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8 · 02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梁思申圣诞节的时候与外公一起去日本商谈,但无果而回。她和外公都不死心,元旦回来继续保持接洽,眼见得日本经济形势越来越图穷匕见,那家日方企业的立场越来越动摇。外公玩得兴高采烈,一步步地设局做出欲迎还拒的样子,挑逗日本那家公司的神经。梁思申本来一本正经地做着,却看外公玩得有趣,就罢手看着外公玩,配合外公挑逗。没想到外公跟她吵架总能黑虎掏心,玩正儿八经的收购也一样能牵着对方的神经摆布,搞得对方欲罢不能,一步一步地进入外公设下的圈套。共同经历了,一起深入了,梁思申才能叹为观止,这才明白外公虽然并不一定会她那一套中规中矩的办事手段,外公却有几十年练就的老到眼光和过人阅历。

于是她把搜集到的其他企业信息也说给外公听,让外公的业余生活变得丰富多彩,令外公的眼神又迸发蓬勃朝气,因此外公时常得意地摸摸自己因年老而头发稀疏的脑门,故作深沉地问可可,外公是不是越来越像秃鹫?可可哪里知道外公的意思,看到外公给的秃鹫图片,对比研究之下,从妈妈衣橱里拿出一条毛围巾在外公肩膀那儿围上一圈,这才严肃承认外公像秃鹫了。

外公揽镜自照,本来还是笑嘻嘻的脸一下凝住,看着和秃鹫一样满是皱褶的脖子和脸,很是不自在起来,竟然郁闷了一整天。他想赖掉,偏偏可可已认准他是秃鹫,追着叫秃鹫阿太。梁思申不知,还以为外公自我标榜强悍的收购作风,心里还觉得外公挺自恋,就没阻止可可,弄得外公更是灰头土脸。

梁思申本想带上外公、小王和可可一起去宋运辉那儿包个宾馆套房过春节,顺便让外公看看宋运辉的公司,没想到总部发函让她回去一趟,有事相商。既然梁思申不去,外公自然是不肯屈尊去宋家的,那似乎显得他老无所依太彷徨。他也不让宋运辉带走宝贝可可,害得宋运辉只好两头跑。

梁思申被通知回总部与人力资源相关人员谈话,说是谈她的职业安排。梁思申想到的是吉恩的秃鹫盛宴邀请,一路好笑地想到,难道吉恩三番两次劝诱不成,干脆直接从大本营着手挖墙脚了?她当然不能答应,她现在安家中国上海,虽然最近诸多不快,可她已经变得逐家而居……可是,梁思申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乘上飞往美国的班机,想到彼岸熟悉的环境风情,心情却是那么愉悦甚至畅快呢?

她似乎是冲出什么令她呼吸艰难的羁绊,她好像迫不及待地想登陆那另一片陆地。

但令梁思申惊讶的是,吉恩并不知道她来的消息。这下梁思申有些糊涂了,与吉恩无关,那么有关她的工作安排究竟是怎么回事?

答案并不需要太久等待,梁思申如约上去谈话,但是她没等一小时约谈结束,已经变脸出来,可梁思申的心里在笑,抑制不住地笑。她没想到,人事叫她来所谓详谈她的职业安排,竟是希望她回来美国,接受短期培训,原因……哼,梁思申心里还是笑,不用笑别人,这回只笑她自己,笑自己的幼稚。

她没有逗留,她哪儿都不想去,熟悉的华尔街已经在她眼里变得可笑,她顶着寒风匆匆回到酒店,在温暖的浴缸浸泡良久,绷紧的肩膀才松弛下来,她茫然地望着天花板,心里却是再也笑不出,只余浓浓的沮丧。原以为自己英明神武,臂可跑马,却原来只是该死的无知的眼高于顶。水冷了,她才出来,拔掉电话捂头睡觉。只觉得横贯全身,令她几年来精力充沛地享受工作、享受生活、工作生活两不误的一口真气全泄了,此刻除了睡觉不想做任何事。

醒来时候梁思申脑袋空空荡荡,伸手开电灯,才发觉这里不是她的家,她又是发了好一会儿呆,才打电话到锦云里。她拨下上海区号的时候,才想到拨的是外公的电话,她脑袋里犹豫了一下,手上却顺势拨下去,没有停止。她想到,她似乎应该先跟丈夫说,而不是跟讨厌的外公说,但外公已经接起电话。

“什么事啦?小辉明天才来,你算算时差,别搞错。”

听着外公一如既往的强悍和不耐烦,梁思申反而感觉亲切,似是怕被电话那端外公看见似的,偷偷伸手轻轻揉开凝固了不知多久的颜面,尽量平静地道:“外公,我决定全职与你合作做秃鹫。”

“少来,给人开除了还想我记你情,珠算没学,算盘倒是天生能打,怎么回事?”

