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8 · 09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天气一天一天地热起来,蔷薇谢了,栀子开了,茉莉与玉簪也次第在夜晚开放。锦云里在梁思申的悉心操持下,自春到夏,鲜花不断。

可外公却在这般典雅繁华中,想到粗糙的雷东宝,不知那个一会儿鲁智深一会儿李逵的汉子现在恢复没有,精神头如何,健康状况会不会比他这个老头子更糟?

可是他现在懒得离开锦云里走那么远的路,他只好问宋运辉,雷东宝而今有没有音信。宋运辉告诉外公,他只联络得到韦春红,雷东宝一直不肯接听他的电话。他只知道雷东宝现在能走路了,神志完全清楚了,戒酒了,戒烟了,而今最大爱好是捏一把柴刀上山砍柴,一去就是半天,砍柴回来是劈柴,劈柴之后是烧柴,可以耐心地蹲灶窝里半天都不出来,人瘦了,落形了,嗓门小了。

外公心说,什么嘛,这也叫卧薪尝胆?一个才届中年的汉子打算就这般无所事事打发后半辈子?年龄比雷东宝大一倍的他都还老骥伏枥,壮心不已呢。比如他最近非常关心长江洪水,待在电视机前的时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长。

杨巡因关心经济形势而看新闻联播,捎带着也关注上了长江洪水。杨巡最先还看得兴高采烈的,对着电视上浊浪翻滚的画面大呼小叫,让任遐迩一起“观赏”。他告诉任遐迩,他以前所住的山村每到雨季,四周山上的水全部往底部村庄里流,他们经常是眼看着小溪里的水翻滚上涨,变成宽阔的大河。然后大河里的水漫开来,他们小孩子在水里痛快打水仗,那时候的水真清,打水仗乃一大享受,现在好生怀念,估计那什么洞庭湖鄱阳湖一带的孩子现在也可以狂打水仗了。当年等水一直漫到家里,大人们的脸上才严肃起来,带着他们背上家当顶一大块油布往山上躲。小孩子还高兴得稀里哗啦的呢,现在想起来都好玩。不过雨总是那样有规律的,下着下着,过了梅雨季就晴了。他估摸着电视里的浊浪翻滚画面到了七八月也得因为夏季来临降水减少而得以缓解,所以都没当回事。

但随着雨没完没了地下到七月,杨巡不好意思再没心没肺地“观赏”了,他开始每天关注电视上的洪水情况。即使有时因为应酬错过新闻联播,回家还是会问一下那边情况如何,有无恶化。他没亲眼见识过山洪,却知道村里有几处遗迹,竟是山洪冲垮的石头墙。电视上的洪水若是决堤,沿岸百姓的家那就得跟他当年东北时期遭愤怒矿工洗劫的电线店一样,数年积累,一朝完蛋。他至今想起当年的困境还有点胆寒呢。他因此也不知脑子里哪根筋搭上了,特别关心长江沿岸局势的变化。今天一回家,任遐迩就告诉他,新闻播出了年纪那么大的朱总理亲自抵达重灾区探望灾民。

杨巡当即感觉那边的境况可能比想象中更糟,要不然怎么会惊动总理大驾。他打开电视转了一圈,没看到类似新闻,就上楼洗澡,看过睡梦中的宝贝女儿小碗儿,下来正好赶上晚间新闻。同看一条新闻的上海的外公看完后严肃地瘪着嘴睡去了,这边的杨巡对身边的妻子道:“遐迩,我们刚才吃饭说到捐款了。他们有几个被各自的婆婆叫去要求捐款,饭桌上净听他们骂人,不肯捐,可都说这回估计逃不过,要不报个数字上去,回头捐不捐另说。”

任遐迩奇道:“都那么有钱,捐点儿出来又伤不了筋骨,也忒鸡贼。过几天我们也得被找上吧,你怎么办?”

杨巡道:“不过听他们一说,还真是那么回事。国家平时有好处都给了东海他们那些企业,要捐钱了才先想到我们,凭什么啊?我们个体户不偷不抢,猫角落里做边缘分子,前几年才被承认身份,让开私营有限公司。轮到捐起款来,怎么就那么认我们法人地位了?你说谁会一个电话请走宋总谈话,让他掏钱,即使让掏也掏的是国家的钱,他个人能掏多少?明显不公平。”

“唉,是啊,每个月税费教育附加费城市建设费什么的我们私企从来不落下,可说起来我们私企好像是三等公民,这个不准入那个不准入,怕我们扰乱经济秩序,等捐起钱来又要我们做道德楷模,什么逻辑!”

