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6 · 04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杨巡几乎是第一时间接到梁思申生了个儿子的消息,消息来自第一时间获得消息的寻建祥。这时候杨巡还在商场,因商场还在夜间营业时段。他无法不想到,他必须送礼,因此他背着手到商场楼上楼下走了一圈,一直到商场广播公布打烊,他还没看到可以送出手的合适礼物。他早就清楚,别看梁思申平易近人,可她私底下对生活品质的要求至高。

寒冬腊月天气,逛店逛到夜晚的人毕竟少。杨巡站在一楼空旷处,看稀稀拉拉的人流懒懒散散地走出商场半闭的大门,心里很多想法。他从上海参观家乐福后回来,立刻下手调整商场布局,没有一丝耽误。但是调整是循序渐进的,他不知道顾客感受到了没有,因此他让一楼服务台的小姐留心记录顾客反映。目前调整还不到半个月,没有顾客反映有什么不便。他猜测,那是因为顾客认为东边不亮西边亮,未必一定要在他的商场买到齐全的货品。

但是服务台的小姐那儿没有顾客反映,并不意味着顾客没反映。杨巡认为顾客最好的投票是脚,反映在商场每日的营业额上面。这几天他忙着年底的迎来送往,没时间看账目,今天既然没出去应酬,脑袋又清楚,他决定叫来财务经理老毕问个清楚。他急急冲上已经停开的扶梯,一直冲到五楼行政仓储区,才到走廊,就喘着粗气大喊一声:“老毕,完了来我办公室。”

财务部里面却传出一阵声调不齐的女声小组唱:“毕经理不在。”

杨巡正好止步于财务部大办公室前,见日光灯下大伙儿都在忙碌着清理今天账目,而有人显然已经忙完,开始收拾桌子,穿上大衣。杨速这时候从现场返回,见此就道:“大哥找老毕?他家里有事跟我请假了。”

杨巡只得回办公室,但吩咐杨速找个全面熟悉账目的财务人员过来问话,他今天既然想到此事,那就一定要搞个清楚才能放心回家睡觉。过一会儿,估计是财务室工作结束,杨速带着一个短发戴眼镜的女孩进来,女孩形象不佳,鼻头眼皮都是轻微红肿,一看就是感冒患者,而且一天工作下来,脸泛油光,头发凌乱,又兼穿着一件棕色皮夹克,着实没女人样。但杨速俯身在杨巡耳边轻道:“这是任遐迩,财务内部的问题,她比老毕还清楚。”

杨巡有些不敢相信。“小任,撤掉一楼糖果食品柜台,换作化妆品柜台后,一楼营业额有什么反映?”

任遐迩瓮声瓮气地道:“没反映,糖果生意已经重心转移到四楼超市,这些精品糖果的销量本来就不大。新填补的欧珀莱化妆品柜台市场反映不错,虽然目前才与糖果营业额扯平,但新柜台能一上来有这业绩已经算不错,以后可以与高丝平分秋色。传闻高档烟酒柜台也会撤,我建议春节后再撤烟酒柜台,那柜台的节日销量比较大。”

杨巡听了着实吃惊,老毕也能回答这些问题,但是老毕要一边翻着账本一边回答。他不由得看看杨速,杨速给他一个“我就说吧”那样的脸色。杨巡不便此时与杨速讨论眼前这个人,而是又接着道:“目前我打算削减库存类商品柜台,从你账面上看,哪个柜台先削比较好?”

“四楼超市吧。桥对面新开一家超市,是商业局下面职工集资开的,东西比我们这儿全,部分种类与我们这儿的重叠,我都去那家买。我们这儿的超市主要靠购物券支撑,一天的营业额百分之八十是购物券。主要还是损耗率高,即使营业额再高,也划不来。我有计算,不过具体数据在电脑上。”

“去你财务室。”杨巡当即站起来,但不得不等了一下,这个任遐迩今天显然动作不灵敏。但杨巡没有太多怜香惜玉,他此刻太需要数据决定决策,才不放任遐迩回去休息。

财务室此时已经人去楼空,任遐迩进办公室先找来卷纸对付眼泪鼻涕。另一只手不用看着就打开电脑,只一只手在键盘上操作着就噼里啪啦地拉出文件。杨巡喜欢这样的工作态度。等页面打开,他就抛出一个又一个藏在心头的问题。杨巡从不知道这些问题都有精确到柜台的答案,如此一来,他不是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了吗?他不由自主凑到电脑面前瞧,却见屏幕上是似乎拉不到头的表格和密密麻麻的数据,表格不是他熟悉的财务报表,他看得一头雾水。

任遐迩不得不避开身去,避开老板无意中的接近,同时婉言警告:“杨总,我流感,请小心回避。”

杨巡愣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太过热衷,忘了与女孩子家保持距离。他连忙走开,笑道:“最近天气干,流感特别多。哎,你这表格,我以前没见过,你自己做的?”

“我用BASIC编了个小数据库,不好意思,这几乎是最原始的数据库了,现在人们用C语言。”

“你为什么以前不告诉我,很好的数据库,我需要这样的数据分析。要不这样,你明天开始,每天给我一份柜台经营情况报告,每天中午的时候给我。”

任遐迩迟疑了一下,道:“请杨总通过毕经理给我下指令。”

杨巡即刻明白这是现在商场比较规范管理的规矩,不能越级传达命令,而且越级可能让眼前女孩招致老毕的嫉妒。他只得道:“那行,下班吧。天不早,我送你回家。对了,你还有什么宝贝掖着?干脆一起告诉我,我不跟老毕说。”

任遐迩听了笑:“没宝贝了,光这个宝贝就耗了我近半年呢。谢谢杨总,我家就后面没多远,我自己过去。”

杨巡和杨速一起退出,看任遐迩戴上绒线帽系上绒线围巾,裹得跟大面包一样地关门离去。杨巡道:“这样的人,你以前怎么不跟我说?我要早知道有人能那么清楚,我以后与商家续签合同不是有依据了吗,有些销量差的,我第二年不续约。我还可以清楚什么柜台适合什么季节,我甚至还可以监控租赁柜台他们每天的销售流量,据此估算他们有没有绕过收银台私下交易。老二,你没发现这个宝贝,是你的错误。”

杨速挺有些委屈:“大哥,小任夏天的时候招聘进来的,现在已经是财务部主管,老毕一人之下,我已经够快提拔她。她思路很清楚,我看内部做账方面比老毕好,不过联系税务和银行方面还没见她做过什么,那些都是老毕在做。”

“什么文凭?”

