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6 · 14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杨巡为了不让梁凡、李力看出他的热衷,费劲地磨蹭了好几天,将自身所需资料充实完毕,才准备起程。他起程前想到何不带上任遐迩,但又知道孤男寡女地上路,肯定会被任遐迩反对。因此他就堂而皇之地走进财务室,想通过公开宣布决定来打消任遐迩的顾虑。“小任,你安排一下工作,下午跟我一起坐火车去上海谈判。前几天整理的资料你也带上一份,别忘带计算器,公章也带上。估计要三天。”

任遐迩头大,这一出门,回来跳进黄河都洗不清:“杨总,月底关账,走不开啊。”

杨巡当然不会就此罢休,笑道:“工作可以安排一下,缴税有十天时间。会不会经常送花的男朋友有反对?呵呵,女经理就是怕遇到这种事。”杨巡的话说出来,财务室众人都笑。最近常有鲜花西点送来,大家本就非常踊跃地猜测究竟任遐迩的男友是谁,因此都笑嘻嘻地看着任遐迩的好戏。

任遐迩本就在为没法阻止杨巡送花而头痛,闻言自然更是头痛,这不是贼喊捉贼吗?可她又不能当面摊牌,只得硬着头皮坚持道:“五一促销的账还是第一次做,得单列出来。而且营业额这么高,利润却不好,一定要再三核对才行,以免招税务查账出问题。”

杨巡一想不错,五一促销的利润必须单列计算,不能让别人知道,当然只有任遐迩亲手处理,工作量本已够大,再加月底关账忙碌,她哪里能够腾出三天时间。他冲一室的财务笑道:“果然请不动,呵呵。”嘴上虽然打趣,可心里却是失望,怏怏而回。但他这么一闹,别人对他和任遐迩的怀疑倒是少了许多。

杨巡处理了一些事情,才又给任遐迩打电话:“真的不去?一天都不行?本来我想替你约宋总的太太一起吃饭,让你看个够。今天下午去,晚上一起吃饭,明天谈判,你明天下午回。”

任遐迩最近已经被杨巡搞得烦死,既然单独说话,就比较强硬地道:“杨总,不方便,请别为难我。”

杨巡早知道肯定是这话,不屈不挠地道:“你有什么想在上海买的?我替你带来。”

任遐迩还是道:“杨总,行行好,别为难我,行吗?”

杨巡笑道:“我怎么是为难你,我诚心诚意,考虑到你说的我们在商场的地位不平等,我也没紧追你,不逼迫你,让你自己做决定。你还要我怎样?”

“杨总,你究竟要我怎样?我是来工作挣钱的,不是来玩的。”

杨巡都听得出电话那端任遐迩心里乱想辞职的念头,他笑道:“小任,你有才,做人也有原则,我一直很欣赏你,也尊重你,从不对你乱来,但你总得给我机会相处,你现在是为拒绝而拒绝,那就对我有偏见了。你如果不信,干脆我直接向你求婚,说明我所作所为都是真心的。你回我一句话。”

任遐迩毫不犹豫就是一句:“任遐迩昏迷中,没法说话。”

杨巡还以为是开玩笑,却听那边将电话搁了,他倒一时不知道对方想什么了。心里很想冲过去直接问任遐迩到底想什么,但也清楚这是办公场所,确实不便。一时在办公室急得团团转。可又因为要去上海出差,得回家收拾行李,经过财务室的时候忍不住看了一眼,没见到任遐迩,失望而走。心说自己够诚意,到底任遐迩想怎样。看样子任遐迩不是什么看不起他学历之类的浅薄人,平时讨论工作时任遐迩很看重他的意见,那问题究竟出在哪儿?还昏迷中呢,他真想拖她出来看个清楚,问个彻底。

任遐迩被杨巡求婚的话轰得魂飞魄散,悠悠回过神来,扪心自问,这么慌干什么,即便是杨巡出言让她卷铺盖走人,她都不用这么慌,她现在对自己的自信已经不同于春节那阵子,不担心失去工作后没地方混饭吃,她只怕自己想走杨巡不放。那么她慌什么。

任遐迩坐在自己的小办公室里神思不定,想来想去,感觉自己太物质,被杨巡一天一束花或者一盒糕点给打晕了。可是,明知道他是个好上司,可未必是个好先生啊。任遐迩心中第一次没了目标。

杨巡回到家里收拾好行李,又忍不住给任遐迩一个电话:“真的不去?”