杨巡“扑哧”一声笑出来:“发牢骚也得听知识分子发啊,你这话放今天饭桌上,就把他们的盖了。说实话,我本来想怎么伸把手,今天听他们一席牢骚,我也气不打一处来。都当我们的钱是不义之财一样,以前拿个白条谁都敢上来收费,今天变成捐款了。就算退一步,要捐也得先找萧然他们那些人,他们那挣的才是不义之财,说什么也得捐点儿出去安慰良心。哪像我们提心吊胆挣这么点儿产业,每分钱拿出去都是割肉。”

两个人夫唱妇随,同声共气。临睡,任遐迩却问一声:“这个月要不要拿笔现金出来放着?”

杨巡抓抓头皮,再抓抓头皮:“真要做好人?”

任遐迩莞尔:“真是,狗肉包子上不了席,肯定这几天得找你,你做好思想准备吧。”

杨巡愣了会儿,连声说“睡觉”。今天这顿饭吃得,本来看电视看得满腔都是热血,硬是给吃出满腹的反社会来。

隔天杨巡在酒店遇见宋运辉,却得知当天早上,梁思申买了一车子的消杀药品,带上刚从美国回来过暑假的宋引自驾赶赴九江了。杨巡想想那辆牛高马大的切诺基,心说那车真派上用场了。杨巡很想知道梁思申带去多少钱,但追问之下,宋运辉不肯详说,只说不是小数目。

其实宋运辉不便将梁思申准备用于灾区的钱公之于众。梁思申的意图很明显,替她爸爸消孽。她不仅自己出钱,还大大勒索了梁凡一笔,倒是放过外公,还是外公自觉将钱奉上,因此她不肯留名,不愿公开,一切都希望悄悄地完成,谁也不惊动。宋引是听说计划后自告奋勇跟去做保镖的,爷爷奶奶好生不舍,但是爸爸鼓励,她几乎是在车上倒的时差。

杨巡估计宋运辉嘴里的不是小数目应该起码十万起档。但再想到梁思申的大手笔,那个不是小数目,会不会百万起档?他都无心应酬,回家便告诉任遐迩,宋总太太估计捐了上百万,这还是保守数字,两人一时相对无言。

任遐迩好久才问一句:“宋总太太的是不是不义之财?”

杨巡摇头:“应该不会是,以前跟我合作的时候再怎么辛苦都不愿搬出特权,人这种性格应该很难改变。”

任遐迩想了会儿,道:“他们国外的,慈善方面与我们很不同。他们那边的富豪经常回馈社会。小碗她爹,我们现在也算是有点儿头脸的,那个……虽然我们一肚子的反社会,可别为富不仁,我们也得有自己做人的准则。”

杨巡虽然点头,可并没回答。他想到很多。他想到在正统社会里低三下四讨生活的日子,想到过去几乎遭全民唾弃的个体户生涯,想到虎口夺食般从萧然等强权手指缝里扒来钱财,想到那在计划体制下提心吊胆的生存,想到至今即使手头再多的钱也无法准入的某些商业领域。他想到他心中缠绕不去的恐惧,那是长期游离于体制边缘人的警惕,警惕任何可能致使擦边球变为违法的政策风吹草动……他能没有怨气吗?他即使再是人们口中的大老板,却依然似乎不受体制承认。他被那些个体朋友提醒,心里没法不对捐款要求产生反感。他不能总吃最差的饲料,挤出与人同样的奶,太不公平。

可杨巡即使已婚,多少在心中还是把梁思申当作天上那弯皎洁的明月。对于梁思申的举动,他更一厢情愿地往好里想,往高里倾慕。想到梁思申和他看着长大的宋引而今正在奔赴灾区的路上,他有点没法将“不公平”三个字像前天一样理直气壮地挂嘴边上。他问任遐迩,究竟要不要捐。任遐迩奇怪他旧事重提,就说她的意思是,本来想捐的话,还是捐,别因为别人说几句话就改变立场,做事得听从自己的第一意愿。

杨巡心中的天平摇摆着,但第二天被个私协会请去谈话的时候,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嘴上开了一张空头支票。他不甘心被那些人理所当然地要走一笔他的血汗钱。

回来后正好有人找他询问市一机的相关事宜,希望杨巡这位众所周知的宋总老乡搭桥,向宋太太转达运作市一机的意向。杨巡绕过宋运辉,直接一个电话打到梁思申的手机。可三言两语,梁思申的话题就转到所见所闻上。

“杨巡,不出来不知道,情况比电视上说的可能还严重。长江安徽段都没逃过,堤坝岌岌可危。”

听着梁思申充满叹息的语气,杨巡忍不住道:“你帮我看看,我能做点儿什么。”

梁思申道:“我原先想,先带上肯定有用的消杀药品,带着的钱到目的地再见机行事。现在看来都不用到目的地,凡是民生物资都需要,怎么,你也准备过来?”

