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2007年 经济过热下的企业、股市、房市 · 3

阿耐2018年12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很快答案揭晓。一位中年男子过来,递上名片,是一家贸易公司的老板。该人七搭八搭打躬作揖套了半天近乎,说了很多好话,最后提出请柳钧帮忙向钱宏明通融,让他推迟一个月还款,然后说了一大堆非常客观也非常可怜的原因。说是都知道柳老板是钱老板的好朋友,请柳老板千万帮忙,事成必定重谢。

柳钧好不容易才将这位黏着不肯走的老板请走,罗庆疑惑地道:“现在人还钱这么诚恳了?难道不该是钱总追着这位仁兄的好友,期望好友帮忙催这位仁兄赶紧还钱?”

柳钧借钱的经验比罗庆丰富了不知多少,罗庆不过是道听途说,他是亲身经历。因此稍一思考就明白端的,但他只是道:“不懂。不提了,我们继续。”

罗庆却自己醒悟过来:“看不出,钱总不像是路道很粗的那种人。”

“一个行业是一套模具,走进这个行业的人,等于是装进这套模具成型,最终出来的业内人士,都是八九不离十,难的是怎么保留最后的一二成自我。”柳钧看着那个中年男子走开的方向,心绪翻滚。他想了好一会儿,摸出手机给钱宏明发条短信,把自己最近的行事历告诉钱宏明,预约三个小时详谈。

柳钧与罗庆深入研究分析随机抽取的二十份合同,还算高效,十一点钟之前拿出结果。看着结果,两人相顾而笑,还需要选择吗?“逼上梁山了,热处理分厂非上不可。”

罗庆想到一件事,摸出新签合同递给柳钧:“老大你看,本来说好的数量,结果签合同的时候临时又加了三百四十五套。客户这一批据说都是给煤矿做的。这个量,这个势头。每次看到我们的销量,我买入基金就很有动力。经济形势如此火热,怎可能不反映到股指上去。”

“明明赶上一个好时代,我怎么心里反而不踏实呢?看起来我只有苦干的命。”柳钧嘴里嘀咕,心里也是嘀咕。他翻阅罗庆新签的合同,点头道,“又是需要热处理的,我们的优势有一部分体现在独特的热处理工艺上,现在总算有人识货,可我们也做不过来了。热处理分厂非搞不可。”

“其实我已经放弃一部分热处理占重头的产品合同。我的意思,这回上新热处理分厂的话,一定要上更大规模,档次在我们是毫无疑问的,不需要我说。大概需要多少钱?”

柳钧笑道:“我现在可以拍着胸脯说,钱不是问题,哈哈。F-1给我们带来不小的利润,尤其是出口帮我们将自有周转资金体量大大缩小。热处理分厂要怎么做嘛,完全看我们的理想。”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可以对新上马工厂建设规模的规划更前瞻一些,更超前一些呢?”

柳钧想不到的是,第二天的半年度工作会议上,大家全都发出与罗庆一样的声音,为什么设计规模不可以更超前一些。发出声音的包括研发中心的孙工们。

大家一致认定,这是一个百年不遇的好时代,全民资产增值。远的不说,起码,火烧一般的好年景一定会延续到明年奥运会开幕,国家一定会力争在奥运的时候将最好形象展现给世人,也有可能,会延续到后年的建国六十周年与大后年的上海世博会。只要最简单的猜测,想想国家在奥运会这么多投入的边际效应,世博会这么多投入的边际效应,起码三年内,效应将普惠全国制造企业。没有理由,腾飞在这种时候反而裹足不前,腾飞更应该分秒必争,抓住眼下这最好的时机。

结论不出柳钧所料,只是他没想到大家的意见会如此统一。末了,他用笔头敲桌子,提醒大家道:“今天在座诸位,都是在腾达持有股份的股东,正因为今天的会议涉及的是公司未来半年的重大决策,因此这个会议更应该看作是股东大会。所以你们别着急着说服我赶紧开工建设大规模热处理分厂,你们应站在公司股东的角度首先需要说服你们自己,未来一到两年,公司该将利润分配红利了还是新建热处理分厂?”

