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8 · 01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雷家众人虽然都看得出雷霆今年艰难,但时近年关,大家心里都还是向往着年货分发,多点少点都行,最起码有个过年的喜气,可大家没等到一件年货,更别提年终奖金,却看到村里由妇女主任正明妻子带头,把橱窗红红火火地布置起来,将灯笼彩绸从仓库搬出来挂满树梢屋檐,看上去似乎是热热闹闹迎新年的样子。

大伙儿不知道年货究竟发不发,当然一拥而上,去橱窗看看有没有透露一丝消息,消息没有看见,却见满橱窗的奖状、锦旗和照片。大家对奖状锦旗没兴趣,视线大多落在放大成一尺来高的照片上。照片上大多数是雷东宝红光满面地接受锦旗奖状,接受领导会见,与领导举杯同庆等。大家都是一边看着一边心里嘀咕,好个什么啊,年货都发不出,还吹吹打打,穷闹。

也有心细的人看一眼照片右下角的时间显示,更有心细的看到有两张照片乃是新鲜热辣出炉,分别是吃喝和唱歌,吃喝的那一张上,龙虾的两根长长胡须和旁边的两瓶XO洋酒触目惊心。大家一传十,十传百,纷纷猜测上了,不知道这一桌需要多少钱。大家猜着猜着,都是悄悄嘀咕,花那么多钱也不过是两小时吃喝,若是拿来分年货,每人足够分一刀肉,可都还不知书记一年吃掉多少这样的饭菜呢……难怪,吃得那么胖。

众人的情绪随着发年货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渐渐发酵。

既然说没钱没钱,连发年货的钱都没有,那么圣诞元旦的那些吃喝玩乐钱是哪儿来的?每天雪亮汽车进进出出的钱又是哪儿来的?敢情大家伙儿没年货,都肥了他雷东宝一个人啊。众人敢怒而不敢言,于是雷东宝经过的时候,大家原本迎候的笑脸都变得勉强,有些甚至远远避开。

小三一看到橱窗里的照片,心里就说不妙,他想取下橱窗的照片,但是考虑到布置橱窗的是正明的妻子,打狗看主人,他可绝不能在橱窗上乱动手,因此小三赔笑去村办协商。村办的办公室现在已经几乎虚化,因为村办不用做实事,本应属于村办的事,现在几乎都是雷霆兼管,村办几乎成了士根带领的养老办。小三进了小小一间不到二十平方米村办的时候,里面有士根,有正明妻子,还有其他几个老年村干部,不过里面倒是温暖整洁。

在这个办公室里,小三没有受到常规的善待,他也不敢奢求,这些人别看没权,可个个老资格,尤其是士根尚存三分余威。因此小三赔笑进去,先跟士根打个招呼,递上香烟,又跟其他几位招呼递烟斟水,完了才能坐下说话。

他斜插着坐正明妻子对面,脸却对着士根,笑道:“士根叔,村里让彩旗灯笼这一布置,过年气氛全出来了,还是士根叔高,不用多少钱营造出节日气氛。”

士根道:“小三客气,本来我们也插不上手的,每年都是你们主动帮村里把这些事做了,我们乐得偷闲。”

正明妻子脆爽地道:“是啊,我们等啊等啊,还等着看两家戏班子唱对台戏呢,等来等去等不到,想到你三主任做事一向不会拖拖拉拉,那肯定是有原因了。看来我们没法偷懒啦,只好调集有限人力小打小闹,三主任,不会冲撞你们的大布局吧?”