“真的不去,对不起,我很忙。”

杨巡听着觉得那边的那个声音异样了许多,好像有些没情绪,他想了想,道:“也是,我安排的时间不对,这几天你哪里走得开。不过这个谈判对我至关重要,我没法等你空闲。上海的蛋糕非常好吃,我带来给你。”

“不用了,谢谢,我不得不为那些西点买了个冰箱,为了不浪费,每天早也吃晚也吃,怕了。”

杨巡不由笑出来,这点他倒是没考虑到,但他喜欢这样细细碎碎的谈话,看到另一个更加私人的白白胖胖馒头样的任遐迩。“小任,有空好好考虑我的话,如果你答应,我立刻公开与你的关系,我们正大光明地相处。现在这样,其实反而对你不好,对你名声也不好,你确实会为难。”

任遐迩愣住,好容易才问一句:“如果我不答应,你会不会罢手?”

“不会,我认准的,一向不会放弃。”

“那你意思不是我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了吗?”

杨巡当然不会误听任遐迩话里一口一个“你”,而不是“杨总”,他因此坚决地道:“我看你只有一条路。”

“只能说,你看错人了。”任遐迩气聚丹田,掼出一句强硬的。

杨巡当然知道任遐迩不止一条路可走,但他当然也要放话给任遐迩,绝不让她逃脱。他清晰地看出,任遐迩终于对他动心。那就好。等他回头拿来商场所有权,终于不用夜长梦多的时候,他不会再像前几天那么容易打发。

任遐迩则是震惊于杨巡的魄力,只要她答应,立刻公布关系,公布的自然是他刚才提的求婚的关系,杨巡都不怕未来可能没有结果,他有承担得失的担当。而那担当后面,却又有周详地为她考虑。这样的杨巡很男人。

任遐迩不由缩了缩脖子,拿起案头的外线电话,思虑之下拨出杨巡的号码。可一声“杨总”后,却又羞于开口。杨巡等半天没见下文,忽然福至心灵,明白了那边的心情,忙道:“我知道了,我很高兴。等我回来,我一定把商场股权全拿回来。等着。”

杨巡终于放心上路。心里喜悦,但不能说是乐翻了天的喜悦,更多的是心里细细碎碎的欢喜,好像挺踏实,也好像挺温暖。上了火车,他一会儿想想回头怎么正式追任遐迩,一会儿想下一步谈判的事情。一路变得并不烦闷,仿佛时间过得很快,很快就到了上海。到了上海才想到,光顾着任遐迩那头,忘了给妹妹打电话说他来的事。他心想既然都来了,也懒得再打电话,就在出租车上找出杨逦房子的钥匙,自己直接开门进去。

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杨逦却不在家。杨巡也没当回事,小姑娘嘛,能有几个像任遐迩那样坐得住的。他自己动手,收拾床铺,洗澡更衣,坐下吹着电扇看电视。但左等右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还不见杨逦回来,他只得拿出手机打杨逦的中文传呼。

然后又等,一直等到十一点,才听门一响,杨逦姗姗来迟。但杨逦进门飞速叫声“大哥”,就立刻蹿到厨房窗口,显然是跟人打招呼。杨巡会意,追过去一看,果然见下面一辆乌黑发亮的轿车拐弯开走,杨巡只看清一排红红的尾灯,他爱车,一看就明了,这是一辆进口高档车。兄妹一齐看着车子拐弯消失,才都缩回屋内。杨巡看杨逦两只眼睛水汪汪的,他经验丰富,一看就知道杨逦有问题。

他微笑道:“不叫他上来见见面?”

杨逦道:“又不是谁,普通朋友。大哥,你来也不说提前通知一声,我还以为你明天早上才到呢。”

“不坐夜车,怕影响明天动脑筋。今晚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打足精神跟你老板谈。呵呵,我们杨逦很漂亮。”

杨逦兴奋地道:“真的吗?我也觉得这件衣服和裙子配得很好,显得高档,没想到夏天穿高领衣服很显身材呢。大哥,我先洗澡,回头跟你说话。”

“去吧。你不肯跟我说男朋友,我倒有个好消息,上回春节我送回去的任遐迩,你还记得吗?她答应做我女朋友了。”

“她?”杨逦须得好好想想,才想到那么一张平凡的脸,“日久生情?可大哥,她不漂亮,你一向最喜欢美女。”

“美女当然好,脑袋好更要紧。”

“大哥,我建议你在上海买些护肤品回去送她,我记得她脸上弄得一团糟。要不要我帮忙?”

“好,抽时间你陪我逛街。对了,老四,你在这家公司工作这么几天,有没有想到大哥以前跟你说过的话?大哥的实力并不弱,看到大哥即将买下他们手里的商场股份,你心里怎么想?”