众人一下子哑了,刚才倒是没考虑到,新建热处理分厂就得掏自家红利的腰包。可是没多久,大家就又众口一词回到原来的调门。新建热处理分厂全票顺利通过,毫无疑义。

会议结果给柳钧很大的心理支持,原来不仅是他看好盈利前景,而是大伙儿全都看好,而且全都是以实际行动支持扩建。于是,柳钧心中最后的一点儿怀疑也灰飞烟灭。

会议结束回到办公室,秘书说钱宏明有紧急来电。柳钧连忙打过去问有什么要紧事,钱宏明接到电话也是懵懂地问柳钧有什么要紧事,这么不正常地发短信行事历跟他敲定约见时间,他昨晚正好手机落在公司没带着,刚才又逢柳钧开会说不上话,现在正焦急从上海赶回来,晚上见面吃饭谈。柳钧想不到昨晚吃饭时候图方便,发个短信,就误导了钱宏明。不过事情在他看来确实不小,误导就误导吧。唯独崔冰冰郁闷,好不容易出差回家几天,结果接连两天吃饭不在一起。

柳钧先到饭店,得知钱宏明还没到,索性坐在车上打开电脑处理几件事情。过会儿被车灯晃得抬头,见到一辆硕大的Jeep停在对面,从里面跳下钱宏明。柳钧一看车身硬朗方正的线条,就知道是指挥官而不是大切诺基。他也合上电脑出来,奇道:“不开宝马X5了?新欢?”

🍓 落 # 霞 # 小 # 說 # w ww # L uo x i a # Co M

“X5卖二手车了。刚开始看到牛高马大的X5,还觉得这SUV够味,后来越看越没性格。”他拍拍指挥官车头,手底下传出的是厚钢板才有的闷闷回声,“这个不一样,选择它,是选择一种生活。什么时候空了,我们哥俩找个地方真越野去。”

“我呸,你这叶公好龙的,我看你选择它,是选择美国大兵梦。你小时候多爱挂着我的木头枪招摇啊。”

钱宏明一个劲儿地笑:“看,瞒不过你,真是麻烦得要死,我好歹也是钱总了,你还跟我提开裆裤时候的破事。”

“你不也一样,说是跟阿三谈工作,结果谈什么,啊,连我小时候怎么对女生好奇,怎么率男同学偷偷摸摸流着口水看女生游泳也给我捅出去了,我才跟你提提又怎么啦。”

钱宏明开心大笑,忽然想起来,道:“我今天回来,没跟嘉丽说,你也别跟她提起。”

“你看看,我小时候虽然坏了点儿,可现在多好,正宗绝世好丈夫。你呢,晚上宿谁家?当初我们偷看去的时候,你还故意装作掉队,不跟来呢。这就是我想找你谈的问题。”

钱宏明不经意地左手背在嘴边放了会儿,立刻拿开:“我说这么反常呢,原来教育我这个来了。你怎么知道我不回家是找别的女人去?告诉你,我今晚很正经,顺便连夜处理一些工作,时间很紧,就不惊扰嘉丽了。”

柳钧听着不信,他即使时间很紧,即使半夜回家会吵醒妻女,他再晚也肯定要回家的,起码摸摸女儿通红的小脸蛋,被阿三埋怨几句也好。但他没揭穿,因为他留意到钱宏明很久没出现了的那个招牌动作。走进饭店坐下,柳钧道:“我昨晚也在这儿吃饭,结果有人看你面上送我两道好菜。”他摸出昨晚收到的名片,放到钱宏明面前。

钱宏明一看就怒道:“这个瘪三。找熟人做中问我借钱,说是预付款进去,货一直拿不出来,需要借钱调个头寸。结果货拿出来,头寸解决,却偷偷炒权证去了。他以为权证是股票,结果输得当裤子,我的钱更还不出。我还宽他几天,让他想办法筹措,他很好嘛,找你告状了。你今天找我是不是为这个事?”

