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7 · 05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任遐迩自结婚那天起,就从书店搬来一本又一本的孕产知识书籍,以研读税法的认真劲儿钻研人类生殖养育知识。直至发展到能判别一本书的优劣之后,她开始针对杨巡进行宣传教育。杨巡是个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人,自打开始起就被书桌上等身的相关书籍打蒙,随着教育工作向纵深发展,杨巡被如果不这样如果不那样可能导致的种种后果吓得深刻体会到,如果不进行半年到一年的封山育林,必将对不起杨家列祖列宗,于是他被迫戒烟戒酒。

然而这被迫的时间来得不是时候,这个时段他一方面得积极接触有意向租赁商场的户头,一方面他得物色下一个标志性的发展项目。做这些事情,哪一件都离不开烟酒。杨巡在健康的儿子与挣钱的生意之间动摇选择的时候,被任遐迩一次次地拎着耳朵从反方向中拉回。两人为此扯皮有之,吵架当然也有之。杨巡斗争经验丰富,吵架水平自然是一流,在别人眼里,两人的输赢结局肯定操在杨巡手里,杨巡可以赢,但也可以因为看到任遐迩的眼泪而不好意思赢,但总之应该不会输。然而外人没有想到的是,任遐迩是个坚强而不肯以哭泣让丈夫放弃的人,任遐迩擅长的是持久战,过去不是有八年抗战吗,现在有任遐迩的泥浆大战。杨巡要到春天的时候才忽然觉悟到,他怎么就忽略了任遐迩的韧性,想当初追求的时候若不是任遐迩坚韧不拔地将他关在门外,他何至于有史以来第一次出师不利,清纯得领到结婚证才得登堂入室。但杨巡是个冲劲十足的人,他才不肯束手认输,不过有些地方他受不住任遐迩的束缚,只好一步一步地退让。他总是对自己说,某些领域,他是非坚持一人独大的。可是杨巡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是,那些他自以为一人独大的领域,他都在慢慢地开始与任遐迩商商量量地进行中,因为任遐迩能提供他最好的辅助。

五月份,杨巡在反复计算之下,网罗种种可能之后得出的价格,胸有成竹地将商场租赁出去,同时将杨速也租出去三个月,方便对方顺利进场交接。签下租约,一手交合同一手接汇票的刹那,杨巡冲旁边助阵的任遐迩飞递一个眼色,这个眼色两人都清楚,此后有一段可以自由支配作息时间的好时光了。

吃完庆功宴回家,任遐迩径自去书房找纸笔开列去杨巡老家春游度假所需物品的单子。

杨巡坐在电话机旁,手搁到电话机上却又是想了会儿,才拨下梁思申的号码,令他没想到的是梁思申这么晚还在上班。

“有件小事,那商场我经营两年,盈利不错。趁现在名气响亮,谁都看着知道接手肯定挣钱的时候我把它租赁出去,今天已经签约,半年租金也已经收到,想跟你说一下。”

梁思申愣了会儿道:“够魄力,下一个项目是什么,应该有计划了吧?”宋运辉对杨巡印象的改观,多少也影响到梁思申。

杨巡听着这话忍不住微笑,果然应该跟她说,她一听就知道,根本不用他解释:“下一个计划还在选择中,我很想再上台阶,因此很难定,现在市面上好像该有的市场都有了。不过有件事你可能会有兴趣,那个萧然通过别人转告我,他想把他在市一机的股份卖掉,问我有没有兴趣。听说他在香港做得挺不错,也想套现。”

“嗯,香港最近政权移交临近,有人已经指出香港经济出现泡沫,萧然发疯了。日本那家公司最近可能不大会再提扩容计划,年初以来日币贬值,你作参考吧。我有个私人建议,并不权威,只是我的一孔之见。这个月游资加大抛售泰铢的力度,令泰铢兑美元汇率大幅下跌。目前混乱还进一步蔓延到菲律宾比索。我们都在观察事态的进一步发展,推断泰铢危机会蔓延到何地步,包括港币会不会被卷入。所以我的年假泡汤了。你也不妨做些小范围的准备,这段时期内多做观察,尽量做一些应对市道可能有重大变化的准备。”

杨巡一边听一边晕,晕到梁思申说话结束,他才喘口大气问:“为什么泰国那边有事,我们国家也有可能波及?”