杨逦想了一会儿,道:“大哥,李总他们并不是支撑不住需要卖家产,而是合理调整手头产业结构,他们有更好的投资方向。”

杨巡微笑:“我即使有更好的投资方向,也不会放弃商场资产,这是实力。就像打仗,你没有根据地,再强的军队都白搭。你洗澡吧,时间不早了。”

杨逦却坚持说完才肯去洗澡:“大哥,我们公司跟你的不一样,这就像我们公司是世家,你是新发财主。”

杨巡对着关上的浴室门哭笑不得,杨逦可真爱公司胜过家了。他看看依然简单的房间布置,想到同样是女孩子,任遐迩现在有自己的资产,而杨逦这儿除了他们两兄弟给买的冰箱,却一直买不起洗衣机。杨巡想,那个开车送杨逦回来的人是谁,开那么好车子的人,如果真心喜欢杨逦,应该心疼她的两只手,替杨逦买台洗衣机应该不在话下。看样子还真是如杨逦所说,只是普通朋友。

但杨巡很警惕地想到梁凡和李力这两位公子哥儿。他左思右想,等杨逦洗澡出来,就道:“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李力是什么时候吗?我记得他那时候正追梁思申。”杨巡小心观察杨逦的神色,见杨逦脸上微微露出不自在,杨巡心里一沉。

杨逦不以为然地道:“那时候不开放,梁思申那样的人回来跟花蝴蝶一样稀罕,现在她还不是结婚生子,纯粹小妇人一个。”

杨巡依然不动声色地道:“我记得李力也已经结婚生子了吧,他太太是做什么的?”

“不清楚。”杨逦翘起嘴唇,后面任凭杨巡怎么套问,她都不愿回答。

杨巡心中大致有了框架,心里很有划花李力脸蛋的冲动。第二天他与杨逦打车去梁凡、李力的公司,梁凡不在,盯在香港,杨巡第一时间就见到了李力,第一次坐到李力宽大豪华的办公室的真皮沙发上。杨巡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要李力先开除杨逦,再谈下一步。李力笑说没有必要,但杨巡坚持不开除杨逦就没下一步。杨巡这么做,一方面是为挽救杨逦,一方面试探李力他们究竟套现的心情有多急迫。李力没怎么坚持,就一个电话打给人事部,让人事部与杨逦结束合同,并大方提出补偿。杨巡心里大大舒了口气,他知道该拿出哪套报价了。

当然李力也不是吃素的,相比梁凡,李力狡猾太多。双方一直谈到面红耳赤,有几次若是换在过去,杨巡认为李力早已爆发,扔下狠话不再继续,但是李力这回都没有,李力一直跟他谈到最后。直到杨巡看到谈判几乎谈无可谈的时候,他提出今天先回去等候消息,等这边商量确定,他再乘火车上来。但李力没让,李力阻止杨巡回去,自己出去打了个电话,回来便带着火气同意退让。

杨巡认为自己赢了,谈判结果几乎与他预想的一致。他走出李力办公室的门,却找不到自己的妹妹。一问之下,杨逦已经办完手续刮台风一般地离开。想到杨逦一向的个性,杨巡估计小妹恨他。他只好给妹妹传呼留话,简单说明情况。一直等走远了,离开李力办公室所在大厦,才一个电话打给梁思申。

“我拿回股权了。”在接受梁思申的恭喜后,他详细告诉谈判下来的条款,几乎没有什么商业机密的概念。

梁思申仔细听着,感觉这些条款对杨巡非常有利。等杨巡说完,她才道:“再次恭喜你,此后我见你不会再有内疚。”

杨巡忙道:“这话应该是我说,谢谢你和宋总不计前嫌。我今天终于把商场夺回来,我很激动,第一个想到先给你打电话报告好消息,我想请你吃饭表示感谢。”

梁思申笑道:“我最近最怕吃饭,家里还有个小东西等着我回去吃饭呢。你的好意我心领,你还是早早回去处理股份转让,免得夜长梦多。还有件小事,设法千万让你妹妹离开现在的公司,不大方便。”

“你也看出来了?我今天谈判第一个条件就是要他们开除我妹,没办法,现在我妹不知下落,我很头痛。”

杨巡回去杨逦的房子守株待兔,又不敢去下面打公用电话,只好用死贵的手机漫游打电话给杨速,让杨速在那边赶紧落实相关事宜。杨逦一直到天黑都还没回家,但杨巡不悔,他清楚杨逦鬼迷心窍,又是执拗性格,如果不在李力那边着手斩断,根本无法让杨逦回头。

但是一整个晚上,杨逦都没回家。杨巡万分担心,可也知道杨逦在上海多的是同学,有的是地方可去,他即使再守上一个月,杨逦都可以避而不见。他无奈,家里又是那么重要的大事等着他,他只能留下纸条回去。杨逦这一闹,让他赢回商场的喜悦都消失殆尽,反而带着满腔忧虑离开上海。