没等柳钧答应,服务员拿一瓶酒过来,笑眯眯地说:“今天是有人送酒,指名道姓送给一位柳先生。”

柳钧奇道:“男的不要,女的要。”

“是位很美丽的女士呢,让我不要跟你说是谁。”

钱宏明笑道:“打嘴了吧,还教育我呢。我看你小时候的性子一点儿没改。”

柳钧拿起酒看了一眼:“挺贵的。小姐你请拿回去,我跟朋友两个今晚都开车,没法喝酒,帮我谢谢那位女士的好意。”等服务员一走,柳钧就接着道,“有一些事情,从小就知道那是坏事,比如婚外情。而这种坏事又是只需要克服一下,克服后最终也只影响我一个人的快感,那么我当然克制一下自己,不去触动那条线。这就是我今晚想跟你讨论的。我绝无教训的意思,我只说说我的一些想法,一些我积累了很多日子的想法,今天倾诉一下。”

“婚外情与婚外性,不是一个概念。对,我们今天是理智地讨论,我有必要向你指出,你千万不能混淆。”

“我无法理解,但我愿意理解你。婚外情这种事对我而言,判断起来很简单,白就是白,黑就是黑,没二话。可是我们遇到的很多事却不是。很多事情,我举个例子,行贿,从小我就知道行贿是坏事,可是真遇到了,却发现不行贿影响到的不仅仅是我个人的生存,若只影响我个人,我选择不行贿,可是不。而行贿却有无数正大光明的理由,有时候甚至是不得不行贿。我得说,从我这两只手送出去的红包已经无数了,可每次行贿,我都很内疚,心里很挣扎。每次听到有人说起行贿,理所当然地说人在江湖,还没混出师门的才拿行贿当回事儿……”

钱宏明一直认真看着柳钧的眼睛,听到这儿接了一句:“你虽然行贿无数,可你从不认为这是理所当然,所以不仅是每次行贿你的心里都很挣扎,而且你还是长长久久地内疚、矛盾,甚至不断谴责自己的这种行为。”

“是的,我就知道你能理解我。有人或许说这是一种虚伪,做都做了,还假惺惺掉什么鳄鱼眼泪,再恶心不过。没错,我不断地意识到我在犯错,可是我依然不断地犯错,但我不愿内心麻木,不愿放弃儿时便养成的善恶标准,我依然认定行贿是坏事,然后每一次做坏事,便可以谴责自己一次。同样的,还包括很多事情。我唯愿我坚持的这点儿脆弱的标杆,让我内心以为我还不算是道德败坏到家的人,让我内心以为我还是个分辨得清是非曲直的人,让我在某些我可以控制的领域中克制我的行为。我不知道我这么想算不算很白痴,这种想法其实多余,我即使不这么想,我可能依然还是现在这样的柳钧,可是我多了这点儿想法,却是挺折磨自己。幸好你一听就能理解我。我就知道你能理解,而且你也会这么想。是吗?我们如此坚不可摧的友谊,说明你也是个多情的人。”

钱宏明却好久说不出话来,他想顺着柳钧说一句皆大欢喜的“是的”,可面对认真看着他的柳钧,他却难以启齿。良久,钱宏明才道:“这个问题很形而上,我还真没时间认真反省过。今天不能贸然给你答案。良知在很多场合都是多余,没办法,生存逼得太紧了。”

“像你说的那个赖账的,从我昨晚看他眼神深处的惊惶,我相信你给他施加了你们这一行常用的压力。虽然,在这件事上,我知道你必须这么做,我也想不出有更好的办法。可是宏明,这种做法非常不良善,我不愿你回头一个人痛苦地面对自己的内心。嘉丽虽然是最好最安静的港湾,可是港湾又能容纳得了多少。你看看你一头白发。”

钱宏明双肘支在桌上,两手抱拳撑在下唇,欲言又止,无力辩白。到最后才说了句:“我有很强很强的欲望,各种各样的欲望。”

“可你更是个内心丰富而敏感的人,你想得要比我多得多,我一直在想你为什么经常不回家,找各种理由蹲在上海,可又这么爱嘉丽。”柳钧顿了顿,“你怕把你的丑陋暴露在嘉丽面前吧。我刚刚才替你想明白。”

钱宏明迅速但并不干脆地反驳:“柳钧,我没你想象的这么单纯。”

“我们都奔四十的人了,怎么可能单纯?我刚才说了那么一堆,就意味着我单纯吗?不见得。宏明,我只真诚地希望你别亲手摧毁自己的心。找时间,你好好面对一下自己。你都已经不敢面对嘉丽了。”