“哎哟,嫂子这话说的,谢都来不及呢。不过书记希望橱窗内容尽量不要突出他个人,还是应该多宣传宣传集体……”

“哟,三主任,你这是假传圣旨吧,谁都知道突出书记个人那是非常应该,我们村哪件大事不是书记带头领跑?三主任,别书记客气客气,你就认真上了。你回去跟书记说,说这是我们村集体对书记一年来辛苦工作的肯定和感谢。”

小三被正明妻子真真假假地指出假传圣旨当然心虚,就冲着士根笑道:“士根叔,我另外拿些照片来吧……我们村去年变化很大,很多照片是专业人士拍摄的,跟我们寻常见的不一样。”

士根却是深深地看了小三好一会儿,才道:“我们肯定是坚决配合公司决定的。”他让正明妻子把橱窗钥匙拿出来交给小三,“呵呵,小三,我们几个继续偷懒啦。”

小三千恩万谢出来,心里很感激士根的好。他回头赶紧把橱窗里的照片扒拉下来,换上新的,再看焕然一新的橱窗,他拍拍脏手心里很满意。

小三走后,士根过来。穿上冬衣的士根显得壮实许多。他看看内容完全变换的照片,微微摇头,一声不吭地离开。他早看出刚才小三是假传圣旨,雷东宝这个人他熟悉,估计那橱窗挂上一年,雷东宝都不会看上一眼,然而小三毕竟年轻,做事考虑到一二,考虑不到三四,已经挂上的照片被这么一换,那就更欲盖弥彰,谁的心里不是明镜儿似的。正明妻子也过来,跟士根招呼了一下,想说什么,但士根装聋作哑地走开,也不去办公室,直接回了家里。

落+霞-小+说+ ww w + L U ox i a - c o m +

小三收拾完橱窗,本想跟雷东宝打个招呼,但一想这事儿牵涉雷东宝宠信的正明,他要是万一说的哪句话不中听,被雷东宝骂了,那不是吃力不讨好吗。但想到刚才在村办被正明妻子的一顿夹枪夹棒,他心中又是不快,橱窗照片的事是一定要作为一个动向反映到书记耳朵里的,可怎么说才好?

小三想到韦春红,老板娘一流的精明,书记还不一定挂心上的事情,老板娘定会领会其中三昧。

韦春红离家之初狠狠关了手机,但一边关着一边挂牵,第二天晚上都挂牵得恨不得偷偷溜去看有没人在屋里。第三天乖乖把手机开了,雷东宝倒是打来电话要她立刻回去,韦春红提出条件,要雷东宝发誓酒后不得喧哗和不再问她要钱填小雷家亏空,她才回家。雷东宝心说多大的事儿,想答应,却开不了口,大老爷们怎能被老娘们要挟,绝不。他就不信韦春红能在外面待多久,再说春节很快就到,他最清楚韦春红过春节的时候那是非在小雷家的家里出现一下,明示她的正房身份不可的。他不急,韦春红爱来不来,他就回老娘家去住了,反正哪儿都有饭吃有床睡。

韦春红当然不会自己送上门去,这回说什么都憋着劲不回,但憋了几天后还是忍不住将宝宝塞给找回的保姆,找个白天偷偷回去家里,想帮雷东宝收拾一下,但进去屋里,却见屋里几乎没动弹,而桌面上都积起薄薄一层灰。韦春红一颗脑袋空白了好久,他会不会在外面乱来?她借着给婆婆请安打个电话,好在婆婆说儿子这几天每天回家,她才放下心来,可心里又憋屈上了,为了不发不问她要钱的誓言,雷东宝竟可以就此抛下她不理,后来连个电话都没有。

韦春红生气,更是给自己打气,发誓这回一定要争气,雷东宝不答应她的条件,她绝不回头。

但韦春红没想到,小三却找上她,告诉她小雷家现在的困境,村民们背后对书记的不好议论和某些人趁机做的手脚,包括正明妻子做的橱窗照片。

韦春红听了立刻觉察出问题的严重性,她几乎是在小三结束通话的那一刻,就想立刻给雷东宝打电话。但是她儿子这时候放学回家,看到妈妈皱眉看着手机,都没留意到他回来,心中起疑,上前抢了妈妈手里的电话,道:“妈,你想给雷叔打电话?”