杨巡愣了一下,脱口而出:“这么花钱,不心疼吗?”

梁思申不便解释她心中最强烈的本意,只得避实就虚:“东海公司号召捐款的口号说,拿出你的社会责任心来,奉献你的爱心。”

杨巡笑道:“都这么说,可看到那些肥头大耳的人说这种话,你不觉得讽刺?不过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我信。”

梁思申寻了一句开心:“既然相信,那么拉两车方便食品来。”但梁思申绝不相信杨巡这个把钱眼儿看得比天大的人会舍得花那个大钱。在她印象里,对于杨巡,做什么都好,就是别打他钱的主意。跟杨巡合作,根本不能有双赢这个概念,只能讲求奉献。

杨巡却一根筋搭牢,认真上了,觉得好像是他对梁思申有了承诺似的,若赖账不做,他便是连这么个最后一次表白自己的机会也丧失了。他回头没二话,让任遐迩取出钱来,从自家市场里的批发商那儿用出厂价直接进了一卡车矿泉水,一卡车方便面,一卡车食油、火腿肠、饼干等物,一车防风挡雨的塑料篷布,装了满满四大卡车的货色,他亲自押车上路。

不仅是所有认识杨巡的人,连任遐迩都惊奇,觉得杨巡这么做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清晨在市场门口统一装车时,一行四辆一汽卡车,非常威风。杨巡自己坐在旧旧的普桑里面,车后放满自家捐出来的旧衣物被褥,与妻子依依话别,东西还在装着,消息就一传十十传百地哄闹开了,连市场里面的摊主都围过来将杨巡当西洋镜看,因为都知道这人绝非善类。有头有脸的几个人笑话杨巡究竟背后是不是拿这四车货跟谁做了交易,却竟然没一个人表扬杨巡做得好。杨巡反而觉得自在,嘻嘻哈哈应付着,不料节外生枝,区委书记也闻讯赶来了。

面对书记带着表扬的询问,杨巡竟然吭哧吭哧地应答艰难,先是避而不认,推说别人让买,书记就逼问别人是谁,杨巡想扯到梁思申头上去,却被杨逦大大方方地揭发。那书记是杨巡认识并友好的,见此好笑,索性打电话让电视台过来采访,让给宣传宣传。杨巡愕然,回头看妻子,却见她幸灾乐祸地笑,因一家人都知道他每天强调低调低调,最不愿做抛头露面的出头鸟,就担心给飞来横祸打中。一会儿记者扛着摄像机十万火急赶到,杨巡心里已经有了草稿。记者问他为什么,他说有人比他去得更早,报说前方缺粮,他才跟上。记者又问他那个“有人”是谁,他说他保密工作没做好被暴露,绝不能再招供那个“有人”是谁,大家不过是凭良心做事,都不想敲锣打鼓趁灾给自己脸上贴金。后面记者再怎么问,杨巡都装傻打浑过去,让他表现崇高非常勉为其难,让他装傻打浑他却是得心应手。最后还是书记说了几句场面话,杨逦也很体面很文艺腔地帮大哥唱了几句责任义务之类的高调,杨巡才千载难逢地红着厚脸皮在大伙儿的鼓掌起哄声中领着车队浩浩荡荡上路。他从倒车镜中看到的是刚才一直沉默的妻子担忧的目光。

一直开到外环,杨巡才给任遐迩打电话,让她别担心,人家总理副总理都在都去的地儿,他也不会有事。他心说不到危难时候看不出真情,杨逦还在人前口若悬河,小碗儿妈更应该发言也肯定能说得铿锵有力,却一声不吭,杨巡很是感慨。互道珍重的话说完,杨巡一声“遐迩”,嘿嘿笑着却有点难以启齿,他的心情很愉快,又是非说不可。“遐迩,要早知道今天场面那么大,嘿嘿,应该组织一下啊。你晚上千万守着电视,不,你先回家试试录像机还好不好用,你把那段新闻录下来,全部新闻都一起录,以后给小碗看她爸……不行你拿摄像机对着电视机拍,最好双保险。我那些讲话不知道会剩下多少,弄不好都剩老四在说。”

任遐迩听着发笑:“不不,你今天说的话才好呢,实在话,即使不上电视也没什么。小碗她爹,今天你真……怎么说呢,平日里大家围着你喊杨老板杨哥,都没今天来得风光。而且你表现得特别好,不虚伪,不浮躁,小碗懂事后看到这段录像,一定会为她爹骄傲。你心里高兴吧?”

