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8 · 07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宋运辉从北京回来,便去探望了一下雷东宝。他见到的雷东宝已经能正常睁眼睛,可是一张脸变得歪鼻子歪眼,四肢则是不灵光了一半,生活无法自理,最要命的是思维依然迟钝。他看得出雷东宝不想见他,非常不想见,以至于一起吃了顿病号饭后,雷东宝就借睡午觉不理他了,可是看到他进门那一刻,雷东宝却又分明满眼睛的欣喜。他能理解雷东宝此时的心情,没有一只老虎是心甘情愿地待在动物园里让人参观的,被铁笼禁锢的老虎个个无精打采,理都不理外面的人。雷老虎也是一样,捆住手脚的凄凉时节,雷东宝心里一定宁愿没人看见。

雷东宝睡着后,宋运辉与韦春红商量,未来是住市区还是住回小雷家,住回小雷家有没有顾虑。韦春红却是只有一个答案,雷东宝连市区的家都不愿回,不愿以现在这副面目见任何一个熟人。她现在也不知道回头该怎么办,要不到见不到熟人的乡下找间房子,每天晒太阳种菜,让她的儿子寄宿在学校算了。

宋运辉考虑之下,联系杨巡,问杨巡暂借老家的房子,杨巡岂有不答应的,送都送不进呢。韦春红当即过去一看,虽然这个家荒芜多年,草木森森,她还是非常满意,回来市区就推着宋运辉别回医院,坚持让宋运辉回去上班,不用搭理现在的雷东宝。宋运辉也知道雷东宝现在需要心理疗伤,但好歹他来看过一趟之后可以放心。

回到家里,他也有私人问题需要面对,他隐隐觉得梁思申对他与过去很不一样。但究竟好或者不好在哪里,他也说不上来,梁思申依然对他亲昵,跟他单独在一起时也还是黏在一起,可他为什么觉得她好像离得他有些疏远了呢,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宋运辉有些提心吊胆。

趁着这回梁思申过来办理接手萧然在市一机股份的手续需要住上一段时间,宋运辉想与妻子好好谈谈。事前,他请教感情生活丰富的虞山卿,却觉得虞山卿的答案不适合真正相爱的两个人;请教家庭和睦的寻建祥,又觉得寻家的精神生活与梁思申格格不入。

然而,怎么与梁思申开口?已经惯于在大会小会上面对台下千万双眼睛的宋运辉忽然有了裹足不前的胆怯,那胆怯甚至犹如当年第一次走上厂部会议室讲台,面对咄咄逼人的水书记、费厂长、刘总工等人的时候。可那时他起码心里对技术有底,现在心里的底却是虚无得很,爱,可以成为他的底气吗?而他现在担心的正是两人之间爱的变化。他不免想到当年对待程开颜的时候,当他心中无爱,他可以做得如此决绝。梁思申会吗?

没等宋运辉下定决心开口,梁思申却在到达第一晚握住宋运辉的手,严肃而认真地道:“我有话要跟你说。”

宋运辉不知道妻子要跟他说什么,却毫不犹豫地道:“你说,我全部答应。”

偏生梁思申知道宋运辉对她一向是说到做到,听闻丈夫如此爽快,愣了一下:“你知道我要跟你说什么?”

宋运辉并不讳言:“你最近对我有看法。我不愿我们之间有隔阂,可我没找到原因,既然你已经找到……”下面的话宋运辉忽然咽住,觉得很是信誓旦旦的肉麻。

梁思申一下很内疚,感觉自己好像恃强凌弱似的,在两人感情的世界里,一向是她主动,她总是索取很多很多,丈夫总是包容着她,就像今天,他全无招架,开门揖盗。她忽然想放弃,做人不能太得寸进尺,有这样爱她的丈夫,她还想要怎样:反而是宋运辉今天非解决问题不可,不愿再看到妻子在他身边的时候却目光游移,他鼓励梁思申继续。

梁思申犹豫之下,终于将手中的本子打开,将那张宋运辉在金州新车间开工现场的照片拿出来,放到丈夫手里。她说:“我这几天考虑了,我爱这样追求事业的你,爱直言不讳批评我对老师胡说的你,爱那个直言‘我很骄傲’的你,爱为大哥操心得没原则的你,爱帮我跟外公斗嘴的你,爱西湖边内敛又奔放的你,爱一直坚韧智慧的你。但是我最近心里对你越来越有非议,觉得你越来越面目模糊,前阵子我才想到,你变了,你变成外公嘴里那种千人一面的官僚,直到见你又黏黏糊糊对大哥割舍不下,我才意识到,你如今已经很少流露人性的一面。对不起,我会不会说得太严苛?”

