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8 · 08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杨巡很快打听到梁思申成功买下萧然在市一机的股份。他虽然不知道价位如何,但想到萧然当初肯以白菜价卖股份给他,当然梁思申所得报价肯定更低。如果梁思申能凭借自身优势再摆平日方,那么,这笔买卖的所得就别提了。他拭目以待。他甚至很怀疑,梁思申会不会趁此经济动荡时期,将日方的股份也抄底了。如果这样,他替梁思申算计,只要平价转手,她就已经大赚一笔。天哪,简直是玩家。

可是考虑到宋运辉坐镇东海总公司。万一梁思申买下市一机,目的不是转卖,而是打算落地生根好生运作呢?他考虑到梁思申不是个能处理鸡零狗碎的人,他倒是想看看她下一步如何出手,他很有心再度提出合作。

然而不用杨巡正儿八经拭目以待,第二天上班,杨巡便接到一条更加震撼人心的消息,梁思申进驻市一机,日方管理人员于会后退出管理。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梁思申真的也买下了日方的股份?杨巡好好地定下神来,才打电话去恭贺。

反而梁思申奇道:“你在我身边安插着谁?千里眼顺风耳都不如你。”

“你这么招摇的身份,用得着我安插人吗,一举一动都在全市人民眼皮子底下,难道以后市一机全归你?”

“基本上,没问题了,是笔好买卖。”

杨巡倒吸一口冷气:“日本人给你的,也是萧然那价?”

“稍高,但还算合理。”

“加倍,转手给我吧,我一次性付款,砸锅卖铁都得筹资一次性付给你。你拿着钱做你的下一笔大生意去,不要陷在那工厂的事务性工作里。”

梁思申一笑:“再说吧,我还没头绪。”

杨巡又提出:“或者你有很大计划,你可以考虑,我是这儿的地头蛇……你今晚有空没?我们见面吃饭详谈。”

梁思申却半真半假地笑道:“你晚上不需要回家看你的宝贝女儿?”

杨逦旁边听见电话,“嗤”的一声:“给拒绝了?认命吧,你们怎么还可能合作。”

杨巡郁闷了好一会儿,但即使再郁闷,他还是写出一份方案,传真给梁思申,他建议梁思申将市一机的市区厂房置换到郊区,这地块与市中心直线距离近,又是面积巨大,好好开发起来,即使没有热点也可以做出热点,只要有能力有能量有资金,想怎么折腾那地块就怎么折腾。

但梁思申只回电谢谢。杨巡很是失落。他从小杨馒头一步步地发展到今天,项目是越做越大,而今虽然看到很多赚钱机会,他也正着手操作,可缺乏挑战,总是缺少激情。可像市一机地块改造那么大的项目,一生人只要做上一个,到死都有吹牛的资本,那都是挑战极限啊。可是梁思申显然对过去的合作记忆犹深,杨巡无处着力。

杨巡心里其实还有另一重考虑,以前与梁思申的第一次合作,他没规矩,坏了规矩,造成自己重大损失,也因此对梁思申心怀愧疚。他很想寻找机会,通过与梁思申的第二次合作,让他哪儿跌倒哪儿爬起。但这话他对谁都没脸说。

他依然是后悔,可杨巡一边后悔,一边加紧做事。他浑身是改不了的紧迫感,总觉得生活是不进则退,他不敢耽于片刻安逸。

 

共 2 条评论

  1. 大海爱唱歌说道:

    众生麻木没有不进则退的感念,或是累到没法思考。

    1. 匿名说道:

      那是就你麻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