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2006年 税务调查背后的秘密 · 4

阿耐2018年12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这儿事情也多,不过能自己解决就自己解决。原本合作的另一方忽然出事,中途掐断资金投入,我这儿的自有资金立刻顶不上了。唉……”

梁思申跟着柳钧参观,忽然打断柳钧的话:“咦,你们需要用到这些计算?找数学系教授合作的就是这个?”她指着白板上一大堆乱糟糟的计算惊讶不已。

“是,我们下午刚为计算方法争执了一场,忘了清扫战场。我们团队本身也有数学硕士,这些是自己算的。”

“非常高深啊,原来这样啊。”梁思申是数学高才生出身,对于柳钧原本给她介绍的那些独一无二的技术,她感受不深。但是白板上在外人看来似乎是一团糟的计算,她却从中体会到东海一号分段研究的高超水平,对眼前的研发中心终于有了切肤的了解。她站在白板前面看了好半天,还是柳钧提醒她半个小时已到,她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数学,原本的大爱,此地忽然狭路相逢,竟是牵动心底深处的颤音。

上车一直到饭店,柳钧深入体会保时捷GT的操控性,梁思申则是一直回味刚才白板上乱麻似的计算,竟是一路无话。等见到丈夫,梁思申先打听柳钧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运辉了然地笑道:“柳钧是技术型的。许多起点比他低的工厂,这么几年下来,规模都超过腾飞,柳钧算是混得差的。不过在业内名声很好,除了说他不会经营,对他的产品都没话说。”

“看他工厂规模,真想不到他的研发中心有这等水准。他那企业,倒是让我想起欧洲那些规模虽然不大,可手中捏着顶尖绝活的中小公司。嗯,有件事,他公司的资金给你的东海一号吸干了,据说。”

“哎哟,忘了这件事,他那试制品开动一次就要好几万,隔三差五开一次,还不把他榨干?”

宋运辉当即给秘书打电话,让立刻弄清楚安总的情况。放下电话,他解释道:“这件事最大的为难是当中夹着个安总,偏偏安总那边还很不让人省心,我想做什么还得看看安总的处境和态度。可惜柳钧规模实在太小,要不当初直接交给柳钧做就没那么多波折,稍微不足的部分我可以通过银行指定贷给他一笔,很容易解决,可他的实力实在差太远。”

很快,宋运辉的秘书来电通报,安总这两天没上班,但公司有传闻说安总可能被双规了。宋运辉不由自主地道:“呃,前两个月不是说摆平了吗?要死了。”他当即打电话让柳钧过来,有事相商。这时候还谈什么指定贷,他这会儿要是指定贷给柳钧一笔钱,弄不好过几天柳钧进去配合调查,他也被连累怀疑上有猫腻。

落 luo霞xia小 xiao说 shuo w w w * l uo x i a * co m

柳钧刚打车到丈母娘家打算接淡淡回家,不晓得宋运辉叫他去有什么事,只能立刻折返饭店。见到宋运辉,却是当头一棒。“反正后天启程去德国玩,我多收拾一些行李。”柳钧闷了好一会儿,才说出这么句话。

“抓紧时间安排好工作。不过我的建议是你不用去避风,那样反而给人不正常的感觉。”

“我……考虑。”柳钧一时有点儿不知所措,“东海一号分段研究工作,宋总请不用担心。这现在是研发中心全体的命根子,没人催他们也会做下去……”

宋运辉干咳一声,只能直说:“你不用东躲西藏,你只要保证给我如期拿出合格产品,我会保你。”

柳钧愣愣地看了宋运辉一会儿,懂了:“非常感谢宋总,我这次去德国的旅行取消。”

“不去也好,去了也没心情玩,以后有的是机会。”可宋运辉还是不敢放心,“会不会影响你的资金链?”