韦春红猝不及防道:“对,手机还给妈。饿不饿?妈先煎个蛋给你吃。”

小宝看看宝宝和保姆,懂事地将妈妈拉到阳台,关上门,才道:“妈,你看我们没雷叔过得更好。雷叔不是个好丈夫,我同学爸爸都没那么对待同学妈妈的,我同学爸爸有的会炒菜,有的会整理家务,还有的会陪一家人玩,只有雷叔从来不管家里的事,而且现在还对我们没好脸色,我常听你们吵架。妈妈,我们都已经逃走了,你别再理他。”

韦春红没想到儿子会说出这些话来:“可他是宝宝的爸。”

“宝宝是他儿子,不是你的,他想要你退还给他。妈,你是不是缺钱用,等他拿钱来养家?我长大了,我可以去工作,我来养家。”

“妈有钱,你快别这么想。雷叔最近公司有些问题,他心急。他那么大老总又不好在别处胡闹,只好回家跟妈说。妈当时生气,回头就没事了。妈只是气他喝酒伤身体,要他答应戒酒,否则妈不回去……”

“妈,你别以为我是小孩,你们是不是吵架我看得出来,你都是为了我和宝宝忍着他。我原以为你终于逃出来,我们终于可以过没人欺负的日子,可是你还没被他欺负够啊?妈,我都不忍心看你总委曲求全,你要再回去,我不跟你,不,我跟着你,他再欺负你,我决心跟他对打。”

韦春红惊讶地看着儿子,没想到儿子会那么激动,眼睛里满是倔强,还竟然闪着泪光。她一时愣在当地,说不出话来。好久,才道:“妈……妈跟他是夫妻啊。”

“我是你儿子,我更亲。”

韦春红看到儿子紧紧握着手机的两只手因用力过甚,手指关节发白。对于自己亲生的儿子,韦春红无法不愧疚。当年丈夫早亡,她为生活出来开店,怕儿子在三教九流的饭店学坏,不得不寄养在爷爷奶奶家,她亏欠儿子。而今终于生活安定,她最想给儿子一个父母双全的家,可没想到这个家这个继父在儿子眼里却是如此不堪。儿子对雷东宝的抵触,往韦春红本已动摇的天平上加了一块砝码。她叹声气,道:“小宝,你当然是妈妈最亲的人。手机你拿着吧,省得妈忍不住。”

她伸手拭去儿子忽然奔涌而出的泪水,自己的眼眶也湿湿的,该怎么办才好,她都有些拿不准主意了。她想,拖拖吧,拖拖吧,东宝不是寻常人,他能挺过去,她帮他管住宝宝这根独苗便是。

小宝怕抢似的将手机插进自己的裤兜,怕妈妈一时心软又是引狼入室。韦春红拉儿子走进屋里,准备晚饭的时候,心里一直七上八下,一边为儿子终于长大懂事,懂得维护妈妈而非常欢喜,一边又为小三电话打来告知的雷东宝的险情而担心,但又忽然想到,小三打来这个电话会不会是他们雷家人串通好挖的一个陷阱,看着她和雷东宝不和,他们找个理由软化她,让她主动放弃条件,总之最后又是她主动缴械投降,乖乖地回去?

韦春红等保姆走后,与儿子和宝宝吃晚饭。考虑到儿子如今的成熟,她将小三的电话向儿子转达了一下,算是试探也算是征询儿子的态度,看看儿子会怎么处理。小宝果然迷茫了会儿,道:“他那么凶,别人真敢对他使坏吗?”

“就是因为他那么凶,大家都受不了他,连我们都逃开不回家了,你说别人会怎么想。”

儿子道:“他那是自作自受,他犯错应该受到惩罚。”

“可他怎么说都是我们自家人,我们不理归不理,可不能看着别人欺负他。我们不知道便罢,既然知道,我们却没帮,别人还以为我们无能呢,看扁我们。”

小宝思虑再三:“妈,我来打这个电话。我不让你打,万一你心一软,我们又前功尽弃。”

韦春红无奈,看小宝拿出手机,熟练地拨出雷东宝的号。那边雷东宝正在请人吃饭,看到是韦春红的号码,本能地想摁掉,他吃饭工作时候她来骚扰什么,但忽然想到现在两人的处境,只得接起道:“什么事?”