杨巡道:“没想到今天人模人样一下,还真挺高兴。你说我从小到大,没挨老师几次表扬,今天让大伙儿那么表扬,我手脚不知道往哪儿放了。”

🍋 落*霞*小*说ww w_L uo x ia_c o m _

两人一齐大笑,任遐迩本来很担心杨巡一路的安全,这会儿也放松下来:“啐,才正经一会儿工夫,又贫上了。哎,小碗她爹,你有没有觉得其实我们也不一定得做边缘人物。说实在的,以前我对个体户的印象也不好,说起个体户就跟坑蒙拐骗联系到一起。个体户被边缘化,爹不亲娘不爱的,一部分原因还在自己平时的行为。即使你说那是给逼出来的也罢,你说呢?像我们今天这样实实在在负起区书记说的社会责任,谁还敢说我们的不是?头脸还是得自己挣,我刚才看着你那么登样,我也真欢喜,一边还替小碗儿欢喜,她爸多好。”

杨巡听着更加欢喜,是的,今天还真有这样的感觉,好像狗肉包子上了台面。他自己刚才也是扬眉吐气的,他这回被示众得心里踏实,因此面对着电视镜头,他很有平常心,不用吹牛,不用浮夸,有一说一。说实话,这感觉真好。他想,这是不是走出边缘人物,拿自己当作堂堂正正的社会中坚?这几年,手头越发殷实,而弟妹们也基本上成家立业,对家庭的责任,他应付起来已经绰绰有余。或者,他是应该把责任心贡献出来给社会了。

杨巡还没来得及与梁思申会合,他的四车援助物就已经送到前线撤离的民众手里。杨巡办事能力强,做出的事情有板有眼,很受当地民众的称道。但他一直没讳言他是个体户,听到大伙儿说现在的个体户真不错,杨巡心里想,正如任遐迩所说,头脸是靠自己挣的。就像过去银行不敢贷款给个体户,他说实话,那时也觉得贷款就跟国家钱落进自己口袋随时可以卷走一样,那时他这人还真不是很值得相信。不像现在社会渐渐规范起来,他的心态也渐渐稳定下来,就认识到人得有所为有所不为。眼下银行已经挺相信他,当然是看在他有家有庙的分上,这回他自发做了好事,应该给他的信誉加分了吧?看来回去还得好生修炼。

杨巡并不是那种一腔热血冲上头脑就勇往直前啥都不顾的人。他自然不会忘记记挂自己能获得的好处。

等他从长江沿线奔波了好几天回家,晒得泥鳅一样地又上机关办事,他得意地发觉大伙儿对他的态度有了变化。有人虽然开玩笑说他跟着电视上的副总理一块儿变黑变瘦,可是言语间少了轻佻,多了尊重。杨巡因此也不知不觉地言行扎实大气起来。以前宋运辉曾教导他到一定阶段后别再对人低三下四赔小心,现在看来,光有财力做底气不够,心里也得有口真气才行。

不久,杨巡对任遐迩提出组建集团,规范管理的设想,或许他心中某些无名的恐惧,真正走到阳光底下并不成问题,他要为自己争取社会认可。

但是杨巡的豪情壮志没亮相多久,都还没放到家庭会议上与杨速杨逦讨论,他就已经把组建集团的设想打包封存到心底仓库“梦想”一栏。他头脑还没发昏,并不会以为凭他个人努力一小把,社会环境就会仙女点化一样地发生瞬间改变。他全身多的是小辫子,他依然担心太过招摇会引得有些人气不过清算他的旧账。他最终还是没弄什么集团,但开始设计企业管理的规范化,结合逐步完善起来的劳动人事制度,制定内部员工的福利保障。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 24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杨巡的成绩真的会让许许多多的所谓知识分子酸掉大牙,但又时这个社会的所必须的产物

    1. 匿名说道:

      知识分子哪受到那样的苦。头脑简单哪有那样灵活

  2. 匿名说道:

    看完了整片小说 觉得没有兄弟只有利益

  3. 匿名说道:

    人人要做梁思申,条件?