“或多或少总是会的,不过只要人在,总能解决。”

柳钧后来没兴趣说话,坐了会儿就告辞。走出饭店大门,沮丧地沿街步行很久。原以为安总春节那会儿折腾一阵后已经脱厄,想不到还是没摆平,就冲那阵子调查安总,就有人立刻找上他折腾他,他估计自己没几天又得被人找了。人说罪有应得,怎么就他倒霉,所有差池全被抓包。

柳钧走后,梁思申却惊讶丈夫的表现。这个号称大陆不粘锅的人,竟然一口答应保柳钧,可见东海一号项目在宋运辉心中地位之重。不过宋运辉却解释他了解柳钧行贿那事儿,那种被迫行贿的事儿,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一团乱麻。好在他一向信誉很好,又与腾飞无金钱来往,出不了什么事。可是他担心柳钧雪上加霜的资金链,那必然影响研发工作的进度。

对于宋梁两人而言,柳钧的那点儿小事,真如蜻蜓掠过水面,点起一阵涟漪。他们除了去德国的时候少了个很好的地陪,其余都没太大影响。而且即使这点儿最小的影响也不算影响,宋运辉只要打个电话,自有德国本土人士在机场等候。

可是对于柳钧这个当事人而言,情况则是完全不同。他心情非常低落,一边忐忑地等待不知什么时候落下的另一只靴子,一边还得担心因为他被拘而伤害信誉,可能产生的对公司的打击。

但是崔冰冰见到进门脸色墨黑的丈夫,却坚决地道:“有宋总这句话,只要不坐牢不留案底,就什么事都没有。你只要管住嘴巴,进去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知道,出来你就是传说中的英雄。这年头不进去几次配合调查的不算企业家,而进去不说的,出来只会更受尊重和信赖。社会就是这样,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你不要想当然。我们以后还得接触银行、国营大公司、大小行政审批单位,我留下这么个‘好’名声,以后他们看见我有心理障碍。你不知道有些事情他们只要端起脸公事公办,就一定坏事。”

“嘿嘿,只要你是个坚强的战士,他们只会愈加青睐你。不信咱走着瞧。你眼下除了不能去德国玩,其他都没变,想吃吃,想睡睡,放宽心。别自乱阵脚。总之一问三不知。”

“万一安总自己招了呢?”

“那也是安总张冠李戴,记错,总之与你无关,你两袖清风,清白如初生幼儿。我明天安排你见个朋友,业内有名的好汉,听听他的经验。你现在手头有两大优势:一是外籍;二是未完成的东海一号。东海一号这么大的工程,宋总肯定背着天大的责任,不仅要对上面交代,还要对香港股民交代,要是坏在你这个环节,接手的人都没有,他能不死命保你?他那是保自己。所以你放心,放一百个心。”

柳钧摇头:“你就别给我宽心了,大妹,这是犯罪,犯罪啊,社会还不至于宽容到纵容犯罪的地步。”

“没见过世面的人才傻不啦叽认为你是犯罪。这世道谁不知道你做的是什么,谁也没指望你这种企业家是白兔宝宝。那种拎不清的你才不用管他们怎么想,他们想什么永远与你无关。不会……你自己想不开吧。可是做都已经做了。”

柳钧继续摇头:“我没那么白兔。可我不知道心里烦什么。阿三,如果我进去,你抱淡淡去娘家住几天。按宋总的说法,他不会让我进去时间太久,你们娘俩需要有人照顾。”

崔冰冰飞老公一个白眼:“你以为我是嘉丽。你进去几天,我请假几天,专门替你去腾飞坐镇。哼,从来没有摆过老板娘的款,这回一定要好好过把瘾。弄不好索性把你老板位置篡了。得,先给你煮个糖水压压惊。”

柳钧追着崔冰冰进厨房:“我不是害怕,我是心烦。”

“正常,正常,你若不心烦你就是刘备了,你知道我最讨厌刘备那种动不动双目含泪的猥琐男。但这儿不是有很神圣的妈样的宽阔胸怀吗?你有什么心烦尽管说出来。”

柳钧哭笑不得:“阿三,你可以陪我长吁短叹两声吗?你这么镇定弄得我感觉很弱智啊。”

“是真的,我出道以来已经给好几个这样那样进去的前辈接过风,第一次还跟着心惊肉跳的,对他们也挺鄙夷的,后来就道德观念淡薄了,因为大家都是这么在混,或多或少擦个边,连妈妈们都要几百几百地行贿幼儿园老师,何况我们?谁给捉出来肯定是站队没站好,没给捉出来的也未必清白。嗳,我不是镇定,我是麻木,你这下舒坦了吧?”