小宝道:“是我。今天妈妈接到三主任电话,说是正明叔的太太故意把你大吃大喝的照片放橱窗里,三主任要求她换掉,她还不肯的样子,但最后还是被三主任给换了,妈提醒你留意正明叔这个人,说那是个小人,没了。”

雷东宝听着又好气又好笑,母子俩玩啥啊,真够做作:“叫你妈废话少说,早点回家。”

“我们不回。我们家都是妈妈在辛苦,吃的用的都是妈妈花钱,连煤气瓶都是我和保姆拎上楼,你一点用都没有,却还要回家欺负妈妈,我今天跟妈妈说,我们不要你。这个电话是妈妈不愿看到别人欺负你才让我打的,因为妈妈说你被人欺负是丢她的脸,妈妈丢不起这脸,我们可不是低三下四来讨好你,再见。”

韦春红猜测着雷东宝在电话另一端的态度,哭笑不得,可又觉得解气,没想到儿子平时不声不响,原来全看着呢。她不清楚儿子还知道多少,心说以后再做什么,看来得参考儿子的建议了,儿子大了。

看儿子说完就警惕地把手机又掖进裤兜里,韦春红不再反对,反正,该跟雷东宝提醒的已经提醒了。

雷东宝被小宝的一个电话打得晕头转向,好一阵子回不过气来。这年头,谁敢这么跟他说话,谁敢说他没用,可偏他又无法反驳,首先他再有脾气也不能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其次小宝说的都是实情,即使他这么做事出有因,可是……雷东宝忽然发觉他所谓的事出有因的那个因,并不见得很站得住脚。

等饭局结束,他这回没去老娘家里住,而是让司机把他载到市区的家里,这个家里当然是黑灯瞎火。他进去打开灯一看,前几天离开时候没叠的被子叠好了,桌椅摆放整齐了,脱下的衣服被洗好挂在阳台,所有的似乎都是井井有条,可唯独没丝毫人气。

雷东宝躺床上回想小宝数落他的那些话,他现在无法不正视。他作为一个大男人,不往家里拿家用,也不给家里扛煤气瓶,似乎该属于一家之主做的事他都没做到。或许他可以说他忙他没时间,他要忙大事,搬煤气这种小事可以花钱叫别人搬。可是,他也没拿钱回家,不仅没拿回家,他还想往外拿。小宝说不要他,是,要他何用,人说吃人家的嘴软,他在家可横着呢。小宝的话简直比掴他耳光还狠,狠得他都没脸见韦春红。

可是,他是不是该向韦春红承认他没好好顾家?唉,韦春红应该理解他最近工作上遇到的困难,她这回的做法怎么这么欠考虑呢,也不想想他最近心情很不好。换作往常,他或许可以粗声粗气地道个歉,叫韦春红立刻回家,可现在他颇有底气不足之嫌,他担心他的道歉出去,会不会让韦春红给鄙视了,尤其是让那个小小的继子鄙视,大小两个一起说他软骨头。

雷东宝终于不肯道歉。他想,等雷霆的日子恢复后再说,否则他依然不会有钱拿回家补贴家用,而且还得在家白吃白喝。在被小宝指出后,他还真没脸再理直气壮地做得出来。

但雷东宝很沮丧,沮丧得都忘记韦春红儿子打他电话提的醒。

雷东宝难得睡不着觉了,雷霆目前的情况让他第一次忧心得茫无头绪。以为十拿九稳的韦春红都会离他而去,那么那些村民呢?还有宋运辉等亲朋好友呢?