  4. 匿名说道:

    改革开放四十年,大步走过,小步迈过也原地停滞过,但是我们一直是越来越好的发展!期待明天会更好,环境会更好!

    1. 你好说道:

      最喜欢宋,虽有不足,主要来自出身影响的性格,张巡动机太强,随适者生存,但到一定程度还是要不忘本心,将理想情操与资俱进,第一位宋太太就是缺乏追求生存之外而试图以伦理成就爱情和理想,还是不太合适。

  5. 匿名说道:

    I like the most is Yangxun and his wife. Song is not kind to his first wife at all.

    1. Leekei说道:

    2. Leekei说道:

      To err is human:song has done the best that he can ,this is not easy to do。his first wife has some falut due to the reason。

      1. 匿名说道:

        where are you from are you real。foreigner?

    3. 匿名说道:

      Chinamerican?

  6. 匿名说道:

    其实一九四九年以前别这三十年,四十年改革了的结果还好。都是三反五反给反黄了,毁灭殆尽了。 现在才回去了,回归了一点点。 仁义礼智信是传统文化,必须得回归。道德回升也是那口心中的真气儿。五千年的根儿还得找回去。咱不能靠撒旦魔鬼卡尔马克思这些西方老外,给咱们异化了。对不对?认贼作父,引狼入室的汉奸,把咱五千年文化古国,人们笑杨巡这样的人都毁了,搞惨了,但是他们的根儿,骨子里还是老祖宗的仁义礼智信。没有阶级斗争。。。。。。。无神论,进化论,那二十个朝代,五十多个民族不是活得好好的吗?所以大家真的别被一九四九年以后的非法国体政体,瞎折腾,搞迷糊了。

  7. Leekei说道:

    To err is human:song has done the best that he can ,this is not easy to do。his first wife has some falut due to the reason。

  8. 匿名说道:

    投入的看小说同时也看自己的生活环境和社会定位。东北相对闭塞了,年轻的人如果我处在杨巡位置怎么就做不出那样的成绩。向往杨巡那样的奋斗历程。

  9. 匿名说道:

    其实我还是觉得雷东宝不错

  10. 匿名说道:

    虽然后来的人物不爱看,但是写的很真实,反应一个时代。

  11. 匿名说道:

    杨巡下一个外公

  12. 匿名说道:

    佩服作者的才情,写出这么大气壮观的大作,文学大咖大咖,绝对大咖!

  13. 匿名说道:

    当今社会,要学柳钧靠知识创造财富。杨巡吃喝嫖赌行贿,习大大先灭了他。

  14. 匿名说道:

    特么的还有一帮洋孙子留言,真虚伪

  15. 匿名说道:

    着实佩服作者才华横溢!大时代背景下,雷东宝、杨巡、宋运辉、梁思申的形象栩栩如生,许多篇章与70后成长的时代背景吻合,让人读来感同身受,难以释怀。

  16. 匿名说道:

    作者文笔了得,即引人入胜又有很强的时代感
    宋运辉是极端注重文凭的产物,当年政策是大专以上学历进厂就是助理工程师待遇,几年就可在千把人的国企混个副厂长当当。
    梁思申的美積华人身份更是神一般的存在,那个年代比刘晓庆还红的大明星不惜去外国端盘子也要出国,陈冲、李晓明、张喻……这些当年的全民偶像,放弃如日中天的明星生涯,奋不顾身投身到出国大潮的污泥浊水中
    描写最成功的应该是杨巡,吃苦、耐劳、坚韧、奸滑、自卑,从农村小贩到个体户到暴发户,充分描绘了一个最底层个体户坚辛的奋斗历程,让人不由得想起80年代全国遍地开发的温州裁缝铺和温州发廊,吃着最简单的白水煮面条,挤住在连塑料泡沫也没有的铁皮屋,轮流睡觉昼夜赶工,终于打造出了温州富甲天下的根基。

  17. 匿名说道:

    80年代,梁家一类的高干阶层,利用手用特权疯狂掘取暴利,民众怨声载道,终于激起了8九事件。
    宋运辉的东海扩建,由于国际社会的制裁,导致进口设备禁运,不得已改用国产,就是这个时代背景。
    那 个事 件的影响,到现在还设有结束,欧 美对中国的武器禁运就是那次事 件的后遗症

  18. 匿名说道:

    少往杨巡脸上贴金了 一个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的玩下三滥的主 说的这么高尚 杨巡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东西 没有关系他做不了这么大

回复匿名的评论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