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6 · 01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年底时分,正是商家最忙季节。杨巡发出好多购物券,不少单位开着购买文具的发票几万几万地捧来现金购买购物券,杨巡也识做,虽然购物券不打折,但是主动按照一定比例给购买购物券的经办人几张购物券作为回礼,经办人都是心照不宣地收下,有些不久又捧着现金过来购买。再加上年底本就购销两旺,商场竟然难得出现销售高峰。

这时候,杨巡从报纸上了解到,有家外国大型超市在北京开业,那超市来自法国,名叫家乐福。正当杨巡思量着要不要忙过这阵子去北京看一眼,看是不是与香港的那些超市一样,却又从《新民晚报》得知,上海的家乐福也开业了。杨巡没有犹豫,只等元旦销售高峰才一过去,春节高峰还没杀到,马上拎行李直奔上海,领那合资大超市的市面。

因为有妹妹杨逦落户上海,杨家人在上海终于有了落脚点。杨巡下午一下火车就直奔那房子,他得先把大包行李处理掉了。那行李里面有两个哥哥给小妹买的贵价羊绒衫和围巾,有两个哥哥一致认为适合白领丽人穿着的品牌套装、大衣,当然也有国外大牌的巧克力、咖啡。两个哥哥认定小妹才那么点工资只够温饱,额外消费还是需要两个哥哥帮衬。但是杨巡因为有言在先,就不给现金只给实物。

杨巡下午三点多打开房门时,却意外发现杨逦这个时候竟然在家。杨巡立即看到杨逦的脸上很是不自然,但他还是关切地问:“怎么啦,请假不上班?身体不舒服?”

杨逦迟疑良久,才闷声道:“我辞职不干了。”

“怎么回事?什么时候的事?”

“元旦前的事,我发了工资走的。”

“那你这几天怎么过日子。”杨巡当即去厨房翻看,只看到几包方便面,“怎么回事?跟我说说。”

杨逦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翘着嘴巴道:“我们不是今年不包分配吗,公司就贱看我们,进去的人都没好位置,有些先做文印,有些先做跑腿,把我分去reception,叫我一干就干到辞职为止。”

“那个锐什么什么的是什么位置?”

“reception就reception。”

“总有中文名目吧,梁思申那个半老外说话都不吐英文。”

“你就梁思申梁思申,reception就是接待。”

“啥,你一个重点大学毕业的去做接待员?这不是小看人吗?”杨巡当然知道接待是什么,档次高点的企业都在门口围个大柜台,柜台后站一个漂亮小姐,客户上门,第一个调戏的就是接待小姐。杨逦公司竟然让一做就是半年。杨巡很生气,但随即便冷静下来:“你们那几个一起招进去的,不是有跑腿文印的吗,他们也还干那行?”

杨逦一时没吱声,闷一会儿,才避开眼去,硬邦邦地道:“当然。”

杨巡当即发现杨逦撒谎。肯定其他几个已经脱离苦海,而杨逦估计个性很冲,不肯妥协,又不安于接待位置,被公司管理人员讨厌,因此就被有意摁在接待位置上不给挪窝,她脸面挂不住只有自动求去。杨巡不予戳穿,想着杨逦辞职已经难过,他别添乱了,岔开话题道:“走,刚开了家超市,叫家乐福的,我们去买些东西。你跟我一起去。别拉着个脸,现在不是每星期都有人才市场吗,找工作容易。”

杨逦没应声,但默默跟着出门,上了出租车后,也是不肯说话,好像还是杨巡欠她似的。杨巡坐在前面,看计价器上面的数字飞转,脑袋里也是飞转着思考,要不要对妹妹施以援手。如果不施,就冲她那么点工资,估计现在已经钱包见底。可是如果施的话,助长的是杨逦那臭脾气,杨逦即使找到下一个工作,又如何能安心岗位。如今杨逦在家里都是车进车出,空调席梦思,即使他今天给带来的衣服,也是一套上千的,这样的花费,杨逦面对只值一件大衣价的工资,心态怎么好得起来。说起来,杨逦不肯脚踏实地工作,与他的纵容很有关系。