雷东宝忧心了一晚上,无法不想到他当年入狱的时候,那时候还有谁认为他会东山再起?可当时起码有几个人对他不离不弃,其中就有宋运辉和韦春红。其实村民也没离弃他,虽然不是很坚定,村民大多是有良心的,是知道这十几年来谁带给他们好日子的,他在狱中最大的安心和依靠就是整个小雷家村民的民心,因此当年宋运辉说他回不来,他才不信,他相信整个小雷家拥护他。这不,他不是回来了吗?说明他说得没错,小雷家就是他,他就是小雷家。

想到这儿,雷东宝心头一亮,整个人终于舒爽起来,对啊,相比过去他坐牢,现在这才多大的事儿,有什么可担心的?还有韦春红那边也是,他以前坐牢,他以前还出轨抱来一个儿子呢,韦春红离开他了吗?没有。他何必把继子的小孩子话太当真,这绝不是韦春红的态度,韦春红是他的人,这辈子离不开他。

还有宋运辉,不急,等他重拾河山,再找兄弟一起喝酒吃菜,宋运辉不会走远。

这么一想,雷东宝心头敞亮,其他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关键只一条,那就是他得千方百计把雷霆搞活了,只要雷霆恢复正常生产,其他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

于是,酒意立马卷土重来,雷东宝躺倒就睡。第二天起床已晚,他打电话给韦春红,没想到还是继子接的手机。他告诉小宝,让母子三个今天搬回家住,他最近心情不好,不会再回家骚扰他们,让他们安心生活。

韦春红的手机被儿子没收着,等儿子中午放学回来告诉她这事儿,她心中叹息,雷东宝说到底是不了解她,她要的是雷东宝的这个保证吗?但她还是带着儿子和宝宝当天搬了回去。她却是非常了解雷东宝,即使雷东宝的话只是对小宝这么个孩子说,相信雷东宝说不回就不回,没有含糊。

雷东宝果然是信守诺言。但雷东宝的借款大业也并无建树,临近春节,只见请客送礼哗哗地数票子出去,却不见贷款滚滚而来。而且春节前讨账的效果也是可想而知,小雷家出去的业务员千辛万苦,要来的钱还不够每天购买原料,春节前的生产规模一天小过一天,车间经常停工待料,搞得整个小雷家上下全无过节的喜气。

然而,红伟手下的那些业务员终究得回家过年,等待春节后再行出发。但是等那些辛苦的业务员打道回府,却发现家里没有年货进门,更无年终奖到手。所有人都看着雷东宝,希望雷东宝在最后一天大开金口,开仓放粮。

红伟也只能回家过年,他带来一些讨要来的承兑汇票,但这些汇票才到账,就被背书一下,又转出去交给原料厂商。人家上游原料商已经了解他们雷霆的困局,再说雷霆名声在外,生意青黄不接时候惯会赖账,因此现在如果钱不到账,上游厂家概不肯发货,非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红伟回到小雷家,几乎还没坐稳,就有来人向他痛诉小雷家今天的困顿。连忠富都打电话给他,问他小雷家究竟是怎么回事。红伟应接不暇,连喝口水的工夫都没有,却又被小三请去雷东宝那儿。来到雷东宝办公室,毫无意外地,撞进一室的烟雾,他自作主张地将门关上,将窗户打开,眼看着一缕青烟袅袅穿窗而出,飞向户外。

雷东宝并没阻止,他转着大班椅看红伟来往穿梭,道:“红伟,是不是其他企业情况也不好,今年收钱咋都很难啊,没一个人回来不叫难的。”

红伟道:“每年年底都一样,今年大家都被我催着,一个个都是跑到对方公司关门放假才回,要来的钱已经比往年多,不过年前要来的钱多,年后的就得比去年少了。”

雷东宝无语,低头看着脚面,他的皮鞋已经不知几天没擦,可以在鞋面写大字,他好一会儿才道:“我年前没要到贷款。”

