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7 · 04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梁思申却是春节后好多日子都没见到丈夫,宋运辉春节后大多数日子在北京泡着,但见不到丈夫才是小烦心事,她更心烦的是她的宝贝可可。韦春红来电说她家宝宝会说几句话了,问她可可如何,她答不上来。可可至今除了会说“妈妈”两个字,其他,任他们如何挑逗,他自岿然不动。梁思申很怀疑会不会因为人多嘴杂,多种语言搞得可可小脑袋适应不过来,反而不知道跟谁的语系。比如以前小王的南洋派英语,外公的国语、上海话、英语车轮大战,保姆的上海话,她爸妈的家乡话,宋运辉爸妈的再一种家乡话,连她都应付不过来,何况可可。但有什么办法,公婆两个和保姆的普通话逼不出来,难道只能任可可闭嘴不说了?还有未来可可需要的英语环境呢?她为此心烦得要死。

再有,外公赴美后,她才知道原来外公老头子不声不响地处理了很多闲杂小事。而现在公婆人生地不熟,又不擅支使别人去做,家中无数对外的杂事都落在她头上,而她的工作又是那么忙,想找个人埋怨几句,宋运辉却一直不见人影。她心头积累的火气越来越大,每天却还得和颜悦色对付上老下小,包括对两个保姆都不能用重话。

一等宋运辉终于出现,她才有机会发作,拉他进卧室闭门诉了半天苦。但是诉苦又什么用?完了又得全身担上。想起可可上幼儿园前……不,还得先替可可物色好幼儿园,天哪,她抓狂了。

宋运辉建议有些事可以让他们东海公司驻上海办事处的同志来做,他会交代一下,但梁思申不愿公器私用,只好自己忙得陀螺一样,累死了就忍不住找宋运辉吵嘴,可宋运辉实在太深,她吵不起来,反而吵得自己没劲,感觉自己是无理取闹。她有意惹宋运辉生气,可人家涵养太好,即使他身心疲累,也会打起精神陪她散心,直到让她开笑为止。弄得她有时候只好对宋运辉解释,吵架是发泄的一种,是解决问题的捷径,可宋运辉硬说他跟深爱的人吵不起来,他愿意妥协,有什么办法。梁思申闻言当然感动,可是心里却为没吵出来而憋闷。

可事情却一直没完。春暖花开,锦云里院子里的香橼树、橘子树挂满雪花般累累花苞的时候,她爸爸从遥远的美国迈阿密打来电话,说他已经病退到了美国。梁思申想到爸爸春节时候的干咳,爸爸也该好好休息了。可心里却又隐隐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她再斥责自己不该疑神疑鬼都没用,她直觉爸爸小病而病退,退前不露一丝风声,太不正常。想到爸爸可能对她的重大隐瞒,以及那些隐瞒的实际内容,她的心情更加烦躁。

她还想到春节后大多数时间泡在北京的宋运辉,她能猜得到他在做什么,要政策!他现在已经与单纯的技术脱离得要多远有多远。她无法不想到老徐携家带口造访锦云里的时候,宋运辉对待老徐的肉麻态度,她不免也想到宋运辉在同事面前、在杨巡等人面前的态度,他在北京到底怎样?这是她以前所避免深思的,可而今心情不佳,却越发没良心地深挖细掘。她发现,其实……其实她的丈夫也是个普通官僚。

梁思申一边提醒自己不能愤世嫉俗,不能对世界要求理想化,可她却无法刹住自己的思维,她的脑袋瓜被纷至沓来的困难占领,可是她又无法解决,她连自己生的儿子可可晚说话的问题都无法解决,她还能做什么?她转而开始怀疑上自己的能力和智商。

宋运辉也在烦恼,岳父突然病退出国,让他满心担忧。他听到消息时头皮发麻,他只是个不知情的圈外人,他不知道岳父为什么要跑出国,但知道肯定得坏事。他立刻脖子一缩,缩回东海不再交游,这种时刻,只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作为一个业绩良好的境外上市公司董事长,他只要不自乱方寸,足以明哲保身。东海是他的基地,是他的根据地。有时间他就去上海,父母妻儿是他的港湾。只是他看到梁思申的脾气越来越不好,梁思申在她爸的问题上遇到了死结。五一劳动节,两个人坐在院子里看着刚开放的蔷薇花,看小小的可可在花荫下睡觉,宋运辉建议梁思申拿年假休息放松几天,出去走走散散心,他一起去。

梁思申认真看着宋运辉道:“我也正这么想,我想去美国,你有没有时间?”

宋运辉道:“可以的,你去看看你爸妈?”

