,我现在不想管这麻烦事,让我好吃好睡没心没肺几天。”

“我替你办。”

“买房卖房你有我清楚?滚,别娘娘腔,让我安静睡觉。”

见姐姐这样,钱宏明反而放心地笑了。钱宏英抬眼见弟弟笑得鬼鬼祟祟的,一想,也噗嗤一声笑了。两人好几年没这么轻松地笑,笑起来没个完,傻瓜一样。

“宏明,我昨天坐花丛旁想……啊,前天?我们以后好好干,好好挣钱,一定要买大别墅,种满各色各样的花,我们住那儿,混得像个人似的。以后如果有这样的房子,我一定请人给写张条幅挂在客厅,就叫‘钱府’,呵呵,不要脸吧。纸要大红洒金的,镜框也要涂金的,到处金碧辉煌,家具都要漆得照得清人影的……”

钱宏明听着只是笑,脑袋里想象着这么一幕幕俗嗒嗒的景象。笑得钱宏英怪不好意思,道:“说说罢了,那种别墅怎么买得起?你得争气,你买了我可以经常找借口过去住。”

“会有这么一天的。我坚信。”

“我信,你能。宏明啊,一定要种很多花,还得种很娇贵的花,你还要养金鱼,养猫,养狗,以后你开车出去,前面是你和嘉丽,后面是好几只狗狗和你们的孩子。呵呵,一定要热热闹闹,健健康康,满屋子都是烟火气……”

钱宏明一直微笑着听姐姐倚床头胡诌,听到后头,左手又不知不觉放到唇角。他听得满腹心酸,却不敢搅了姐姐的兴,脸上一直挂着微笑。一直到钱宏英看不下去,道:“宏明,别装了,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呗,你也不怕一张脸笑僵了。”

钱宏明很不自然地一笑,“姐,我昨晚没睡,你挤过去点儿,我趴床边睡会儿,吃不消了。”

钱宏英忙挤到床边,拍拍空出来的一半床铺,“来,上来睡,别怕害臊,稍微睡舒服点儿。”

钱宏明答应,脱掉西装,脚搁凳子上,人睡床上。他是真的精疲力竭了,几乎是一边躺下去,一边呼噜声起。钱宏英看着眼圈儿红了,细心替弟弟掖好被子,实在忍不住在弟弟耳边唠叨。“以后别硬装大人了,等我出院,你好好玩,找你那柳钧出来玩,玩它个昏天黑地,别一肚子装满责任……唉,睡吧,不跟你讲话了。好好睡。”

钱宏英反而睡不着了,她瞪着天花板,想到很多很多。

柳钧就拉伸试验借用市一机场地咨询汪总,希望汪总帮忙接洽。汪总非常帮忙,直接找上杨巡寻求解决。很快,汪总就给柳钧电话,让柳钧联络一位叫余珊珊的女孩子。柳钧好奇,明明是测试中心的工作,怎么由一位进出口贸易部的人员来负责联络。汪总也不知,说是可能外资撤走后,进出口部的人赋闲,正好被杨巡捉差。

柳钧总觉蹊跷,对于涉及保密的事情,心中不敢大意,向爸爸咨询。柳石堂认定余珊珊这个名字一看就是施美人计的好料,国企没这么跨部门调度的。柳钧好笑,叫珊珊的其实未必如花似玉,叫小玉的未必小巧玲珑。但他因此长了个心眼,提醒自己处处留个心眼。

很快他就见到了余珊珊。余珊珊果然是施美人计的好料,头发还不如柳钧的长度,剑眉星目,却有一张樱桃小嘴和雪白细腻的皮肤。虽然也是穿着卡其色工作服,可长腿细腰,一点不会让人忽视。但美人计的好料未必肯物尽其用,余珊珊见柳钧上门,并未撒出千万柔丝蛛网,而是公事公办地告诉柳钧,她已经联系测试中心,柳钧可以在晚上五点至八点这个时段进入测试中心;使用每种测试仪器按照单位时间计价,价目表如图;柳钧方面每次进入测试中心需要有她在场,不得擅入;柳钧方面每次进入测试中心人数不得超过三人。如果答应,请签字画押。

柳钧对其他都没异议,唯独时间安排,但旁边早有其他男科员冷冷地道:“别不知足啦,要不是小余亲自出马,帮你说尽好话,靠老汪你猴年马月才进得去测试中心。好好谢谢小余吧。”

余珊珊干脆地道:“不用谢我,我好不容易逮件事情做做,捡根针就当棒槌使了。柳先生你比约定时间早到半小时,请在这儿随便坐会儿,我等会儿带你去测试中心。”说完,奉上青花瓷龙井茶一杯,就做自己的事情了。态度不温不火,一点没有常规美人计的套路。

柳钧出去买来一袋面包,正好是五点差五分。柳钧出去进来的这二十分钟空当,进出口部的人立即对柳余两人进行了拉郎配,气得余珊珊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因此柳钧再度进门,余珊珊几乎是横眉冷目:“柳先生请跟我来。”说完一个箭步冲出门去。柳钧连忙紧急启动,可还是赶到楼梯口才追上余珊珊。柳钧简直是莫名其妙。

余珊珊与测试中心人员办理具体手续的时候,柳钧见本该五点下班的汪总走进来。汪总倾听了具体安排,对柳钧道:“这个时间不是很方便,不过这个时间段比较清静,受干扰少,出活。”

“是的,谢谢汪总安排。只是影响到余小姐的作息。”

汪总打量余珊珊,市一机不小,余珊珊认识汪总,汪总并不认识余珊珊。他见余珊珊是个十足美女,心里产生与柳石堂差不多的想法,在他眼里,杨巡是个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人。但此时又不便提醒柳钧,只得道:“你的试验进行得顺利吗?”