梁思申这回没顶回去,老老实实地道:“没被开除,我好像还有点用,他们想把我调离中国,还想让我深造,给我升级,可是我忽然不想做了,其实都是一回事,是我原来无知。”

“到底怎么回事?说痛快点。”

“没,没事了。今天进去就问爸爸的事,我说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我全不知道。然后他们说我什么能力很好,过往的工作考核也很好,总部需要我这样的人……我全知道了,他们的潜台词是我不再适合待在中国……”

“你们上海办事处不也早先因为这种事请走一个子弟?这种事情是迟早的,你难道不知道?”

🍔 落·霞*小·说 w w w · l u ox i a · c om

“我原以为上海办是入乡随俗。”

“天下乌鸦一般黑,因为什么派你到中国,当然有同样原因让你回去。很简单,你以为你能力超群?比你强的人多的是,比如我和小辉。不过你还行啦,老美没把你就地正法,还把你调到美国高升,算是没辱没我王家血统,怎么,哪儿不对?把你就地正法才对?”

“不是,我没想到全不是这么回事,我没想到事实跟我想的全不一样,我还以为这边都很职业,很讲规则,我没想……”

“那是你傻。”外公都不要听梁思申的申诉,“我走遍全世界,哪儿都一样,什么事只要跟钱搭一起,都没个干净的。你们那行当算计的都是大钱,即使规则也是黑的,你还什么讲规则,你是给洗脑了才不觉得黑。你跟我说秃鹫,秃鹫是干什么的?你做秃鹫玩得高兴,你想过被秃鹫吃的人是什么想法?股票又是什么?衍生品又是什么?都是内行人空对空玩外行人的游戏。只有你才以为是数字是科学,笨蛋!难怪你一会儿控诉你爸一会儿又控诉小辉,敢情你学校出来还没长大过啊,会不会太弱智,难道以前是我高看你了?”

梁思申被外公骂得无法应答,无奈地道:“原来我比我能想象到的更傻。”

“幸好只有我发现,要是你那些老美同事也知道,你一早给就地正法了。”

“我再好好想想。”

“想什么啊,有什么好想的?一清二楚的事,你又不是可可,这么简单的判断都没有?早点辞职回来最好,我调·教你。你别告诉我你厌恶这个黑暗世界,从此关门做家庭妇女,有闲了去证券公司玩数字,你别告诉我,我警告你。做人现实点,都是让迪士尼教傻的。”

梁思申放下电话哭笑不得,她又不是不知道外公是什么德行,却还第一个打电话给外公,难道她正是讨骂去?可是她心里却明白,外公把答案打包给她了。不,其实她已经知道答案,外公只是点穿而已。现实地说,确实哪儿都是一样,她再不用把这边当作天堂当作最后的精神家园,除非她是精神病。那么她对此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只是她的心里很失落,理想呢?幻灭了?那么容易?还是她早等着这一天?

她办完辞职手续,毫无悬念地直飞迈阿密。爸爸妈妈在等着她,等了一年,幸好还赶在春节,但愿爸妈不会拒她于门外。

飞机向南,阳光越来越明媚。但世界的色彩看在梁思申的眼里,已经褪尽瑰丽。想到正要去见的爸妈,她硬下心肠坚持了那么多天不去探望的爸妈,可她到今天才知道这个坚持非常可笑,到今天才知道以前这二十多年的认识都是被她人为地涂上理想主义色彩的假象。二十多年,人家杨巡等人估计早在童年时期就适应了的世界,她今天才看清。其实爸爸不是……的,妈妈不是……的,宋运辉不是……的,所做的工作不是……的,所接触的规则不是……的,遍数下来,似乎只剩下小小的可可是真的。对,还有硕果仅存的外公,外公率性得彻底,倒是有属于外公自己的真实的世界观。梁思申不由得深深怀疑,她第一时间给外公打电话,是不是潜意识中早认定外公的真实。