回到商场,他只擦一把脸,就召开中层会议。他进去先找到任遐迩,见她刻意避开他的眼光,他也没紧盯着,坐到主持位上,冷静地道:“公布两个好消息:第一个好消息,小任终于答应做我女朋友,如果她愿意,我很乐意她直接做我未婚妻。”

任遐迩惊住,没想到杨巡竟是这么迫不及待地宣布这个消息,都没与她好好商量,她瞪了杨巡好久,才忽然发现大家都在冲她笑冲她说恭喜,她脸立刻绯红了,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干脆低头看桌面,嘴角憋出一句:“没有的事。”

杨巡没纠缠这个问题,立刻接着冷静地道:“第二个好消息,商场股份从今天起,全部归我名下。因此,我们管理部门将做以下调整,彻底清除与上海前股东相关的工作分类。”

整个会议,几乎是杨巡说,大家做记录。有关股份调整的事情没说多久,更多的是对六月份工作的布置。会议没多久便结束,杨巡先起身道:“小任,我有件重要的事与你商量,我们去我办公室。”

任遐迩刚退烧的脸立刻又烧红,她低头跟着杨巡去总经理办公室,进去里面关上门,杨巡有备而来,抢着道:“对不起,我从上海回来没给你带东西,昨天出大事,我小妹跟我闹脾气失踪。我要向你讨问我妹到底在想什么,我和杨速都是男的,从来都对小妹没措施……”

任遐迩本来有话说,但被杨巡这边这种事一说,又不便这时候耍脾气,只得道:“太急了吧,我又没……没……你小妹为了我跟你闹?”

“跟你无关,她挺喜欢你,杨速也一直说你的好。你坐,我们慢慢说,这事很头痛。我叫杨速来。”

任遐迩本来有点担心杨巡既然宣布了,就开始进入什么恋人甚至未婚妻状态,但见杨巡一直严肃紧张,她放心不少;再见杨速进来,她又不自在起来。再等杨巡说出杨逦那么隐私的秘密,她终于意识到一个或许并不是问题的问题:杨巡到底是找一段感情,还是找一个太太?

因此任遐迩后面说话很谨慎,杨巡问起的时候,她才说作为女性,她认为杨逦不可能作践自己,最多是赌气不回,达到吓死大哥的目的大概就消气了。杨巡一听就有了主意,让杨速发传呼给杨逦,说大哥吓得如何如何之惨。然后杨巡带上出纳直奔银行,开出一期付款的第一张汇票,让杨速带着汇票和相关文件连夜赶去上海。转身又去营业厅上面,找相关人员筹措股份转让的资金。

留在商场的任遐迩一下成了焦点。会议之后,有关商场产权归属的问题并无太多人热情地关心,而老板与财务经理的私人关系却是如此值得八卦,消息顷刻在五楼蔓延,随即以星火燎原之势直扑下面四层。任遐迩被各种打着关切旗号的电话轰得如面包般外焦里嫩。

晚上下班的时候,已经累计有九个人跟着任遐迩要求请客,推都推不掉。任遐迩非常头痛,这个月已经因为买一台冰箱把前面几个月的积蓄快用光了,今天这一顿请客都不知道底在哪儿,需要花多少钱,可又是同事情谊,以前可以推,今天推就有些不够意思。基本上今天得吃下月的口粮钱。可她自己都还没闹个清楚,因此心中不甘不愿。杨巡那个公开宣布,真是要了她的小命。

与同事一起往外走,走出后门,却看到杨巡大模大样站在门外,估计是杨巡也看到了她,就直接冲她走过来。任遐迩继续头痛,这几乎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杨巡却旁若无人地道:“小任,我正等你,一起走吧。”

闹着请客的人在杨巡面前不敢吱声,纷纷告辞先走。任遐迩这才松口气,感觉夜色中并不高大但精悍的杨巡此时挺可靠。但两人隔着半米距离走出一段路,都没说话。直到与下班人群远了,杨巡才道:“今天下班怎么这么热闹?都在闹你?”

任遐迩无奈地道:“要我请客,你不是说晚上与银行的吃饭吗?”

杨巡无法不想到任遐迩捉襟见肘的钱包,笑道:“以后他们再起哄,你说我答应请客,要他们定好时间地点告诉我。银行饭已经吃完,现在是在唱歌,又正好物价局几个朋友也要唱歌,再开一个包厢。我一看时间不对,不能做你男朋友第一天就不管接送,赶紧过来。”

任遐迩无意调笑,就转开话题:“杨逦回家没有?”