“大本,以前在一家国营单位做,那单位现在不景气,她跳槽出来,但档案还给扣在那家单位里。”

杨巡闻言不由得看杨速一眼,严肃地道:“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你是有未婚妻的人,别吃窝边草。”

落^霞^小^说 w w w*l u o xi a*c o m *

杨速皱眉道:“我没做坏事。只是我破格提拔重用小任,不知哪儿就传出风言风语,让小任很为难。”

杨巡这才明白任遐迩要求通过老毕经理传达指令。他看看杨速,再回想任遐迩的模样,心说真人不露相,但这么面包似的真人似乎还真不是杨速喜欢的,应该相信杨速。他把这事暂时抛到脑后,与杨速一起下楼出门回家。他问杨速买件什么礼物给宋运辉和梁思申刚生下来的小孩,杨速说要不就土到底,买个小孩子戴的金锁片。杨巡觉得这是个办法。但得找个合适的人送去上海,或者直接就叫人带着钱去上海买个好点的送去。

杨速开车回家,杨巡回想刚才与任遐迩的交谈,越想越觉得很有必要尽快直接从任遐迩手头获得第一手信息。他问杨速:“我今天看着,小任比老毕脑袋清楚,对业务也比老毕熟悉。就是她黄毛丫头一个,压不压得住财务部那么几个人?财务部好像都是老娘们吧?”

“老毕不是你亲信吗?”

“老毕又不是我一个娘胎爬出来的兄弟,会做事才认他是亲信。你说,任遐迩到底压不压得住?瞧她今天的窝囊样子,好像压不住。如果那样,我换个职位给她,方便我直接找她问事。”

“平常不是那副样子,今天不是流感嘛。你要么耐心等上三天,好好观察一下就明白。她平时做事情杀伐果断,交付给她的事情从来没有第二句话。其实我看她比老毕好。她目前不熟悉的银行税务,我可以带她一段时间。”

“老二,你跟她真没关系?”

“真没关系,大哥,向你发誓,我跟毛毛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毛毛是杨速的未婚妻,只是杨速看大哥一直没结婚的意思,他敬重大哥,也不敢结婚。

“好,你暂时别通知老毕,我看她三天。”但杨巡更要看的是任遐迩与老二究竟有没有关系,其他的,他已经通过今天的问答了解任遐迩的业务程度,只要不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他相信任何人只要给权给钱,没有扶不起的。他还打算利用这几天时间到任遐迩前面一个单位打听一下这人的过去,财务的位置,非同小可。

宋梁那边的礼物,他与寻建祥联系了一下,正好寻建祥准备过去,他就把钱交给寻建祥,打杨逦的中文传呼,让杨逦帮忙一起去买礼物。他自己不便上门,他以为梁思申顾虑宋运辉,不让他上门。

这边,他真是认真观察了任遐迩三天,看着任遐迩流感好转,终于不用一把鼻涕一把泪,他就趁老毕出门时候去给个任务,当场看任遐迩干脆利落地布置下去,那些老娘们接手后没有二话。杨巡看着满意,又从暗渠道了解到任遐迩在前面一个单位声誉不错,并无手脚不干净的事情出现。等五天后的星期一,他便拍板,让老毕升任欧洲街的总经理助理,商场经理的职位交给任遐迩做。老毕当然知道这是明升暗降,气得回头散布不少有关任遐迩的流言后辞职不干了。但老毕不敢做杨巡的手脚,因早知道杨家兄弟手下鸡鸣狗盗之徒甚多,他得罪不起。

任遐迩因此担了个跟杨速不干不净的虚名。走马上任之后,财务工作自是本行,做得好不提,更是给杨巡提供经过统计整理后的财务意见,让杨巡感觉终于能做到心中有数。杨巡非常器重任遐迩,对这个非常怕冷,每天捂得严严实实的女孩子以同性对待。但是杨巡按兵不动,他还不知道是不是该信任任遐迩到吩咐任遐迩做小账的时候。

接触久了,杨巡才知道任遐迩原籍不是市区,也不是财务专业,当年毕业的时候好不容易分进一家外贸公司,却被有权者的孩子夺了分配名额,差点被退档回校,无奈只得答应服从人事局的安排,给分到商业局下面的一家批零店。财务方面的知识还是她毕业后自学考证出来的,后来毛遂自荐当上当时批零店会计。好不容易熬过一年,拿到正式市区户口,她就业余时间给人做兼职会计,一人多职做了三年后,看到商场招聘就抱着试试看的心过来一趟,没想到被录用。杨巡还知道,任遐迩现在居住的一间两室户的房子,居然是她自己挣钱于去年夏天买下的。买下后有了落脚地,才跳的槽,不过那房子分期付款,她才付了一半,其他一半得分三年付清。

杨巡心想,同样是农村出来的女孩子,同样是重点大学出身,人家任遐迩怎么这么能干,挫折打不倒,越活越顽强呢?杨巡不仅重用任遐迩,因此也好生敬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