“你尽管继续。”宋运辉被说得面红耳赤,即使他知道自己道路的最终肯定是官僚,可被梁思申如此点明,他还是吃不消。“可是工作环境……我可能已经有些职业病。”

“是,我也觉得太苛求你,一定是我太不宽容。可是,我们相识相知这么多年,我真的觉得你丢失了很多过去很好的品质,你变得很冷漠。外公说你工作环境太复杂,你又奔跑得太快,因此来不及好好地思考。这方面我也有同感,我辞职后才考虑,我在忙忙碌碌中究竟迷失了些什么,我发现我迷失了我的性情。”梁思申见宋运辉不由自主地点头,她将手中照片竖起,“我要一个有血有肉有爱的性情中人。”

宋运辉终于不得不婉转指出:“你真正想说的是不是我工作中缺乏人性,现在距离民众越来越远?”

“是的,你现在工作中对成事的因素考虑太多,人的因素考虑太少。包括考虑你自己,为了成事,你个人也放弃太多。”梁思申认真上了,她基本上也是认准了宋运辉不会生她的气,她颇为有恃无恐。

落|霞|小|说|ww w | l u ox i a | co M|

宋运辉却得为妻子的指责找出理由:“你对我的工作了解并不全面,当然与我平时说得不多有关。现在我们的话题,包括电话中的话题,80%是有关可可,5%是有关其他人,属于我们两个的只有15%。而我更擅长倾听,导致你了解我工作的时间不多,对不对?”

“两码事。”

“不,一码事。我没告诉的你是,我做那么多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提高员工收入。比如在老家合作项目的收入大部分用来提高东海的福利,你知道而今国企的收入相对外资而言很没优势吗?可是我们国企又有这样那样的规矩,我只好另辟蹊径。还有整合那家上市公司也是基于同样的考虑,现在基本上实现个人收入与企业效益双丰收。其他还有许多,有空你可以调查一下社会工资与东海公司员工工资福利之间的对比,比上不足比下大大有余。对于人的因素的考虑,我一直没有放弃。”

“是的,你一向做事很有考虑,可是现在你越来越理性,理性得可以牺牲一部分东西来达到目的。比如牺牲你自己的好恶原则,牺牲有些人的生计,最麻烦的是,决定牺牲某个群体的时候,你很理所当然的态度。换作若干年前,当你作为某个被牺牲的群体,从小到大遭受不幸,你作为被牺牲个体是何感受?你有没有将心比心一下?如果为了某个目的可以理所当然地牺牲某人或者某物,那么谁也难以保证哪天你我,以及你我的某些底线也会被谁牺牲,那实在是很危险的想法。”

宋运辉差点被噎住,心头不免有些激动。虽然以他之丰富阅历,依然可以宽宏地把妻子的指责一笑置之,可是既然牵涉他最不愿意回忆的过去岁月,他心里不以为然:“套用你的话,两码事。这是个百舸争流的年代,有竞争,就必然有淘汰。竞争选择,不能说是牺牲,与那个时代的选择不同概念,然后你看,我们集中力量办成事,成功后可以做很多事,带动很多人过更好的生活,包括提携那些被竞争淘汰的人。”

“先破坏,后修复,已经被证明是条歪路,修复的社会成本与经济成本都很巨大……”

“思申,这已经是社会问题,你这么要求我个人,不公平。”

梁思申虽然在丈夫面前几乎为所欲为,可是到底不愿看他气急,更因为这些问题更多涉及社会制度的完善,宋运辉到底不可能闹独立王国,她便立刻转了话题:“好啦,我该说的说完。大前年我去小雷家,大哥指给我看一处山道,据说正是你走出大山求学深造的通道,听说也正是在那条路上,你姐姐遇到大哥。我对那条山路很好奇,灰狼,我现在有闲,要不等小引放假回来,你请假出来,我们一家去那条山路走走?”

宋运辉奇道:“那条路还通着吗?你……想探访我的心路历程?”