“杨速的电话很快到。我已经打定主意,如果今晚还不见杨逦,我明天拿汇票逼李力帮我找杨逦。你说她跟你差不多年龄,怎么她……”杨巡后面没说下去,毕竟与任遐迩目前只是形式主义上的男女朋友。

任遐迩道:“有人在后面帮着收拾,换谁都愿意闯闯。再说,榜样的力量是巨大的,我看杨逦比小杨总学你更学得十足十。”

杨巡脑袋转个弯便知道任遐迩是在讽刺他的私生活只有比杨逦更乱,他忙道:“杨逦是女孩子,女孩子这方面比较吃亏。”

任遐迩闻言含蓄一笑:“我有言在先,你要宣布今天会议上的第一个好消息作废,现在还来得及。我倒是想请教,你既然知道女孩子在这方面比较吃亏,你还身体力行,是不是明知故犯,出发点很成问题?当然,如果你承认男女关系愿打愿挨,彼此只要各得其所,乐在其中,无所谓吃亏占便宜,那么你现在也不用担心杨逦。”

“唉。”杨巡一时无法搭话,并不是因为任遐迩的逻辑,而是一时反应不过来,说话的这还是那个寡言少语但勤快聪明的面包吗?但他很快就又笑道:“看起来以前我没意识到我很有问题,以后不会了,绝不能让你吃亏。”

任遐迩笑笑,见已经到自家小区门口,就道:“你忙去吧,我到了。还有两个包厢的人等着你呢。”

“没关系,送你到楼梯口,只要结账时候我在场就行。”

“你每天压力也够大的。”

“现在算什么,以前刚开始做的时候压力才大,家里那么几口等着饭吃,当时就算脚底起疱都不敢停下来。”

“这些,杨逦清楚地知道吗?”

“她知道些,但她最小,又是女孩子,大家都把好的让给她,不让她知道日子不容易。我妈说过,女孩子要娇养。”

“原来这样,建议有机会跟她说说。我刚毕业时也一样,以为人家对我好是应该的,因为我可爱我是年轻女孩。人家送我回家,那还是我赏脸给他机会,没一点良心。”

“像你们这样书读得好,人那么聪明的女孩子,大家照顾你们一些都是心甘情愿的。”

“看看,都这么说吧,实际呢?”

杨巡一想,笑了出来:“谁又不是谁的妈,谁管你那么多。呵呵,都是口是心非。可能我们杨逦还上当着,她说到底没吃过苦头。你到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止步于楼梯口,隔着陌生人才有的距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杨巡先忍不住笑道:“我怎么看我们怎么不像我中层会议上宣布的关系。你说,我们怎么办才好?”

“别倒打一耙,自作主张宣布的是你,我没承认过。”

“没承认你还请客?”

“我是被你陷害的,我会开发票要你报销。”

“哎,说起这事了,我去做张副卡给你,省得每天送蛋糕,吃得你恨不得拿蛋糕砸我。”

“那蛋糕又不叫狗不理,我砸你干吗。副卡我不要。”

杨巡一笑,这么有点小尖酸的任遐迩更可爱:“副卡还是要吧,你不要我没法提要求。唉,你太对不起女孩子称号,你看你每天下班时候一张大油脸。”

“呸。”任遐迩不答应,转身就开门进了楼梯门,不说再见就走了。

杨巡站在门外笑,带着点晚饭喝两瓶啤酒的酒意,周围的空气热烘烘的,他胸口也热烘烘的,他胸口里的一颗心蠢蠢欲动,恨不得敲门叫下任遐迩,再斗一会儿嘴。

任遐迩也没想到自己就这么跟杨巡斗嘴,一如大学时候跟那些同样智商的同学玩闹一般。气喘吁吁走上七楼,不顾疲倦先拿起镜子一照,顿时一声惨叫,油脸果然亮堂得与镜子相映成辉。这时一个传呼进来,她一看:“到了吗?我能走了吗?杨。”才想到杨巡可能还等在楼下,只好站到窗前伸手挥挥,心说这么一张油光锃亮的脸挂在夜晚的七楼,正好与满月同辉。

杨巡流连着,有些不舍得走开,倒还真希望上面砸个蛋糕下来,两人再玩一会儿。他想了想,又打一个传呼:“我上来坐一会儿,行吗?”他看到任遐迩缩回头去,过一会儿又探脑袋出来,冲他摆手。他其实也知道任遐迩肯定拒绝,半夜三更的,任遐迩肯开这个口,就不是任遐迩了。他只得怏怏而走。他满希望任遐迩就跟杨逦一样一直看到李力的车子离开才撤退,但他走出几步回头看一眼,人家早关门打烊人毛子都不见了。杨巡讪笑,这到底算什么关系啊。

但他凭自己多年识人本事,认定任遐迩是个好太太人选,问题是宣布关系容易,真想变成太太麻烦,这么聪明能干的人,哪是肯勉强屈就的,看来任重道远,他得好好走“追求”这个步骤。