其实他现在给杨逦一个月几千块钱很容易,可那不是更加纵容杨逦了吗?杨巡的心徘徊在硬与软之间,无法做出决定。他深知,如果换作别人说起自家孩子的事,他一早会扔话出去让家长好生教训没出息的子弟,可是轮到他自己小妹,他却下不了手。一直到进去人声鼎沸的家乐福里面,杨巡才停止艰难的思考,推上一辆购物车开始他的观察。

与去年考察香港超市不同,这回进家乐福,他已经是一个商业系统从业人员,对百货行业的商品已经有了系统认识。此时面对看不到边的熟悉的商品和熟悉的价格,他的感受彻底不同。他看到,这里的商品基本涵盖吃穿住行,一个家庭只要要求不高,可以在这里买到所有家用。他看到这里的商品价格普遍比他的百货商场里面便宜,而同类商品的选择余地却更大,商品可用琳琅满目来形容。他看到这里的购物环境与香港的一样便利,没人在身边说三道四,拿什么不拿什么完全自由。他还看到,这里的灯光明亮空调温暖,售货员对外地阿乡没有晚娘脸。他更看到这里也是自动计价,非常便捷迅速,最后还送塑料袋方便顾客拎走。全跟香港的没什么两样。因此杨巡看到,即使今天不是休息日,即使现在还是上班时间,超市收银柜台面前还得排起长队,里面来往购物的人不知比香港多多少。他一下子消费了两千多块,而排他前面的两个人消费也不少。

走出超市,西北风让他火热的脑袋一下清醒,他就忧虑地对杨逦道:“要是在我们市也开这么一家,我的商场还不喝西北风去?”这里带给他的震撼绝对比香港的超市更大,因为香港的超市远离内地,他即使前去取经,也最多只是感慨而已,可是上海的家乐福,却让他看到身后危机重重。

杨逦一圈超市逛下来,大哥又一下子给她买了不少食品家用,她的心情立刻好转,闻言就反应敏捷地道:“上海也才只一家呢,不知几年后才能去二线城市。不过真要开那么一家在旁边,商场起码一半商品没销路了。”

杨巡点点头,好久都说不出话来,好不容易在黑暗中等到一辆出租车,将买来的东西塞满后备箱和后座,他才又道:“以前梁思申跟我说起超市的时候,我还以为那种又亮又漂亮又有空调的地方东西一定贵死人,我还跟她说照国内经济水平起码十年都不需要超市。可没想到……还不到五年,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坐在后面的杨逦不由得探头看前面大哥的脸色,昏暗灯光下,她看到大哥两只眼睛发直,心事重重。“别担心,不是说了吗,上海也才开始,你还有几年准备时间呢,够多了,自己造一个也来得及。”

“自己造一个容易,可是我哪有钱库存那么多货物?那得多大流动资金。”杨巡不知道家乐福的经营模式是怎样的,他估计与自己商场四楼的小超市差不多,“只有老外才有那个钱啊,难怪是法国人开的。”

杨巡忧心忡忡,却也在忧心中看到一丝希望,“还好,家乐福的普遍价格还是比我市场那些摊位的贵,像我这样的人当然逛超市,可工资不到一千的,看到有一分钱的便宜当然是先奔市场。家乐福的运营费用怎么跟市场比,还好,没法比。”商场危殆,可好歹市场可以保住,杨巡终于放下一小半心事。