“你草木皆兵。”但被宋运辉一说,梁思申倒反而牵挂上了,好像走那条山路真的有什么象征意义了似的,她是真的不愿意看到丈夫变成真正意义上的政客,她挺希望,他是一个例外。

宋运辉被妻子纠缠不过,其实他也好奇那条他双脚丈量着走出的山道如今会是怎样,他也不担心妻子的探寻,那都是小事。他只担心与妻子的一席严肃谈话,那看来是她的心结,那么必然得成为他的心病。他回想刚才的对话,他怎会是失去人性,这一严重指控显然不正确。他虽然先说一步,她任何要求都可以答应,可是不合理的要求呢?考虑到梁思申心里因此的龃龉,想到夫妻关系可能转向“貌合神离”,宋运辉却无法不把谈话当回事,不把要求当作不合理。他太爱她,他无法想象哪天她对他失望,就像她失望于她父亲的贪婪。她若冷落他,他的人生会崩塌一半。

他想,或者他应该与妻子更多沟通,关于有些事的考虑,他有诸多无奈,可他也意识到,如果是意识形态方面的重大差异呢?就像……他以前看待他的导师水书记,当时,那时怎么看水书记怎么是白脸奸臣。想到这儿,他不由一阵心惊,他的太太,会不会也像他当年看水书记一样地看他?他再想,即使时至今日,他又如何评价水书记的人性。扪心自问,他对水书记的人品评价还真不高。那么,而今他自诩水书记的嫡传弟子,旁人评价他,是否亦如他评价水书记?

宋运辉虽然极其推崇水书记的手段,可毕竟并不认同水书记的为人。他注视着遥远的水书记,不由在行动决策时候开始顾虑。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 17 条评论

  1. 常在我心说道:

    越来越讨厌梁思申,整个一个圣女婊,如果不是自身家庭背景,她又算个什么东西?

    1. aa说道:

      同意。最喜欢任遐迩,韦春红也是令人敬佩。敬佩底层为生活奋斗的人

    2. 匿名说道:

      我想作者加入这个角色,是为了反映改革过程中中西方文化的碰撞与融合

    3. 匿名说道:

      他应该是社会最终坚持追求的理想,只是在阶段性发展过程中,矛盾大于理想。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理想和现实之间,是大众的生活状态。

    4. 匿名说道:

      实在好真实,可是不喜欢,书中只有利益无兄弟,书中只有相投无爱情

  2. 匿名说道:

    梁思申这个人是中国特有权贵阶层的思维,不知人间疾苦,高高在上,用自己的所见所感去评判别人,却不知不同她的阶层人的努力的艰辛。

  3. 匿名说道:

    突然生出上位者悲天悯人之慨。但是看了评论又想,这个世界不该有圣女是吗,哪怕因为向往装一下?应该庆幸在这篇小说里我们收获的不仅是同时代相似的人生经历,还有一分宝贵的善良。

    1. 匿名说道:

      同意!小说不仅反映社会现实,更应该反映作者心中的理想

  4. 匿名说道:

    任遐迩韦春红是靠自己一步步走出来的,如果粱思申的出生也和她们一样我想她不一定能超过她们!

  5. 可可说道:

    宋运辉算是比较有担当的,符合中国土生土长的精英阶层,又能知晓中外,手握重权,但是对于中国特有的下岗一词不敢苟同。

    1. 匿名说道:

      如果你当时出了那样的环境,你能做些什么? 也许你做的还没有他好。 社会就是这样。牺牲一小部分人的利益。换取大多数人利益的。

  6. 匿名说道:

    圣人追求天下大同,平等博爱,事实上多数社会里都是牺牲大多数人的利益供少数人去挥霍享受。宋折腾下岗至少只是牺牲少数人的利益,成全了多数人的生活。虽然没人想当那部分被牺牲的人,但实在也无法苛求了。

  7. 匿名说道:

    每个人代表每个人的段位 不要用他人的段位全评价别人,只能说每个段位有他们的思绪和目光,每个段位都不好打。。

  8. 匿名说道:

    感觉作者对梁思申及其外公的描写太过分,浓墨重彩地喧宾夺主。其实,除去背后的权利,这些人又有什么呢?

  9. 匿名说道:

    作者对所有人物的描写 社会发展的描述都非常现实

  10. 匿名说道:

    一帮嘴上仇视权贵 内心却极度渴望成为权贵的柠檬精 说梁思申虚伪你们更虚伪 估计都喜欢杨巡那个垃圾的粉丝吧

  11. 思想的芦苇说道:

    合理还是不合理?写得真好!大变革的时代总有被牺牲,总有弯路,总有阵痛。我也是被牺牲的70后之一,但我依然认为我们毕竟是走在了正确的路上,而且我们依然处在大变革的时代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