半路上,终于等到杨速电话,杨速说杨逦哭得面无人色地躲在家里,还好,在家。杨巡听后指使,让杨速不管杨逦爱不爱听,把当初两兄弟出门卖馒头的艰辛和刚到东北时候的艰辛都告诉杨逦,让杨逦知道,挣一口饭吃并不容易,让杨逦也知道,大哥二哥养她到现在,并不是轻而易举的。

但杨巡心里并不指望任遐迩的这个主意能奏效。若能奏效,以前也不会妈妈才刚去世,杨逦整半年不体谅他。杨速今天能说得杨逦上进便罢,如果不能,他除了把杨逦捉来捆在身边,还有什么办法?杨逦毕竟已是成年人。

他最寒心的还是前天与杨逦在上海说起他和李力公司实力对比的时候,杨逦对他的不屑一顾,看得出杨逦一直瞧不上他,那很伤他的心。他当初弃学养家并非没有怨言,但他是老大,他必须这么做。这么多年走下来,他把弟弟妹妹都送去读高校,能读多高就读多高,他心里当然是有一份得意,他不求弟弟妹妹的回报,但私心里当然希望弟弟妹妹们能记住他的好,可是杨逦一直不是很瞧得起他的样子。为什么?无非就因为杨逦口口声声说的他档次低,因为他只初中毕业,可他只读了初中那是为了谁?他看出杨逦这人没良心,但愿那是任遐迩所言,杨逦刚走出校门没吃苦头,不知好歹。今晚让杨速给杨逦忆苦思甜,这是他给杨逦最后的机会。

回到包厢,大家都玩得高兴,基本没人意识到他已经离开近一个小时。他也是若无其事地投入“战斗”,呼五喝六地与大伙儿赌酒起哄,一手搂着个三陪。酒过三巡,杨巡才想到任遐迩说他更乱,他则是刚向任遐迩保证以后不会了。他不由一笑,指挥身边的三陪女去夹攻这个包厢里的老大。但他不清楚他心中阶级斗争的那根弦能不能天天紧绷,绷到什么时候。他想任遐迩也是书生脾气,不开窍,不知道男人,而且还是有过历史的男人,哪儿纯情得起来。

但他到底还是纯情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分外想任遐迩,起床就直奔任遐迩的小屋,停下才给她打传呼,说他饿着肚子等在楼下。他欺的就是任遐迩手中没电话,没法拒绝。他要是连这点缝隙都摸不到,他这几年的生意岂非白做。任遐迩果然不是对手,开门揖盗。

杨巡费力爬上七楼,看到任遐迩小窝的门已经开了,进去就听到里面放着叽叽呱呱的英语。他将门关上,看草草扎着辫子,面容皎洁的任遐迩又是穿着那身宽大的黑棉袍,很是可爱。这是他认定的太太,因此他心里对她有一丝放肆。但现在不是时候,他不得不使出吃奶的童子功,将手自绑到身后,笑嘻嘻地道:“今天杨速不在,我没饭吃了。你在学英语?”

任遐迩对于杨巡自说自话地硬塞进门来当她男朋友,很不习惯,尴尬地避在一边,道:“收短波听BBC,练听力。冰箱里有西点,行吗?”

“有饭吗?”

“有粥,不过是我刚才吃剩的,不好意思。”

“行,给口饭吃就行。本来就是我冒昧,没预约就上来。想你了。”

杨巡话才说完,只听一声脆响,任遐迩刚拿出来的碗掉地上摔了。他不由看着脸色通红的任遐迩笑,喏,这个才是真纯情。他主动俯身捡起碎碗。任遐迩看着恨不得踢他一脚,明显感觉杨巡这话是调戏,是言不由衷,可问题是她听着竟然心里酥软。她心里微愠,可不能让杨巡取笑了去,立刻转身再拿碗盛粥,没一会儿,一小碟什锦菜,一碗白粥,两块杨巡送来的糕点,和一只煎蛋,齐齐放到桌上。

杨巡一直在厨房门口看着,看得任遐迩手忙脚乱。但一会儿就换作任遐迩站门口火眼金睛地看杨巡吃饭,好在杨巡餐桌之上一招一式颇有章法,自然不会怯场,再说他本来脸皮就厚。杨巡不是个肯被动的,主动挑起话题:“这酱菜好吃,我以前没吃过这么香的。”

“很简单,买来的不卫生,先用清水过一下,放葱和辣椒,拿油爆,再稍微添一些糖,更加入味。”

杨巡笑道:“我捡到宝了。别板着脸,不就摔了一只碗吗?那么小气。怎么不坐下?”