落·霞^小·说

梁思申看住丈夫,问:“你说,爸爸既然退休了,他会不会告诉我他究竟做了什么?”

宋运辉摇摇头:“不知道。但我建议你应该做无罪推定,而不该做有罪推定,去看看他们。”

“我怕。”梁思申叹息一声,说不下去,但是去美国的心是定了。她还有工作呢。

“我跟你一起去,别怕。”宋运辉难得见梁思申意志消沉,满面无助,心中疼惜。但是他考虑到梁思申面对她父亲时肯定会发生的火暴场面,他犹豫再三,觉得有必要给妻子打一剂预防针:“不管你爸爸跟你说什么,总之,他是你爸爸。”

梁思申小心地问:“你是不是听说什么了?”

宋运辉摇头:“我没有确切证据,我所知道的所有,都是凭蛛丝马迹推测,但我建议你去前一定做好心理准备。”

宋母从厨房出来,看到院子里儿子儿媳促膝而谈,就跟老伴儿道:“小辉跟思申关系是真好,你看两个人见面说不完的话。以前那个,两人见面没几句。”

宋季山点头:“两人程度差不多。”

外面两人不知道里面两人在议论他们,依然自己说自己的。梁思申道:“还让我如何做出无罪推定!以前总说外公不好,现在看着还是外公纯洁。”

说曹操,曹操就到,外公打电话过来问:“嗨,你,什么时候来美国办事?”

外公硬是用英语说话,梁思申忽然意识到外公这是不愿被她爸妈听懂。“我正准备休长假,不知道确切时间,还没去审批。外公有什么事?”

“没事,我的股票上市,我要回国亲手处理,还要奖励你先生,你到美国就通知我,我过去跟你会合。”

梁思申闻言愣了一会儿,才像是怕电话这端父母听见似的低声问:“外公不愿跟我爸爸住一起?”

外公并不否认:“对。我女儿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不想做鸡狗。你问问你丈夫,他女儿他打算怎么处理,跟着这样两个假外公外婆,学不到好,还不如萧规曹随,学你寄宿。”

梁思申听得出外公话里浓浓的鄙视,心里悲凉,又无可奈何:“爸爸……他究竟做了什么?”

“不知道,我爱惜我的耳朵。”

这已经是答案!“我明天上班给你答复,你早点休息,很晚了。我尽量争取早点过去接你。”

宋运辉等梁思申挪开电话,就急着问:“你外公想回来?是不是不放心那些股票?”

梁思申悲哀地道:“外公不愿同流合污。外公肯定看出什么,他是人精。他问我小引的读书怎么办,他不让小引跟在爸妈身边,他话里有把小引送去私立寄宿学校的意思。”

“哎,不如这样,转到虞山卿那边去。”

“学费我来出,你要觉得内疚,让小引毕业工作后帮我做牛做马,转虞山卿那边不大好,不过再不好也胜过跟着我爸妈,唉,如果……只要有人顺藤摸瓜摸到小引跟我爸妈在一起,就能对你造成影响,外公想得真周到,周到得可怕。”

宋运辉点头:“你外公想得比我还周到,我佩服他,还是跟虞山卿太太,不是钱的问题,我担心小引没你自觉,也没你的……”宋运辉指指脑袋瓜,“最好有个人管着,正好虞山卿的儿子也在读书,两人差不多大小,回头还可以一起上中文学校。我跟虞山卿多年朋友,他不会不帮,我们支付小引的生活费。”

梁思申听着也觉得有理,叹一声气算是默认。

锦云里安静得像是世外桃源,可是锦云里的人,心里却惊涛骇浪,没一天平静。不仅是梁思申,宋运辉也一起担心着梁父出国后会不会有事发生。好在一直没有消息传来,一切似乎风平浪静下来。宋运辉松一口气,唯有梁思申心里一直纠结。

她终于请出七月的长假,可宋运辉这个时间却抽不出空。

唯一令人欣喜的是,可可终于张嘴说话了,一说话就小喇叭一样没个止息。虽然发音集普通话、宋家家乡话、上海话之大成,可好歹能说了,会道了,说出来的别人能听懂了,梁思申终于放心。

本来每年的春夏之交,都是皮肤最好的时候,可今年揽镜自照,脸上却是化不开的浓浓黄气。

 

共 4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这些口口声声说爱国的官僚们,捞了钱去他们批判的万恶的米国享受人生了。

  2. 匿名说道:

    后来就不爱看这两个人的事儿了,没劲,不够真实

  3. 匿名说道:

    想想当初梁父整治杨巡,那么理直气壮,确实自己又是什么货色

    1. 匿名说道:

      别这么双标 杨巡挨整那是他活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