“老婆,你是我的精神栋梁。”柳钧抱住妻子真真假假地赞叹了几句,到底是心头放下了许多。有些不知名的烦闷,似乎也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一些。

可总还是担心的,最担心的是有可能的失控,或许宋运辉也有鞭长莫及的盲区。第二天在崔冰冰安排下,柳钧与一个几进几出的前辈见面,请教了许多问题。而且有不少问题他还没想到,前辈主动提点了他。于是,柳钧接下来首要大事,乃是弄清安总的失蹄,究竟是有谁从上而下地搞安总,还是安总民愤太大不捉不足以平民愤。据前辈说,弄清这个本质的区别,才能让自己有效应对,保证立于不败之地。

但没等柳钧将安总失蹄原因弄清楚,一辆公检法的车子早上过来腾飞,将柳钧接走,同时还将柳钧的办公室贴了封条,抱走里面的电脑主机和笔记本电脑。柳钧心中了然,在众目睽睽下跟便衣人员下楼上车。幸好来人并未用强,若非来的是一辆标志太明显的公检法车子,别人会误以为柳钧来了朋友。而柳钧听到有个来人是本地口音。但是下面车子的车牌是来自东北那地儿。老张一见那阵仗,就分别给柳石堂和崔冰冰打电话。

柳钧唯一的担心是会不会被拉去东北,而且眼下宋运辉一行还在德国,他落在本地还好,落到外地,等宋运辉回来还能管得住吗?好在车上三个来人都态度挺好,除了声明坦白如何抗拒如何之外,其他话都听着很家常。车子经过一处路口,柳钧一看没向左拐上那条通往高速的公路,心里先宽了一点。于是他开口提醒来人,他是科学家,那台笔记本电脑里面有很多研究资料,不少是独一无二需要保密的,希望大家检查时候不要销毁那些资料,因为没有备份。

然后,一行停在本市一幢政府大楼下面。柳钧开始管住嘴巴,根据前辈的提示开动脑袋里的逻辑机器。

崔冰冰一接到报讯电话,就跟在大户室里泡着的公公柳石堂简短谈两句,说一下情况,便请假出来与公公在附近咖啡馆面谈。讨论结果是,柳石堂去公司坐镇,她在市区跑关系,看发展。期间给柳钧打一个电话,接通但没人接。崔冰冰干脆发一个短信过去,问要不要送换洗衣物。过了好一会儿,几乎在两人决定结账离开时,才有短信过来,说暂时不用。崔冰冰也不知道这个短信是不是柳钧发的,因为这么特殊的时刻,这么难得的短信居然没有一个让人宽心的字,显然不符合柳钧的风格。

柳石堂见儿媳言语镇定,可脸色大变,就劝崔冰冰不用太担心,这年头公检法对行贿者客气得很,何况是宋运辉有过明确表态的。崔冰冰不禁摸摸自己的脸,还以为她能冷静应对的呢,虽说她也知道事情不大,即使柳钧在里面全部招认了,问题也大不到哪儿去,可想到亲人这会儿正失去自由,说不慌是不可能的,就像柳钧所形容的,说不出地心烦。虽然公公劝她镇定,可是公公脸皮僵硬,又能比她好到哪儿去?都是关心则乱。

只是打听一下柳钧的现状,而不干扰司法,这等小事崔冰冰只要给父母打个电话就行。这年头高职高位高薪的人有不少同时高血脂高血压高血糖,本市第一号的三高专家为女婿的事情求上门去,岂有不给面子的?很快崔冰冰便得知,宋运辉早已在里面打好招呼,柳钧不可能北上。该“三高”还说,既然是崔医生的女婿,他们自然另眼相待。至此,崔冰冰完全放心,他妈的,只要人在本市,即使柳钧全被逼供出来,也出不了大乱子。

于是,剩下的事情唯有等待。崔冰冰果然抱淡淡去娘家住了。这种时候一个人在家,她觉得房子太大,大得心烦。

好在,等待的时间不长,第二天傍晚,“三高”便通知崔父去接女婿。崔冰冰与柳石堂一起去,见到态度从容的柳钧从里面出来,仿佛只是到里面办了一件公事。“三高”一起出来,嘱咐柳钧这几天别离开本市,随时准备接受问话。当然,这些话是说给崔父听的,无非是在崔父面前卖个人情,人家这是破例提前放你女婿自由,你得记住了。

等“三高”一走,柳钧拥抱了一下妻子,附耳轻道:“什么都没说,我的逻辑能力比我预想的强,原来我真的很聪明。”

柳石堂见此与亲家对笑,两人先坐进车去,柳石堂自觉坐到驾驶位,心疼儿子刚出来,不舍得儿子再操劳驾车。崔冰冰则是哈哈笑道:“天才青年汗臭十足,给人吓出的冷汗吧?”