“我看书,没空理你。”任遐迩知道自己不是厚脸皮的对手,退出战场。

杨巡既想任遐迩陪着,又巴不得她不看,等任遐迩一走,他立刻放下矜持,撒欢儿地快吃,谁耐烦吃饭都道貌岸然。这顿饭简单,但吃得舒服。只是量上面略显不足,他自说自话打开冰箱又取出几块糕点吃了才罢。经他一顿猛吃,任遐迩的冰箱冷藏室赫然空出一格。

他又自说自话地泡了两杯茶,过去坐在窗边的任遐迩身边,将一杯茶放到窗台上,腾出手抽来任遐迩手中的书看,见是一本《税法》,封面注明这是注册会计师全国统考辅导材料。他将书归还:“你在考注册会计师?”

“报名了,总得去考。”

“那么忙,你有时间学?”杨巡说着话,从隔壁搬凳子过来,坐到任遐迩对面。

“还行,每天接触实务,比较不用死记硬背。像这税法,平时都知道的。”

“别的我说不上,《税法》我基本上倒背如流。”杨巡笑道,有丝得意,“你看到哪儿,我考你怎么样?背《税法》有个诀窍,只要一边看一边想这儿可以利用,那儿可以钻空子,那样基本一遍看下来,记得八九不离十。”

“啊,同感,我也这么看《税法》。别人都说《税法》最繁琐,答题最容易出问题,我看《税法》却是最快。”

“你抓总的眼光很好,我一直在想让你统管市场、欧洲街还有商场的财务,不过你太年轻,还不能服众。现在更不能动用你,管那么多事,你没时间看书,还不恨死我。”

“你先答应不来烦我,不来什么要口饭吃,我已经谢天谢地。”任遐迩嘴里强硬,可对着杨巡电灯泡一样注视着她的眼光,头却是垂着的,不敢对视。

杨巡特别喜欢任遐迩难得的妩媚,忍不住道:“我今天是赶着来向你汇报,昨晚他们都叫了小姐,我没叫,你看我说不就不。”

任遐迩早不能承受这种暧昧气氛,抽身离开,走到阳台,宁可顶着已经火热的太阳浇花。“社会实践告诉我们,想要猫儿不吃腥,那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依然建议你慎重考虑,收回昨天会议上的话,赔我名誉。你既然想要我管着财务,我这人又不是吃素的,你应该心里有数。”

杨巡又不是不知道这人是地雷,之前考虑任遐迩的时候最头痛的就是这个问题,可他本来就是个不畏艰险的,现在,尤其是今天,心里更生出些不管不顾的蛮劲来:“我要的就是你。你别躲我,晒黑了我心疼。”

任遐迩耷拉着眉毛,道:“你究竟喜欢我什么,我改,行吗?”

杨巡听了发笑,他可记得出差上海前任遐迩的应允,感觉任遐迩只是女孩子矜持,暂时无法放下身段。她心里肯定有他,要不,以她的性子,能放他进门?但任遐迩硬是不肯再进来,宁愿让太阳晒着,杨巡只能退出房间,两眼则是有意无意朝铺着凉席的单人床看一眼,心里颤颤的。梁思申之外,竟然又有让他不敢随便动手动脚的女人。他估计并不是因为任遐迩性格刚硬,肯定是因为他对任遐迩心软。

任遐迩则是感觉杨巡总是想热烘烘地贴上来,心里决定以后坚决不放他进门,这人不是她同学那样的善类,这是个久经人事的男人。可是换了上班衣服出来,看到坐在另一间房认真看税法书的杨巡,她还是愣愣看了会儿。杨巡说他欣赏她,她又何尝不欣赏他?杨巡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这个人目光高远,杀伐果断,行止之间自然平添一股男儿气概,这也是她那些书生气的同学所没有的。男人长得玉树临风又有什么用,男人要的是气概。只是这种养成气概的男人,当然也是复杂的男人。任遐迩自信能力不错,有意挑战。

她深吸一口气,道:“五一促销的账,我想这么处理……”

两人边讨论边出门上班。从讨论中,任遐迩看出杨巡果然精熟税法,与传统概念中的暴发户大有不同。两人一起出现在上班人流中的时候,大伙儿都窃窃私语。任遐迩这才感觉坏了,要命,肯定都在怀疑杨巡昨晚与她一起过夜。

杨巡则是本来就打算多管齐下,包括利用舆论给任遐迩烙上“杨”字大印,让这个聪明人即使辞职也辞不掉某种身份。因此自然乐观其成,做出一脸春风荡漾。

杨巡的计划是,一天握到一枚手指,两天握到两枚手指,三天握到整只手,十天获得质的突破。以往经验表明,他的这个计划还算保守,杨巡也以为,这是针对任遐迩专门做出的退让。但是十天过去,杨巡发现,他的计划竟是如此超前,超前得所有外人都有理由非议这个制订计划之人的脱离实际、不识时务。十天过去了,杨巡不仅没有获得实质性的突破,甚至连一根手指都没有摸到,更为无耻的是,他连任遐迩家的门也进不去了。