红伟道:“年后的贷款有没有希望?”红伟同时管着一半采购,最忧心的是钱。

“这回县里派专人跟我一起去省工行联络贷款,估计贷出来的话也得年后了。现在没几个现钱,用钱的地方倒是不少,每天追账的……你看到没有,财务室都是人,还从哪儿搞些钱来呢?我打算高息问个人借,拖过几个月,等新车间上马,应该可以好转。”

“书记,听说年货一点没发?我看,即使账上只有五万块钱,也还是发点吧,图个热闹。刚才忠富跟我说,实在没钱,先从他那儿拉几头猪,回头年后把钱补上也行,再不行,我们几个凑点钱。”

“忠富难得,以前问他拿几头猪,他都要我们先把钱打过去。算了,不发,这么大个村,五万能发多少东西。前几天才好不容易把几个结婚的钱给了,村里账上还是留点钱,免得谁生病谁什么的拿不出钱报销。你们的钱嘛……你能拿出多少?五万撞顶了,多了不用说你,你老婆都得找我拼命,五万能做什么?”

红伟松口气,他到底也是不想从自己口袋掏钱的,他有些试探地问:“过年了,跟宋总那儿打过电话拜过年没有?”

“打过,他大忙人,电话手机没一次是他自己接,他秘书接的都让我撂了,懒得说。”

“他们都那样的,我们留个话就是,宋总会打过来。”红伟心说,看起来他去杨巡那儿白说一趟,宋运辉没伸手帮忙,他于是更不便跟雷东宝说起他去找杨巡的事。

“小辉已经直接找了市里他那几个朋友,可没大用,原来市里跟他合作的项目现在已经结束,人家也不买他账了。放心,我们等省工行那笔贷款,县里出面帮忙,不会没结果。”

红伟将信将疑,感叹道:“不知道今年开春出口会不会恢复,只要出口一恢复,信用证一开进来,我们日子立刻好过。”但红伟心中却是犯疑,那么看来宋运辉是接到杨巡传达的,可是听雷东宝的意思又似乎哪儿不对。他估计宋运辉那边是抹不过多年情面,帮忙还是帮,但已经没过去的全心全意。也是,又不是血亲,谁受得了雷东宝这样的对待啊?红伟现在都怀疑,反而如果是他直接上门请求宋运辉帮忙的话,所得的帮助还比雷东宝所得来得多。

雷东宝道:“我看很快会恢复。你看这么多年来,我们雷霆哪年不是大灾小难不断的,哪次不是熬一熬就过去了?最难的时候我们都过了,现在没啥,人都在,设备都灵,就少点钱嘛,放心,钱也会来,市县两级都说不会看着我们不管。镇里比我们急,他们也占着股份,现在每次跑市县,他们都跟着。”

红伟一想也是,多少次了,小雷家绝境逢生,大风大浪里走来,这回还真算不得什么,这回上面领导还支持着,下面雷东宝还带着头儿,小雷家的人也一个不缺,能坏到哪儿去?即便是出口有麻烦,可又不是只他们小雷家一家出问题,国家能看着那么多公司出口出问题而不管?如雷东宝所言,再熬俩月,应该出头了吧。回头狠抓外销。

临近大年初一,杨巡打电话过来拜年,红伟反而让杨巡放心,过年后百废待兴,小雷家照旧春暖花开。杨巡好奇他们春节后的市场定位,红伟却是文不对题地说,春节后还是老样子,主抓外销,但绝不放弃内销。

杨巡没话说了,都那样了,还不放弃原来思路,难道就不能总结困难的原因吗?总不会把原因都归结为国外金融危机,而不反省自身为什么对抗风险能力如此薄弱吧?他打完电话不住摇头,总觉得雷霆那帮人思想落后了,竟然发展得没头苍蝇一样没有准确定位。

任遐迩那儿也刚接了杨逦的电话,顺口汇报一声:“老四买好票了,明天回。”

杨巡也是顺口道:“她刚来没事做,要不住过来照顾你?”

