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6 · 11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雷家这回的发展动作相较以往任何一次都来得猛烈。土地经过上面特批,未经拿证,先行开发。小雷家后山的小山包天天被炸得轰天响,一车一车的石头填入良田,巨大的压路机很快就把塘渣压得平整。有市里再次到来的政策支持和大方的资金支持,雷东宝这回放手大展宏图。

但一天中午才刚饭后,久违的雷士根找到雷东宝家,阻住雷东宝上楼午睡,士根说有话要找雷东宝谈,公事。

雷东宝一只脚已经迈上楼梯,被士根说得不能上去,又因昨晚喝酒头痛,就道:“什么事?下午办公室谈。”

士根谨慎地道:“我想这些事我还是先跟你单独谈谈。”

“私事?你刚不是说公事吗?”

“公事,但我想这些事不便公开。”

雷东宝一脸睥睨:“我做的事,全都能拿出来晒太阳,包括让我坐牢的事,你两点钟在我办公室等我。”雷东宝说完就返身上楼,不再搭理士根。士根默默地看雷东宝消失于楼梯尽头,只得回了自己家里。

雷东宝压根儿都没去想士根要与他说什么,士根现在对于他而言是个边缘人,士根还挂着的那个书记名头,那是他仁慈,不向镇里举荐他的亲信,而其实士根那头衔有等于无。因为再次获得上面支持,他现在又变成对内对外第一人,昨天他就是与上面的那些人吃饭。当时县长说,不要怕做不到,但一定要怕想不到比别人更先进的思路。县长还说,争创全国百强县,要的是能起带头作用的企业大干快上,抓住大好改革机遇三步并作两步大踏步前进才行。雷东宝心说士根这人一向喜慢不喜快,果然,小雷家又来新的发展机遇时,士根坐不住了。雷东宝烦士根,肯定又是来说一些什么小心谨慎的话。他希望士根能看了他的脸色后知难而退。

但士根显然不想退却。等雷东宝一觉睡完,去办公室做事的时候,看到士根早已坐那儿等他。雷东宝进门便不加掩饰地皱起眉头,对士根道:“你还真等着?快点说,我三点钟有个会。”

士根定定看雷东宝一会儿,才道:“书记,我把村民的几个问题集中向你反映一下……”

🐨 落#霞#小#说# w ww # l uo x i a # co m

雷东宝坐下,奇道:“他们为什么不跟我说?我每天都在,要说找上门来就是。”

士根冷静地道:“他们见书记忙,不敢打扰你。我也知道你忙,我长话短说。村民们要求,第一,村里的养猪场和鱼塘承包出去,那些钱应该交给村里用,交给村里人分,现在钱都去哪儿了?”

雷东宝一听,竖起眉毛,对一应办公室里的人道:“他妈的,我给他们当家,他们还查我账。你去转告他们,这些钱都没进我雷东宝口袋,都记在村民发展基金里。年初雷霆集团为了发展扩股,镇里拿不出钱,只好减少占股比例,但我们村民发展基金协会就拿得出钱,那钱就是那些承包费。你要想知道,问小三看账去,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你还有什么话要问?”

“小三不让我们看,说这是经营机密。”

雷东宝当即扯起嗓门,道:“小三,士根什么时候想看,你什么时候给他看。别人乱七八糟看不懂,看了也白看,只晓得捣乱,他看得懂。”

士根点头:“多谢书记还记得我有这点本事。第二个问题,村里新一轮发展又开始占用土地,占用土地的这笔钱怎么算?这笔钱又怎么分配?现在既然已经占用了,到底这笔钱是给怎么支配了?”

雷东宝一愣,士根这是跟他查账啊,他开始有了怒意,但还是解释:“土地征用的各项手续已经在办理,上级部门考虑到我们工期紧,任务重,批准我们先上马,等各项手续审批下来,集团该花多少钱就多少钱,一分都不会差。你以为就你是村民发展基金协会的成员?我雷东宝也是,这钱我也有份,我难道不想?我都是为雷霆。还有什么?”

士根看着雷东宝,沉吟良久,又道:“第三个问题,去年在书记的英明领导下,雷霆的发展有目共睹,去年铜五金车间筹建期间因为资金紧张,书记曾下令停发所有小雷家户口职工的奖金,交给雷霆公用,但现在五金车间的运行已经良好,大家要求恢复奖金。”