回到小区,天色已经全暗,家家户户的脱排油烟机喷出浓烈的菜香,被楼宇间的狂风一阵搅和,令杨家兄妹更觉饥寒交迫。杨巡让杨逦在楼下守着,他一趟一趟地拎东西上六楼。杨逦被一月的冷风吹着,一件一手长的呢大衣根本无法御寒,只盼着大哥快快来去,把东西收拾完。杨巡几趟六楼跑下来,人早累得腿脚打晃,身上的大衣早甩了。他最后一趟下来,索性把地上全部东西都收拾到自己手里,杨逦都不需要拎什么。但等杨逦准备空着两只手上楼,杨巡却叫住她。

“老四,去打几个电话,问问梁思申那单位具体地址。我上去烧饭炒菜。”杨巡摸出一张五十块钱交给杨逦,“电话费不够回来问我拿,用不完算你的。”

杨巡以为说完就可以上楼。不料杨逦接了钱,没掖进口袋里去,却跟着杨巡一起上楼了。“太冷了,回家用你的手机,现在不是能漫游了吗?”

杨巡一个人拎着所有东西往上走,气喘吁吁地道:“手机通话费加漫游费,一分钟得多少,你公用电话一分钟才多少?快去快回。”

“大哥你怎么算账的,你给我五十块钱,就算通话加漫游,也够打二三十分钟的,手机打跟公用电话打有什么不同?今天温度接近零度,你想冻死我?再说即使我拿114查出梁思申的单位电话,可现在已经七点多,下班时间了,哪儿找得到人问地址?”

杨巡从肩膀上扛着的米袋后面艰难地看看小妹,他更意识到小妹辞职的根源在哪儿了。他走进门卸下货,一把抓了杨逦手中还嘲笑似的掂着的五十元,严肃地道:“你工作态度很有问题。我来告诉你。第一,我给你五十块,你没用完,虽然对我来说一样是支出五十块,可对于你来说,却有收入。同样的效果,但用手机支出五十块的话,钱就全进电信手里去了,我一样还是支出五十块,但你一块钱都捞不到。你以为钱是那么好赚的吗?第二,你说你是外资企业工作过的,那你应该知道他们高层经常晚上要跟国外刚上班的通上话才能下班,只有你们这些说什么时候才能按时下班。你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可以,但你不能不知道上面的人在做些什么,还自以为是说什么七点人家已经下班,你犯的就是不懂又自以为是的毛病;第三,那就是你无知又懒。工作半年,连最基本的工作方式方法都不懂,却不肯尝试。114问电话是第一步,问到的电话后面没人等着回答你问题那是理所当然,但你不会电话号码最后两个数字稍微变化一下继续打吗?连号的电话号码基本在一个片区,多打几个基本可以问个八九不离十;第四,是你的工作态度问题。我上楼下楼背那么多东西,你不说帮忙一起扛,你打个电话帮我总行吧?我都已经要求你,这么冷的天,我如果没要紧事也不会要求你,可你还挑肥拣瘦,你在公司工作也是一样?人家出一千多一个月供着你是让你挑肥拣瘦去的吗?你给我好好想想,你工作的时候是不是没动脑筋?工作,不是家里,没人有义务喜欢你。我下去打电话,如果问到地址就不上来吃饭,你自己先吃。”

杨巡说了那么多,耐心详细分析了杨逦的错误,可是杨逦压根不服,他开门准备出去的当儿,杨逦就在后面道:“你即使十万火急,可你也得注意方式方法,万一人家没上班,你的所有电话费不是泡汤了。万一你……”

杨巡没想到自己说得那么详细,杨逦还能来那么多万一,他懒得听下去,也没时间听,急急关门将杨逦的一万个万一关在门里面。杨巡一向自诩,只要是他想找的,没有找不到的。其实他早已知道梁思申办公室的电话和地址,他只是想测试杨逦到底有几分能耐而已,测试结果他非常不满,心想,杨逦这样的大学生要是到他手下,不等杨逦辞职,他先开了她。这时候杨巡心中已经决定,回头再给杨逦买五十斤大米和一些香肠水果等物,但绝不给杨逦钱。他已经看出,杨逦的问题完全是心态不好。他想看着,杨逦毕业一周年时候如果还改不了,他只好认了,以后供着小妹。