任遐迩顿时头痛:“你信不信,你敢让你家老四关照我的月子,我一准给你生个很不保险的女儿。”

杨巡嬉笑,此刻任遐迩肚子里孩子性别已经儿大不由娘,两个播种的人所能做的事唯有等待揭盅:“其实女儿也好啦,女儿是爸爸小背心……”

“什么叫也好?什么叫也好?女儿哪点不好?生男生女从源头追溯,都是你干的好事。”

杨巡一说到孩子性别,心里总是想到杨逦先前的流产。若是父母在世,看老四又是受骗又是流产,心中之痛切,只有比他这个做哥哥的更添百倍,他不知道如果他的孩子是个女儿,他该如何保护他的女儿不受伤害,他倒说不上是重男轻女,他纯粹是怕有一个难伺候不保险的女儿。

“女儿很好,只要是自己的都好。如果是女儿,我第二天就去牵两条大狼狗来守着。”

任遐迩看杨巡难得一脸紧张,知道他是当真的,不由好笑:“怕什么?有你这么个阅人无数的爹,你女儿还怕吃亏?男人接近三尺,坏心思还没发动,大狼狗还没嗅到,你一准灵敏上了。”

杨巡确实阅人无数,可坏也坏在他阅人无数,他作为一个过来人深知拿下一个女孩子是多么轻而易举,即便没出杨逦那档子事儿,他都担心。女孩子要出事,老天都拉不回,他心里求爷爷告奶奶地希望妻子生下的不是女儿。其实任遐迩心里也希望生个儿子,她作为女孩,又是个心气高能力也强的女孩,在工作中受制于性别天花板太多,深知做女孩的不易,她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活得容易一些,那就首先不要输在性别这条起跑线上,她逼着杨巡承认女儿更好,其实那是给自己壮胆。

夫妻俩都是忐忑不安的,决定不再讨论儿女的事,两人继续给红伟电话前讨论的项目选定事宜。申宝田介绍过一个房地产老总给杨巡,说是可以合作。杨巡当然知道经申宝田删滤过的项目不会肥到那儿去,要不申宝田准得豁出性命拿下。不过后来听那房地产老总说,申宝田本来确实有意,可申宝田的大本营目前受出口减少之困,手头资金紧张,腾不出手做别的投资。杨巡这才热衷起来,将项目拿来与任遐迩一起商讨。

最近市道不景气,从萧然提出希望转让手中股权始,已经不断有这老总那老总直接或托关系联系上杨巡,询问可否合作。杨巡从这一次次的接触中嗅到强烈的荤腥之气。但是他没立即下手捡取送上门来的便宜,他得等待入市时机,确定他现在出手,算是抄底还是可能被一同拖向深渊。他不敢想当然地认定是东南亚一带发生的事儿导致所有的那些送上门的合作,事关金钱,他需要确切答案。广泛地从朋友中寻找答案,然后回来与任遐迩、杨速一起多方论证。

从讨论中他当然也看出老二见识不如任遐迩,不仅底子不如,脑袋也没任遐迩转得快。但他还是每次都叫上老二,能提携老二多少就多少,他相信老二多听多讲多参与,总能比别人跑前一步。

杨逦终于获批可以离开上海,但她没好意思跟两个哥哥住,一个人住到由任遐迩设计杨巡布置的两兄弟过去住的那套房子里。杨巡没让杨逦躲避,叫上杨逦也跟进参与研讨论证。杨逦至此才知,大哥什么叫她参与提供经验策划项目的说法都是大哥客气,她临时跟进,几乎听不懂大家的讨论,觉得从大哥大嫂嘴里吐出来的字眼也是那么高来高去,非她平时所能接触。跟着任遐迩计算每个项目的得失,她也不懂从何下手,更不知任遐迩采用不采用某个数据的原因是什么。她本来就已经没了骄傲,这下更发现自己其实什么都不是。她更蔫了,从此不敢小看大哥。