“才刚开始,你看,刚做出这些样本。”柳钧打开手提箱,里面密密麻麻的小钢料一件件标号明确,排列有序,以细铜丝固定在铁皮板上,这样的铁皮板足有三层。

“噢,都已经热处理了。”汪总内行,一看各小料的颜色就知道这些东西可能材质不同,也可能热处理的方式不同。再看标号,他不禁一笑,都是用字母和数字表明,其中看不出任何任何钢号和温度之类的内容。谁若想知道这些小料的实质,大概只有打开柳钧的脑袋:“好,我当年也想过这么撒大网捞小鱼,可惜经费远远不够。还是这句话,羡慕你们,有爱好,又有实力。”

“其实实力有限得很,我爸非常担心严重超支。我这几天一边管着大炉子,一边优化试验步骤,决定冒点儿险,采取排除法……”柳钧说到这儿,忽然见到余珊珊认真地听着他说话,连忙刹车。

汪总也看到了,拍拍柳钧的肩膀,道:“借用测试中心不易,借用的费用也不低,我不占用你时间了。你也少说话多办事,时间都用到刀刃上。”

汪总说完告辞。柳钧感激汪总的侧面提醒,果真封上嘴,机器人一样地干起来。不过干活之前,他默默将面包袋放到余珊珊面前,算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其实,测试工作是很机械的活儿,取样,测试,记录,几乎不用动脑筋。柳钧的脑子闲得发慌,实在忍不住想找人说话,正好杨逦姗姗而来。

“咦,柳先生亲自动手?”杨逦穿浅灰全毛套裙,高跟皮鞋,亭亭玉立,“需不需要一个帮手?”

“呵,杨小姐,有劳亲自探望。嘿嘿,不敢劳您大驾,这种环境穿硬底皮鞋和高跟鞋都很危险。”

杨逦眉毛一挑,单刀直入:“是不是怕泄露商业机密?我自报家门,大本化工四年,毕业后从没从事专业,除了三大力学还说得出名字,具体早已忘记。余小姐,你呢?”

“别别别,我没这意思。你看,这种粗活哪能让女孩子做?”

余珊珊早应声回答:“机械,大本,四年,毕业后下车间三个月,以后再没摸过绘图板。”

“哎哟,姑奶奶们哎,你们尽管看,即使拿摄像机录下来都无所谓。不过我还真奉劝杨小姐,千万别穿硬底鞋和高跟鞋进车间和测试中心,危险。我是字字忠言逆耳,句句良药苦口啊。”

“柳先生不用假想四面楚歌。”杨逦微笑,看着脚底的地面,小心走近柳钧,但一点没忘揶揄。

“我何止四面楚歌,我早风声鹤唳了。你们工科女生个个给养得大熊猫一样,不敬着你们我还有小命吗?”柳钧闻到一股好闻的香水从杨逦那边传来,禁不住看杨逦一眼。见杨逦精致的脸上泛出笑意,笑得含蓄而雅致,心说这杨氏兄妹有点儿不同,于是问了一句实心实意的:“你们读四年工科,就这么放弃了,可不可惜?”

“女孩子做工科,有前途吗?德国做机械类工程师的女孩子多吗?工作环境有这边的脏乱差吗?”杨逦问。大唐狄公案

“可是当年考工科,应该是缘于对专业的热爱吧?”

杨逦哂道:“当年报考时候,谁知道化工是什么。等知道的时候,晚了。总不能把一辈子都押在这四年上吧?看上去柳先生是真的喜欢机械。我们同学出国留学后都改读电脑商科,基本上没有留在本专业的。”

“太可惜了。”柳钧叹一声,“我同学也差不多。”若是刚回国时候,柳钧还会问个为什么,一个月下来,他已经看多听多,再多理想,又怎敌得过生存逼迫?比如前进厂,听爸爸的意思,找来工程师的工资可能还不如线切割工。唯有带来项目的工程师才获优遇。可机械不是一天能吃得出一个胖子的行业,环境不支持,又怎能要求工程师耐得好几年清贫。再说,没有财力支持,熬得清贫也未必轮得上一个项目。说起来,有粗仿项目可做,已经是不错了。

杨逦一边聊天,一边仔细看柳钧做着枯燥乏味的重复劳动,看半天都摸不着头脑。于是她问余珊珊:“小余,我的专业是近机类①的,到底是不足,你学机械,你看得出柳先生在做什么吗?”

①近机类:属于非机械类,但与机械联系密切的分类。

“我只看到反复的拉伸试验,至于每个数据对应下的淬火、退火还是回火,甚至渗碳合金钢中添加铬、镍、锰等元素,只有问柳先生自己了。即使给每个金相都拍下照来,也未必能弄清温度和含量。”

杨逦见柳钧听后含笑,她也微笑道:“难怪柳先生不怕我们看。”

柳钧笑道:“汪总看得出门道,余小姐也已经摸到门边。”

 

共 4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没大江大河看着有意思

    1. 赤水幽人说道:

      上部是真实的错孔年代,下部才是响应契合当代市场经济的创业创新多高大上啊,不服作者不行啊。阿耐无愧于大家风范,鲁迅文学奖必推此佳作!

  2. 匿名说道:

    心里描写很到位,赞一个

  3. 匿名说道:

    我觉得这部不错,之前的宋云辉,雷东宝,杨巡,各个形象不佳,宋云辉简直是一个从偶像到庸俗不堪到令人厌恶看到直接想跳过的堕落过程。希望柳均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继续保持这个好形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