两人也跟着坐进后座,柳石堂赶紧给儿子说说亲家的功劳,大家一顿彼此安慰下来,车子已经到了崔家。崔家只有崔冰冰一个女儿,自然是将女婿当儿子看待,进去崔母已经什么都准备下了,直接就把柳钧送进浴室。柳石堂唯独阻止儿子接触孙女,说儿子身上带着晦气,不能沾染到小孩子身上。于是柳钧在屋里面洗澡,外面四个成年人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唯有淡淡站在学步车里“刷刷”地撞来撞去。

一会儿柳钧出来,大家一边吃饭一边说里面的事情。柳钧说他等着调查人员上门的那阵子心情最差,总感觉好像有什么飞来横祸要降临头上似的,满心都是不安和烦躁。反而上车跟来人对答几句后,心情完全安定下来,来都来了,又死不了,还能怎样?那么就以一贯的科学精神对待此事。又因有前辈高手教育在先,柳钧不急不躁,即使对方抛出安总已经招供等诱饵,他的回答万变不离其宗:我是个科学家,我不需要用行贿手段争取一个纯粹的研究项目。那帮人问不出什么,就查他电脑,台式机的主机和笔记本电脑一起查,至今电脑还被扣在那儿。不过他在里面受到的待遇不错,有不错的盒饭,与坐他对面的人吃得一样,晚上还睡了一觉,虽然睡得并不舒服,被蚊子吵得慌。他能够不出城,是得益于宋运辉,而在里面获得优待,则肯定得益于岳父大人。至于那个案子,就得看安总的嘴巴够不够坚强了。可若是有人自上而下地搞安总,安总即使再有渣滓洞精神也难闭嘴。富爸爸穷爸爸

崔冰冰很好奇,什么叫作以一贯的科学精神对待此事,又在什么地方需要用到逻辑能力。可惜她得管淡淡睡觉,只能有一茬没一茬地听几句。终于等到淡淡睡着,她才出来再问。柳钧就告诉她:“他们提出的问题都有目的,他们希望通过提出雨点般的问题把我绕晕,以获得或真或假的答案,然后他们再通过将真假答案中的蛛丝马迹进行串联比对,推知事实真相,再对我进行更进一步的挖掘。我对于他们的问题,总是告诉他们我对前哪个问题有这个答案,但是我的答案与你们后问的几个问题之间存在的是充分关系,或者是必然关系,也或者是充分必然关系,所以你们能或者不能据此提出接下来的这个问题,这是逻辑关系的要求。越到后来,我感觉越有趣,完全置身事外把它当作一个逻辑课题来对付。因此到昨晚的时候,他们愤怒地发现陷入逻辑怪圈,他们那些准备不充分的三板斧的问题全部被我简单地引向几个现成答案,那几个现成答案我都写在纸上,供他们明确参考。”古董局中局小说

崔冰冰被绕得晕晕的,柳石堂则是笑道:“小时候外面闯了祸,也是这么回家对付我,他反正是最无辜,最有理由。呵呵,最后我只能武力解决。这回幸亏有我们这么多人帮你在外面奔走,要不然,关你三天三夜不让睡觉,几班人马车轮大战陪你玩逻辑,看你还挺不挺得住?”

“所以美国在关塔那摩设立监狱对付那帮恐怖分子,在本土就不行,遇到你这种人就吃瘪。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机器尊重罪犯人权把自己作茧自缚了。”崔冰冰笑道。

“我们国家现在也施行无罪推定了,眼下我只是嫌疑人,而不是罪犯,这其中有本质区别。”

“去你的,若没爸爸和宋总,你就从头到脚都是罪犯。今天他们没再问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