杨巡和任遐迩都觉得杨逦的骄狂已经被磨削得差不多,该是拉她一把的时候了。这才由任遐迩出手,选出合适的书籍交给杨逦翻阅。任遐迩的教导自然是不同于两兄弟,有的是杨逦自来欣赏的理论高度,因此杨逦虽然情绪低落,却从春节长假始,便一直翻看任遐迩给的书。

杨速当然也看出小妹精神空前绝后地不对劲,问大哥,大哥说是工作中受了严重打击。杨速心里认为绝不是那么简单,可是他问不出来,只好作罢,但他见不得小妹一直郁郁寡欢,提出初三后带杨逦去海南晒太阳,却被两个人拒绝。杨巡说老四有必要春节后立刻投入工作,帮两个哥哥的忙,杨逦则说没有兴趣,杨速越发摸不到头脑。

倒是韦春红眼看春节临近,既不见雷东宝登门道歉或改过自新,又不见儿子软化态度,她骑虎难下,难以决定这个春节将怎么过,总不能涎着脸自己送上小雷家,假模假样过上几天,再缩回阵地继续冷战吧。

她考虑再三,等到儿子考完试放假,她便非常高调地煽动得雷母跟她一起,老老小小一行四人风风光光乘飞机去海南度假去了,只留下雷东宝一个人在小雷家过冷冷清清的年。

韦春红光顾着掩饰自己与雷东宝的关系,解决今年没法上雷东宝家门的大问题,却没想到她的高调触及没有分到一丝年货的小雷家村民的痛处。以韦春红的伶俐,她是怎么都不会想到小雷家今年竟然会不分丝毫年货,又不是一分钱都没有,这么不近人情的做法她是做梦都不会想到。雷母做人更是浑浑噩噩,儿媳煽动她去海南玩,她就高兴地收拾行李,高兴地遍告左邻右舍,说她去海南是飞机来飞机去,最关键的是钱全部由儿子出。

于是所有的村民看着吃得肥头大耳的雷东宝,愤怒的心燃烧了。春节又正是走亲访友的好时节,大伙儿聚一起悄悄议论,说敢情大伙儿没分到的年货,全都肥了雷东宝一家。雷东宝在众人心目中的崇高地位,随着众人的窃窃议论,一分一毫地下降再下降。但是雷东宝不知道,他只看到春节时节他家依然高朋满座。

等红伟等人也听说此事,转告雷东宝,雷东宝只觉得好笑,声明韦春红开了那么多年饭店,钱比他还多,但是没人相信雷东宝的解释,大家宁愿一厢情愿地相信自己的判断。众人拾柴火焰高,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三人成虎,大家心里更加确认雷东宝的猫腻,大家反而更愤怒雷东宝还想欺瞒于他们。

有人说,捞就捞了,当权的谁不捞,可赖什么?

有人说一个人捞那么多,也不说剩点骨头渣子给同宗同姓的村人。

还有人说……

即便是雷东宝,都开始觉得这个春节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共 5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其实一直喜欢杨巡,很有创业精神,对待兄弟和妹妹很有人情味。还能在生意场上左右逢源,几次化解危机。不是一般人能够做的到,厉害。

    1. 匿名说道:

      现在的社会就是唯结果论,杨巡是三个人里道德底线最低的,看他现在好了就厉害了,呵呵,一并让人瞧不起。

  2. 匿名说道:

    雷东宝粗蠢愚蛮,能够走到今天全靠的是胆大,这样的人一旦失去了失去了继续发展的外界环境,那就只能被淘汰了

  3. 匿名说道:

    信息的流通是重要的,不透明何以让人信服?坐看雷的发展

  4. 匿名说道:

    杨巡有个屁创业精神 他就是要一个唯利是图 不择手段的人 他唯一的可取之处就是打不死 杨巡如果没有贵人扶持 他可能就起不来了

回复匿名的评论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