自从换新电脑后,梁思申每天从国外接受的信息量就大了很多,让她不再觉得处于信息真空。她请求她的同学朋友经常给她发邮件,她自己公司的信息传输也方便许多,只是网络速度很慢,每天都需要秘书收集存盘,她等下班后办公室安静,才能一目十行地浏览。但她有空的时候,大洋彼岸的老友们却都是清晨最忙时分,她总是无法在聊天室遇到他们。

看完便收拾一下下班。此时她已经大腹便便,可是国内孕妇装太过娇艳,她只得套上一件男式羽绒服打发这个短暂时期,她乘电梯直降到地下停车场,电梯门打开,却看到外面神色略带茫然的杨巡。但杨巡看到她的时候,立刻一张脸转出笑容。只是这张笑脸充满惊奇,杨巡惊奇的是印象中身材瘦高的梁思申竟会变成这个模样,即便是一向美丽的脸也有些浮肿。他心说难怪在停车场找不到她的大车子,现在上下那大车子不方便了。

💦 落 | 霞 | 小 | 说

梁思申挺烦杨巡阴魂不散又找上门来,这明摆着是她容易说话,杨巡可就没敢找宋运辉。但她见那么灵活的杨巡难得目瞪口呆说不来话,只得主动开口招呼:“你在上海?来这儿找人?”

杨巡终于收回惊奇,忙道:“我找你,新年好,门外不远有家餐馆,我想请你吃饭。”

“我很累,想早点回家,你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来看看你,又半年没见。我送你回家吧,我替你开车。”

“谢谢,我还行的。”

杨巡听梁思申一直婉言拒绝他,他也只得硬着头皮道:“让我帮你开一次吧。我最近忙商场,一直没空过来上海,这回听说上海有外资超市开业,赶紧来看一下,看完一肚子的话想找个人说,就来这儿碰碰运气,哎呀,你换车了?”

梁思申当然没把驾驶位让出来,但一边开车门一边道:“超市我也听说了,挺不错,谢谢你来看我……”

“人真不能做错一次。”杨巡听梁思申没热心议论的样子,心中感慨。

梁思申闻言微笑道:“对不起,我现在体力不允许,一般都是早回,过去的事请别再提,都是仁者见仁。”

杨巡点头,有些违心地道:“你上车吧,外面挺冷。那再见,以后去东海,随便什么时候打电话,我都在。”

梁思申钻进车子里,看看外面的杨巡,心里有些不忍,伸手打开副驾的门,让杨巡进来。“我送你去宾馆。”

杨巡近乎欢快地跳进车子,快乐地道:“我送你,回头我打辆车回家。我小妹毕业了,分在上海,我给她在上海买了套房子,现在我来上海不用住宾馆,就住杨逦那儿。那小家伙上个月辞职,都没跟我说,今天我去才发现,家里清锅冷灶的,只有几包方便面,我没翻她钱包,不知道钱包还有几块钱。我批评她工作态度不对,可她死鸭子嘴硬,理由比我还足。唉,四年前差不多的时候我也找你讨论杨逦,你跟我说别多给钱,宁可多给物,结果我没做到,我养娇她了,她现在眼高手低。唉,怎么办,对不起我妈。”

梁思申原以为杨巡会跟她说看了家乐福超市后的感想,就跟以前似的,跟她商量造建材市场,造四星宾馆,造欧洲街和商场,满眼睛都是憧憬,满肚皮都是主意。没想到一上来就是家长里短,就跟每一个恨铁不成钢的家长一样焦急。她不由莞尔:“那你要拿她怎么办?”