“不要想当然,行吗?我跟你虽然是好朋友,可到底是不一样的人,你别把你的想法生拉硬扯到我的头上。我确实不单纯,内心不单纯,我不愿瞒你,其实我可以敷衍你,这种问题很……对我很弱智。”

柳钧却是定定地看着钱宏明的眼睛:“我不信。”

钱宏明心头烦躁起来:“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事实。”

“事实是你本质并不坏,你别糟践自己。好吧,今天讨论到此为止,你都快把你的嘴唇磨肿了,别人看到还以为你疯狂怎么了呢,还真不能回家见嘉丽了,嘻嘻。”

钱宏明一愣,迅速撤回双臂,心中有种被透视的不快。他尽量克制,微笑道:“柳总现在指挥惯了千军万马,饭桌上也这么有张有弛有条不紊了嘛。”

柳钧也笑,不再深挖。不喝酒,两人虽然说了很多话,可还是很快吃完了饭。柳钧问刚才的服务小姐究竟是谁送酒,小姑娘不肯说,眼光却飘啊飘地飘向一处包厢。柳钧会意,走过去那包厢,打开门一看,就一脸木然地回来。里面有个美女他一眼就认出来,那就是余珊珊。

钱宏明一听说刚才送酒的是余珊珊,顿时拍桌大笑,招手让服务小姐过来,抢着结账同时加两盅木瓜牛奶炖燕窝,让送去到余珊珊所在包厢。柳钧大不以为然:“你送什么不好,送这种容易引起误会。”

“想在你面前扬眉吐气?我涮她一道而已。”钱宏明笑嘻嘻地拉柳钧离开饭店,“难得我们单独聚会,我想看你怎么开我的车,你赶紧想个可以越野的地方,我们飙过去。”

“你不是今晚很忙吗?”

“再忙也得给你让位啊。走。”

柳钧坐在车上想了好一会儿,才想出朋友的一处基建工地。钱宏明懒得开口指点特殊操作,让柳钧那老手自己摸索去,对那种天生的机械狂人而言,自己摸索反而是种乐趣。只是他旁观柳钧的操作,心中愤愤不平,这款虽然是欧洲生产,可全然美式设计的车子针对的市场主体是五大三粗的老美,他一米七出点儿头的身高开这车子很是不顺手,许多柳钧只要勾勾手指就能达到的功能,他得移动整只手,所以有些人的优势真是从脚底武装到牙齿。

夏天的晚上八点来钟,路上还人来人往,好多乘凉的市民。不过通往工地的路还是塘渣块路,基本上就没有行人。但柳钧才将车子开进去一百多米,就迎面对上一个穿圆领碎花布衫、黑色人造棉大脚裤子的老妇人,老妇人手里捧着一堆木条,木条之间还有一把本地人爱用的蒲扇。塘渣路狭窄,天色又暗,走错了就得掉进旁边烂泥地,老妇人站在路中央,有点儿不知所措。柳钧将车子靠路边停住,让老妇人就着车灯慢慢擦着车身离开。

柳钧见老妇人手中还沾满水泥沙石的木条,奇道:“好像是本地人吧,这年头本地人还烧柴灶?”丰乳肥臀小说

钱宏明笑道:“你这公子哥儿从小就‘何不食肉糜’,你知道现在煤气多少一罐?一百二三十大元了,看原油价格走势,煤气价还得往上升。寻常工薪一个月工资才多少,又没见升,好多人家用不起,家里改烧煤球炉了。”

“钱总你怎么知道的?太神奇啦。”鬼吹灯小说

“凭我是劳动人民出身,凭我始终扎根在劳动阶层。”钱宏明一笑,“上回带小碎花去乡下乘三轮车,随便绕小镇转了一圈。那三轮车夫告诉我,夏天一到,他一天得喝五热水瓶的开水。家中煤气转眼就烧没了,怎么用得起。正好邻居有人支起一只老虎灶烧开水,一瓶一毛,像他那样一天五六瓶的就八分一瓶批发价了。你别这么看着我,好像我跟你撒谎似的。老虎灶烧开水为什么便宜,就是因为现在房地产发烧,到处是工地,工地上到处是扔掉不要的木条木片嘛。不过刚才那老太太捡去的木板可能是给自家烧煤球炉做引火柴的。烧煤球二三十块一个月,比起烧煤气就便宜多了。”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