时至今日才能体会外公的可爱,理解外婆一辈子对外公的纵容。

而原本高大的爸爸,原本睿智的丈夫,还有那些原本伟岸的亲戚们,反而都不是那么回事。她自己也不是,她只是个外公说的理想主义傻瓜。这些人是怎样,包括她是怎样一个人,其实外公早就跟她提起过,而且一直挂在嘴边,果然她愚钝,她以前反而还认定是外公嘴坏。其实外公嘴上虽不歌颂礼义廉耻,做人倒是说一不二,最不虚伪。

她想到事后给宋运辉打的电话,丈夫很理解她的选择,也支持她的选择。但是宋运辉的意见与外公的不同,他说她逃避,没有挑战现实的勇气。梁思申心说挑战也要看挑战什么,她现在厌恶那种满嘴标榜高尚的企业文化,实则百无禁忌的虚伪,话说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后者偏要摆出道貌岸然的职业精英状,她以前不知道便罢,现在知道了,既然活在这个世上避无可避,她宁可学外公直来直去。

梁思申一路胡思乱想,看看这个西装笔挺的可能是衣冠禽兽,看看那个笑容可掬的可能是道貌岸然,一下子忽然看出去似乎都没了好人。即便是下了飞机坐上租来的车子,也依然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父母。一生做人的行为准则忽然成了虚妄,那么她现在该如何言如何行?再加今天去看爸妈,本来就是一件高难度的事情。

她将车子开到爸妈住的地方,一眼便认出已经在照片上多次见过的建筑,她没敢下来,就坐在贴膜的车窗后面深呼吸。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该解释还是道歉?还有,爸妈会怎样地怪罪?她甚至有了临阵退缩的打算。

而此时爸爸走了出来。爸爸显然是诧异自家院子外怎么停了一辆车子,不免多看了几眼,看得梁思申心里“咚咚”打鼓,更想逃避。但是爸爸没过来,爸爸精神很好,他出来是来剪花,但才一刀下去,屋里的妈妈也冲了出来,梁思申从微降的车窗后听出,妈妈在“教育”爸爸插花用的花应该剪长柄,别总不舍得下刀子,爸爸唯唯诺诺。梁思申看着,眼泪抑制不住地流淌。

眼看爸妈剪好花转身进屋,梁思申脑袋发热,便冲出车去。爸爸妈妈这时也看到了,妈妈比爸爸反应快,冲在前头,三步两步,便与女儿撞在一起,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其实见面很简单,什么话都不用说,爸爸还是爸爸,妈妈依然是妈妈,女儿就是女儿。

最简单的关系,梁思申发现她给搞得复杂化了。

她陪爸妈住了几天,帮他们买了台电脑,连上网络,教会他们发送电邮,浏览网页,又跟着爸妈与几个华裔见面吃饭,还陪爸妈去医院做了一次全面体检。上飞机去日本前,又被妈妈用美食喂得无法弯腰,但是她一直没跟爸妈说她工作变动的事,自然更不会与爸妈说梁凡出事大家乱成一团,此时的爸妈在她眼里已成了需要她照料的老先生老太太,那些伤筋动骨的事情,她担着。

 

共 10 条评论

  1. 最虚伪的人—梁思申说道:

    一边装小白兔,装纯洁无暇,一边是心机狠辣。虚伪的彻底。

    1. 一评说道:

      放屁

    2. 匿名说道:

      这本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别叹不公,只因自身不强

    3. 1说道:

      没人求着你看,吃着葡萄说葡萄酸,你不虚伪??

    4. 1说道:

      在你的生活里,真实就可爱么?

    5. 匿名说道:

      萝卜的小白兔马上要变成吃死人肉的秃鹫了,这就是江湖

  2. 二评说道:

    对人性描述的很深刻 梁又不是圣人

  3. 匿名说道:

    梁思申其实很可爱

  4. 匿名说道:

    真實最好。 真實最好,真實最好。

  5. 匿名说道:

    一句话转变一个人,如此急转弯如同鼓吹手响亮的马屁!

回复匿名的评论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