梁思申这才想到杨巡作为一个一直在国内打转的人,不可能与宋运辉一样对国际局势和国内经济的结合有认识,她解释道:“简单说,如果泰铢贬值到一定程度,必然导致泰国出口产品的价位低于中国,影响中国出口产品的价格竞争力。但如果只泰国一家,影响还是有限,现在看菲律宾那边的势头也很艰难,如果再有其他国家货币纷纷被拖下水,对中国出口的影响就大了,这一带出口产品的种类都差不多,很容易形成竞争。中国经济现阶段对出口很依赖,必然会因此受到打击。如果你最近有大规模扩张计划的话,我的建议是先缓一缓,看看再说。不过我不能保证我的建议百分之百有效。”

杨巡这一回的晕眩稍好一些,已经大致听出梁思申所说事情的意思。他厚着脸皮问:“那会不会我把商场租出去,就等于我收铁打的租金,一点风险都没有,那个租赁户却得面对经济可能不好,人们不愿消费的困境呢?”

落*霞*小*说* W ww … l U o x ia … c om

梁思申心说这人反应真快:“如果形势控制不住,就是这样,你歪打正着。对不起,我还得忙会儿,以后有空再聊。没其他事了吧?”

杨巡放下电话想了好一会儿,去楼上洗澡。等走出浴室,见任遐迩已经上来收拾。他就把刚才梁思申的话转述给精通财会的妻子,却见她也是一头雾水,这才知道经济与财会不是一回事。但任遐迩却是立即扔下手头的东西,下楼扑向电脑,上网通过雅虎的中文搜索找新闻。杨巡跟下来看,见搜索的内容被任遐迩一页页地打开放着暂时不看,又开始搜索英文内容,杨巡忍不住伸手搭上任遐迩肩头,很表赞赏。知识就是力量啊。一直等搜得差不多,任遐迩将拉下来的页面全部看一下,见都已满满是字,便断了网络连线,与杨巡挤在一起一页页地看。杨巡知道任遐迩这么做是为节省拨号上网费用。电话费加信息费,费用不低。

两人将中文简体繁体的内容看下来,已经基本明白梁思申刚才电话里说的是什么了。尤其是新加坡那边的报道,更是长篇累牍说得务必详细,特别是英文版的。任遐迩一手英汉字典,一手鼠标,边看边翻译给杨巡听。两人都觉得泰国那边的情况果然很严重,竟然严重到发生银行挤兑、财政部长引咎辞职的地步。但两人又觉得与中国的关系又似乎是那么遥远,除了梁思申说的出口会受影响以外,他们看不出未来可能发生什么。再一想,这几天电视上也在放,只是他们以前只当看白戏。

此时已经是深夜,任遐迩看着最后一篇英文报道,道:“要不要也取消度假计划?好像最近会好戏不断的样子。”

杨巡道:“可我们留在家里又能干什么?向泰国人学习,趁国内人还没觉悟,我们先买美元床底下藏着?好像金条也行,泰国人那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任遐迩想了想,道:“是哦,记得新中国成立前金圆券乱贬值,剪一个头发价钱要变三次,背一麻袋金圆券去,买回来的米只有一小口袋,只有黄金最好用,美元也好。你哪儿买美元去?别黑市吧,会被捉的。”

杨巡道:“不去黑市还去哪儿买?要不这样,我们也别摸瞎子,自己乱着急,明天我打电话再问问宋总,他们夫妻一条心,肯定知道后面怎么做,度假还真得延期了。”

“干脆直接问小梁吧,她知道得更多,她做那行的。”

杨巡摇摇头:“刚才那电话进去,你不知道那边有多忙,不好意思再麻烦她去。”

任遐迩忽然想到一件事,忙道:“你好像对小梁特别在意,刚才你说了结一件事,到底怎么回事?”

杨巡忙笑道:“你忘了,以前我不是与小梁合资的商场吗,后来她等钱用退出,她堂哥进来,可我跟宋总关系好,他们两个都还关心商场,看她堂哥乱搞他们心里不舒服,就是小梁撮合我和梁总李总两个谈判,把商场包给我经营。现在我又把商场包出去,我当然得跟小梁打个招呼,人不能没良心吧。”

任遐迩不信,直觉告诉她,事情没那么简单。可是她见过梁思申,那是一直嚷嚷高档的杨逦所无法比拟的,她不相信梁思申和杨巡之间有过什么,但相信杨巡一定对梁思申动过心思。她斜睨着杨巡想,她还任重道远。不过好在杨巡是事后才通知梁思申一声,而且是当着她的面打电话,可能他心里已经没多少鬼了。

不过想到这些,任遐迩心里不免酸酸的。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 3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希望小杨能珍惜

  2. 老王外公说道:

    杨巡就是跟对了人,才有今日,但是小私心也几乎坏了大事。人还是要有高层次朋友,才能不断进步。

  3. 匿名说道:

    小杨又要重蹈覆辙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