那天早上杨巡又想钻缝隙去任遐迩那儿混口早饭,他运气好,去的时候正好有楼内居民开楼梯门出来,他乘隙而入,直捣七楼。不想被任遐迩关在防盗门外,死活不让进,说是上回进门表现不佳,高居黑名单榜首,成拒绝往来户。杨巡问可否留党察看,以观后效。任遐迩答,第一次错是纯,第二次错是蠢,人不能自己糟蹋自己。好歹任遐迩做人没做到最绝,关着防盗门,但开着木门,令杨巡贴着门还可以往里一窥究竟。一会儿任遐迩做了一卷面饼夹煎蛋,交给外面的杨巡。杨巡郁闷地说,这简直是饲养员喂养猛兽。

但杨巡并不容易打发,竟就站在门外将饼吃了,然后两手伸进防盗门,要求擦手。他自己还不肯接毛巾,非要一脸无辜地将两条手臂分得开开的,显得无法左右互搏,自力更生。任遐迩本就存心打趣杨巡,两人为了擦手问题一来一去闹下来,门里门外两个都是笑得打跌,没法说一句囫囵话。

杨巡没想到追求一个人还有这么有趣的过程,远比过去的直捣黄龙有趣,看得着摸不着,对方却又鲜活地闪亮着,弄得他整天牵肠挂肚,即使坐在办公室里都无法安生,总想溜达出去经过财务室的门看上一眼,看看她在做什么,并越来越想挣脱职业道德的约束,做那滥用职权的下贱事。他毕竟已不是那种每天等着女友必经之地,守株待兔看一眼就能满足的小男生。

然而任遐迩却是很不能适应杨巡那套非小男生的追求方式,因此想尽办法打乱杨巡的节奏,缓滞杨巡的步调,硬是想把一只馒头抻成拉面。两个人怪招迭出,斗智斗勇,旁观者都不知这两人怎能将恋爱谈成这般怪味。

终于,杨巡逮到机会,俄罗斯芭蕾舞团来上演《天鹅湖》,杨巡高价从内部弄来两张好位置的票,吸引任遐迩终于肯乖乖上钩跟他进入月黑风高之域。但等杨巡一坐下,就发现这世道喜欢跟人拧巴,敢情从内部流出去的票都进了内部人的手心,他左边不远处是宋运辉和宋引,右边不远处和前后都是道上的朋友,一进场杨巡打招呼赔笑都来不及,哪里还能动歪脑筋。

倒是让宋运辉终于看到杨巡早就提起过的女朋友。他看任遐迩是个正经人,倒是意外杨巡扎扎实实地找这样的人做太太,而不是搂一个美女回家,看来杨巡这两年是真变了。

任遐迩发现宋运辉并不认识她,因此放心地趁着剧院灯还亮着,仔细打量这个宋厂长,见是一个白净瘦削的中年男子,神情不苟言笑,一举一动似乎都有章法,不像杨巡笑起来整个人都是活的。任遐迩有些不敢相信前不久在夜总会见到的一幕,她甚至怀疑起自己的记性,小声问杨巡:“你刚才介绍的宋总,真是夜总会遇见的那个?”

杨巡享受这等私密待遇,但是待得任遐迩话音刚落,他就不客气地将脸一偏,制造任遐迩偷吻他脸的惨剧,可惜剧场灯光刚好暗了下来,他只看到任遐迩怒目而视的两只眼睛闪闪发亮。他笑得要死,做人,就得时时处处抓住机遇,不能局限于时间地点,不能囿于陈规或陋习。但任遐迩的愤怒维持不了几分钟,当如水的蓝光洒遍舞台的时候,她看得感性,一只手没再挣开杨巡的掌握。

但散场回家,杨巡还是未能突破那道防盗门进入任遐迩的闺房,只好依依不舍地拉着好不容易抓住的手,在小区闷热的小道上散了一圈又一圈的步。任遐迩大步流星,杨巡也向来是急性子,两人的散步媲美竞走。

然杨巡的动作虽然比他自己预期中的慢太多,可还是比大多数人的动作快好多。九月份的时候他就押着任遐迩一起把结婚登记办了,也借口新买的他的别墅和杨速的别墅正在装修,顺理成章地把自己塞进任遐迩的小屋。十一节他的商场又搞了一次更噱头的买就送,用他结婚的名义压迫供货商们提供更大折扣。二日,他大操大办地结婚,还远远地请来远在老家的雷东宝以及其他亲戚。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杨巡塑造的特别成功,一路跌打,一路曲折,亦好亦坏,很真实。

  2. 匿名说道:

    看到最后,杨巡竟然成了偶像!当初十分欣赏的宋运辉现在却如此令人厌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