雷东宝听到这儿更火,耐心终于消失:“你这话问得古怪,我停发奖金?我去年是这么说的?我说大家把奖金贡献出来,每人开立一个独立账户,算作借钱给雷霆,雷霆高于银行利率计息,这叫停发吗?这叫人人为雷霆,雷霆为人人。你说,雷霆是谁的,是我雷东宝个人的吗?是全体村民的,雷霆就是我们小雷家村集体的。雷霆现在正赶上好时候,上面有领导支持,手头有外贸订单,作为集体的一员,你应该怎么做?我告诉你,都要舍小家,顾大家,要有集体观念,为集体尽自己最大努力。雷霆的发展缺钱,上问政府要,下是全体村民支持,大家一起发力,雷霆才发展得好,大家也才有钱拿。你作为党员,你问出今天这三个问题,好,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党性还有没有?你作为村支书,你应该起到的是带头人的作用,带领大家为集体做贡献,你呢,你是第一个跳出来反集体的。难道我的奖金就发了?整个雷霆我的奖金最多,我也没发,按说我损失最大,我叫了没有?我每天跑上跑下为雷霆跑政策跑资金,累得臭要死,我叫了没有?我没叫,你雷士根带头叫什么叫?好了,我不跟你说,你还有第四个问题没有?哎,都那样子干啥,我封你们嘴啦?士根说,你们都说。”

从感觉雷东宝在发火起,士根就低头看着桌面不说话,一直等雷东宝滔滔不绝结束,他才又抬头,平静地冲办公室其他人道:“都黄着脸干吗,大家有事说事,书记嘴里又没出一句骂。”完了才若无其事地又对雷东宝道:“书记,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按照章程规定,重大决策必须开股东大会决定,可现在雷霆做出了那么多重大决定,没一个决定有村民发展基金协会什么事儿,单从程序上说,不符合章程要求。好了,我的问题……”

雷东宝冷笑:“我倒是想开会征求意见,问题是每次开会,有谁放个响屁没有?就说你,士根,我每次决定,你哪次不是反对,结果呢,事实摆在这里,我对,我就算坐牢,还是我对,不说别的,现在上面也看到我对,又回来支持我。你还有什么话说?你什么四个问题,我都回答你,是看在旧交情的分上,不是看在你是村支书的分上。我最后再掼给你一句话,小雷家要发展,谁也不能阻挡,谁阻挡小雷家的发展,我让谁好看。”

士根再镇定,脸色也黄了,他还是忍住了:“今天这四个问题我本来只想跟书记单独说,本来就没有要书记一个回答的意思,无非是提醒你有这么些群众意见。既然书记心里都有答案,我也不用再多嘴。对于小雷家的发展,我们每一个村民都乐观其成。”

士根说完没再逗留,也无法逗留,佝偻着背沉着脸离开。雷东宝一时也失声了,看着士根离去,好久没说话。毕竟以前士根是他的左膀右臂,而且士根最初也真是找到他家想与他单独交流的,但雷东宝想来想去,决定无视士根的话。一直以来,士根都是在他昂然向前的时候貌似谨慎地拖他后腿,但以前士根说话有分量,现在士根说话没分量了,士根就拿出什么群众意见来施加压力,雷东宝心说就这点招术,他能看不出来?

雷东宝为士根可惜,明明挺好的脑筋,可因为胆小,因为私心太重,一个人走到现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都要像士根那样,小雷家还怎么发展?

很快,雷东宝便将士根这个人和士根说过的话一股脑儿抛到脑后。

最近,大家都说调控有放松。对此雷东宝深有体会,那就是内销生意又好了。这都是与宋运辉介绍的那些朋友吃饭时候聊起的。不得不说,虽然他通过自己的渠道认识,或者通过陈平原的渠道认识的朋友也帮忙,但是都没宋运辉介绍的朋友好用。因为宋运辉是把他作为自家人介绍,无形中宋运辉就是他的靠山,因为宋运辉就是那些人中的一员,他便也因此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而他作为陈平原的朋友被引荐到陈平原的圈子,那些人则是看在陈平原的面上拿他当朋友,当然不如自家人亲密。而他若自己撞进门去,即使再多公关,在那些人眼中,他还是外人。

这种细微区分,雷东宝如今于周旋之中慢慢体会。

既然都已经是亲朋好友,彼此说话就说得很开,因此也很容易达成共识。其实彼此的目标一致,一方提供政策倾斜,一方许诺今年出口创汇和产值翻番,明年则在今年基础上继续翻番。

雷东宝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做大做强,他的思路他的展望,又怎可能是如今被边缘化的雷士根所能知晓的。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 3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其实雷士根的谨慎和反对意见对只知道大刀阔斧朝前冲的雷东宝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参谋和助手,可以促使雷东宝在决策时回过头来多考虑一下得失利弊,可雷东宝显然不具备那样的用人素质。

    1. 匿名说道:

      雷士根做的行贿证据 害的东宝坐牢 以雷书记的性格,从此再无可能听取他的意见啦 甭管正确与否,天然反感

  2. 匿名说道:

    用人这一块,应该用人所长,雷士根也是有优点的,作为管理者用他的长处就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