“我不知道,我明天给她备足够两三个月的柴米油盐,总不能饿着她。我看吧,她要是半年里面能出息,就让她继续待上海,要半年后还是有上顿没下顿,我不指望她了,捆也要捆回家自己盯着调·教。”杨巡说的时候,不时看向梁思申,见她一直听着发笑,估计她在笑他的主意,只得也笑道,“没办法,老四嫌我没文化不肯听我,不认我的理。”

梁思申心说这个哥哥做得还是不错的。“你已经很会说了,死人都能说活。”

“我哪里,我哪里,呵呵。我……我……总之很对不起你,我现在话不多,更没几句人话,呵呵。”

梁思申一笑,转了话题:“一九九五一年里,调控那么紧,你算是做得很好了。”

“我们下半年凑一起的时候已经都在讨论,就是给批,我们也暂时不敢上了,利息那么高,可……听说海南北海那边都有人跳楼了。我现在压力就很大,晚上睡觉想起商场那些库存每天吃掉的银行利息,心里割肉一样。今天再看到那样的超市,要是我商场边上也开上那么一家,我从五楼往下跳算了。你看着好了,很快的,不出三年超市就会过去。以前肯德基不是也只有北京上海才有吗,我到上海还特意去肯德基吃一顿,现在全国各地都有,我们那儿已经有两家,一家还是我的。你看,只要是好的,很快遍地开花。我今天看着超市就想,它超市卖什么,从今天起,全部从我的商场撤出,绝不敢跟超市重复。我今天就得准备起来,一点点地调整布局,要真等狼来了就迟了。没法跟它超市比价格,有些都比我进价还低,我都不知道他们怎么卖得出这种价格。这商场,不接手不知道,一接手才知道水太深了。”

梁思申听着满是道理,但只脸上笑笑道:“对于你去年夏天肯接下商场经营权,我也奇怪,不是你一贯风格。”

“我也悔,可就算时间倒回去,我还是得接。放他们手里,他们每年给我制造亏损。与其不明不白亏钱,还是自己动手亏吧,起码亏得死心塌地。这与你无关,都是我自己的事。”

梁思申不愿多提商场的前因后果,只得再转话头,好在锦云里很近,很快便到了。“我到了,今天不请你进去喝茶。”

杨巡看看这陌生的环境,奇道:“你不是住别墅吗?”

“这儿方便,上班近。呃,有个不情之请,这个地方你非请勿来。”

杨巡还以为梁思申不喜欢他像今天出现在她办公楼下面一样出现在这里,只得悻悻地道:“好吧,以后我打你电话,行吗?”

梁思申只得索性摸出一张名片交给他,算是诚意。她名片上面没有记载手机号码,她不愿意每天被叫魂,但她就不明确说明,让杨巡别自说自话地摸上来,其实是因为戴娇凤。以杨巡只凭她一个工作单位的名字就能摸到她工作地点,杨巡只要有心,还能不顺藤摸瓜了解到戴娇凤去向?她还是别制造事端。

杨巡看梁思申开车进入大铜门,不由得绕着这么大院子的围墙走了一遭。围墙有些与别的房子连在一起,他没法精确看出大小,可毫无疑问,这院子很深,不比他老家山野之地的院子小。他不知道这房子是梁思申外公的,心说梁思申这个人可真会赚钱。可一想到这么会赚钱的梁思申如今对他守口如瓶,再也不会帮他,他心中遗憾非常。可是,他能强撬人家的嘴吗?

杨巡只打车到最近的地铁口,换乘地铁回杨逦家。他好好想了一路,走出地铁的时候,杨巡基本上心意已定,有关商场的,有关杨逦的。他走出超市的时候,还一肚皮的话无处诉说,可是遇到梁思申他也没讨教什么,可就仿佛跟完成一项宗教仪式,他现在需要的只有行动。他都没去想想刚才其实根本不用费心等在梁思申楼下那么久,没必要那么曲折那么麻烦,其实他在走出超市时候早就心意已定,不说也行。他可能只是延续了一个事前征求意见的惯性。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杨巡真烦人杨巡真烦人

    1. 匿名说道:

      杨丽基本废了,除非吃了极大的亏

发表评论